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您好, 请登录
文章
  • [转载]教育故事
  • 作者: zhangchaofeng时间: 2019/12/3 8:21:36分类: 无分类
  • 1998年9月10日。我从教的第一个教师节。

      雪白的墙壁、雪白的天花板、雪白的床单,屋内充斥着永远不变的来素水儿味,望着以每分钟45滴的速度下落的药液,我还是不愿意承认既定的事实:我住院了。

      “肾炎病人不能劳累,要绝对卧床休息,观察几日……”大夫下了“圣旨”,使不以为然的我乖乖“就范”,心甘情愿做“隐士”。中午的医院,喧哗远离,难得的宁静使阳光似乎也跃动起来,回想起十几天前发生的那幕,我不由地笑了:刚刚结束学生时代还未脱去学生装的我即将扮演班主任兼语文老师的主角,心中有些慌乱,当我稳定自己从容走上讲台的时候,那声整齐有力的“老师好”使我心潮澎湃,几十双清澈如水的眸子齐刷刷的盯着我,里面燃烧着求知的欲望……“吱”,门似乎开了,有轻轻的脚步声,一声“老师”使我转过来,一个、两个、三个……一群,我的学生!“怎样是你们?”我脱口而出,脸上掩饰不住的是惊喜。要明白,学校这天不放假,中午时间,以往他们都该休息的。“老师,这天是您的节日,您忘了?”班长成金锋抢先答到,说着送上一束塑料花,“老师,这是咱们班班委同学的心意,祝您节日快乐,也祝您早日康复。”“老师,这是全班同学折的千纸鹤,期望它能伴您每一天,祝您有个好情绪。”赵玉惠同学笑吟吟的递过来一串色彩缤纷的纸鹤,它们各个昂首扬翼,似乎要飞冲九霄。之后,大枣、沙果、香瓜魔术般的从他们手中飞到了床头柜上。“老师,我家没种香瓜,也没有果树,也没有零花钱为您买风铃,这

      儿只是咸菜疙瘩和家里最后几个咸鸡蛋,我妈说让您就饭吃……”一个小女孩挤到我面前,用微弱的几乎听不到的声音表达着,说着打开那个缀着补丁的泛黄的书包,从旧报纸里留意翼翼地拿出五个鸡蛋和几个咸菜疙瘩递到我手里。捧着这似乎还温乎的从她的全家人牙缝里省下的厚礼,望着一个个穿着朴素、面孔黝黑、心地善良的农村孩子,想到他们的父母“足蒸暑土气,背灼炎天光。力尽不知热,但惜夏日长”的艰辛劳动,我的泪水忍不住顺颊而下,哽咽着说了声:“谢谢。”那一刻,屋里静极了。我抬起泪眼,又看到那几十双清澈如水的眸子齐刷刷的盯着我,在这目光里,有尊敬、有祝福、有期盼。我手里捧着的、床头堆放的,是比千斤还重的情感,那里面,有他们耕耘在黄土地上的农民父母的朴实,有这些纯洁无瑕的少年的虔诚。在这目光中,我感到了职责,我第一次真正理解了相处了十几天的初二学生。我觉得,我正应对着许多晶莹剔透的等待雕琢的玉璞,应对着一园渴盼雨露的新苗。在他们的心目中,我这位初中以来第六任语文老师兼班主任是一盏懵懂中的灯光。我从他们的目光中读懂了早已听了千遍万遍却从没在意的教师这一职业的神圣。

      记得那天,学生们轻声合唱了一首《长大后我就成了你》后,就被我劝走了。

      花开花落、云卷云舒间,七个春秋从指间滑落,在教师节这天,我曾收到过学校发放的奖金、礼品,也曾受到过表扬,但在医院度过的1998年的教师节——我的第一个教师节,让我终生难忘。因为,我被一群孩子发自内心的尊敬而感动。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阅读全文(4) | 回复(0) | 赞(0) | 编辑
访问脚印(最新55个)
暂无访问记录
点赞
暂无点赞记录
回复加载中,请稍候...
各位博友您好,评论提交后在编辑审核后显示,请知悉。
发表回复
隐藏(仅管理员可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