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您好, 请登录
文章
  • [原创]【征文】只是从前年味足
  • 作者: 采薇时间: 2016/2/5 18:05:40分类: 我的散文
  •  

    只是从前年味浓

                             文/采薇
                  

    我一到年底就开始兴奋,不仅学业告一段落,不再冒着严寒走那条家通向学校的羊肠小路,而且即将有好吃的好玩的伺候着,还有花衣花鞋穿,还有一点就噼里啪啦响的鞭炮——那是童年里无法淡去的快乐。

     

    我无法忘却那些愉悦到生命里的事情——放鞭炮,灰色打底的童年因此多了色彩,灿烂到今天。如今在城里,即使逢年过节,也很少能听到乐曲般辉煌的鞭炮声,那是因为城市里的高楼大厦实在没有足够的欣喜来接纳鞭炮声,城里人没有足够的情趣来欢呼鞭炮带来的祥和以及清亮的温馨……随着自然环境的日益恶劣,鞭炮爆炸时产生的污染也让人们自觉的摒弃了这点年味。

    爹爹年前赶年集,一个重要的任务就是买鞭炮,除夕晚上燃的,初一早上燃的,年初五十五燃的,上祖坟燃的……但属于我们独自拥有的并没有,那时候穷,大人是没有功夫顾及孩子的好恶的。所以就去捡鞭炮。鞭炮在燃放的过程里会有一些没有爆炸,调皮的蹦到四处,散落开来。

    除夕夜里从村东头跑到西头,西头又跑到东头,不停的跑去捡鞭炮成了孩子们新年里最盛大的事情。最集中的燃放鞭炮是在除夕夜里。除夕下饺子要放鞭炮,于是子时一过,噼里啪啦的声音由小到大由少到多响遍整个村落。一时间,村里孩子们的脚步声,鞭炮声,鸡叫狗咬声……声声入耳。尤其鸡叫,似乎除夕夜是最浩大的一次鸡鸣,村里每只公鸡都要啼,谁都不甘寂寞,而且声音响亮,余音悠长,似乎每只鸡的引吭高歌都是为了引领喜庆的新年到来。

    我家的堂屋东头是一条小路,我在房间里可以清楚的听到“咚咚咚”“啪哒啪哒”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又由近及远。于是按捺不住,又怕爹娘不让过早起床,于黑夜里偷偷穿衣而起,扯醒大弟大妹,一起悄无声息的加入捡炮的行列。一群孩子,哪家鞭炮声响起来就往哪家跑去。脚步声引出看家狗的狂吠,可是小伙伴们不怕狗,狗就不再狂叫。在满院碎纸屑里我们总能准确的寻找到红的绿的花的鞭炮来……

    捡到的鞭炮,晃晃荡荡装了新衣裤的半个口袋,迫不及待的想消费掉。都是小鞭炮,大的是不让放的。即使捡到了“大雷子”,也会被长辈收走,大人们说“大雷子”太危险。一群小伙伴,躲在风小的地方,最好是角落里,从香案上拔出来一根香,或者偷偷摸摸的拆开一把新的,从中抽出一根来——被发现是要挨骂的——不管他了。捡的鞭炮大多是有问题的,比如捻儿很短。捻儿短的鞭炮燃放的时候更能检验能力,需要放鞭炮的人胆大心细、反应快、手脚麻利。把香点燃,鞭炮安放在地上,捻儿朝上。蹲下身子,弓出一条腿来,胳膊伸出很长,把香慢慢的凑到鞭炮跟前,眼看着红红的香触到了炮捻儿,猛地往回撤,跑出丈把远,双手已捂上耳朵,回头,看,静静的等待那神圣的一声炮响。“砰”的一声过后,才发现丢了香,不小心又叉了新裤子……小伙伴们嬉笑着,嚷嚷着比赛谁的鞭炮燃放起来最响,叉了新裤的那位一边沮丧着,一边埋怨着……不大会儿,所有的不愉快烟消云散,该笑得笑,该乐的乐……

    而如今,再美好的鞭炮也无法诱惑出我的兴趣来。
                  
     

    新年到,新年到,穿新衣,戴新帽。

    童谣的魅力至今不衰,它让我在最贫瘠的年岁充满对美好事物的向往。新衣、新帽,应该是新年带给孩子的最好礼物吧。

    红的蓝的绿的紫的,能够说得上的颜色,都可以拿来欢天喜地的做成新衣,新鞋,新帽。以红色绿色为多。大红的底子,上面印了白色的梅,绿色的竹,黄色紫色的说不上名字的各种花儿。娘手巧,孩子所有的衣帽鞋子,都是自己亲手裁剪缝制。扯来一块布,棉的。完成一天的劳作,孩子们都睡去,娘点上灯,一把木尺,一把剪刀,“嗤嗤嗤”,一会儿裁剪完成。孩子身长宽窄,闭着眼睛也一清二楚。缝上,不胖不瘦,正合身。娘做的衣裤,还相当有美感,穿到烂掉也舍不得丢弃。

    娘做的千层底儿的花鞋,底子耐穿,姐妹三人可以一双鞋穿个遍;鞋面,百鸟朝凤,一针一线,针脚密实,花样儿喜庆且惟妙惟肖。一入腊月,找我娘剪鞋样子的婶子大娘踏烂了我家的门槛。她们都认为我娘剪的鞋样子美不可当。我大学毕业到城里工作,结识到一个卖虎头鞋为生的老婆婆,和我娘的手艺不相上下,我总是隔段时间买一双她的鞋子,不是需要,是救助,也是情结。

    那时流行围巾,手织的。颜色鲜艳,长短随意,可戴头上,也可围在脖子上。新围巾、新衣、新鞋,初一一大早穿上,去给爷爷奶奶和七大姑八大姨去拜年。“得得得”,一口气跑到爷爷奶奶家,老人家已端坐在堂屋正中接受孙子辈的礼拜。

    “奶奶,新衣服漂亮不?”还没等得到答案,注意力早就转移到奶奶家的糖筐上。糖筐装满了麦芽糖、麻叶、水果糖、熟荸荠、炒花生、炒瓜子、橘子等等孩子喜闻乐见的吃食。一番饕餮后,剩下满地的皮儿。

    “穿那么漂亮,来干什么了?”奶奶一提醒,突然想到还有任务没完成呢。

    “咚咚咚”,三个响头磕下去,小手爪已经伸出去要压岁钱了。

    “猴精!”奶奶笑着打下小手,顺势把压岁钱放到小手里。

    “嘻嘻嘻……”回眸一笑,把压岁钱放进新衣口袋里,压上一压,按上一按,放了心。

    似乎是完成了一个必需的仪式,带着弟弟妹妹喜笑颜开地跑开,找小伙伴炫耀去了。                     
                 

    不知白发谁医得,为问无情岁月看。

    眼见得年年岁岁皆相似,却又于这相似里平添得诸多不同。鞭炮、新衣新帽、花生瓜子水果糖,早已不是眼中花和月,生活水平的提高,淡化了平实朴素的期待之美好,生命中再也没有对物质这如此简单的渴望。

    过年了,想念这种粗粝的但纯粹的年味儿。

     

  • 下一篇 | 阅读全文(181) | 回复(1) | 赞(8) | 编辑
  • 圈子:郑州市第七十四中学
回复加载中,请稍候...
各位博友您好,评论提交后在编辑审核后显示,请知悉。
发表回复
隐藏(仅管理员可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