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您好, 请登录
文章
  • [原创]海棠
  • 作者: 蘭若时间: 2015/3/26 20:44:41分类: 阿蘭若處


  • 海棠是在大二的時候插班到我們班的。得知是老鄉,我們很自然地很快就形影不離了。不怕遭天譴地說,那時候姐算是一個愛學習的好孩紙,整天拿著從圖書舘裏借來的書使勁讀,直讀得人一天到晚迷迷登登臆臆癥癥的。但是每到週末,那是姐補覺的時候(這個習慣貌似保留到了現在哦),於是每個週末姐總是會醉生夢死地睡到中午。而每當睜開眼睛,就可以看見床頭放著的饅頭,菜,還有粥。
    那是海棠給我打的早餐。
    我愛逗她笑。一起出門時,遇到前面走過來一個我們不想打招呼的人,我就假裝一本正經地對著她嗯嗯呀呀地說話,卻是啥內容也沒有的,每次她都會笑得前俯後仰,一直到那人走過去,我才跟著她一起笑得肚子疼。
    我以為我們可以就這樣相親相愛到畢業了,放鬆了警惕的我那年五一節的時候回了趟家,等我回來,一切都變了。
    我在家吃酸面葉時,當時在新鄉商校讀書的老邦混到了我們學校,還利用老鄉的身份請海棠去了人民公園划船!然後,就壞事了——從那以後我就很少再能見到海棠了。海棠說是老邦給她寫詩,而我寫的詩是給那個遭天譴的男生的,我於是無語,心裡恨透了老邦。
    畢業前夕,學校不知道咋安排的,海棠和其他的插班生一道去了另一個校區學習。
    我曾經很淒惶地向她申請說去看她,她笑得跟花兒一樣地說不必了,老邦經常去看她。
    我徹底地沒人疼了。
    說這句話好像有點昧良心,蔣璟,老隆,老九如果看見,會讓雷劈了我的。
    但是,見到海棠的時候從那以後就少之又了。
    那時候的新鄉師專是兩年制大專,就跟老隆說的那樣,還沒有過癮呢,大學生活duang地就沒啦!
    ˇ
    海棠一畢業就跟老邦手拉手地走了,很快就有了好看的寶貝妞兒張哲,過了幾年,又有了他們的寶貝兒子張宇。
    我寫的那些詩沒管用,於是糊裡糊塗地就把自己給嫁了,糊裡糊塗地就有了孩子,工作從鄉下糊裡糊塗地到了縣城,又從縣城糊裡糊塗地到了省城。
    老邦從溫縣日報的記者現在做到了溫縣中醫院的黨委書記,他們住在溫縣城中心位置的一棟小別墅裏。我每次回去都會去看海棠,有時候去她家,有時候就繞著縣城轉悠,總有說不完的話。
    她依然言語輕柔,沈穩端莊,持家有道。
    ˇ
    碧沙崗每年春天都會有個海棠花節。那個時候是碧沙崗最美麗的時候。白天人多擁擠,我常常傍晚或者晚上過去,在各色海棠花下徜徉一番。那一年我給海棠打電話,告訴她這裏的海棠花事,約她來玩。她說她正擔著初三年級的班主任,正忙,不好出來。
    我一個人在西府海棠花道上慢慢地走,想起來那年去海棠家裏看她,那時候張哲還小,還上著小學吧?我抱著張哲說,姨可喜歡你啦!小張哲在我耳朵旁輕聲地說,又有誰會不喜歡你呢?
    那時正是我人生最低谷的時期,小姑娘的一句話讓我心裡一酸,眼淚直流。
    ˇ
    那天老邦有點喝高了,說話有點舌頭大,“老董,哈哈哈!”他摟著海棠的肩膀不知羞恥地在我面前秀恩愛,“老董,哈哈哈,我知道,海棠這一輩子就你這一個閨蜜,你放心,我會一輩子對她好的!哈哈哈!”
    “當然!你去哪兒能找到像俺姐這樣溫柔賢惠的女人!有她,才會有你的現在!”我聲色俱厲地警告他,“你要是有一絲一毫對不起俺姐的地方……”,我伸手擰住了他的臉蛋,“我會叫你後悔的!”
    我們嘻嘻哈哈地打鬧著,仿佛又回到了25年前。
    老邦說,來,我給你們倆拍張照片吧!
    於是就有了下面的這張合影。


     

    嗨,海棠,嗨,老邦,謝謝你們給的這串崖柏手串,我很喜歡這種淡淡的葯香。祝你們永遠相親相愛,白首偕老!
    目前看來,這簡直就是一定的!
    哈哈哈!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阅读全文(197) | 回复(3) | 赞(2) | 编辑
回复加载中,请稍候...
各位博友您好,评论提交后在编辑审核后显示,请知悉。
发表回复
隐藏(仅管理员可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