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您好, 请登录
文章
  • [学习品读](转)谁主张,就应该谁举证——再说杜诗“魑魅喜人过”
  • 作者: 蘭若时间: 2010/7/20 0:06:00分类: 嫏嬛架上
  •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0c28a450100jqw1.html

    谁主张,就应该谁举证——再说杜诗“魑魅喜人过”

     

       西方朔  文 

         谁主张,就应该谁举证。如果余秋雨或是为他辩护的齐水先生,举得出顾亭林“牛角挂《汉书》”、罗曼罗兰为《阿Q正传》下泪的证据,质疑者自然会马上闭嘴息喙。然而,余秋雨和齐水能举证吗?他不能!因为事实上没有这样的记载,本来就是余秋雨的信口胡说。

         我们先看引起争议的杜甫的《天末怀李白 》。原作是:

           凉风起天末,君子意如何?

            鸿雁几时到,江湖秋水多。

            文章憎命达,魑魅喜人过。

            应共冤魂语,投诗赠汨罗。

         为了省事,我们引古典诗歌研究者孙艺秋、王启兴二位对此诗的【简析】,大意说:

         “这首诗为诗人客居秦州(今甘肃天水)时所作。时李白坐永王璘事长流夜郎,途中遇赦还至湖南,杜甫因而赋诗怀念他。杜甫的怀人诗,写得最多最好的,除怀妻、怀兄弟的以外,就数怀李白的了。诗人设想李白会去汩罗江吊念屈原,幷想到他会投诗以寄托心中的痛苦。但李白当年幷未去过汩罗。

         “首句以秋风起兴,给全诗笼罩一片悲愁。次句不言自己心境,却反问远人:‘君子意如何?’用这不经意语,反表现出最关切的心情。代人着想,“怀”之深也。挚友遇赦,急盼音讯,故问‘鸿雁几时到’;潇湘洞庭,风波险阻,因虑‘江湖秋水多’。李慈铭曰:‘楚天实多恨之乡,秋水乃怀人之物。’悠悠远隔,望消息而不可得;茫茫江湖,唯寄语以祈珍摄。 

        对友人深沉的怀念,进而发为对其身世的同情。‘文章憎命达’,意谓文才出众者总是命途多舛,语极悲愤,有‘怅望千秋一洒泪’之痛;‘魑魅喜人过’,隐喻李白长流夜郎,是遭人诬陷。此二句议论中带情韵,用比中含哲理,意味深长,有极为感人的艺术力量,是传诵千古的名句。高步瀛引邵长蘅评:‘一憎一喜,遂令文人无置身地’……"

         我在 junli6363 “让央视屈尊的‘秋雨定律’”的帖子下,曾跟帖曰:

       老杜的五律《天末怀李白》是名作,“文章憎命达,魑魅喜人过”是名句,余秋雨竟然把“经过”之“过”(在律诗的末尾,作“经过”解释,念阴平声)解释成“过错”的“过”。这说明三个问题:第一,余秋雨对“魑魅喜人过”根本没看懂。他对这首诗也许读过,却没有读懂。我们可以说,他对老杜比较陌生,对李杜两位大诗人的交往,两眼一抹黑。第二,对律诗缺少常识。五律的句子结尾应用平声字,能够用“过错”的“过”这样的去声字做韵脚吗?第三,余秋雨不读书,打着“文化大师”的旗号,好为人师,堂而皇之做全国青歌大赛的评委,满嘴荒谬,其结果是以讹传讹,他到底是“普及文化”,还是欺世盗名?

         中华版《杜诗镜铨》卷六,上册248页,《天末怀李白》“文章憎命达,魑魅喜人过”注曰:“白流夜郎,乃魑魅之地。黄生注,喜人过,即《招魂》中甘人意,注言此物食人以为甘美也。”

           其他古代注家,如仇兆鳌的《杜少陵诗集详注》、浦起龙《读杜心解》等,于此也无异说。

         今人呢?看一看上海古籍版唐诗专家金性尧的《唐诗三百首新注》卷五,第179页,注释 5 说:“意为山精水怪在等着你经过,以便出而吞食。”这意思是很明白了。

         然而积极为余秋雨辩护的齐水先生不服, 他强调《现代汉语词典》的注音,说:“ 我南腔北调,在音韵方面没有把握,就去查词典。1983年商务印书馆出版的《现代汉语词典》,第427页过字条下,注音为guo去声,第一个解释就是:从一个地点或时间到另一个地点或时间;经过某一地点或时间。所以如果把“魑魅喜人过”的过字作经过解,就应该读去声,(个韵)与格律不合了。而第422页过字条下注音guo平声,解释是超越、举例有“过费”、“过分“”过逾”,所以余秋雨说是小错,是非常正确的。”

         我不明白,研究古典诗歌的问题,为什么非要用《现代汉语词典》,为什么不用古汉语的百科辞典《辞源》?于是,我再评曰:

         读唐诗,完全用《现代汉语词典》来判别平仄,这分明是缺少常识。要知道,这是一千多年前唐朝人写的诗。你总不能强迫1200多年前的杜少陵,来适合他余秋雨、齐水的知识结构吧?

         正确的理解是,“过”这个字与旧体诗里的另外少数几个字一样,也是平仄两读的,比如“看”字,也一直是平仄两读。用在近体诗的韵脚上,它们一定是读平声。这个传统,直到今天的内行写旧体诗,依然如此。硬要给五言律押上一个仄声韵脚,这是彻底无知,自出洋相。如果还要坚持这个错误观点,那分明是脑残了!你可以不做旧诗,但你不能强迫古人服从你的无知!

        “过”分两读。《诗韵合璧》上海书店版,第一个在 153页的下平声“五歌”中。第二个在436页的去声“二十一个”。

         下平声的“过”注曰“经过”。举的例子有:相过、七夕过、抱琴过、一鸟过、日夜过、载酒过、长者过、岁月过、故人过、屡经过、静中过、几度过,等等。这里的三字词组,都是出现在五言或七言用韵句子的末尾的。比如我随便抄录下面一些句子,就是用“过”为“经过”的意思。如:

          酒友时相过

         秋风七夕过

         高士抱琴过

         窗前一鸟过

         浩荡江流日夜过

         为问何时载酒过

         山林岁月静中过

         大诗人老杜的“魑魅喜人过”的“过”能够读去声,解作“过错”吗?你有“过错”,与传说中的鬼怪毫不相干,他们只要吃人肉。这里,杜甫是把李白比喻做古代的屈原的,所以他用《招魂》里魑魅食人的神话传说。

         读去声的“过”,注曰“误也,越也,责也。”举例有:悔过、补过、文过、改过、寡过、无大过、超过、风流过,等等。通常说的“才气过人”、“见识过人”,就是“越也”一义。

         今再增补二证:

        《天末怀李白》下,清吴修坞《杜诗说》(黄山书社版《唐诗评三种》之一)注曰:“不言远贬,而曰魑魅喜人过,将欲伺人而食之也,语险更惊。”上海古籍版钱谦益《钱注杜诗》上册,第355页,注亦曰:“魑魅喜人过。喜其来而择人以食也。《招魂》:得人肉以祀……正此意也。”尽管杜甫的 “魑魅”是比喻朝廷内外那些欲加害天才诗人李白的权贵、奸佞、坏人,然而,这句子末尾的“过”,无论从意义,还是从音韵格律,它都没有一分一毫的可能解释作“过错”或“小过错”,因而读普通话里的“guo 去声”。因为,魑魅,也就是楚辞《招魂》里的山精水怪,它们只是要吃人,它们不管你犯不犯“小错误”。

         想到身份十分“高贵”的余秋雨先生,乘担任青歌大赛评委的当儿,不失时机、有意无意把自己比喻一下天才诗人李白,真是令人无法不笑!“独步江左”的蒋干,在《群英会》上,在曹营里,都是个人物,周瑜认他为“同窗契友”,曹公当他是外交和间谍人才,称他为“子翼”,他也以当世之才自命,可是也只有他一个人不知道自己鼻子上涂着白粉,是个不可多得的千载笑柄!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阅读全文(99) | 回复(1) | 赞(1) | 编辑
访问脚印(最新55个)
暂无访问记录
回复加载中,请稍候...
各位博友您好,评论提交后在编辑审核后显示,请知悉。
发表回复
隐藏(仅管理员可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