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荷 http://blog.zzedu.net.cn/fd-xx FEEDCREATOR_VERSION zh-cn Mon, 14 Oct 2019 04:17:15 GMT 编好筐篓,更要收好筐口 http://blog.zzedu.net.cn/fd-xx/article_y3tv3546hk7k666f.html 编好筐篓,更要收好筐口
初荷


迈进“袅袅凉风动、凄凄寒露零”的时节,也就迈进了华夏添秋爽、博赛近尾声的时刻。
从6月1日——10月31日,历时5个月153天的第十三届郑州教育博客大赛,从今天算起到大赛结束,满打满算还剩20天。20天,正是“编筐编篓,重在收口”的重要时刻。那么,该怎样向20天要数量、要质量、要精品、要奖杯?在此初荷抛出烂砖,浅聊拙见,望能导引出博编、博友们美玉般的真知灼见。

不懈坚持
很喜欢《劝学》中的一句名言:骐骥一跃,不能十步,驽马十驾,功在不舍。它让我立马想到了为祖国争光、为民族争气、为奥运增辉、为人生添彩的历史上第一个世界杯五冠王——中国女排;也让我想到了在第十三届博客大赛中笔耕不辍、勤奋写博的众多博友们。
在博客大赛排名一小时一更新的阵阵紧迫的鼓点声中,在剩余20天480次这样的 ……]]>
初荷 http://blog.zzedu.net.cn/fd-xx/article_y3tv3546hk7k666f.html#cmt Fri, 11 Oct 2019 22:13:53 GMT http://blog.zzedu.net.cn/fd-xx/article_y3tv3546hk7k666f.html
干豆角 http://blog.zzedu.net.cn/fd-xx/article_gp1svdqdzt854600.html 干豆角
楼下街角卖瓜的瓜农,在“皮薄、瓜脆、不甜不要钱”的声声吆喝中,顺带着将拖拉机后斗里装着的几大鱼皮袋子的豆角摊放在马路边上。深绿色偏细的新鲜豆角,嫩嫩绿绿、干干净净,看着就让人心动。再加上离家近,价格不贵,瓜农说话又极实诚,一时没忍住,竟然买了十多斤提溜回家。
冲个澡,空调屋里凉快透了,才发愁起眼前这一大兜子的豆角。
家中人丁稀少,基本不咋开火做饭,一时半会儿肯定吃不完。冰箱小,这兜庞然大物咋能装得下?刚才图便宜购买的欣喜快感瞬间化作丝丝惆怅。
腌成酸豆角?
念头一闪,自己先把自己吓了一跳。我这吃货,吃起来口舌生津,聊起来头头是道,写起来像模像样,可真正腌制酸豆角,唉,还是让它随风飘过吧。
尽管自小吃起母亲腌制的酸豆角,我都会高举着右手,让长长的豆角脱垂下来,微弯着腰,偏侧着头,馋猫样地自下而上一点点轻咬;尽管那微酸、微辣、微甜的爽口感觉,加上嚼起来嘎吱嘎吱的脆响声,以及点缀其间的红色辣椒末、白色蒜瓣末、黄色生姜末,能一同浸润着、混搭着进入到口腔,满溢到咽喉,酸爽到肠胃。可“吃”和“腌” ……]]>
初荷 http://blog.zzedu.net.cn/fd-xx/article_gp1svdqdzt854600.html#cmt Mon, 30 Sep 2019 15:24:24 GMT http://blog.zzedu.net.cn/fd-xx/article_gp1svdqdzt854600.html
母亲的小菜园 http://blog.zzedu.net.cn/fd-xx/article_yiu97vbc1o122smh.html 母亲的小菜园
印象中,母亲从来都没有让房前屋后的空地闲置过。




早年间
早年间,一家几口居住在低矮的平房里,房前屋后是水泥铺就的窄小街道,只有房前紧贴房屋墙根的一米多宽的空地,母亲也没让它闲暇下来。
弄了个鸡窝,养了五只小鸡。刨刨、挖挖,让父亲从附近施工工地上倒腾点儿泥土,浇浇水、润润地,撒上丝瓜、豆角的种子,便成了一块小菜地。盛夏,小鸡长成了咯咯下蛋的母鸡;丝瓜、豆角的藤蔓缠缠绕绕翻越过窗前,爬上屋顶,遮蔽了阳光,增添了阴凉,也缀满了一根根、一簇簇丝瓜和豆角。月光下的小方桌上,三五根丝瓜、三四个自家母鸡下的鸡蛋,就是一盘很不错的菜肴;一把嫩嫩的豆角、三五个青椒,就变成了卷烙馍的最佳伴侣;偶尔整出个丝瓜鸡蛋汤,或者带着点点荤腥的丝瓜肉汤,姐弟几个说话的腔调里都会顺带出难掩的喜悦。
那时我们会托举着喇叭状的烙馍卷,转悠到丝瓜棚下欣赏那又 ……]]>
初荷 http://blog.zzedu.net.cn/fd-xx/article_yiu97vbc1o122smh.html#cmt Thu, 29 Aug 2019 09:21:41 GMT http://blog.zzedu.net.cn/fd-xx/article_yiu97vbc1o122smh.html
“漏审”and“遛博” http://blog.zzedu.net.cn/fd-xx/article_8qte1704ml2xj9x1.html

“漏审”and“遛博



遛花生

“三天了,我依然隐匿在那个不起眼的角落,不声不语,只能任字里行间的真情肆意流淌,徒有一颗期待被发现被赏识的心。古人说,女为悦己者容,而今“阅”我者迟迟不到,一天,两天,期盼越热切,失望也越深重。然而,然而,三天了,都没有被问过,这无异于被打入冷宫。三天了,等待被宠幸的心好苦,好苦。”
这是摘自博友小葱《一篇被漏掉的博文》里面的一段文字。那种期望被博编审阅、关注的真实、热切的心态,都在她情感真挚的笔触中得到淋漓尽致的表达。
点点哀怨、小小期许的杂糅相加的文字,让身为博编的我们深感歉意的同时,也想吐露一下自己的心声,解释一下产生此类情况的诱因。

漏审
诱因一:未审到。
准确点说,未审到”这种情况不应该归属到“漏审”之列。
对于博编来说,虽说每个类别大都有2~4位编辑审 ……]]>
初荷 http://blog.zzedu.net.cn/fd-xx/article_8qte1704ml2xj9x1.html#cmt Tue, 09 Jul 2019 06:41:23 GMT http://blog.zzedu.net.cn/fd-xx/article_8qte1704ml2xj9x1.html
把博文当作情书来写 http://blog.zzedu.net.cn/fd-xx/article_4jonvtjbk10227q4.html 把博文当作情书来写

怎么会迷上你?
作者: 初荷 时间: 2010/8/20
http://blog.zzedu.net.cn/fd-xx/article_D82E599C-5EDA-4D.html
读博的次数在增加,回博的人数在增多,写博的篇数在增多,可就是没有一篇带着小星的精博出现,看到一个个写博高手时时星光闪耀,心中陡生羡慕之情。特别是看到笨笨老师(第四届郑州教育博客生活类金奖获得者)的那篇《博缘2》时,连嫉妒的心都有了(望笨笨能谅解崇拜你的新手此时的心情)。在特别认真地读博 回博 写博后,居然没有一篇精博出现,小女子哀怨顿生,耳旁就想起郑钧的歌《灰姑娘》。爱上写博,又不忍放弃写博,我在等待精博的到来,就像郑钧等待他心中的灰姑娘一样……
“精华”,对于刚刚踏入博园的新手来说诱惑力是多么巨大。其实,何尝只是写博新手有这样的迫切需求,就是写博多年的高手,有谁能不愿意带着“精华”二字的小印戳加盖在自己博文的右上角?


每篇博文都是博友们的“孩子”。加精,有一种大家对自己观点的认可的感觉。
——博友“二七童谣”
写博, ……]]>
初荷 http://blog.zzedu.net.cn/fd-xx/article_4jonvtjbk10227q4.html#cmt Sun, 16 Jun 2019 01:06:23 GMT http://blog.zzedu.net.cn/fd-xx/article_4jonvtjbk10227q4.html
作为博编,我想说…… http://blog.zzedu.net.cn/fd-xx/article_hw516ur95io8960g.html 作为博编,我想说……

三夏大忙的序幕拉开之时,恰遇郑州教育博客第十三届博客大赛开赛之际,各个县区都在以自己不同的方式积极准备着,各位博友都在以自己最好的状态奋笔书写着。
529日,踩着小满的脚印,牵着芒种的酥手,应邀参加了郑州教育博客中牟编辑部特约编辑交流会议。当听到有人夸赞“非常感谢初荷老师,在我写博陷入黔驴技穷之时,能在博文回复中给我指点、帮助,让我茅塞顿开,找到了写博的好方法,从而荣获第十二届博客大赛的两项银奖”时,小身板里立马生出无尽的窃喜,脑海中瞬时蹦出近日在人民教育网上阅读到的一篇佳作——《老师,你只是洒了点阳光,我就温暖了半生》,立马翻腾出自己当初写博时的种种“小心思”“小在意”,立马滋生出重重的感怀想与亲如兄弟姐妹的博友们分享。

写博路上感触多
作者: 初荷 时间: 2010/8/16 7:46:00 分类: 温馨小语
http://blog.zzedu.net.cn/fd-xx/article_1AAEBD4B-F814-4E.html
每次写完一篇博客,我感觉自己紧张的就像小学生考完之后等 ……]]>
初荷 http://blog.zzedu.net.cn/fd-xx/article_hw516ur95io8960g.html#cmt Thu, 13 Jun 2019 01:50:05 GMT http://blog.zzedu.net.cn/fd-xx/article_hw516ur95io8960g.html
风吹麦浪 http://blog.zzedu.net.cn/fd-xx/article_ltfve2rp3qqrny3u.html 风吹麦浪
初荷

自拍图片

思绪,一旦遇到易燃的引子,便会无边无际的蔓延。李健的歌曲《风吹麦浪》,此时便自然而然地成为我遥想当年阵阵麦浪的引子。
——写在前面

俗语说:白露早,寒露迟,秋分种麦正当时。跟庄稼打了一辈子交道的爷爷,熟稔每一种农作物的生长期。一旦把秋收的玉米棒子掰回家、屯好囤,就开始张罗着在腾空的土地上施肥、耕地、耙平,就开始在夜晚浊亮的煤油灯下用簸箕一遍遍地挑选麦种。只等秋分来到,土壤水分合适后就随时种麦。
那时的我们,喜欢屁颠颠地跟在爷爷身后,到土黄色的田地里观看爷爷扶着耕犁,在老牛哞哞的叫声中把麦种播进责任田。一周左右,兄妹几个又会尾巴似地拽着爷爷长长的衣襟 ……]]>
初荷 http://blog.zzedu.net.cn/fd-xx/article_ltfve2rp3qqrny3u.html#cmt Thu, 09 May 2019 03:04:49 GMT http://blog.zzedu.net.cn/fd-xx/article_ltfve2rp3qqrny3u.html
楸树花开又一年 http://blog.zzedu.net.cn/fd-xx/article_fa0igkd3z3qzjqse.html 楸树花开又一年
初荷


雨后,清晨,忍不住想到小区外的街心花园里转转。
清新的空气,微凉的晨风,再加之遥远天际传来的布谷鸟“布谷、布谷”的叫声,以及担心雨天里淋了翅膀、湿了羽毛,躲在屋檐下、巢穴中憋闷了许久的鸟雀,此刻扑棱着翅膀欢叫着、呼朋引伴似地在树间飞跃穿梭的身影,整个人的心情也不由自主地舒爽起来。
习惯于早起晨练的老人们,许是担心雨后湿滑的缘故,不像往日里成群结队颇具声势。此时,只是稀稀疏疏七八个人,在健身器材处小心翼翼地活动着。
杂树隐映下的小道上,影影绰绰间到处漫撒着碎碎小小的落花。晨曦的微光透过浓密大树间的缝隙播撒下来,落花娇小、可爱的模样,便格外吸引人的目光。
被踩平的花朵,变成了怀春少女叠压在书页里的花瓣。刚刚落下的花朵,携着大树母亲怀抱的温热,挂着晶莹透亮的雨滴,颤颤着,闪闪着,甘露般润在行人的心田。 ……]]>
初荷 http://blog.zzedu.net.cn/fd-xx/article_fa0igkd3z3qzjqse.html#cmt Sat, 27 Apr 2019 21:04:32 GMT http://blog.zzedu.net.cn/fd-xx/article_fa0igkd3z3qzjqse.html
柳笛声声惹乡愁 http://blog.zzedu.net.cn/fd-xx/article_4m1u3famd2sk6y4b.html 柳笛声声惹乡愁
作者:初荷
“嘟嘟”“滴滴”的声音交替着、隐隐约约传入耳膜时,整个人由惊喜转为欣喜,由悠闲漫步转为疾步快行。
近了,又近了。
垂柳飘逸的河堤上,几个高矮不同、胖瘦不一的孩童,正在河堤上追逐着、跑跳着,鼓着腮帮子呜呜啦啦狂吹着。那份自得自乐,那种如入金庸武侠小说《射雕英雄传》中无人桃花岛的美好感觉,那幅“牧童骑黄牛,歌声振林樾”的美好画面,慕煞的行人无法移步,再难前行。




静立在婆娑的柳荫下,感受着千条万缕绿丝绦的抚慰,聆听着柳笛清脆悦耳的阵阵声响,日常生活、工作中纠纠缠缠的琐事、烦事,在心底里沉淀许多、淡化许多、荡涤许多。
不知是村落房屋低矮的缘故,还是人烟相对稀少的诱因,反正感觉当年家乡的春天来得比现如今稍晚一些。
迎春花绽放了,人工挖凿的池塘里冰层渐融渐薄、水花冲碎冰花嬉闹着 ……]]>
初荷 http://blog.zzedu.net.cn/fd-xx/article_4m1u3famd2sk6y4b.html#cmt Mon, 01 Apr 2019 01:56:21 GMT http://blog.zzedu.net.cn/fd-xx/article_4m1u3famd2sk6y4b.html
春风拂煦杏花开 http://blog.zzedu.net.cn/fd-xx/article_b6mgo5ju64h4se2l.html

春风拂煦杏花开

冬眠了许久,蛰伏了许久,感觉再不出门转转整个人都要捂出一身绿毛来的时候,女儿终于答应双休日出外踏青了。
驱车疾驰,沿途风景攸忽而过,而弯腰弓背,在绿莹莹的麦田里劳作着的农人身影,却宛如上天点缀在大地上的颗颗繁星,让人心中滋生出满满的慰藉和希翼。
停车缓行,煦暖的阳光悠悠哉哉地播撒下来,舒服地让刚刚午休过的两个人立马想在两棵树间绑个吊床,微蜷起身子,眯缝着双眼,飘飘荡荡间再睡上一个回笼觉,梦中还能寻回童年那简单而快乐的美好时光。
放眼远眺,杏花入眼。
棵棵低矮的杏树,朵朵绽放的杏花,那么粉白,那么娇美,那么令人心醉。
满身的慵懒,满身的倦怠,瞬间被点醒。
走近细观,眼前开在万千枝头的杏花,真的是千姿百态,风情万种。开得早些的杏花,历经乍暖还寒的初春,坚守着生命里最美好的期盼,将生命中最芬芳的期许化为最顽强的生命力,在早春略略升高的气温里,一点点吸允,一点点孕育,一点点咬破红唇,出落成一位脸蛋绯红、光彩照人、自信满满的少女,绽放在早春的阳光下。
如果拉近镜头,还能欣赏到花瓣儿中间沾着 ……]]>
初荷 http://blog.zzedu.net.cn/fd-xx/article_b6mgo5ju64h4se2l.html#cmt Thu, 21 Mar 2019 07:38:25 GMT http://blog.zzedu.net.cn/fd-xx/article_b6mgo5ju64h4se2l.html
雪,悠然而落 http://blog.zzedu.net.cn/fd-xx/article_q8u64mjk7laui72w.html

雪,悠然而落


旧岁近暮,新岁即启之时,一场雪,择机而下,悠然而落。
“小寒大寒,冻成冰团”。小寒的料峭,飞雪的飘扬,兵戎相见的肃杀之气不仅没有把孩子们冻成冰团,反而变成了孩子们最欢愉的时刻。
落雪声虽说动静不大,但看似漫不经心的雪舞模样却着实让人心痒难耐。地面上有没有积雪,能不能堆成雪人?地面上有没有结冰,下午的体育课还能不能如期进行?
教室里肯定是坐不住的,身体里像是伸出了一只手,抓挠的人惶惶不宁,总想狂奔到操场上,瞅一瞅那漫天的雪花,活动一下被棉衣“捆绑”久了的手脚。
下课的铃声吹响了冲锋的号角,操场上瞬时热闹起来。虽说地表的温度没能让积雪铺满地面,但瞬间融化的雪花却将地面打得透湿、溜滑。不知道冬天寒冷的孩子们哪顾得上这些,“咚咚咚”“刷刷刷”,一刻不停拍打着篮球,飞扬着跳绳。
欢愉声持续不断,四处飞扬。




……
]]>
初荷 http://blog.zzedu.net.cn/fd-xx/article_q8u64mjk7laui72w.html#cmt Wed, 09 Jan 2019 12:57:43 GMT http://blog.zzedu.net.cn/fd-xx/article_q8u64mjk7laui72w.html
雨雪初霁 浅霜微凝 http://blog.zzedu.net.cn/fd-xx/article_mpe2h35elon5svof.html 雨雪初霁 浅霜微凝
2018年的第一场雪,在爱雪人的千呼万唤中,终于飘然而落。
今晨,雨雪初霁,气温超低。初升的太阳,先是用她的晕光渲染着四周。待天际的光一点点扩大,一点点晕染开来之时,她才羞怯怯地显露出一张略显模糊的脸。脸,算不上明媚,更称不上温暖,但只是这微微的小露一脸,便足以让大地上的万般景物开心不已。
霜花,便是借着鸡鸣震落繁星的闲暇,借着太阳小露前的一脸,让美景鲜活生动蔓延开来的。
稍微留心,便会发现,道路上的颗颗石子都被“沾染”上了一层薄薄的玉屑,都被“裹挟”上了无数个薄霜的颗粒。平素里是非分明、个性硬朗的石子,因了白霜的沾附、依偎,此时变得似红非红、似灰非灰,拥有了别样的朦胧之美、水润之美。


迈步道旁,细观脚下。霜,以她独特的美显示出别样的傲娇。黄心菜翠绿的叶面上,洁白均匀地铺洒着一层浅霜。那浅霜,把黄心菜翠绿的叶子布 ……]]>
初荷 http://blog.zzedu.net.cn/fd-xx/article_mpe2h35elon5svof.html#cmt Thu, 06 Dec 2018 06:06:58 GMT http://blog.zzedu.net.cn/fd-xx/article_mpe2h35elon5svof.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