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您好, 请登录
文章
  • [原创]小子及冠
  • 作者: 蘭若时间: 2012/11/10 21:17:00分类: 教子有方
  •  

        依稀还记得他出生的那个晚上。他是凌晨12:30出生的,应该算是第二天的凌晨0:30半了。还记得当他的奶奶抱着他送到我面前让我看,疲惫不堪的我看到了一双滴溜溜的小眼睛。他在看这个世界吗?我问医生,医生哈哈哈地笑着说,刚出生的婴儿哪里会有视力啊!

      可是他那好奇的表情分明表示他在惊奇地观察这个世界啊!

      他出生的那晚月明星稀,寒氣凜然。他父亲用架子车拉着我们娘俩回家。我们娘俩被三床厚厚的被子垫着裹着,他就紧贴在我的怀里,安安静静地躺着。我偷偷从细细的被子缝里往外看,看到的是一轮清朗的明月和湛湛碧空。

      到家以后,他的奶奶很理解地对我说,今天就不让他跟你睡了,你好好睡一觉,天亮以后再给你抱过来。 

      从婆婆把他抱過來放在我的懷裡,我的眼睛就沒有離開過他,心裡一直在念念的只是一句話,“啊,這是我的兒子!这是我的儿子!”

      從此他只枕著我的胳膊,我把他放在在我的懷裡,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盯著他的小臉兒。

      那是太陽一樣的光明的紅撲撲的圓圓的小臉。

      他有時候睡著睡著會咧著小嘴兒笑一下,那笑是那樣美好,那樣純潔,似乎只有幾天、十幾天、幾十天大的他有一個個繽紛的綺麗的夢,他正在夢裡撒著歡。

      他有時候會哭,那時候我的心就會揪著疼,我一邊輕輕撥拉著他的身體一邊想哭,“你也不會說話,你要是會說話你告訴媽,媽也知道你哪兒不舒服哪兒疼啊!”

      我开始给他唱《摇篮曲》,轻轻地,“月儿明,风儿轻,树叶儿打窗棂啊,小宝宝,睡梦中,露出来笑容啊!风儿那个轻,月儿那个明……”

      还有那首“小宝贝儿,小太阳,妈妈拍你入梦乡。入梦乡,入梦乡,梦里有支金色的歌。……”

      我还改编了那首《小燕子》给他唱,“小童童,穿花衣,天天和妈妈在一起。又唱歌来又跳舞,还在一起做游戏,童童呀,妈妈喜欢你!小童童,告诉你,月亮和星星在一起。星星是月亮的好孩子,妈妈的好孩子就是你,童童呀,让妈妈亲亲你!”

      我一首接一首给他唱歌,用天底下最温柔的声音。可是,他还是那么捣蛋,给他盖好的被子,他只需要“噌噌”两下就能给蹬到脚底下去。

      我有時候也會想我的母親,想回娘家。我會用小包被兒把他給包起來,然後踩著雪步行回娘家。娘家和婆家只有一條路兩里地,但是他好重啊,我竟然抱不動他。那時候,他幾個月?

      他早早會爬,早早會站那麼一會兒。十個月大的時候帶他在娘家,父親逗著他,讓他站,讓他學走路,他竟然一下子能走兩三步,然後四五步,然後,他就自己到處跑了。

      他雖然10個月就會走路了,但一直到兩歲才會簡單地說話。他的小姨愛逗他玩兒,故意教他說話結巴,他真的就說話結巴了。他每次說話結巴的時候,他爸爸就会生氣,就要打他。我就跟他爸爸理论,“他还那么小,还没有学会怎么完整表达他的意思,他只不过是在想怎么表达,你这样打他,会让他更不敢说话的!”

      他两岁的时候,我的日本朋友井上昌子结婚后第一次回来看我们。她看着他穿着中国典型的那种露裆裤,看着他露出的小屁股和小鸡鸡,觉得太不可思议了。那时候还是冬天,井上一个劲儿地问,“他不冷吗?”然后用她的相机一个劲儿地给他拍照片。

      井上回国后不久给我寄来了两份她的家乡的报纸,其中有一个角落里赫然站在穿着露裆裤,裸着小鸡鸡的他,傻傻地直直地盯着眼前。

      哦,他是什麽時候學會背“鋤禾日當午”,“离离原上草”的?

      他什麽時候開始跟著他爹後面哼哼哈哈練拳的?看到影集里的那一张他偎在他爸爸的胸前,坐在黄河堤岸上,遥望远方的样子,心里充满了温情。

      他怎麼脾氣那麼不好,那麼愛生氣,一生氣就躺地上,滾一身的土。我氣得打他,甚至踢他,恨他小小年紀怎麼這麼愛耍賴,怎麼一生氣就摔東西,甚至一次一次把家裡的桌子凳子沙發推倒。我一邊打他一邊心裡在想,他是生氣的時候就表現出來,只有成年人生氣的時候會壓抑著。我是不是應該讓他發發脾氣?

      那是他父親有次出差回來,給他帶來了一盒識字積木,我當晚開始教他,“牛”,“羊”,“人”,“大”,“小”……我驚訝于他識字那麼快,短短的一會兒工夫,他竟然能夠記住十幾個字。這是他第一次展示出他的早慧嗎?

      他有时候很难管。他姑父有一次说,“难管?把他关一次黑屋他就听话了。”于是有一次他又不听话又耍赖的时候,我就把他关进了我的卧室,关上了灯。那时他的个头还够不着开关,他还只有三岁吧。他在屋里拍着门哇哇地哭,大声喊着“妈,我不敢了!妈,让我出去吧!妈,我不敢了!”我狠下心来不理他,后来听他哭的声音有些歇斯底里,我终于去给他开了门,发现他的裤子湿了。我抱着他哭着说,“对不起,童童!妈以后再也不这样做了!”

      他三歲上的幼兒園,學習了快速識字,从此开始读书。

      他什麽時候喜歡上了读書?一本接一本,我只管买,买来扔给他,他就会一遍一遍地看。

      他的第一节英语课?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的。我在教他的也只有5、6岁那么大的堂姐和表姐学说英语的时候,他只是爬在地上自己玩跑火车,但是,我叫他的姐姐们的所有的英语对话,他竟然一句不拉地全都能够说出来了,让我好惊讶。

      他竟然跟着院子里邻居家的哥哥跑去网吧打游戏了,找到他以后我一顿好揍。然后跟他爷爷奶奶说,我要搬家。

      我放弃了那个两层楼的小院,搬到了那个只有80平米的三居室。

      他上小学了,每天放学后在学校门口爬在地上写作业。写完作业就跟小伙伴们跑到离家不远处的小土丘那里去探索世界,每次回家都是浑身的土。

      他也爱在放学后去街口拐角处的知识书屋,那里的老板和老板娘对他真好,给他小凳子坐,让他在高凳子上写完作业,然后允许他坐在那里看书,随便看,还可以带回家,只要不弄脏,不卷页。

      他上小学五年级的时候,我们举家迁到了郑州。他开始在郑州上五年级,他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变得爱跟同学竞争了,他的语文曾经获得过全区第一名,他尤其迷上了数学和物理化学。虽然小学还没有开物理化学课,但是他已经从我给他买的课外读物里学得了一些简单知识,就开始兴致勃勃地在我的电脑上做ppt. 自己给自己出一些力学方面的试题,自己画弹簧,自己计算。

      我把初二的物理试卷给还在上六年级的他做,他得了28分。

      他也开始迷上了《三国演义》,把一本三国看了七八十来遍,开始跟每一个遇到的男性长辈讨论三国,大大小小的战争,人物,武器,战场,等等,如数家珍。不过说实在的,我们没有那么多的家珍。他开始玩三国游戏,开始看哈利波特,买了哈利波特所有的书,每一本都看七八遍。他开始用零花钱偷偷地买《老夫子》和《名侦探柯南》,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发现他的小抽屉里已经放了二三十本的老夫子和柯南。

      他开始很快地走路,在人群里像个泥鳅一样穿来穿去,一溜小跑。说了他很多次,要他走路稳稳重重的,但是他还是不,还是像个泥鳅一样地在人群中窜。

      他突然长成了一个少年,他要上初中了。就在我刚刚应聘的学校。他被班主任选中作为学生代表在军训开幕式上发言。他没有了那种可爱的婴儿肥,他突然间瘦了。哦,他喜欢上了篮球。

      他初中三年一直成绩优异,总是在年级前两名。有女孩儿喜欢他了。

      他依然很懂事。当我因为一些事情而神情低落地在梳妆台前默然独坐时,他回家后看见会用他欢快的声音说,“妈,你咋了?不开心吗?”盯着我看的时候会一眨一眨他的小眼睛,而每当这个时候我都会忍俊不禁。看到我笑了,他就会去热一杯牛奶端过来递给我说,“妈,喝点热牛奶吧,喝了就会开心了。”然后就站在我的身后给我按摩。他的力度刚刚好,不轻不重,非常舒服。

      我送高三的时候过于敬业,常常在办公室里不回家做饭也不回家吃饭。是他,每天下午放学后给我买好吃的送到我的办公室。如果我恰好去了教室,他会交代我的同事,“阿姨,你告诉我妈一定要吃饭啊!”

      我的同事们总是会问我,“董老师,你是咋教育郭歌的啊?”我总是笑笑说,“我哪里有时间管他?他也可气人!”而回到家里,我会抱住他,用鼻子碰碰他的鼻子,然后亲他的额头、左脸颊、右脸颊、左耳朵、右耳朵,然后脖子。我会说,“上帝怎么对我这么好啊!怎么就送给了我一个这么漂亮、英俊、聪明、懂事的儿子啊!”然后他会说,“你很骄傲吧?”我说,“当然了!”他会说,“你以后会更为我感到骄傲的!”

      他爱在周六晚上跟我一起看电影频道的《佳片有约》。他有时候也会给我推荐一些片子,但那都是一些科幻类的片子,我实在看不下去,我会打盹儿。他就不停地给我讲这部电影里暗含的某些理念。我听不下去,就说,妈困了,要去睡觉。

      他爱自己思考一些便捷的做题方式。有一次回家他爹告诉我说他爹把他气得不轻,气得他独自在阳台上嗷嗷地叫。我问“你是咋在那里气我儿子呢?”他爹说,“他在做作业呢,我觉得他有道题的做题方法有些不对,但是他非得说他用的是简便方法,我咋说他他都不听。我就把他的试卷给撕了。他气得要跟我打架,但他又打不过我,就站在阳台上嗷嗷叫。”我听了心疼不已,说,“你怎么能这样气孩子,那是作业啊!你怎么能把作业给他撕了呢?他怎么交作业呢?”他爹竟然说,“我跟高兴他今天愤怒的样子,他还想跟我打架,嘿!”

      是的,他爹经常会批评他,比如拿筷子的手用得不对,比如吃饭的时候胳膊放的地方不对,比如走路的时候两只脚迈得不对,等等,都会迎来一顿打骂。但是他除了问“为什么?”而这只能让他爹更恼怒,他却并不会跟他爹硬着来。

      他说,“他是父亲,我得给他足够的面子,我如果反抗,他会更生气的。”

      他不知道,其实他爹喜欢他反抗,认为那才是男孩子,认为男孩子应该勇武,而他太文弱了些。

      他要考高中了,他想要报一中或者外国语学校。他说他喜欢那些学校的大操场,可以很痛快地打篮球。可是我们校长专门给我们做思想工作,表示希望孩子能够留下来。我跟他爸爸很纠结。他很坚决,不告诉我们报名的密码,怕我们偷偷给他改了志愿。

      他的志愿在截止时间的前五分钟被修改了。他愤怒,他悲愤。我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他有史以来第一次旷课,在大街上游逛了一上午。小心翼翼地问他,他说,我随便考都能考上十六中,还需要学习吗?

      他初三的时候我正教着高三,带着班主任,我天天跟班里那些二愣子一样的男生们斗智斗勇,他们有的谈恋爱,有的看***,有的旷课,有的跟你翻白眼,有的抑郁……我极力想要做一个善解人意的班主任,但是还是有学生们说,你把你的高考焦虑转移给我们了!我觉得有些力不从心,但是他总是那个给我惊喜的开心果儿。他的班主任很喜欢他,总是在我面前夸他,每一次对他的夸奖都是对我的安慰。

      高考过后我把高考英语试卷给他做,他单选错了3个,完形错了3个,阅读全对,改错错了5个。比我的学生们做的好。

      中考前我打了他。

      中考前连着两天他跟同学出去散步一直到晚上12:00,在我催了一遍又一遍之后才回来。

      后来我才知道,是跟那个喜欢他的女孩子一起。

      高考发榜的那天正好是他中招考试的第一天。可是凌晨得知了自己的高考成绩的学生们纷纷给我打电话。那天天气热,他的房间还没有空调,他就在我的床边打地铺。学生们一个接一个的电话吵醒了他,但是他没有一句怨言。我说,“对不起啊,我关机,我不接了吧!”但是知母莫若子,他知道我心里一定很惦记,就说“没事的,你接电话吧!”倒头闭上眼睛继续睡。

      电话从凌晨12:00多一直打到早晨,我不好意思地一次又一次看看他,知道他一直没有睡好。

       可是,中考期间,他爹看电视的时候还是把声音开得很大,不管是他午睡的时候还是他晚上备考的时候,我吵他爹,要他爹把电视声音调低一点,但是他爹不听。我非常气恼,但是他没有。他只是安安静静地继续学习,似乎忘记了他父亲刚刚打过他。

       有一次我问他,“儿子,你幸福吗?”他没心没肺地往床上一躺,说“幸福啊!”我说,“你不生气你爸爸吵你吗?”他还是一副陶醉状,“我知道他爱我啊!”

       他中考成绩出来的时候我在新加坡,他爹告诉我他的成绩不太好,我心里有那么一沉,但是我知道这里面的原因太多了,我在心里祈祷,我在甘傍格南的观音庙里为他祈祷,我希望他不会受到影响,希望他能走出来。

       从新加坡回来的时候他已经去军训了。当即赶去荥阳看他,我看到了是一个挺拔英俊、阳光健壮的小伙子,他对我行了个军礼,让我热泪盈眶。 

       高一他在我们学校的基地班,是个全封闭的位于郊区的一个校区。他每周回来一次,每次我都会做一堆的饭菜等他,尽管他说,“妈,我哪里能吃得下这么多!” 

       他喜欢上了一个女孩儿。他每天给我打电话讲,每次都聊很久,聊那个女孩子。有次我去看他,他很兴奋,问我,“你看到她了吗?”我说,“谁啊?”他有些不好意思了。我说,“没有啊,我没有注意。”他很失望。

       他高一并不经常上课,他自己说晚自习几乎没有上过,他都是在操场上的草堆里躺着看天看星星,想人生。但是他的成绩仍然很好,一直是年级第一。他说他也很奇怪,不知道他的同学们每天卖力地在做题,为什么就考不过他,而他也就只是上课听讲,跟老师讨论问题。

       他的表妹考上了外国语学校。我跟他爹带着他一起去送妹妹上学。我看到了他的那种眼神。

       他在看外国语学校的操场。

       我忘不了那个眼神啊!

       我心都要碎了。

       我下决心要让他圆那个梦。

       我跟他爹商量,然后跟他商量,然后跟外国语学校的领导联系。

       因为那个领导曾经来招录过他,对他比较了解,就答应让他去面试一下。

       他去做了套数理化题。然后那边的领导说,让他来吧。

       于是,高二春季过后,我和他父亲顶着来自学校领导的压力,送他去了外国语。因为说借读,交了4000块钱。两个学期,8000块。

       他的父亲被校长狠狠地臭骂了一顿。我对他父亲说,“为了孩子,要有这样的心理准备。”他爹点点头。

       就这样,他开始了在外国语学校的学习生活。

       第一次去看他的时候,我问他,“你会怪妈妈吗?在家里很舒适,饭菜妈妈都会给你做好,睡自己的床铺也都最舒服,但是妈妈把你弄来这里,你能吃得了这些苦吗?”他用手一指校园里的那些过来过往的女孩子们说,“苦?那这些女孩子们怎么办?”

       他每周六下午回家,回家后第一件事就是先吃东西,然后跟从小长大的好朋友们一起去打篮球,然后再回来洗澡吃东西,然后再跟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一起散步聊天到半夜,然后回来睡觉。早上六点半起床再去打球,然后回来洗澡,然后吃饭,然后睡午觉,然后就该收拾东西回学校了。

      他说,好好享受我们一家人在一起的时候吧,等我考上学走了,我在家的时间就屈指可数了。

      他18岁了。可是我仍然喜欢他枕着我的胳膊躺一会儿,仍然喜欢跟他碰碰鼻子,然后两个人哈哈地笑。仍然喜欢吻一下他的额头,虽然他的额头上已经遍布粉刺,虽然他会不好意思地说,“有粉刺啊,很脏的。”但是我还是喜欢。我还是喜欢吻一下他的额头说,“谢谢上帝,把你送给我,让我有一个这么漂亮的儿子!”

       每次临走之前他都会张开双臂说,“妈,抱一下?”然后我就很幸福地被他抱起来。然后他就推开门,走出去。

       他走出门后两分钟,我也会走出门,远远地看着个子挺拔的他拎着一大包吃的东西用的东西走进门口的小公园,然后消失在那一团月季花后面。

       他去外国语学校两个月后做了班里的生活委员。

       高考前两个月,他做了班长。

       高考就要到了。得知他的考试地点以后,我坐公交车跑去他们学校门口订酒店,平时一天只有100块钱的快捷酒店那两天的房价是689块。早餐是38,午餐和晚餐是58。我订了两个人的。

      他周末回来以后,我告诉他我已经订了酒店。他有些生气,说,妈,你怎么不跟我商量,学校门口就有一些出租房,很便宜,我有同学就是在那里租房子,你何必要花那么多的钱,退了吧,我去找找。

      我心里想,这孩子,还知道给我省钱了,呵。

      高考那两天我在酒店陪他,他并没有失眠,跟他聊到10点,他一倒头就睡着了。早上也没有醒得那么早,6:30醒来,洗漱一番后就在酒店吃早餐。8:30我才让他出酒店,他知道我在窗户那里看他,他会一边走一边举着手挥一挥。他从容,淡定。

      每场考试结束后,我就在酒店房间的窗户前等他。那两天特别的热,太阳特别的毒,我不到考点等他,也不到考点送他,我只在窗口前等他。他远远地走过来,望窗口这里张望,看见我以后就挥挥手。

      考试结束后他跟同学去一家超市打工,每晚10点才下班。是超市里有一些活动,他在给人家送那些奖品。每天回来后会很兴奋地跟我们讲他在工作中的见闻。我跟他爹爹去超市看他,他不惜力,挺卖力的。

      在超市打工的时间很短,然后又去了新东方辅导学校跟人家做助教。没有工资。

      那时候我已经去了澳大利亚,见到了跟他一般大的表妹。他的表妹说,“姑姑,我童童哥是现在少有的精品好男孩儿。让我跟他结婚,把他办来澳大利亚吧!”我打电话告诉他,他在电话这边大笑,说“谢谢妹妹,我如果要去,会自己想办法去,不能用这样的方式吧。”

      他爸爸打电话告诉我,他被厦门大学数学系录取了。我忍不住心里的喜悦,告诉我同行的好友们。

      从澳洲回来,给他买了一双篮球鞋,我不懂,是他表妹给他挑的。他很喜欢,说其实也是名牌,哈,穿上很舒服很帅气。

      那就是我给他考上大学的礼物了。

      开学的时候正是国庆节,我和他爸爸决定去送他。我们坐火车,27个小时,又坐公交,又坐轮渡,然后来到了厦门大学漳州校区。

      他去报到了,去上课了,去开会了,我就跟他爸爸在校园里慢慢地走。在那个小山坡上,有成片成片的桂圆树,树枝被累累的桂圆压得弯得很低。他爸爸就给我摘桂圆吃。

      呆了两天,我们回来了。他打电话问我,妈,你跟我爸去了我们学校本部了没?我说没有,一是有点累,天气也热,不想多跑路了。他说,妈,你觉得漳州这边就已经很漂亮了,厦门本部这边更漂亮!你一定要再来看看。

      他告诉我,他被选入基地班了。基地班就是重点班。他说他一个从来没有参加过奥数班的孩子竟然入选了基地班。

      他参加了跆拳道社团,参加了街舞社团,参加了AESEC社团。

      他狂热地投入到了AESEC社团的工作中,每天工作到凌晨三四点,四五点。

      他的成绩不可避免地下降了。

      他的班主任给我打电话,告诉我他经常旷课,过于投入AESEC工作,功课耽搁了很多。有两门功课不及格。

      我开始为他担心。

      寒假临近,他告诉我他放假后要去广州参加AESEC的年度会议。我告诉他广州那个时候火车的客流量太大,去的话很容易,要想回来就不容易了。但是我无法说服他,谁也无法说服他,他说,你们不用管,我是一定要去的。

      我开始托人给他买从广州回来的火车票,但是买不到。有位家长在火车站工作,就说,到时候把他带上火车,坐在乘务员车厢回来算了。

      他去了广州。会议的地点就在火车站旁边。看到车站人山人海的壮观景象,他给我说,“妈,坐火车估计是不行了,我坐长途车回家吧。”

      可是长途车也买不到票的。

      别家的孩子纷纷回来了,他还没有回来。

      他舅舅打电话问我有没有给孩子买好票,我说还没有。他舅舅大怒,说,怎么到现在还想着买火车票,买飞机票不就行了吗?你不用管了,我给他买飞机票!然后啪地挂了电话。5分钟过后,他舅舅打电话过来,说,飞机票给他订好了,他直接到机场去坐飞机就行了。

      所以,去年春节,他是腊月二十七坐飞机到的家。

      春节回老家,要他理发,他偏不理,任凭谁说,任凭怎么劝,他就是不听。我只好放弃,改为跟他谈心。我们就在楼下的人行道上慢慢走。他说,“妈,其实你挺伟大的。”我说,“哦?是吗?我还不知道在你心里,你是这么想妈妈的。”他说,“其实我一直是这么想的。你看,你讲公开课总是第一名,你有那么多的名誉和奖励。我挺为你感到自豪的。”

       他今年大二了。他现在厦大本部上课,他那天很高兴地在QQ里告诉我,他的宿舍楼就在海边,他刚才海边回来,心情大好。

      有一天他给我发短信说,“有点想家。”

      我问,“是有什么不开心吗?”

      他说,“厦大的篮球场很像十六中的篮球场。我一个人在打篮球,就想起我的那帮伙计们。还有,打过篮球,没有一顿好吃的饭菜在灯下等着我。”

      我说,“妈妈希望你开心。”

      他说,“好的。有点想哭。”

      心里便有点儿酸。

      有一天他打电话的时候,我问他有没有什么好消息,他说,好消息?哦,我的数理分析考了95分算不算?我现在的时间大多数都在学习和锻炼身体上。

      他说,妈,你会为我骄傲的!

      我说,当然!谁的儿子!哼!

      前几天我跟他在QQ上聊天,我说,你打篮球挺好的,能让你坚强执着。

      他说,你太天真了。

      我说,“你说你老母天真?”

      他说,“学理科的,不会去猜测什么,是什么就是什么。因为科学的基础是实践,实践出真知。学数学的,要证明什么东西,也都是一步一步的,我们不需要去猜测,而是理性分析。”

     今天好友凤问我,你希望孩子出国吗?你是希望把孩子留在身边还是让他在离你很远的地方工作呢?

      我说,他是一个愿意留在我身边的孩子吗?我是一个愿意孩子留在身边的母亲吗?

       今天,他20岁了。

       那么个小不点儿,怎么就20岁了呢?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阅读全文(124) | 回复(3) | 赞(4) | 编辑
访问脚印(最新55个)
回复加载中,请稍候...
各位博友您好,评论提交后在编辑审核后显示,请知悉。
发表回复
隐藏(仅管理员可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