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您好, 请登录
文章
  • [原创]天青色等煙雨而我在等你
  • 作者: 蘭若时间: 2012/3/23 18:32:00分类: 阿蘭若處
  •  

     

    一直喜歡工筆,不喜隨意潑墨的寫意。

    常常覺得,隨意一株枝葉,便可使得靜靜地久久對著、斂聲屏氣地畫成一幅工筆。

    比如,這幾株已經泛綠卻仍然卷著焦黃的邊兒的硬挺的冬青。

    誰說這樣普通平常、隨處可見的枝葉不可入畫?若靜靜對著,便可發現,其美在葉片的紋理和枝椏的瘦挺之間。

    比如,那旁逸斜出,著幾簇映襯在藍天下的葉片厚實闊大卻仍然黃中帶綠的廣玉蘭。

    綠要綠得焦綠,黃要黃得泛青,藍卻要薄薄的藍,黃、綠、藍三色相配,色調其時清雅。

    比如這幾株高高的枝椏上抻著長出的含苞欲放的白玉蘭。

    一直喜歡素色,曾經與友人說,喜歡所有素色的花兒。白色的玉蘭,或者任何素色的花兒,用工筆精細地畫出幾朵,再凐以濃淡相間的藍色底色,或可在氳出一輪淡黃的月輪,便是幽靜淡雅的心致。

         

    比如窗前那綴著毛茸茸小球球的法桐枝椏。

    最好是在有著幽藍夜色之時,用沾滿墨汁的筆在宣紙上著意地點去,然後再看墨向四邊凐去絲絲的墨漬,便如那毛茸茸的小球球了。枝椏定要工筆用灰白描出,間以微微凸出的枝節。底色最好用淡青,再高懸一輪淡月。如何不是一幅畫兒?

    比如窗臺上白色的小吊籃兒里溢出的鮮綠嬌嫩的吊草兒和旁邊肥厚的葉片中簇擁著的嬌巧的黃色小花。

    最是這種平常卻又鮮亮的生命,嘶嘶地向養她的人兒獻著媚,而這媚卻不妖,卻是至情至性,白色的小吊籃兒里盛著的,是滿滿的綠意,也是濃濃的情意。又如何不是一幅畫兒?

    可惜我沒有一雙描畫丹青的手,這些畫兒只留著了心裡,回味著,喟歎著,卻落不到畫筆尖,落不到,這抻開的四尺熟宣上。

    就好像,有些情意,有些心思,只能在心裡,說不得。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阅读全文(377) | 回复(10) | 赞(28) | 编辑
访问脚印(最新55个)
回复加载中,请稍候...
各位博友您好,评论提交后在编辑审核后显示,请知悉。
发表回复
隐藏(仅管理员可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