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您好, 请登录
文章
  • [原创]不忍卷帘看,寂寞梨花落
  • 作者: 芦苇微微时间: 2019/6/10 16:32:04分类: 小情调
  •  

                不忍卷帘看,寂寞梨花落

                                  ——南宋词人朱淑真

         中国历史上有名的才女不多,她是其中一个,还是有史以来留存诗文最多的女词人之一,才名与李清照并列。关于她的一切总是懵懵懂懂,无论是生卒年,还是父母,亦或是她的丈夫,甚至于她的诗文,都是被强行安置在不同的人身上。

    出身官宦世家,家境优裕,幼时颖慧,博通经史,能文善画,精晓音律,尤工诗词,兄嫂父母更是对她宠爱有加。和李清照一样,她也有美好懵懂的少女时光,闲来秋游,扁舟夜泊,观鱼垂钓,鲜花映照着美人的脸,但是与李清照不同的是李清照是在丈夫死后才有真正的孤独、愁苦,前期的婚姻生活虽也多些“愁”,但这种愁是相思之愁,愁也愁的甜蜜,而朱淑真是踏入婚姻没多久,就开始领略万般孤苦啦。

    每一个诗人都是多情的,女诗人更是如此,只无奈多情总被无情负。我想当初即便是依照父母之命出嫁,朱淑真一定也是对这段感情抱有美好幻想的,所以才对在丈夫离家之后送上一篇“圈儿词”寄夫。“相思欲寄无从寄,画个圈儿替。话在圈儿外,心在圈儿里。单圈儿是我,双圈儿是你。你心中有我,我心中有你。月缺了会圆,月圆了会缺。整圆儿是团圆,半圈儿是别离。我密密加圈,你须密密知我意。还有数不尽的相思情,我一路圈儿圈到底。”表达简单,却借月表达了自己弄弄的思念。第一次读,我就觉得她一定是琼瑶阿姨的偶像,无论是《还珠格格》里的“小花”和“小鸟”,还是《情深深雨蒙蒙》的“书桓走的第一天。。。” 都有这样的影子。

    可是他的多情终究没有换来想要的回应,很快她就发现丈夫与自己根本就是两类人,他不懂自己的浪漫,也回应不了自己的深情,他只会投机钻营,不会风花雪月享受生活。尽管物质生活丰裕,但彩凤随鸦,话不投机,朱淑真精神空虚,所作诗词尽显悲秋哀怨,她想离开,但是父母不允许,时代也不允许。在她婚后的诗歌中,我们看到最多的是“独倚栏杆”的镜头,“曾把梨花,寂寞泪阑干”,“ 独自倚阑干,夜深花正寒”,“ 独倚小阑干,逼人风露寒”。。。。 尤其是《减字木兰花·春怨》中“独行独坐独唱独酬还独卧。伫立伤神,无奈轻寒著摸人”,连续五个“独”字,道尽了啦她内心的凄凉伤感。“东君不与花为主,何似休生连理枝!轻圆绝胜鸡头肉,滑腻偏宜蟹眼汤”,她的绝望无从表达,只能幻化成了一字一句的控诉,写进诗里。

    若是一般女子,恐怕就在寂寞之中凋零,香消玉殒啦,可是她是朱淑真,她是为爱而活的女人,没有爱,宁可死!我们无法考证她是婚内出轨,还是与丈夫分居之后寻找新的爱情,那个时代没有赐予她离婚的权利,而她不顾一切奔向爱情的举动只能是被人唾弃,只是遭人唾弃又何妨,她不在乎别人的看法,她只在乎“你是否爱我”?于是千古以来,第一个把偷情大胆写进诗里的人诞生啦,我从来不想因此,就把她定义为一个婚内出轨的“坏女人”,或者是“荡妇”之流,她只是生错了时代而已。若是现在,她根本就不会因父母之命,与一个毫不了解的人结婚;若是婚后的生活不能如意,她也完全有权利选择结束掉一段错误的婚姻之后,再开始新的感情。只是时代,只是社会风气剥夺了她太多的权利,她想反抗,是爱给了她无尽的勇气,让她不顾一切,去拥抱一切可能。于是我们从她写“偷情”“私会”的词里,又看到了那个曾经明媚的女子。

    “娇痴不怕人猜,和衣睡倒人怀。最是分携时候,归来懒傍妆台”,这是多少痴情女子内心最真实的描绘。我的娇痴根本不怕别人知道,和你在一起的时候,就只想躺在你怀里,那样腻着你,感受着你的呼吸,每一次分别之后,都只觉精神恍惚,对着镜子,无心打扮,只是想你,想你,想你。。。。想起你的好,我笑啦,想起我们的分别,我哭啦。。。

    只是她的爱情并没有一直美好下去,“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不见去年人,泪湿春衫袖”,这首一直以来挂名在欧阳修名下的词,后来终究找到了它真正的主人,曾经的甜蜜依然不在,只剩今日的泪满衣衫,于是悒悒抱恨而终。“其死也,不能葬骨于地下,如青冢之可吊”,有人据此猜测她可能是投水自尽,死于湖中,尸骨都不能安葬。她选择纵身一跃,告别着无爱的世间。

    李清照喜欢“黄花”这个意象,朱淑真则更喜欢“梨花”,是的,她就是梨花一般皎洁单纯的女子,只一心追求一世的爱。 “不忍卷帘看,寂寞梨花落”,“ 曾把梨花,寂寞泪阑干”,“ 幽香特地成牵役,不似梨花入梦频”。。。。。。梨花多在恼人的暮春凋零,所以常常与泪花、寂寞、惆怅的心情有着密切的关系,朱淑真借梨花寄托着哀情,也让我们在其中看到了她对纯洁爱情的向往和追求。

     

    “把酒送春春不语,黄昏却下潇潇雨”,她的父母焚毁了她大量的诗作,让我们如今不能读尽她的诗情,只剩一部《断肠集》诉说她的才情与不幸。她应该想不到,后来的后来,有那么多人喜欢她的诗,称赞她的大胆和对爱情的执着追求,因为这些都是千年之前,逼死她的一把把刺刀,让她无处可躲。她只是不想维持不幸婚姻的假面,她只是不想为了维持忠贞的名声,牺牲掉一生的幸福,她只是不愿意敷衍自己的内心,她不是个坏人,她没打算与父母为敌,与世界为敌,她挣扎过,却还是被薄情之人负了,没有爱,她宁可死!

    “哭损双眸断尽肠,怕黄昏后到昏黄”,她哭了那么久,可曾在赴死之时,因为想到来世,而再次燃起对爱情的期待,笑着离开呢?我想,若是这样,大概是最美好的结局,比起她今生的无能为力,我总不忍看到,她这片寂寞的梨花,于这世间,凄苦的凋落。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阅读全文(102) | 回复(5) | 赞(6) | 编辑
回复加载中,请稍候...
各位博友您好,评论提交后在编辑审核后显示,请知悉。
发表回复
隐藏(仅管理员可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