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您好, 请登录
文章
  • [原创]在院子里吃饭(二)
  • 作者: 期待成长时间: 2018/10/9 16:04:13分类: 生如夏花
  •               在院子里吃饭(二

                      文/二七区春晖小学   张晓燕

     

     小时候,我们大多的饭都是在院子里吃的,几乎是一年四季。

     北方家庭的饭菜样式并不是那么的复杂,我又是生在农村的孩子,自然更没有那么多的讲究。晨起和晚上的饭菜极为相似,都是经典的馍菜汤,馒头并不是蒸笼里的馒头,而是母亲前一晚烙好的烙馍,被放在泥土烧制的盆子里,用馏布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就不会变得干硬,配上刚炒熟的菜,一样是热乎乎的香。菜大多都是农家的时令菜,土豆易储存,是我们家的常客,夏秋季节里还会有茄子、番茄、辣椒、瓠子等多种多样的变换,冬日里菜园子都是霜雪,妈妈腌制的芥菜丝和大白菜就是主角了。

     汤也并无讲究,大多的时候都是玉米糁,自家种的玉米,拉到村子里的磨坊里,去皮儿粉碎,随着机器的轰鸣和满屋子飘扬的粉末,一袋子又一袋子的玉米糁就被装在了袋子里成了饭桌上的主要食物。有时候也会是面汤,一小碗面粉和水不停地搅拌,使之混匀变得筋道,再放上一会儿,等水开下锅煮上十几分钟,就成了。 中午大都是面条,一年四季都是面条,从捞面到汤面,到炸酱面,到卤面,不管是哪个种类,都离不开主角——面条。

     这重复又略微单调的饭菜并没有被摆在桌子上,全家人一起围坐在一起吃,而是很随意地各自选择各自喜欢的地方。

     假期的早晨,我被妈妈从被窝里呼唤了很多次,终于极不情愿起身洗漱,到灶屋(厨房的另外一种称呼)里,盛上一碗热乎乎的饭,那碗是大号的,比现在家里用来吃米饭的碗要大上两三号也不止。菜炒好了,并不放在盘子里,就留在锅里盖上盖子还能保持着温度,我从盆子里拿出烙馍卷上菜,筷子也不拿,搬上一个板凳,就坐在院子里开吃了。虽是被叫起来的,但也并未算得上是懒觉,不过七点多一点的光景,太阳刚刚升起,光还很柔和地照着我,院墙和院子里的那几棵树挡住了大部分的风,所以除了下雪,我的早饭基本都是在小板凳上吃完的。我的速度不快,可能是还夹杂着些许的睡意,等我吃完的时候,母亲早已等候多时,开始洗碗了。

     午饭的地点更是随意,我们一家四口可能会在四个地方吃饭。父亲和母亲喜欢端着饭碗到外面去吃,这外面指的是家门口以外的街道上,几乎所有的邻居都会选择这样的方式,几乎家家都是面条,一个大碗盛满,拿着筷子就出去了,大家一边吃,一边闲聊,有时候饭吃完了半天,碗都被风干了,才在家人的催促下回去;有时候孩子们也跟着随行,谁的碗里有好吃的,就会主动夹到孩子的碗里,没有人嫌弃那是别人吃了一半的饭,也没有人不乐意去分享;甚至还有去别人家里盛上一碗半碗继续的。和谐的邻里关系让人不自觉地忘记了夏天的炎热,忘记了冬天的寒冷。

     我更喜欢坐在家门口的石墩上一个人吃饭,尤其是有太阳的日子里。我喜欢吃面条,面对喜欢的食物,总是吃得很慢很慢,阳光细密地洒在我的身上,透过树影漏在我的面条上,筷子上,饭碗里。四周很是安静,偶尔还有小鸟的鸣叫,我把 面条挑出来扔到地上一小节,居然就有胆大的鸟儿下来啄食,我看着它们试探的样子,甚是可爱,从不忍心发出声响吓坏了这些小生灵。

     “吃饭了,妮儿!”伴随着母亲的高嗓门呼唤,小伙伴的游戏解散,我高兴地往家里走,额头上渗出汗珠子,随意地拿袖子擦一擦,肚子已经咕噜噜地叫了。母亲刚烙好的烙馍热乎乎地躺在案板上,我熟练地卷菜,迫不及待地送进肚子,匆匆忙忙地几口,一个烙馍就下肚了,母亲一边说着慢点,一边替我把汤盛好,那充满爱意的眼神,当时并不在意,现在想来却是贪恋无比。

     其实母亲在的那二十多年里,我在家吃饭的次数并不是很多。除却每年的寒暑假,所有的时间都是在学校里度过的,从初中开始住校,到高中、大学,学校的日子里自然是没有机会吃到母亲那平凡的三餐。最后,只剩下小学时期,那些学业不太繁忙的时光里,吃饭的记忆还一直被我珍藏着,多年未敢忘记。

     如今偶尔回老家,却再没端着饭碗去外面吃,偶尔出去寻些什么,仍旧会看到年长的旧邻居们像往时那般边吃边聊,顿时羡慕不已。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阅读全文(71) | 回复(11) | 赞(9) | 编辑
  • 圈子:二七区春晖小学 二七教育 走进多彩课堂文化
回复加载中,请稍候...
各位博友您好,评论提交后在编辑审核后显示,请知悉。
发表回复
隐藏(仅管理员可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