蒹葭的博客 http://blog.zzedu.net.cn/clw629 FEEDCREATOR_VERSION zh-cn Wed, 18 Sep 2019 16:25:43 GMT 我的心中每天开出一朵花 http://blog.zzedu.net.cn/clw629/article_6rhltvex9qlaeaul.html 我的心中每天开出一朵花
书架上有几本绘本,几乎全是买给女儿的,只有一本独属于我,来自幾米的——《我的心中每天开出一朵花》。
在书的封页上,幾米说想把它写成蕴含哲理又励志的文章,可是写着写着就放弃了励志的念头。后来,画着,又觉得一个主角太孤单,于是加了一个小女孩,又加进一个小男孩,那已经是故事结尾啦。这本书,单看文字,没则都是一个可以独立发展的故事,单看图画,每幅都画中有画。读越多次,越有力量,反复观看,愈觉得心花朵朵开,每天一个故事,每天心中都开出一朵花。
(一)
“我站上大树,学习像鸟一样飞翔。当然知道有些事情不可能成真,但,我还是想试试!风来了,我努力挥动着双手,临风飞舞……感到无比无比的幸福。”
小a成绩不错,单靠文化课成绩也是有望冲击好学校的,可是在高一结束选择方向时,却意外的选择了美术,家人和老师都很意外,因为害怕她仅仅是因为听说美术好考,才把它当成一种捷径,到最后美术没学好,反而 ……
]]>
芦苇微微 http://blog.zzedu.net.cn/clw629/article_6rhltvex9qlaeaul.html#cmt Sat, 15 Jun 2019 07:20:15 GMT http://blog.zzedu.net.cn/clw629/article_6rhltvex9qlaeaul.html
自己的园地 http://blog.zzedu.net.cn/clw629/article_7f8sha7s12v3x5xp.html
王晓宇在《每个人心里一亩田》中为我们写了这样一位父亲,他在小区不起眼的角落开垦了一块小小的田,从此他的生活开始忙碌起来。每天花费一两个小时,在田里除草、施肥、捉虫,甚至还给小小的田圈上漂亮的篱笆。别人的田里种蒜苗,种香葱,种四季豆,唯有父亲的田里,满满都是花儿,他好像不是为了收获,也好像是为了收获,只是父亲想收获的不是什么吃的,他想收获的是快乐。
虽然我还未30,离退休的年龄还有些距离,但是在我的心里,又何尝没有那么一片属于自己的园地,幻想着在房前屋后,种着瓜儿、果儿,或者是种种的蔬菜,不为了一日三餐,只是想让自己的生活多些泥土气息。
三毛说,每个人心里一亩田,用它来种什么?种桃种李种春风……在我们的校园里,就有这么一方田地,没有固定的说属于哪个人,每一个勤劳的人都可以在那里播种,那里不仅有王立军老师的青菜,尚老师的葱,甚至端午要用的艾叶都有。不管是哪个季节,总有当季的蔬菜成熟,绿油油的,成为了校园里独特的风景。若说耕种只是为了省下那几块钱的菜钱,又或者只是为了健康,自己种的放心,好像都不能说尽这些老师的心声,当他们锄地,当他们翻土,当他们播种,当 ……
]]>
芦苇微微 http://blog.zzedu.net.cn/clw629/article_7f8sha7s12v3x5xp.html#cmt Fri, 14 Jun 2019 05:53:41 GMT http://blog.zzedu.net.cn/clw629/article_7f8sha7s12v3x5xp.html
像一个孩子 http://blog.zzedu.net.cn/clw629/article_3dm4ep2w7eckvngg.html               
   几年前第一次读袁利霞的《老父如子》是在考场,当时我只担心学生能答对多少分,如今整理试卷,再次看到这篇美文,感慨的确实人生。
   在这篇文章里,作者列举了关于父亲的几件小事:和客人争着吃头锅饺子;找老伴儿回家;洗脸没洗干净;买破烂;炫耀女儿给钱买板肉夹烧饼;等女儿回家。在作者的笔下,曾经那个高高在上的父亲,越来越有点人来疯,会争宠,会依赖母亲和我,会因为母亲的一句“批评”,委屈的让我评理,越来越像个孩子。
   是啊,我们都懂,当我们越来越大啦,父亲却越来越小啦。
第一次意识到这个问题,是在上大三那年,暑假回来,父亲骑电动车到车站接我,因为我实在是晕车的厉害。回家的路上,父亲没话找话的给我东拉西扯,甚至大多是有关老家一些我连名字都知道的人,我虽然没怎么听明白,还是假意的应和、回复上两句,那一刻我分明从父亲眼里看到了满足,因为和女儿聊上天的满足,要知道从前的父亲绝对算得上沉默,即便我们始终没有任何矛盾,有时候十天半个月,彼此一句话都没有,都是常有的事情,我的所有事情,母亲都可以帮我解决。这种状态持续二十 ……]]>
芦苇微微 http://blog.zzedu.net.cn/clw629/article_3dm4ep2w7eckvngg.html#cmt Thu, 13 Jun 2019 03:35:27 GMT http://blog.zzedu.net.cn/clw629/article_3dm4ep2w7eckvngg.html
考而不死是为神 http://blog.zzedu.net.cn/clw629/article_qo86ah5l3g4kfpde.html 考而不死是为神
今日偶然看到老舍先生的这篇文章——《考而不死是为神》,倒觉得颇有意思,十分应景。多年以前,我们的大师也曾为这样一个问题认真的思考过,还形成了一篇文章,让最近辗转各种考场的我感慨良多。
老舍在文章的开头表明态度:考试制度是一切制度里最好的,它能把人支使得不象人了,而把脑子严格的分成若干小块块。一块装历史,一块装化学,一块……。很显然先生此处说的是“浑话”,毕竟我们的大脑不可能如先生所言,可以切割、划分,随时调用,他无非是想表达对这种制度的不满罢啦。
那他不满的究竟是什么呢?我想其一便是“学习只是为了功利性的分数”这一现象。在他的笔下人是会吐“代数”、“历史”的机器,为了应付考试可以把自己的脑子变成一个个抽屉,而分数的高低竟然可以和生死划等号。我们不仅反思,多年以前大师就能发现的教育怪象,现在解决了吗?素质教育提了很多年,理想是丰满的,效果却最多只能算得上“差强人意”,比如老师们上课时如果不断强调“这个很重要”,往往指的是这个要考,等同于多少分罢啦,比如学生总是在 ……
]]>
芦苇微微 http://blog.zzedu.net.cn/clw629/article_qo86ah5l3g4kfpde.html#cmt Wed, 12 Jun 2019 15:03:46 GMT http://blog.zzedu.net.cn/clw629/article_qo86ah5l3g4kfpde.html
【征文】关于中招语文,我想告诉你的 http://blog.zzedu.net.cn/clw629/article_130cnsiuns20rjwj.html             
作为一名高中语文老师,老实讲,我并不十分了解中招试卷的考点,每年只是在考场上匆匆扫视,如果不是特意查询了近三年的中招试卷,我恐怕连题型都说不来。但是这次征文我还是想写一写,以一个高中语文老师的角度。
带过四年高一,每年新生入学,我总喜欢在第一周,发一套当年的全国一卷,让他们看看三年后自己理应达到什么水平,同时也会找一套难度适中的模拟试卷,让他们认真做一做,没有打分,但是我常常会看的仔细,分模块总结学生共有的优点和缺点,那一刻的你还是初中毕业生水平的你,所以我想,我还是了解你们一些的。
         (一)关于积累与运用
这一部分的题型近三年都比较固定,考的都是字音、字形、古诗文默写、名著导读、补写句子,以及表格、图文概括描述类的题目。整体来说,我对这一部分的评价是:最容易得分,好学生必守之地,中等学生拉分的关键,差生能短期突破的领域。
字音、字形题典型的看起来简单,实则得分率不高的题目。事实上,每个学生都知道中华汉字虽然博大精深,但是常考易错的并不多,相信你那有经验的语文老师早已给你 ……]]>
芦苇微微 http://blog.zzedu.net.cn/clw629/article_130cnsiuns20rjwj.html#cmt Tue, 11 Jun 2019 08:52:05 GMT http://blog.zzedu.net.cn/clw629/article_130cnsiuns20rjwj.html
玲·爱 http://blog.zzedu.net.cn/clw629/article_l1or4p0e23dbb1le.html 玲·爱

   像我这般年纪的女子,倘若是读了些书的,总逃不过张爱玲、三毛。上中学那会儿,读她们的书是“犯罪”的行为,终于有一天,我上了大学,读了中文系,可以理所当然的看很多很多的书,哪怕是所谓不入流的小说,事实上关于她稍微有些名气的书,我都曾在大学图书馆看过,却还是在毕业之后,买了有关她的全集。关于我书柜上那数十本自达买来就没有拆过封的张爱玲,母亲总是充满好奇,不看,你买这么些干什么?我回答,上学那会看完啦,现在情节都还记得,暂时不打算重读,买,就是想告诉自己,曾经也有那么一段读张爱玲的岁月。但是真若是问我最喜欢张爱玲的哪部作品,我还真是不知如何回答,想来我最爱的并不是张爱玲笔下的世界,而是张爱玲传奇的一生,尤其是她当初炽烈,后来决然的爱情。


在他眼里,她是女神,不该与与任何凡间俗物有一样的希冀,事实上她果真如他所望的那般特别,只是一点 ……]]>
芦苇微微 http://blog.zzedu.net.cn/clw629/article_l1or4p0e23dbb1le.html#cmt Tue, 11 Jun 2019 06:48:32 GMT http://blog.zzedu.net.cn/clw629/article_l1or4p0e23dbb1le.html
做一名好好“读书”的老师 http://blog.zzedu.net.cn/clw629/article_c4jy62s6fpqqfkuo.html     先生的讲演,到紧张处,便成为表演。他真是手之舞之足之蹈之,有时掩面,有时顿足,有时狂笑,有时太息。听他讲到他最喜爱的《桃花扇》,讲到高皇帝,在九天,不管……”那一段,他悲从中来,竟痛哭流涕而不能自已。他掏出手巾拭泪,听讲的人不知有几多也泪下沾襟了!又听他讲杜氏讲到剑外忽传收蓟北,初闻涕泪满衣裳……”,先生又真是于涕泗交流之中张口大笑了。
   初读《记梁任公先生的一次演讲》,看到这么一段描绘时,我先是愣啦,而后忍不住笑出声来,那个困扰我许久的问题,好像顷刻有了答案。
   相对于大多数老师而言,我应该还算擅长朗诵、演讲等一系列与之相关的活动,去年那个省级一等奖至少证明这样的论断算不上完全的自负。只是在最初的教学中,我是很少在学生面前展示这方面的功力的,只因我是那么了解自己,一旦开口,就属于“戏精”上身,完全顾不得场合,那样的画面绝对是表情相当夸张,五官抽搐,为了使自己的形象还保持在一个相对正常的范畴内,让自己看起来不像一个笑话,我一直都选择一定限度的克制,即便我知道诵读绝对是一名语文教师的基本功。
直到有一次公开课,某位 ……]]>
芦苇微微 http://blog.zzedu.net.cn/clw629/article_c4jy62s6fpqqfkuo.html#cmt Mon, 10 Jun 2019 08:45:54 GMT http://blog.zzedu.net.cn/clw629/article_c4jy62s6fpqqfkuo.html
一年又一年的等 http://blog.zzedu.net.cn/clw629/article_wwha6tka11qwpdmd.html 一年又一年的等
                
三九的梅花红了满山的雪
萧条枝影月牙照人眠
小伙儿赶着马车手里攥着长鞭
江风吹过他通红的脸
锣鼓声声正月正
爆竹声里落尽一地红
家家户户都点上花灯
又是一年好收成
清泠泠的江水滔滔流了多久
像那游子一去不回头
姑娘含着眼泪孤单站在门口
一眼望断了多少个秋
大雪封门再送财神
烈火烧不尽心上的人
……]]>
芦苇微微 http://blog.zzedu.net.cn/clw629/article_wwha6tka11qwpdmd.html#cmt Mon, 10 Jun 2019 08:42:55 GMT http://blog.zzedu.net.cn/clw629/article_wwha6tka11qwpdmd.html
不忍卷帘看,寂寞梨花落 http://blog.zzedu.net.cn/clw629/article_ccn2t30i4xp87q4x.html       不忍卷帘看,寂寞梨花落
               ——南宋词人朱淑真
  中国历史上有名的才女不多,她是其中一个,还是有史以来留存诗文最多的女词人之一,才名与李清照并列。关于她的一切总是懵懵懂懂,无论是生卒年,还是父母,亦或是她的丈夫,甚至于她的诗文,都是被强行安置在不同的人身上。
出身官宦世家,家境优裕,幼时颖慧,博通经史,能文善画,精晓音律,尤工诗词,兄嫂父母更是对她宠爱有加。和李清照一样,她也有美好懵懂的少女时光,闲来秋游,扁舟夜泊,观鱼垂钓,鲜花映照着美人的脸,但是与李清照不同的是李清照是在丈夫死后才有真正的孤独、愁苦,前期的婚姻生活虽也多些“愁”,但这种愁是相思之愁,愁也愁的甜蜜,而朱淑真是踏入婚姻没多久,就开始领略万般孤苦啦。

每一个诗人都是多情的,女诗人更是如此,只无奈多情总被无情负。我想当初即便是 ……]]>
芦苇微微 http://blog.zzedu.net.cn/clw629/article_ccn2t30i4xp87q4x.html#cmt Mon, 10 Jun 2019 08:35:38 GMT http://blog.zzedu.net.cn/clw629/article_ccn2t30i4xp87q4x.html
新写的旧歌——至父与子 http://blog.zzedu.net.cn/clw629/article_6tv887zr29r99etn.html 新写的旧歌
比起母亲的总是忧心忡忡 是啊 他更像是个若无其事的 旁观者
刻意拘谨的旁观者 遗憾 我从未将他写进我的歌 然而
天晓得这意味些什么 然后我 一下子也活到 容易落泪的岁了
当徒劳人世纠葛 兑现成风霜皱褶 爸 我想你了 到临老 才想到要反省父子关系
说真的 其实在回答自己 敷衍了半生的命题 沈甸甸的命题
它在这里 将我拽回过去 像个终于灵验的咒语 那些年只顾自己
虽然我的追求他 无能 也无力参与 只记得 我很着急
也许 因为这样 没能听见他微弱的嘉许 我知道 他肯定得意
只是 等不到机会 当面跟我提 思念其实不是 不是这个歌的主题
我相信不只有我 在回忆时觉得吃力 两个男人 极有可能终其一生只是长得像而已
有幸运的 成为知己 有不幸的 只能是甲乙 若是你同意
天下父亲多数都平凡得可以 也许你就会舍不得再追根究底
我记得自己 当庸碌无为的日子悄然如约而至 我只顾卑微地喘息
甚至没有陪他 失去呼吸 一首新写的旧歌 它早该写了
写一个人子 和逝去的父亲讲和 我早已想不起 吹嘘过的风景
而总是记着他 混 ……
]]>
芦苇微微 http://blog.zzedu.net.cn/clw629/article_6tv887zr29r99etn.html#cmt Thu, 06 Jun 2019 04:11:01 GMT http://blog.zzedu.net.cn/clw629/article_6tv887zr29r99etn.html
史家的偏爱 http://blog.zzedu.net.cn/clw629/article_rb94gqz94tsv1gzm.html                       史家的偏爱
                 ——读《鸿门宴》有感
记得电影《勇敢的心》里有这么一段经典台词:“我知道你以为我在说谎,因为历史不是这样讲的,但是历史是毁灭英雄的人所写”,我承认这一理论也有她极端的地方,但是确实也反映出某些现象。
司马迁是汉朝的史官,在刘氏统治的江山下长大、成才,又深受恩惠,给予他一定的官职,对于统治阶层刘氏想必是感激的,对刘氏江山的缔造者——刘邦,自然也是崇拜的。此外,成者为王,败者为寇,历来如此,待到司马迁所处的时期,汉朝已经走过了不少岁月,几代帝王的努力,作为汉朝地位最高的先祖,关于刘邦的种种事件,自然是早已按照他们想要的方式修改完毕,流传开来。所以,我相信司马迁始终在秉承史家要真实、客观记录所见、所闻的原则,却不相信他笔下的这些故事是事件发生时原本的样子,这完全是两码事,因为听到的也有可能是别人千方百计修改后想让你听到的, ……
]]>
芦苇微微 http://blog.zzedu.net.cn/clw629/article_rb94gqz94tsv1gzm.html#cmt Wed, 05 Jun 2019 00:00:19 GMT http://blog.zzedu.net.cn/clw629/article_rb94gqz94tsv1gzm.html
壮士的诀别 http://blog.zzedu.net.cn/clw629/article_309m93ewn65a6zll.html   他明明就是一个刺客,却为何千百年来被人们视为“英雄”?
   他明明出的就是一个馊主意——凭借一人之力,入強秦,诛秦王,却为何后世都在佩服他的智慧与英勇?
   他明明就是在违背历史客观规律,影响社会变迁进步,阻碍民族大一统,却为何世世代代为人称颂?
                                   ——题记
   春秋战国,大争之势,争鸣的是“百家”,争斗的是诸侯。周王室的衰微,让每一个渴望更多权利的诸侯蠢蠢欲动,不断走上兼并扩张的道路,有强者征服一切,就有弱者备受剥削,然而,即便再小的国,也是国,再弱的家,也是家。
   那一年,秦将王翦破赵,虏了赵王,尽收赵国土地,然后一路向北,一直到达燕的边界,燕国已危矣。那一年燕太子丹惶恐不安,深知国将不保(当然也有说是为了报私仇,秦王曾经侮辱过他),于是求到了荆轲那 ……]]>
芦苇微微 http://blog.zzedu.net.cn/clw629/article_309m93ewn65a6zll.html#cmt Tue, 04 Jun 2019 05:01:42 GMT http://blog.zzedu.net.cn/clw629/article_309m93ewn65a6zll.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