首页 加入收藏
您好, 请登录
文章
  • [原创]由一首诗认识一个人
  • 作者: 金水豆豆时间: 2018/4/19 17:41:15分类: 学习
  •  

    由一首诗认识一个人

    郑州76  黄丽

    听先生陪儿子背古诗《遣悲怀》(节选),小学三年级下册《中华经典诵读》第35首:

    谢公最小偏怜女,自嫁黔娄百事乖。

    顾我无衣搜荩箧,泥他沽酒拔金钗。

    野蔬充膳甘长藿,落叶添薪仰古槐。

    今日俸钱过十万,与君营奠复营斋。

    翻译成现代意思大概是:

    宰相最疼爱的小女儿 ,自嫁我这个穷书生后,生活就特别艰难。她见我没有衣服穿就翻遍箱子找,我求她买酒喝她就大方地拔下金簪。她心甘情愿和我一起吃野菜、吃豆叶,等古槐树落下枯叶,我们收集起来当柴烧。如今我为官的俸禄已经超过了十万,却只能为你操办丧事了。

    典故1:谢公,东晋宰相谢安。他尤其疼爱侄女谢道韫。人教版七年级语文上册有《世说新语》二则,其中第一则就是《咏雪》。记述谢安召集家庭聚会的情景,适逢大雪,他让子侄辈的以“白雪纷纷何所似”咏雪,谢道韫的名句“未若柳絮因风起”就闪亮在文人雅士的典故中了。谢道韫后来成为左将军王凝之的妻子,王凝之是大书法家王羲之的次子。

    在这里,作者元稹将自己的妻子韦丛比作谢道韫。

    典故2:黔娄,指春秋时齐国(又说鲁国)的贫士黔娄。有名的隐士和著名的道学家,曾著书四篇,阐明道家的主旨,既可验证人的“变态心理”,更可预知和验证一个国家的兴替。鲁公曾聘他为相,齐王曾请他为卿,都被他拒绝。一生安贫乐道,穷困至死。

    在这里,作者元稹将自己比作黔娄。

    铺垫了这么多,都不是我最想知道的,现在开始正题,我特别想认识一个人:黔娄之妻。

    之前教学陶渊明的《五柳先生传》,最后一段赞曰:黔娄之妻有言:不戚戚于贫贱,不汲汲于富贵。其言兹若人之俦乎……翻译成现代文就是:黔娄的妻子曾说过:不为贫贱而忧虑悲伤,不为富贵而匆忙追求。这话说的就是五柳先生这类的人吧!在这里,陶渊明借黔娄之妻的名言来给五柳先生(他自己)做评价总结,表达他不慕荣利和安贫乐道的品格和追求。

    那个时候,我对黔娄之妻没有什么印象,只顾关注五柳先生了。今天听元稹的诗,又提到黔娄,自然就想到了黔娄之妻,就有一种特别想认识她的冲动。

    抽空查阅了百度百科,将得到的信息择选整理如下:

    黔娄妻,本名施良娣,出身于贵族,知书达理,明媚灵巧,秀外慧中。父亲官居鲁国太祝(为帝王家掌握鬼神祭祀的官职,与“太宗”“太正”“太史”同列,是非常重要的官职)

    施良娣拒绝了王孙公子的追求,而看中了芒鞋布衣的黔娄。遭到家人的反对,经多次劝解、告诫无效后,施良娣就从贵族家庭的娇女,变成了平民庐中的黔娄妻,过着躬耕自足,与世无争的生活。

    黔娄的四篇旨在阐扬道家法理的《黔娄子》,最开始并未得到大家的推崇,自从施良娣成为黔娄妻之后,挟其家学,于枕畔私语或桑荫闲话中,不断把阴阳相感,天人合一的道理灌输给丈夫。黔娄根据妻子的意见,对四篇文章加以充实、订正,立即轰动了齐鲁一带。世子们争相研究,国君与卿大夫们也认为有益于治国安邦之道。于是,鲁公想聘黔娄为相,又赐三千钟粟米,齐王请黔娄为卿。皆被拒绝。

    又有西汉刘向在他的著作《列女传》中为黔娄妻作传,原文如下:

    先生死,曾子与门人往吊之。其妻出户,曾子吊之。上堂,见先生之尸在牖下,枕墼席藁,缊袍不表,覆以布被,首足不尽敛。覆头则足见,覆足则头见。曾子曰:“邪引其被,则敛矣。”妻曰:“邪而有余,不如正而不足也。先生以不邪之故,能至于此。生时不邪,死而邪之,非先生意也。”曾子不能应遂哭之曰:“嗟乎,先生之终也!何以为谥?”其妻曰:“以康为谥。”曾子曰:“先生在时,食不充虚,衣不盖形。死则手足不敛,旁无酒肉。生不得其美,死不得其荣,何乐于此而谥为康乎?”其妻曰:“昔先生君尝欲授之政,以为国相,辞而不为,是有余贵也。君尝赐之粟三十钟,先生辞而不受,是有余富也。彼先生者,甘天下之淡味,安天下之卑位。不戚戚于贫贱,不忻忻于富贵。求仁而得仁,求义而得义。其谥为康,不亦宜乎!曾子曰:“唯斯人也而有斯妇。”君子谓黔娄妻为乐贫行道。

    诗曰:“彼美淑姬,可与寤言。”此之谓也。

    颂曰:黔娄既死,妻独主丧,曾子吊焉,布衣褐衾,安贱甘淡,不求丰美,尸不揜蔽,犹谥曰康。

    翻译过来大概这样:

    黔娄先生去世的时候,曾子和他的弟子前去追悼。黔娄夫人出门迎客,曾子上前慰问。进屋后,看见先生遗体陈放在窗户下,垫着草席,枕着砖头。衣服破旧,身上盖着布单子,还不能蔽体。盖着头,则露脚,盖着脚,则露头。曾子灵机一动说:把单子斜着盖,就能敛葬了。黔娄夫人说:斜着盖上,不如正着盖不上。我家先生就是不肯搞歪门邪道,才落得如今穷困而死。活着的时候一生正直,死了还要来斜的,不是先生的风格啊!曾子听后情不自已,放声大哭说:唉,先生去世了,可有什么谥号?夫人说:谥号是康。曾子说:先生活着的时候,吃也吃不饱,穿也穿不暖。死了也没办法好好敛葬,也没有酒肉祭祀。活得憋屈,死得窝囊,怎么还这么高调,谥号叫康呢?黔娄夫人说:我家先生在当年,鲁国国君请他出山当宰相,他不去,也算是有地位。后来赐给他三十钟小米(大约7500斤),他又没要,也算是有财富。我家先生,甘于平淡,安于卑微,不因为贫贱而难过,也不追求荣华富贵。这辈子追求仁、义,也算是追求到了。所以把他的谥号叫做康,不是挺合适吗?曾子说:有黔娄这样的先生,才会有黔娄夫人这样的令人敬佩啊!”君子说黔娄之妻安贫乐道。

    《诗经》有云“有这样贤淑的女子,才能与她说话。”说的就是她吧。

    颂文说:黔娄死后,妻子为他治丧,曾子去吊唁,看到的是布衣短被,安于卑贱,甘于淡味,不追求丰裕美食。虽然连尸体都遮不住,但还谥其为康。

    曾子的“唯斯人也而有斯妇”的感叹,后人也更多感叹:正因为有了黔娄之妻这样的人,才成就了黔娄本人啊!

    这样一看,黔娄之妻的形象瞬间清晰了。

    追求道,追求自然,为着心中的那一方净土,远离世俗,乐道而能安贫。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阅读全文(32) | 回复(1) | 赞(0) | 编辑
  • 圈子:金水博客交流圈
点赞
暂无点赞记录
回复加载中,请稍候...
各位博友您好,评论提交后在编辑审核后显示,请知悉。
发表回复
隐藏(仅管理员可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