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您好, 请登录
文章
  • [原创]母亲的小菜园
  • 作者: 初荷时间: 2019/8/29 17:29:17分类: 温馨小语
  • 母亲的小菜园

    印象中,母亲从来都没有让房前屋后的空地闲置过。



     

    早年间

    早年间,一家几口居住在低矮的平房里,房前屋后是水泥铺就的窄小街道,只有房前紧贴房屋墙根的一米多宽的空地,母亲也没让它闲暇下来。

    弄了个鸡窝,养了五只小鸡。刨刨、挖挖,让父亲从附近施工工地上倒腾点儿泥土,浇浇水、润润地,撒上丝瓜、豆角的种子,便成了一块小菜地。盛夏,小鸡长成了咯咯下蛋的母鸡;丝瓜、豆角的藤蔓缠缠绕绕翻越过窗前,爬上屋顶,遮蔽了阳光,增添了阴凉,也缀满了一根根、一簇簇丝瓜和豆角。月光下的小方桌上,三五根丝瓜、三四个自家母鸡下的鸡蛋,就是一盘很不错的菜肴;一把嫩嫩的豆角、三五个青椒,就变成了卷烙馍的最佳伴侣;偶尔整出个丝瓜鸡蛋汤,或者带着点点荤腥的丝瓜肉汤,姐弟几个说话的腔调里都会顺带出难掩的喜悦。

    那时我们会托举着喇叭状的烙馍卷,转悠到丝瓜棚下欣赏那又长又直垂掉着的丝瓜,欣赏那簇簇抱团生长的豆角,享受那丝瓜豆角藤蔓自然搭起的天然“保温层”带来的阴凉。

    在那个吃块豆腐、吃个大白菜、吃棵大葱都要凭票排队才能购买到的艰苦年代,这窗前的绿,藤蔓的花,架子上的丝瓜,真的给贫苦的生活、艰难的处境,平添了不少色彩与食趣。

     

     

    前些年

    生活条件稍好一些,一家人搬进一处大一点的房子,等屋子收拾停当,母亲便前后左右踅摸着选择合适的场地种植蔬菜。小区房前屋后的地面基本上都被硬化,就连家属楼前仅有的一米来宽的狭小空地上也被物业种植上冬青、花草等美化环境的植物。一时没有了菜地可种,母亲犯愁了多日。看着母亲没着没落的模样,连一向沉稳的父亲都跟着有点着急。

    功夫不负有心人。母亲终于在距离家较远的一堵院墙与房山头之间,找到了一截三四米长的“胡同”作为菜地。一番挖地、翻土、拣碎砖头、打埂、整畦的辛苦劳作后,一块还算不错的菜地展现在眼前。虽说“胡同”见光度略差,多少影响点蔬菜的生长,但对于一刻也闲不住的母亲来说,已经相当满足了。

    母亲格外珍惜这来之不易的菜地,管理起菜园子来那可真叫精细。小草刚刚冒头,毛茸茸丝线粗细,就被母亲一根根拔掉;虫子脚跟还没在蔬菜的枝叶间站稳,就被母亲一只只捉住;地皮的小嘴儿还没等裂开一丝小缝,就被母亲一道道浇水;蔬菜生长稍微慢些,就被母亲一次次施肥。用老父亲的话说,真应该给母亲颁发一枚“优秀园丁”的勋章。

    蔬菜好像通了人性,一点也不辜负母亲的苦心,当金灿灿的丝瓜花、黄瓜花,淡紫色的豆角花争先恐后悬挂在枝头,当蜜蜂、蝴蝶嘤嘤嗡嗡穿梭其间授粉、忙碌后,豆角、丝瓜便爬满了半堵院墙,黄瓜便在架子上自得翘望。

    别样的风景,丰硕的果实,引得大院里的老太太们拎着马扎、扯着小孩儿坐在旁边乘凉。此时,母亲多半会摘下几根丝瓜、黄瓜,几把豆角,顺手送给纳凉的邻居。人群中玩耍的孩童接过大人递过来的黄瓜,到自来水下随便冲两下便咔嚓咔嚓吃起来。更有趣的是对门邻居家的小男孩,居然在衣服上蹭巴几下就乐滋滋地大吃起来,惹得一圈人大笑不止。

    入住不到三个月,母亲的小菜园用它无声的语言,居然率先和谐了邻里关系。

     

    近几年

    近几年,母亲搬到了一个仅有一栋高层楼房的不大的小区。不住一楼,母亲竟然还会在入住不久后,用自己的妙招找到属于自己的领地——小菜园。

    紧邻的几家菜地,大都是用捡来的树枝、木棍儿、扫把尾随随便便捆扎后围起来的栅栏。用心的母亲,竟然整来新颖别致、美观十足、刷着清漆的景观式黄白相间的栅栏。仅是这栅栏,就足见母亲对小菜地的情感。






            


    冬去春来,借着冰雪融化的浸润,地表由浅湿渐渐润泽,憋闷了一个冬天的母亲隔三差五地到菜地边转悠,琢磨着下种、种菜的事。

    不谙农事的老父亲准会带着老花镜从阳台的储物柜里拿出一个个报纸包的小袋,按照上面粗粗水笔的标记打开适合春天种植的几种蔬菜种子,挑选出个大饱满的优良种子,放在盛有半碗水的碗里泡着,等着两三天泡涨后,撒在浇过水的破旧瓦罐、集装箱里,待种子破土、发芽、成长后,再一棵棵、一簇簇移植到菜地里。   


    听父亲说,有一次母亲嫌辣椒苗出芽不够茂盛,担心影响移植后辣椒的生长,两人还专门坐车跑到蔬菜研究所,花了16块钱购买了16棵比手指长不出多少的辣椒苗。1块钱1棵辣椒苗,对于节省一辈子的父母来说,真的是件奢侈的事情。

    两个人倍加珍视这买来的秧苗,隔辈亲似地小心呵护着它们。看着枝头长出白色的朵朵小花,看着枝干间拱出的个个辣椒,看着辣椒由嫩绿转成翠绿,由翠绿转成抹了胭脂红的红辣椒,一颗心才算放进肚里。

    平时家里仅有父亲、母亲两个人吃饭,年纪大了,饭量小了,口味淡了,蔬菜根本吃不了多少。但母亲依旧固执地经营着自己的小菜园,依旧韭菜、菠菜、苋菜、黄瓜、丝瓜、辣椒、茄子、香葱、生菜、油麦菜、十香菜等样样俱全的种植着。

    看着母亲越来越弯的脊背,弟弟常常“责怪”说:老妈,药价可比菜价贵得多,不信得空让我的教授父亲帮你算笔经济账,看看你这样巴明起早、劳心劳力的辛苦种菜到底值不值。

    母亲佯装生气,巴掌举起老高又轻轻落下:“你工作不忙了是吧?你来这我管你吃好喝好,你还管我那么多干啥。种菜虽说累点辛苦点,但也方便不少。随手掐把青菜,就能下个面条;随手割把韭菜,就能包顿饺子、包子,心里高兴了,那还会轻易生病呢。”然后依然故我,把十几平方的菜地,当做了自己的主战场,照样提水浇菜,照样翻土捉虫,照样早上天不亮就到离家一里开外的豆腐房里提豆腐渣。

    说起提豆腐渣,母亲能絮絮叨叨说上好半天。为了能拎回不花钱的豆腐渣,母亲早上5点多就出门,裤兜里随时装着袋子,恰巧碰上豆腐房里有豆腐渣,母亲就会装上一大袋子。湿漉漉的豆腐渣太沉,瘦小的母亲拎不回去,就会打电话给父亲。父亲得到指令,立马拉上小购物车颠颠赶来。两人一路说笑着,跟得胜回朝的将军一样往家赶去。回到小区院内,母亲并不着急上楼回家,而是像庄稼人施肥一样将豆腐渣均匀地、薄薄一层地抛撒在菜地里。多余的豆腐渣,父母亲相携着拎回家中,找来刷得干干净净的废弃塑料油壶,将豆腐渣一点点倒进去,添加清水,再剁碎点橘子皮放进去,松松拧上瓶盖,等待发酵后用清水稀释到一定比例,每隔一段时间给蔬菜施加一次,这种不错的健康肥料对蔬菜的生长非常有利。

    如果遇上人多,挤不到跟前,或者豆腐渣已经被早到的老太太们拎走,母亲也不气馁,当是出门晨练,悠悠哒哒着来回活动几圈后就悠悠哉哉地转回家去。

    因为种菜,母亲特别在意天气预报,特别盼着隔一段时间就能有一场不大不小的雨水降临,这样就可以省却浇菜的繁琐与辛劳,否则,哪忍心看着小菜园干涸的土地如咧嘴哭泣的孩童?!所以母亲早已养成一种习惯:最后一遍刷碗水,下大雨时接的水,楼顶落水管里流下来的水,母亲都要用水桶囤积起来,三两天浇上一次,始终让菜地保持着潮湿滋润的最佳状态。

    “人勤地不赖”。母亲的劳作,换来攒足了劲儿生长的种种蔬菜,换来送给街坊邻居外仍吃不及的新鲜蔬菜。因为忙碌,我们几个拿菜带菜只能等到双休日或逢年过节一家团圆之时,此时的母亲便又充当起“送菜使者”,跟老父亲一起隔三差五地为我们送菜。有时这种菜还没吃完,那种菜就又送来了。看着满头银发的老父亲和腰背下弯的老母亲来回奔波,心中实在不落忍。多次给父母说:家门口有几家超市,随时吃随时买方便得很,也花不了几个钱,我们真想吃菜,开车拐个弯就去拿了,你们两个就别再来来回回送菜了。

    “我和你爸不打牌、不下棋,除了种点菜,到处都是空余的时间,趁我们现在能动弹,再为你们当几年‘后勤部长’,给你们几个送送菜。咱种的菜新鲜、纯天然、无公害,超市里买的菜咋能相比。再说,我和你爸有老年乘车证,坐车又不花钱,下车走不了几步路,只当是活动一下筋骨,况且日子长了不见你们还想的慌嘞。”说过、劝过几次,父母依旧送菜,有时候还会送来根部发紫、味道清香的头茬韭菜做出来的包子、饺子、菜莽、菜馍等美食。看着年岁愈大愈固执愈护犊子的父母,我停止了说劝,享受着父母送来的这份独特的暖爱。

    如今,年近八十岁的父母,依旧还种着这片小菜园。父母常说,院里种菜的好几户人家聚到一块就议论,该种***菜了,谁家菜长得不赖,话多语稠情深,他们特别喜欢这样和睦的邻里生活,特别喜欢坐在院落里摇着蒲扇看着小菜园里各种蔬菜茁壮成长的样子。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阅读全文(404) | 回复(77) | 赞(51) | 编辑
回复加载中,请稍候...
各位博友您好,评论提交后在编辑审核后显示,请知悉。
发表回复
隐藏(仅管理员可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