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您好, 请登录
文章
  • [生活感悟]被揍的孩子 欠揍的家长 悲哀的教育者
  • 作者: 蘭若时间: 2009/10/11 17:11:00分类: 教子有方

  •   

     

     

       国庆节在老家的时候把脚给崴了,那些本来打算好的跟几个蜜友的聚会和疯跑顿时成了泡影,好端端的一个假期只能消磨在斗室之间了。夫君把我从车里小心地抱出来,像猪八戒背媳妇一样把我背上了楼,然后把我撂倒了沙发里,把电视遥控器扔给我说,“看电视吧!”然后嗖地就跑下了楼去跟他的几个好伙计就着路灯打扑克了。我一边看电视一边看手里的《读库》,一边跟婆婆一搭一搭地说话,一个时辰又一个时辰过去了,夫君还没有回来,但楼道里却突然传来一阵一阵的争吵声和辩解声,我一向不喜围观或窃听别人的事情,但这次的咆哮声却从楼下如碎石般劈头盖脸地砸来,“妈的你去别人家耍啥呢?你再没有地方可去啦?妈的我有没有给你说过不要去别人家?我有没有给你说过有没有给你说过?你告诉我那钱是不是你拿的?是不是是不是?你给我说实话!妈的看我用皮带抽不死你!看我抽不死你!我今天打不死你我就不是你爹!我打不死你我就不是你爹!……”然后是一阵的抽打声和邻里的劝说声,“别打了,你好好问问孩儿!”还有一个孩子歇斯底里的辩解声,“爸,真不是我!真不是我!爸!……”

       从声音听来,小孩应该在1112岁左右。

       我从书中抬起头来,我仿佛看见了那个小孩惊恐的眼睛,放佛感受到了那个小孩的恐惧。

       婆婆说,“我出去看看。”

       我已经无心看电视读书了,我凝耳谛听着外面的动静,咆哮声、邻居们劝解声、孩子的哭声一声高一声低地传过来,我感觉有些身子有些发冷。

       一会儿夫君和婆婆一起上来了,夫君看着我笑,说,“你去睡觉吧!”然后抱着我就进了卧室,把我往床上一撂,说,“睡吧!”我说,“你呢?”“哦,我下楼去抽根烟!”

       夫君又走了,婆婆进来,给我说事情的原委。

       楼道里一户人家的女主人发现自己放在枕头下的手机和钱没有了,当时家里有自己的孩子和另外两个小孩在玩,所以这个女主人就带着自己的孩子去找另外两个小孩讯问。刚才咆哮的男人是其中的一个小孩的父亲,他的妻子已经去世了,但已经给孩子找了个继母,这个继母已经给这个男人生了又一个孩子;这个男人脾气非常不好,经常打骂孩子。那个丢钱的女主人怀疑是这两个小孩中的一个,做父亲的就开始讯问小孩,并且开始用皮带抽打孩子,继母就在一边,一直没有吱声……

       呀!呀!我的心一阵一阵地抽搐,不忍心听下去,但那个父亲的咆哮声和孩子的辩解声就在我的窗户下面,二楼的窗户啊,还开着玻璃,所有的声音就跟在自家的院子里一样……

       我对婆婆说,那孩子得给吓死啊!孩子该有多害怕啊!这当爹的咋就这么狠心呢!这孩子的妈如果还活着,看到……,那还不给心疼死啊!

       婆婆看着我,一边叹气一边说,我再下去看看,不让他打孩儿!

     

     婆婆下去了,很快就从劝解的声音里听到了婆婆的声音,“你有啥慢慢问孩儿,你把孩儿都给打坏了!”

      但做父亲的声音依然不依不饶,“走!跟我到派出所去!咱去做做测谎鉴定!看看你到底有没有偷人家的东西,看看你到底有没有说瞎话!……”

      孩子的声音仍然充满了哭声和恐惧,“爸,我没有啊!……”

       众人的劝说还是起到了些作用,已经没有皮带抽打的那种刺耳刺心的声音了,有妇人的声音在质问,“你说,你们几个到底是谁拿的?”

      

       人声渐渐散去,我躺在床上睁着眼睛看着从窗户流泻进来的轻纱似的黄黄的路灯光,心里一阵一阵心悸。

       这被打的孩子该有多害怕吧!他在看着父亲举起的皮带上心里该有多恐惧吧!他在被父亲撕扯着要往派出所去的时候该有多恐惧吧!这样的暴力教育应该能让孩子一下子记住偷盗是会受到惩罚的,不管这东西是不是孩子偷的吧。

       这恐怕是一个父亲不以孩子为荣,孩子不以父亲为荣的家庭吧!

       我们能在学校里教育孩子们要有爱心,要懂得尊敬,不要打架,但是,但是我们怎样让这样的家长知道如何做一个称职的父亲?

       啊,啊,那孩子的亲生母亲的魂魄在如何泪水涟涟地看着被打的孩子心如刀绞啊?

      

       我又想起06年那个少林团里的腼腆瘦小的小和尚树艺,无论是伦敦凤凰剧院的后台还是海德公园旁边的五星级酒店里,当别的小和尚一声一声地喊我“妈妈”、跟我大声聊天的时候,当我把那些小和尚抱着怀里要给他们教英语的时候,他总是怯生生站在一边笑,眼里满是羡慕和期待。我于是喊他过来,然后也抱抱他,每次,真的是每一次,他都是很乖很乖地依偎在我的怀里,闭上眼睛,一动也不动,我都不忍推开他,就那样抱着他,直到舞台监督喊我们说要开始准备。

       我明显地能感受到他对母爱的需求。

       当时,他12岁吧?但又瘦又小,看起来只有七、八岁的样子。那时,他已经从福建老家到登封的这所武术学校学习4年了,也就是说,他8岁的时候,就离开了家。

       后来,当我问及他时,他用一种很看得开的很成人的口气跟我说,他两岁的时候妈妈离家出走了,他爸爸又娶了一个,又已经生了三个孩子了,他被爸爸送到了登封学习少林功夫,一年回家一次,每次回家都会带回去一年里出国演出赚来的费用,得帮助家里带弟弟妹妹。

       我看着他,感受着他对家的向往和对母爱的渴求。

       同行的歌唱演员问他,树艺,你想你妈妈吗?

       他很坚定很坚定地说,我将来一定会去找我妈妈的,我一定会找到她,然后跟她一起生活。

       我的眼泪唰地流了出来。

     

       八岁的孩子,有多少八岁的孩子还在狗屁不懂地享受着父母和祖父母的溺爱,还在使性子、摔东西,还在睁着小眼睛惊讶地观察着这个世界。而他,却再也没有享受过母亲温暖的拥抱和慈爱的亲吻,再也没有享受过母亲给他掖被子的柔情和给他讲故事的亲密,再也没有享受过父亲把他高高举过头顶的欢快的笑声……

       直到现在,树艺还时不时地给我打来电话,用很羞涩的声音说,妈妈,我很想念你。

      那呓语般的声音让我知道,他其实是在想念自己的母亲,只是,他找不到母亲,他没有一个母亲来倾听他成长中的困难和委屈,他需要一个倾诉的时候,遥远的我,成了他虚拟的寄托。

      他喊“妈妈”的时候,他在心里想象着自己的母亲的模样,只是,只是啊,他已经不知道母亲长什么样子了。

      

       我们在谈到教育的时候,总是括而概之地认为是学校教育,认为学校教育对小孩子的成长来说是至关重要的。是的,学校教育很重要,但是,我总认为,家庭教育比学校教育更重要。

       我们在学校里给孩子灌输再多的道德信念,回到家却总能被家长一个轻蔑的表情和一记耳光轻易地粉碎。

      一个有责任心、有爱心的家长,一个理性的家长,会知道怎样教育孩子,会疼爱孩子,会知道怎样才是视孩子如宝。

      但是,生在一个不把孩子当成宝的家庭里,是这个孩子多大的悲哀啊!人无法选择父母,暴虐或者冷酷的父母对于孩子来说,不啻是一种灾难。

      这样的孩子会有怎样的童年记忆?会有怎样的成长记忆?这样的孩子会有怎样的人生?这样的孩子长大后,会用怎样的心态来对待这个世界?

       我们能在学校里教育孩子,我们能让一个未成年的孩子感受到尊严和温暖,但谁来教育这些家长呢?谁来教育他们如何关爱自己成长中的孩子的心灵,如何以身作则,做一个称职的父母呢?

      他们如果根本就没有把孩子当成一个牵挂,当成一个宝,如果他们视孩子如一个甩之不去的讨厌的包袱,谁能来严厉地指责他们,告诉他们这样做是不对的?

      

      这时候想起美国的未成年人保护法,父母打孩子也是犯法的,邻居或行人看到是可以报警的。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阅读全文(243) | 回复(14) | 赞(15) | 编辑
访问脚印(最新55个)
回复加载中,请稍候...
各位博友您好,评论提交后在编辑审核后显示,请知悉。
发表回复
隐藏(仅管理员可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