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您好, 请登录
文章
  • [原创]风吹麦浪
  • 作者: 初荷时间: 2019/5/9 11:03:38分类: 温馨小语
  • 风吹麦浪

    初荷

         

                                                                   自拍图片

    思绪,一旦遇到易燃的引子,便会无边无际的蔓延。李健的歌曲《风吹麦浪》,此时便自然而然地成为我遥想当年阵阵麦浪的引子。

    ——写在前面

    俗语说:白露早,寒露迟,秋分种麦正当时。跟庄稼打了一辈子交道的爷爷,熟稔每一种农作物的生长期。一旦把秋收的玉米棒子掰回家、屯好囤,就开始张罗着在腾空的土地上施肥、耕地、耙平,就开始在夜晚浊亮的煤油灯下用簸箕一遍遍地挑选麦种。只等秋分来到,土壤水分合适后就随时种麦。

    那时的我们,喜欢屁颠颠地跟在爷爷身后,到土黄色的田地里观看爷爷扶着耕犁,在老牛哞哞的叫声中把麦种播进责任田。一周左右,兄妹几个又会尾巴似地拽着爷爷长长的衣襟追随到庄稼地里,学着爷爷的模样蹲在地上,细观一番。那时就可看到针一样淡黄、细绿的麦芽儿,已经顶破松软的泥土,探出了小小的脑袋。

    刚拱出地面的麦芽儿,带着泥土固有的气息,带着牙尖儿特有的清香,稀稀疏疏着,小模小样着,纤细、嫩绿、娇弱地生长着。

    几天过后,一棵棵针尖样的麦芽儿,便会旁生出三五片嫩叶,变成喜人的麦苗。随着麦苗的腰身由细渐粗,由一株株变成一簇簇的时候,初冬时节悄然来到。此时,放眼远眺,那与黄土相间、与沟渠纵横的青里泛黄、黄里泛青的麦苗儿,煞是养眼。当麦苗们卯足劲争先恐后地想在黄土地上“刺绣”出一畦畦、一趟趟儿、一片片浅绿之时,当它们的蔓延之势还蓄意进一步铺展开来之时,冬天来了,寒霜、飞雪接踵而至。  

    网摘图片

    不打招呼的寒霜,让麦苗一夜之间披上一层薄薄的霜衣。

    猝不及防的麦苗,像个微醺的醉汉,立足未稳间,便被冬天任性地贴上了自己特有的标签,原本娇嫩的麦苗由浅绿、嫩绿,变成墨绿、暗绿,瑟缩着身子,抬不起头,挺不起身,少了精神,矮了个子。西北风呼啸而过,瘫软在地、发蔫无光的麦苗,再也无力随风摇摆,再也提不起精神翻起丁点儿麦浪。

    飘飘扬扬的飞雪,总喜欢在夜晚悄无声息地降临。

    厚厚的积雪一波波堆叠下来,除却个别极顽皮、极不安分,即便睡着了仍将胳膊腿儿蹬在“被子”外面的麦苗外,众多瘫软的矮小麦苗儿都被掩藏在积雪之下。

    乡间的冬日格外寒冷,孩童们大多坐在自家的煤火台上烤火取暖,成人们也到了一年中最悠闲的季节,抿褙子、纳鞋底、做棉衣,东家长西家短唠起来没完。完全忽略了冬雪下挨冻受冷的麦苗。

    春风吹来,鸟雀欢鸣,大地披上绿装的同时,也没忘记摇醒冬眠中的麦苗。揉开惺松的睡眼,在白雪的怀抱里一阵乱拱后,踢踢腿,伸伸腰,打个响亮的喷嚏,麦苗便挺直了杆长满了叶,急赤白咧地窜高长个,迎接美丽的春天。

    人来疯的是孩子,春来疯的是麦苗。携着春风,沐着春光,麦苗一天一个样、几天大变样地疯长开来。一点点坚挺起腰板,一点点返青着绿色,一点点增厚着叶片,一点点窜长着个子。

    当满眼新绿、满眼生机的麦子,一垄垄一片片,密密簇簇,没了余暇,没了空隙,像平铺的绿毯,像涌动的绿潭,随着春风摇曳着绿油油的身姿、轻快地舞动起来的时候,一群群没见过世面、经不起阵阵麦浪撩拨的乡村孩童,便以挖野菜为幌子,㧟着小篮,拎着小铲,往没过脚踝的麦垄深处蹚去。麦浪,一层叠一层,一层高一层,层层叠叠,波波翻动。欢叫着、奔跑着的孩子们甩掉鞋子,赤脚行进在“绿海”中。面条棵、荠荠菜没挖多少,欢乐的叫声差点喊破了嗓子。

    自拍图片

                                                                  自拍图片


    灌浆水浇过之后,麦子蹿得更快,长得更高,绿得更深。转眼间就进入到麦子生命中另一个新的征程——拔节抽穗扬花。麦穗儿先是瘪瘪地,渐渐大了,麦粒儿渐渐饱了,颜色渐渐黄了,青里透着黄、黄里夹着青的麦子,用它无声的语言诱惑着牙尖嘴馋的孩子们。

    来不及将屁股蛋上颠儿着的小书包放回家中,顽皮的孩童们便在放学归家的路上干起了“好事”——烧麦子。

    一帮人捡拾干柴、生火,一帮人掐取麦穗。野火点燃起来的时候,麦穗也偷偷拽回了几大把。先是烧掉扎手的尖利麦芒,然后来回翻转着烧烤麦穗。待耳畔传来“啪啪啪”的微响声,鼻翼嗅到阵阵麦子清香时,便有人心急火燎地将带着青青麦秆的麦穗放在手心里来回揉搓,直至麦粒心甘情愿地脱下身上那层青青的外衣。此时,再鼓起腮帮用嘴“噗噗”使劲吹几下,手心里只剩下一撮浑圆、饱满、喷香的青绿色的麦粒时,几个孩童的心,立马欢愉起来。将这青中带着焦黑,黑中泛着青色的麦粒捏几颗小心地塞进嘴里,轻嚼几下,柔软劲道、翠生甜香的感觉伴着麦粒乳白的浆汁瞬时在唇齿间流淌开来。几个孩童的胃蕾,像是找对钥匙的锈锁瞬间被打开。干脆将手心里的麦粒一下子倒入口中,极过瘾地大吃起来。那种糯滑、微甜,还夹杂着熏燎烤的独特的烟火香味,别说城里的人永远无法感觉得到,即使成年后的我也再无法追寻得到那样的味道。


    网摘图片

    当五月的足尖轻踩过麦田,当布谷鸟的叫声愈加频繁,当爆涨着麦穗的麦子由翠绿转为黄绿转为金黄,田野里的麦浪便呈现出2013年春晚上李健孙俪演绎的舞台画面超美的《风吹麦浪》的场景。那令人销魂的“麦浪”,黄黄的、灿灿的,闪着光,在春风的推动下不断起伏,不断翻滚,俨然就是祖国的母亲河——黄河翻腾起的阵阵波浪。

    眼前的景,心中的情,让行走在田垄边上的人,对这个从播种到收割历经九个月,赶得上人类十月怀胎的麦子悠然生出一种崇敬,一种温暖,一种幸福。

    思绪再次纷飞,忙碌的麦收季节一晃就到了眼前……


    自拍图片


  • 下一篇 | 阅读全文(215) | 回复(46) | 赞(17) | 编辑
  • 圈子:二七区辅读学校 二七教育
回复加载中,请稍候...
各位博友您好,评论提交后在编辑审核后显示,请知悉。
发表回复
隐藏(仅管理员可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