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您好, 请登录
文章
  • [原创]新写的旧歌——至父与子
  • 作者: 芦苇微微时间: 2019/6/6 12:09:41分类: 小体悟
  •                             新写的旧歌
    比起母亲的总是忧心忡忡
    是啊
    他更像是个若无其事的 旁观者
    刻意拘谨的旁观者
    遗憾
    我从未将他写进我的歌
    然而
    天晓得这意味些什么
    然后我 一下子也活到
    容易落泪的岁了
    当徒劳人世纠葛
    兑现成风霜皱褶
    爸 我想你了
    到临老 才想到要反省父子关系
    说真的 其实在回答自己
    敷衍了半生的命题
    沈甸甸的命题
    它在这里 将我拽回过去
    像个终于灵验的咒语
    那些年只顾自己
    虽然我的追求他
    无能 也无力参与
    只记得 我很着急
    也许 因为这样
    没能听见他微弱的嘉许
    我知道 他肯定得意
    只是 等不到机会
    当面跟我提
    思念其实不是
    不是这个歌的主题
    我相信不只有我
    在回忆时觉得吃力
    两个男人
    极有可能终其一生只是长得像而已
    有幸运的 成为知己
    有不幸的 只能是甲乙
    若是你同意
    天下父亲多数都平凡得可以
    也许你就会舍不得再追根究底
    我记得自己
    当庸碌无为的日子悄然如约而至
    我只顾卑微地喘息
    甚至没有陪他 失去呼吸
    一首新写的旧歌
    它早该写了
    写一个人子 和逝去的父亲讲和
    我早已想不起 吹嘘过的风景
    而总是记着他 混浊的眼睛
    用我不敢直视的认真表情
    那么艰难地挣扎着前行
    一首新写的旧歌
    不怕你晓得
    那个以前的小李 曾经有多傻呢
    先是担心 自己没出息
    然后费尽心机想有惊喜
    等到好像终于活明白了
    已来不及
    他不等你 已来不及
    他等过你 已来不及
    一首新写的旧歌
    怎么把人心搅得
    让沧桑的男人 拿酒当水喝
    往事像一场自己演的电影
    说的是平凡父子的感情
    两个看来容易却难以入戏的角色
    能有多少共鸣
    一首新写的旧歌
    怎么就这么巧了
    知道谁藏好的心
    还有个缺角呢
    我当这首歌是给他的献礼
    但愿他正在某处微笑看自己
    有一天当我乘风去见你
    再聊聊 这歌里
    来不及说 的千言万语
    下一次 我们都不缺席
    比起母亲的总是忧心忡忡
    是啊
    他更像是个若无其事的旁观者
    刻意拘谨的旁观者
    爸 请你从此安心 待在我的歌
         李宗盛的辉煌不属于我的时代,但是音乐何止是无国界,也没有时代的隔膜。我不是男生,不懂男生与父亲的相处模式,但是这不妨碍我听哭啦。
                            (一)平凡父亲
          “若是你同意,天下父亲多数都平凡得可以”
           是的,王健林就一个,马云也就一个,或许小时候,我们总把这个男人当做超人,因为他总能把我们举的很高很高,总能修好家里各种各样坏了的东西……后来的后来,我们渐渐承认他的平凡,甚至,慢慢地,我们发现“我的追求他无能也无力参与”,觉得他有些“无用”。可是我们知道,这个男人会在下雨天的校门口出现,会在我们受欺负后暴跳如雷,也会嘴里什么都不说,还是眼巴巴的盼着我们回家。
                            (二)无言的父亲
           “比起母亲的总是忧心忡忡,是啊,他更像是个若无其事的旁观者,刻意拘谨的旁观者”
           我总在想,为何中国的父亲为一直扮演类似的角色,“诈尸式育儿”,或者是“父亲缺失式的育儿”。这可能与数千年前,男性开始担负家庭生存重任开始吧,不管是外出做官、做生意,还是去地里干活,去林间打猎,父亲更多的重任都是负责挣取家庭的生存资料。后来,母亲也开始为家庭的生存资料出力啦,父亲们却因为从父亲那里,父亲又从父亲的父亲那里学的的,所谓孩子就该妻子管的优良传统,使他们在耳濡目染之下,天生觉得自己就应该做个旁观者,不是不爱,而是数千年的传统影响下,我们以为男人就只能这么表达爱。
          好在,家庭教育的宣传越来越普遍,如今越来越多的父亲明白了自己在孩子成长中的地位,越来越愿意花费时间,花费心思与孩子们进行交流,这总是一个让人幸福的转变。
                         (三)忽视的嘉许
            “只记得我很着急,也许因为这样,没能听见他微弱的嘉许。我知道他肯定得意,只是等不到机会,当面跟我提”
            有学生曾经无奈地对我说过,他的父亲从未夸过他,我也回头想了我们父亲也从来没有真正的夸奖过我。但是真的父亲没有发出过任何嘉许的信号吗?我仔细的想了想……记得那年招教面试结束后,父亲骑着电动车在门外等我,我走了出来,说“没事,走吧,以我的面试成绩,后边的除非得满分才能把我顶下去……”,父亲笑了笑,那是我第一次看到老实本分的父亲脸上看到得意的神情,这种得意何尝不是另一种嘉许,我们闺女很厉害!
           只是我们可能太着急,只是我们可能没注意,父亲某一刻给我们的肯定。因为他从未说出口,所以我们就误以为根本就没有。
                       (四)他等过你
      “我只顾卑微地喘息,甚至没有陪他失去呼吸”       “已来不及,他不等你,已来不及,他等过你”
            从心理学的角度上,一个男人穷极一生都在追求的就是“战胜父亲”。他崇拜他,所以希望成为他,超越他;他鄙视他,所以渴望“踩碎”他,“杀死”他。于是为了证明自己,拼命去生活,哪怕是卑微的喘息,也不愿停下来去好好看看父亲,甚至都不曾陪他停止呼吸。直到有一天,他也活成他父亲那般年岁,那般境地,这对父子终于打成了心灵上的和解,但是一切也许已经来不及,而你可能永远都不知道,在人生最后的时间,在闭眼告别世界之前,他真的等过你!
             有些遗憾无法弥补,人生没有下辈子,父子关系也一样……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阅读全文(25) | 回复(1) | 赞(3) | 编辑
回复加载中,请稍候...
各位博友您好,评论提交后在编辑审核后显示,请知悉。
发表回复
隐藏(仅管理员可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