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您好, 请登录
文章
  • [原创]雨雪初霁 浅霜微凝
  • 作者: 初荷时间: 2018/12/6 13:48:29分类: 温馨小语
  • 雨雪初霁 浅霜微凝

    2018年的第一场雪,在爱雪人的千呼万唤中,终于飘然而落。

    今晨,雨雪初霁,气温超低。初升的太阳,先是用她的晕光渲染着四周。待天际的光一点点扩大,一点点晕染开来之时,她才羞怯怯地显露出一张略显模糊的脸。脸,算不上明媚,更称不上温暖,但只是这微微的小露一脸,便足以让大地上的万般景物开心不已。

    霜花,便是借着鸡鸣震落繁星的闲暇,借着太阳小露前的一脸,让美景鲜活生动蔓延开来的。

    稍微留心,便会发现,道路上的颗颗石子都被“沾染”上了一层薄薄的玉屑,都被“裹挟”上了无数个薄霜的颗粒。平素里是非分明、个性硬朗的石子,因了白霜的沾附、依偎,此时变得似红非红、似灰非灰,拥有了别样的朦胧之美、水润之美。


    迈步道旁,细观脚下。霜,以她独特的美显示出别样的傲娇。黄心菜翠绿的叶面上,洁白均匀地铺洒着一层浅霜。那浅霜,把黄心菜翠绿的叶子布上了一层毛茸茸、亮晶晶的霜花儿,叶子瞬间肥厚了许多、提色了许多。那浅霜,让人立马想到三伏天里母亲捂制瓜豆酱时,黄豆上布满的那层浅浅的、黄绿色的绒毛。有所不同的是,此时的绒毛不是黄绿,而是一种摄人心魄的洁白。那洁白,晶莹剔透;那洁白,揉乱人心;那洁白,用她绒绒的、可爱的娇俏模样,用她无数只小小的“触手”,冰凉而调皮地拨弄着过往行人的裤脚,逼着人蹲下、细观、慢赏。

    如果您忍不住内心的欢喜,用手指轻触那叶面上薄薄的浅霜,那浅霜,一准会如顽皮、跳跃的孩子,给你手指带来透心冰凉的感觉之外,还会立马变成晶莹的水滴,粘在你怕冷的纤纤玉指上。

    再看那随意掉落的枯树枝,竟也经不住浅霜碎银似地诱惑与点缀,披挂着毛楞愣的银须,躺在杂草丛生间而沾沾自喜;道旁堆着的滚木,竟也忘了往日端起的矜持,因了浅霜一粒粒、一片片的点缀,仿若盐粒结晶生出万般欣喜;田间的野草、地头的蔬菜,竟也因了浅霜的傍款儿,碧绿得直晃人眼。

    放眼远眺,沟渠溪旁、栏杆扶手、树干树梢,角角落落、瓦瓦砾砾,都因涂染上了一层浅霜而变得分外妖娆,分外含情。

    其实,妖娆的何止眼前的这些景物。

    “霜打”的红叶,愈发不能自己。不信你看,明戴缙的“黄栌千里月,红叶万山霜”;清颜光敏的“秋色何时来,万里霜林丹”;唐杜牧的“霜叶红于二月花”;更特别的是一位现代诗人的“西山红叶好,霜重色愈浓”,这随手拈来的诗句,之所以能坐享百世芳名,无一不是沾着浅霜的荣光。

    更有甚者,是那最朴实最无华的红薯叶子,竟会因为浅霜的“抚慰”,一个把持不住,变了颜色,改了容貌,换了性情,把自己原本的嫩绿脆爽,演绎成了黑色劲道特有嚼劲,活脱脱“赛过东北乌拉草”。

    静寂的小路,周遭的景物,浅薄的凝霜,都以各自的姿态站立着,美丽着。

    随着时间的慢移,随着周围的静寂被操场上孩子们“刷刷刷”的跑步声,以及一声高过一声的“一二三四”的口号声,太阳那张始终不太明朗的脸终于被呼唤出来。

    太阳渐渐升高,渐渐明朗,我心中却生出丝丝悲悯:那美丽的浅霜,会不会因太阳的照射而如昙花就此一现?

    陇上霜,心中花。

    愿这“蒹葭苍苍白露为霜”佳句中描述的小小霜花,永远能把原始的韵味重现。

    愿这怯怜怜的小小霜花,真的能成为徐志摩所说的“探春信的小天使”。

    愿这昙花似的小小霜花,永远装扮着几千年追求者的梦,也永远绽放在人们的心中……


                           (说明:感谢张琛提供的原图)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阅读全文(297) | 回复(38) | 赞(15) | 编辑
回复加载中,请稍候...
各位博友您好,评论提交后在编辑审核后显示,请知悉。
发表回复
隐藏(仅管理员可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