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您好, 请登录
文章
  • [原创]不可直视的人心
  • 作者: muzige1989时间: 2019/2/12 22:08:32分类: 无分类
  •  
         尼采说:"世界上唯有两样东西不可直视,一曰太阳,二曰人心。"时逢新春佳节,走亲访友,总会让我们看到人心不可直视的一面。
           不是每一种亲情都是含情脉脉,也许是绵里藏针。不是每一种亲情都是善意的,有时候是披着善意的外衣行伪善之事。不是每一种亲情都是值得被珍惜的,有时候它是用来被伤害的。有时候他们恶毒的话语伤害了你,你的反抗,会被说成开不起玩笑。有时候他们的无理要求得不到你的同意,你又会被说成无情。你比他好,他诋毁你,污蔑你。你不如他,他瞧不起你,轻贱你。与小人论君子,你好像全无招架之力。只能默默吃亏。然后阿Q一下,吃亏就是占便宜来安慰自己,气坏了身体还是自己难受。
           我生在一个祖辈、父辈兄弟姐妹众多的家庭。俗话说:"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贤愚不肖,高低贵贱,青眼白眼,装腔作势,表面功夫,口蜜腹剑,笑里藏刀,等等众生相,不一而足。家里没有家产,更没有皇位要继承,都能上演人生百态,有皇位和家产继承那还不鱼死网破,头破血流?看来电视剧演的也不全是假的。一点好处,都能激发人性当中邪恶的一面。所以荀子"人性本恶"的论断,也是一针见血。
          传统家庭,首先比较人丁。重男轻女的思想根深蒂固。我的父亲是弟兄几个当中最小的一个,每家第一胎生的都是男孩。到我们家这儿,成了女孩。在别家本该欣喜的事,由于我的父亲不够成材,我的出生就给我的父母蒙羞了。我大伯更是直接出言:"白添了一身孝衣"。意思说就死了那会能给你戴戴孝,其他时候没用,生等于没生。我的母亲撑着疲惫的身体,听了这句话,气的七窍生烟。我一岁半的时候,我们要盖楼房,盖的比我大伯家好,他心生嫉妒,又开始口出恶言:"连儿子都生不出来,盖楼房给谁住啊。"因为我是女孩,我的父母生了一连串的恶气。连带着我也不招人待见,连我的父亲都不待见我。功夫不负有心人,在我父母的共同努力下,在我两岁的时候,给我生了个弟弟,总算堵上某些人的嘴。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偏偏有人经不起挑拨。父亲那时候渺小又自卑,他亲哥哥鄙视我是女孩,他竟然充当帮凶。一次次说出捅到我心窝的话,甚至动了想把我送给别人的想法,一次次的与我商量此事。每天战战兢兢的度日,每天拼命的干活,对他的命令无条件服从,拼命的讨好他,只希望他不把我送人。讨厌一个人,他做什么都是错的,做的再好也会视而不见。喜欢一个人,他的错误,也会觉得可爱。每天我拖着疲惫的身体,只能选择夜深人静的时候,躺在被窝里默默地流泪,一遍一遍的思考着未来的出路。整天考虑着生存的问题,根本无心学习,小学阶段学习一直马马虎虎。
            总有一次流泪,能够让你瞬间长大。上了初中,开始住校,别人都为不能回家黯然伤神,我却觉得飞鸟入林,鱼潜入海,说不出的轻松自在。学习竟然神奇的变好了。一学期学渣变学霸,连我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此时,父亲看到了我的价值,对我的态度开始改观了,再不提把我送人的话了。从小别人羡慕我家有楼房可住,我却羡慕别人其乐融融的家庭。羡慕别人可以坐在父母怀里撒娇,羡慕别人父母眼中宠溺的眼神。可能是对父母的爱渴望太久,父亲的一句话,一个眼神,都会让我努力兴奋好久。就像想吃糖的孩子,突然得到一块糖,握在手里好久,舍不得吃。这时,对于父亲,我是惧怕的。他这时候挣得收入多了,开始变得自负了,家里一言堂,任何事独断专行,从不问我们的意见。他有酗酒的毛病,对他的处置意见稍有质疑,喝过酒他就会揪着你不放,找你半天麻烦。每次远远的看到他一摇一晃的往回走,我就立刻翻墙而逃。心灵的裂痕已经铸就,想像别的家庭那样亲密无间也不可能了,只能维持表面上的父慈女孝。
           父亲的收入,没给我带来任何实质性的影响,我的消费水平也没得到任何提高,我想买的东西依然没钱可买,长期的高压生活,也不敢问他要钱,只能压抑内心,格除心中的物欲。他天生爱面子,舍不得自己人花,却招来了一群恶狼。一向张狂,瞧不起我们的大伯,开始转变策略,不再说:"这辈子我就没有能求着你家时候,等你的孩子长大出息的时候,我的孩子更大。"开始打亲情牌,开始示弱。没有比一向在你面前耀武扬威的人,突然对你示弱更能满足一个长期处于弱势的人的虚荣心了,我的父亲被他骗得团团转,还沾沾自喜。不要跟小人讲底线,小人的底线就是没有最坏,只有更坏。抓住人的弱点,就可以致人于死地。很早我就看透了大伯一家的丑陋面孔,我的父亲在家说一不二的时间久了,我的忠言,他听不进去,本来心中也不在意我,经过挑唆,和大伯家一起,恨上了我。
          在我的父亲心中,他的父母兄弟姐妹永远比他的妻子儿女更重要。他永远没有摆正自己的位置。他可以因为他父亲的一句话,把我母亲赶回家里只有后母的娘家。他可以因为他哥哥的话,生出把女儿送人的想法。他可以因为别人的一个简单提议,断送女儿的前程。他可以因为他侄子外甥的一句话,借出几十万给他们,也可以在她妹妹每次开口的时候都奉上大把的金钱。他可以为了侄子,坑自己的女儿。他也可以在他身患绝症的时候,容忍侄子外甥占用他一生的积蓄不还,却可以和他的大哥妹妹一起,逼迫他的女儿掏钱。
          最后,在他生命垂危的时候,他的侄子外甥仍然没有把他一生的积蓄还给他。他努力了一辈子,节俭了一辈子,最后给他人做了嫁衣,别人还不领情。他咽气的档口,他的大多数亲戚还在趁机围攻他唯一守在床前忙前忙后的女儿。他一向爱护的妹妹,转头做了他大哥家的走狗,立刻开始欺负他的妻子儿女。他还没有下葬,他的儿子已经被他大哥侄子撺掇上了,要与他的姐姐划清界限。由于多年的挑唆,他的儿子也早与他的女儿貌合神离了。在他生命的尽头,不知道有没有后悔此生的选择。从他的眼神和话语当中,只看到和听到了对儿子不舍,没有对女儿的牵挂。
          他的女儿早在一次次眼泪当中长大,早就学会了风雨独行。缘深情浅,何必自怨自艾。生命是一场修行,没有磨难,哪来的顿悟清明。
         最后,只想说一句,未老莫还乡,还乡须断肠。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阅读全文(3) | 回复(1) | 赞(1) | 编辑
访问脚印(最新55个)
点赞
回复加载中,请稍候...
各位博友您好,评论提交后在编辑审核后显示,请知悉。
发表回复
隐藏(仅管理员可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