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您好, 请登录
文章
  • [原创]凌波仙子——是谁招此断肠魂
  • 作者: 蘭若时间: 2010/12/10 15:37:00分类: 阿蘭若處
  •  

     

       买了两盆水仙。

       一盆置于卧室窗沿上的书脊上,她可以享冬日暖阳,可以望南窗星月,可以伴我窗下低咏。

      一盆置于办公室的几案上,稳稳地高高地挺立在我的英伦玫瑰妮寇拉留给我的银色音箱上,陪我听弦乐飘飘,陪我晨读英文,陪我沉思冥想。

      去年冬天曾拥有一盆水仙,在办公室的窗沿上,映着玻璃窗上的冰棱,竟也开出了纤弱的月色的花,暗香更是浮动在每一次我推门而入的瞬间,让心惊喜而又沉迷。

       今年春天曾想再买一盆,竟然忘记了那不是她的季节。遍寻无果后,方才嗤笑自己的痴。

      现在,眼前这丛葱葱绿绿的挺拔的叶和一搦搦纤白的细腰,让我每次目光迎上时都会砰然心动。

      我知道,她也是喜悦的,因为我。

      因为我在街口的那一回眸,竟然就定睛看到了她,竟然就喜滋滋地捧在手心把她带回了家。

       最先想到的是,是华兹华斯的Daffodiles。



      跟众多喜欢华兹华斯的这首诗的第一段不一样。因为我面前所对的,不是漫山遍野的水仙花吧,我无法将眼前这清秀单薄倔强的形象跟夭夭茂茂的繁华相联系。与我,她是我独处时心的伴侣,而我独处的时间愈来愈多了。所以,我喜欢这首诗的最后一节:

       For oft, when on my coach I lie,

       in vacant or in pensive mood,

       They flash upon that inward eyes.

     

       Which is the bliss of solitude,

       and then my heart with pleasure fills,

       and dance with the daffodiles.

       最喜的,是宋朝诗人刘克庄的《水仙花》里的句子:“岁华摇落物萧然,一种清风绝可怜”。

       我可怜的生活知识使我在春天寻找水仙,竟然不知道单薄清秀的她却不是开在桃李盛开、繁花似锦的季节。她是梅的闺蜜,是繁花摇落后的卓傲孤独者。只是梅更凛然,能不畏冰雪寒风而潇然挺立枝头。她是梅娇弱的妹妹,是冬日里温室中的几案上的一朵迷香的风景。

      

      

       去冬的水仙败落后,我曾很自责,以为又是因为自己不善经营,所以她才会香消玉殒,却不知,她寿命只那么短。

      是吧?有些美好,只能那麼短。不是因為你不夠用心,不管你是否捨得。

      只那么短的美好,却让我萦怀,这么久这么久了,都走不出她的余香。

       想起席慕容的那首小诗:

      我可以锁住笔,为什么

      却锁不住爱和忧伤。

      在长长的一生里,为什么

      欢乐总是乍现就凋落

      走得最急的

          总是最美的时光 。


      是因为走得急,才觉得美?还是因为美,所以总是走得急?

      已过了不惑之年,我却仍有如此多的疑惑。

      糊糊塗塗過了半輩子,仍然是個糊塗蟲。 




      但今天,我在這清澈的水裡種下的,是一份美好的希望。至於以後一定要面對的,就讓我能夠堅強地面對吧,即使會感傷。

      昨天看的電影《狗鎮》里,妮可基德曼扮演的飽受蹂躪的Grace說的一句話,讓我記在了心裡:

      Let tomorrow bring what it's gonna bring.

      Grace這個名字應該是有寓意的。這個美麗的女子沒有因為周圍的卑劣而讓自己的心變得暴烈,沒有因為現實的猙獰而低下自己高貴的頭。

      無論是她被糟蹋的身體還是被撕裂的心,都沒有變得卑賤,反而因為內心的堅持而愈加顯得高貴和優雅。

      這就是海明威所說的Grace under Pressure吧?

      珍存心底的善良和美好、高貴和優雅,那麼,再貧賤的生活,也可以使人如同聖母一般充滿光輝。

      嗯。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阅读全文(208) | 回复(3) | 赞(12) | 编辑
访问脚印(最新55个)
回复加载中,请稍候...
各位博友您好,评论提交后在编辑审核后显示,请知悉。
发表回复
隐藏(仅管理员可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