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云如月的blog http://blog.zzedu.net.cn/fenghuijuan FEEDCREATOR_VERSION zh-cn Mon, 22 Jul 2019 03:52:50 GMT 得失识人生 http://blog.zzedu.net.cn/fenghuijuan/article_y090gl0zjdmnerro.html 昨日,我们一行人到游泳馆游泳.队伍中有孩子要照顾,自己一直没有单独游一游的机会,直到泳池里的人渐渐稀少,孩子们在岸边休息时,我一个猛子扎进去,还好,就是头扎得太浅。再来一下,我把头赶紧甩出水面,顿时,游泳馆里“嗡嗡”的喧闹声离我若隐若现的。
等我露出水面在水里站定,我才发现:右耳仿佛被拉上了一扇隔音窗户,窗外传来的声音沉闷却得不到回响,传到左耳里的声音很微弱“妈妈,我要上厕所。”我用右手牵着小姑娘的左手,一路上她说的话,我都要把左耳转过去才能听到。
“妈妈这只耳朵听不见了……”我边说边侧头拍打右耳。有那么一瞬间,泳池特有的喧闹声一下子涌入了我的耳朵。可转瞬,那沉闷又迅即包围了我。
“妈妈……”小姑娘试探性地喊道。
“妈妈,你现在能听到吗?”她再次尝试。
我又拍了拍右耳:“你再试试?”我期盼着。
“妈妈,妈妈。”她一字一顿地叫着。
“哎,能 ……]]>
人云如月儿 http://blog.zzedu.net.cn/fenghuijuan/article_y090gl0zjdmnerro.html#cmt Mon, 22 Jul 2019 00:21:10 GMT http://blog.zzedu.net.cn/fenghuijuan/article_y090gl0zjdmnerro.html
做教师的幸福 http://blog.zzedu.net.cn/fenghuijuan/article_grcwu87t820cfupu.html 最近几天的朋友圈被一条好消息刷爆了:中牟二高的闫甲祥同学被北京大学录取了!
面对着满屏的新闻,我在QQ上给他送上了我的祝贺。其实,我是早就得知他的好成绩的。2015年,他是我带的第一届九年级毕业生。他有今天的成绩,身为曾经教过他的老师,真心为他高兴。
同事们在朋友圈纷纷晒着喜悦,都觉得这是对老师最好的回馈,说是以后自己工作的动力。分别三年间,他和我偶尔的联系,几乎都是有关语文学习的。他不善言谈,我也不善维持关系,于是,每一届的学生都是有困难了才会主动联系我。我记得我给他们说过:你们是鸟儿,我甘心是巢,你们累了、倦了,我一直都在。以至于我QQ闪动的时候,大多都是教过的学生有事相求,或大或小。
看着画面中那个腼腆的大男孩,我感慨着他的成长。俗话说: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老师一直都在,学生一茬接一茬地来了又走,但彼此携手走过的那段日子却成了老师最美的回忆。其实,做教师的幸福很简单:看着自己教过的学生越来越好,即使有一天他们把自己遗忘,那些一起走过的时光一直都在。 ……]]>
人云如月儿 http://blog.zzedu.net.cn/fenghuijuan/article_grcwu87t820cfupu.html#cmt Thu, 18 Jul 2019 11:29:41 GMT http://blog.zzedu.net.cn/fenghuijuan/article_grcwu87t820cfupu.html
我和孩子们的读书时光 http://blog.zzedu.net.cn/fenghuijuan/article_dkj9p27g82by5qm0.html 翻开《不老泉》,书的第二页里写着:献给静享阅读的你——无论你是孩子,还是和这些书擦肩而过的曾经的孩子。
和那些书擦肩而过的曾经的孩子回来了,这就是我。回来的日子很幸福。曾经的擦肩而过,幸而还能从头来过。
小时候的自己总喜欢坐在堂屋门口,手捧一本书,风里雨里地读。可奈何资源匮乏,姐姐的教材被我拿来一读再读,父亲从外面带回来的杂志也是被我抢先占着。多少次,父亲气急败坏地站在厕所门口催我,找我讨要他还未一睹为快的书。
转眼自己长大了,那整日沉浸在图书馆的大学时光也离我远去。心心念念自由读书的愿望终于实现了,我终于有了自己买书的能力。曾经的自己一直在中学任教,那时我也读书,但读的更多的是教育类的书籍,虽然文学、哲学也有涉及,但是总少了小时候阅读的那份热切渴望。
九月的风还在耳畔轻吟,我来到了满眼郁郁葱葱的校园,遇见了我的无限可能——我和孩子们开始了我们的读书时光。
读书的路是“本没有的路”,我们怀 ……]]>
人云如月儿 http://blog.zzedu.net.cn/fenghuijuan/article_dkj9p27g82by5qm0.html#cmt Thu, 11 Jul 2019 04:57:53 GMT http://blog.zzedu.net.cn/fenghuijuan/article_dkj9p27g82by5qm0.html
那些花儿 http://blog.zzedu.net.cn/fenghuijuan/article_7hphx23293xcv9lg.html 初次相识的喜悦,终会在纸短情长里淡去。
推开记忆的大门,空旷的风从耳边拂过,偌大的房子里竟暗淡了时光。零星的阳光从窗户挤进房间,洒落一地,斑斑驳驳。
那些曾经温暖彼此的故事,你还记得吗?渐行渐远的地平线,你留下的是背影,还是迎面的笑脸?共同的经历,交集出了那时那地的悲欢。转身离去后的岁月,这一切的一切,是否是你怀念的源泉?
青春总是伴随着些悲伤,无来由的诀别成了一个人最后的执念,不愿放下的自尊,不愿回到从前的决绝,以至若干年后的烟消云散。
一度因为钦佩而靠近,又因完美的开始残缺而疏远,一开始的客气到后来的直接干脆,用坦率来为这段情感画上一个句号,这是最后的尊重。殊不知这干脆利落里会有孤独和绝望、否定和重生。
情不知何起,一往而情深;情却知何落,无奈又心酸。缘生缘灭,谁又能掐指一算?心中的那份孤独,只是自我慰藉,才不会显得太过狼狈。
不敢再轻易地去爱,怕伤得太深,又怕别人 ……]]>
人云如月儿 http://blog.zzedu.net.cn/fenghuijuan/article_7hphx23293xcv9lg.html#cmt Thu, 11 Jul 2019 00:38:57 GMT http://blog.zzedu.net.cn/fenghuijuan/article_7hphx23293xcv9lg.html
叔叔 http://blog.zzedu.net.cn/fenghuijuan/article_8vh7gcc8lb9zpbuf.html 昨晚,我梦到我和他一起在校园里参加活动。我舒了一口气:他真的没事。
窗外的雨伴着蝉鸣退却了,那短暂的凉爽也消失殆尽。我才恍惚过来:原来,那是昨夜的梦呀。
上周四,老家庙会。每次回到妈妈身边,我们一大群孩子每次都是等到夕阳西下了才准备动身回家,这次也不例外。
夏日的白天格外得长,我们在余晖里开始道别。我抱着小外甥依依不舍,转脸看见几个穿警服的人在门口站着。我的心“突突突”地跳起来,心里却想着他们应该是来查看安置房入住情况的吧。其中一个警察朝我们走过来,我们迎了出去,他看着那间空荡荡的毛坯房,问我妈妈有没有见到我的叔叔,还有他原来居住的街道具体位置。妈妈担心地问出了什么事。“没事儿,跟别人吵架了。”警察轻声道。
一无所获的警察走向警车,窄窄的街道上瞬间聚集了一大群人。大家议论纷纷,我们担心地走回院落,刚才的依依不舍被忧虑冲淡。一家人互相看看,“但愿他没事。”谁也不再多说话了。
他是我三爷家的小儿子,和我 ……]]>
人云如月儿 http://blog.zzedu.net.cn/fenghuijuan/article_8vh7gcc8lb9zpbuf.html#cmt Wed, 10 Jul 2019 03:20:15 GMT http://blog.zzedu.net.cn/fenghuijuan/article_8vh7gcc8lb9zpbuf.html
内在的觉醒 http://blog.zzedu.net.cn/fenghuijuan/article_ip1kjgpfcaax6roz.html 昨晚九点多,我正准备睡下,QQ上发来一条信息:老师,忙不忙?我一看是2015年带过的第一届九年级毕业生。
他很礼貌地跟我说了他的名字,其实我手机里存的有。他说学校让他写优秀毕业生案例,没有头绪,想“请教请教”我。中考的时候,他考了二百多分。现在高考,他考上了本科。他回了我几个字:运气好吧。我很真诚地回:运气只是努力后的谦虚之词。
他开始敞开心扉:放假时,自己出来干的都是重活,每次都会在心里想:以后不想这样过一辈子。一天的劳累后回到宿舍基本都睡不着,反反复复琢磨。在中专的头两年里,上课玩手机、睡觉,下课更别想见到自己的人影儿……
我说:那你就围绕自我觉醒来写吧。
“可不,真的是这样。”他很赞同。
在和他聊天的过程中,我想起了寒假假期里的一件小事。假期值班,中午我带姑娘一起外出吃饭。一个小饭馆,那个时间点人不多,我匆匆点完餐,把孩子安置在椅子上,一抬头,一张笑脸开在了我的面前:老师,您还认识我不认识? ……]]>
人云如月儿 http://blog.zzedu.net.cn/fenghuijuan/article_ip1kjgpfcaax6roz.html#cmt Wed, 10 Jul 2019 02:24:46 GMT http://blog.zzedu.net.cn/fenghuijuan/article_ip1kjgpfcaax6roz.html
为爱留守 http://blog.zzedu.net.cn/fenghuijuan/article_zvyjhdzzr62jmihn.html “老师,我的爸爸妈妈不在家,没办法听故事。
“老师,我爸妈一周才回来一次,不能每天都听
“老师,我爷爷的手机不是智能机
……
当我在班里调查两周时间里孩子们听故事的情况时,此起彼伏的声音说明了一部分孩子是没有每天坚持听故事的。
刚接触他们时,匮乏的图书角,寥寥无几的图书,让我这个一心想“让阅读奠基童年”的人一度困惑。后来,我读到了《朗读手册》,深知阅读的重要性。那么,我何不尝试着在班里读读呢?
第一次读时,我做好了被置若罔闻的心理准备,可结果却是:出奇地安静!那一个个小脑袋如同被施了魔法般,全都齐刷刷地看向我手里的书。哦!原来魔法棒在这里呀!往后的日子,我开始在班里一本接一本地读。《五毛钱的愿望》《一百条裙子》《存梦银行》……一本本书在岁月中洗尽铅华,又镌刻在了这群孩子的人生底版上。
还记得这次期末考试前的那个上午,我像是赴约履行 ……]]>
人云如月儿 http://blog.zzedu.net.cn/fenghuijuan/article_zvyjhdzzr62jmihn.html#cmt Mon, 08 Jul 2019 01:31:20 GMT http://blog.zzedu.net.cn/fenghuijuan/article_zvyjhdzzr62jmihn.html
老师,请别任性 http://blog.zzedu.net.cn/fenghuijuan/article_qb7olguctqk8ybbv.html
本学年,我的身份变了,我面对的是一群八九岁的孩子。我依然相信:每次经历都是一次成长,每一次经历更是一种积淀,为以后的人生做了示范。
虽然是第一次和这个年龄段的孩子相处,但我有和自己孩子相处的经历。爱心、耐心、细心,这样做总不会有大的偏差。
开学初,这一群生龙活虎的孩子让我束手无策。中学的课堂上是少有的,偶尔的骚动只要老师一个眼神或一句“接着说”,学生立刻就会领会老师的真实意图。
我看着兴致高昂的他们:接着说,使劲说。话音刚落,一股热潮向我排山倒海地涌来。他们闹腾地更起劲了。
我忽而想起了前些日子得来的教训:教师不可说反话。“激将法”也得因人而异,有的激出的是一身豪气,而有的却激出的是一身怨气,教育远比想象的要复杂的多,切不可妄言。
重读苏霍姆林斯基的《要相信孩子》,我又有了新的发现和感悟。这个“新的发现和感悟”来自于新的经历。你看,经历真的是一笔财富。读 ……]]>
人云如月儿 http://blog.zzedu.net.cn/fenghuijuan/article_qb7olguctqk8ybbv.html#cmt Sun, 07 Jul 2019 13:03:38 GMT http://blog.zzedu.net.cn/fenghuijuan/article_qb7olguctqk8ybbv.html
生活的诗和远方 http://blog.zzedu.net.cn/fenghuijuan/article_oj59wdo6a44062wp.html 读过了《送你一匹马》和《稻草人手记》,那个真性情又不失可爱的三毛款款而来。
初读《送你一匹马》还是在中学,那是大姐带回来的书。懵懵懂懂的年纪读着懵懵懂懂的文字,脑子里留下的只有撒哈拉,只有三毛和荷西那永恒的爱情。
我想这也是为何在中学时代或者说在花季的岁月里,自己一直笃信:在世界的某个角落,定会有自己的“真命天子”,总有一天我们会走在一起。那时,我也喜欢用这样的言论去劝说那些想恋或失恋的人。现在想来,我竟依然笃信,真的是初心不改。
再读《送你一匹马》时,忧伤的心绪正萦绕在我的上方。越读越伤感,可执着的自己又不肯放下书,只是想单纯地走近三毛,走近那充满故事的撒哈拉。
朋友得知我正在读三毛的作品,好心劝我赶紧放下,教我不要太应景,我隔着手机屏幕苦笑。心中放不下的,即使把书放下又有何用呢?那几日,“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久久盘旋在我的心中,那份凄凉和苦涩也只能自己独酌。我竟喜爱上了这个通透的三毛。
有 ……]]>
人云如月儿 http://blog.zzedu.net.cn/fenghuijuan/article_oj59wdo6a44062wp.html#cmt Wed, 03 Jul 2019 03:04:20 GMT http://blog.zzedu.net.cn/fenghuijuan/article_oj59wdo6a44062wp.html
人生是一场目送 http://blog.zzedu.net.cn/fenghuijuan/article_3qm79n411uhyr81k.html
早上送小姑娘上学,快走到学校门口,我习惯性地跟小姑娘商量:自己上楼好不好?话音刚落,小姑娘兴奋地拉着我说:妈妈,你看,都是我的同学。还未等我再次和她商量,这小姑娘撒开腿就跑进了幼儿园,留我一人在门外,等我晃过神儿来:水杯!我快步递到她的手里,再一看,小姑娘已经快到楼梯口了,边走边回头笑着和同学聊天。
我站在门口正准备挪步,还是控制不住自己地往回又倒了倒,一直到看不到小姑娘的身影,才悻悻地离开。
昨天早上还是央求我送到楼上,临走还要抱着我的大腿,泪眼汪汪得依依不舍。唉,人生真的是一场目送啊。
上班期间,因为我每天六点多就要出门,一学期了,从来没送过小姑娘上学。这趁着我放假,她还未放假,我心甘情愿每天接送。接送前,我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心理预设:哭,我也不着急。我知道小姑娘一进到班里,没过几秒,准好!之所以哭,主要原因还在于自己,陪伴太少。所以,送完孩子的第一天晚上,她爸爸问我送的时候怎么样,我轻描淡写地答道:挺好。早已洞察 ……]]>
人云如月儿 http://blog.zzedu.net.cn/fenghuijuan/article_3qm79n411uhyr81k.html#cmt Wed, 03 Jul 2019 02:27:26 GMT http://blog.zzedu.net.cn/fenghuijuan/article_3qm79n411uhyr81k.html
做个内心柔软的女子 http://blog.zzedu.net.cn/fenghuijuan/article_6y0l7t32l9ww7521.html 走过多少路,历过几度秋,世事在变,我的生活也在变。其间的心路历程,有苦,有甜。
那一日,我在派出所看到一对聋哑夫妇,他们“咿咿呀呀”说不出想说的话。我背过身去,泪水模糊了视线。
那一日,我在办公室里低头忙碌,一张细细的纸条悄悄移至我的眼前。“老师,我发烧了。”我抓起电话要联系他的家人,可一转身,我又出了办公室门。当我们两个如同孩子般盼着班主任联系家长时,他站在阳光下,是那么地刺眼。
当我站在讲台上,面对着满目的孩童,那一刻,我心柔软。我有什么理由不全力以赴?我没有任何借口去辜负生命的期待。
我把自己看重,看做一个发光发热的人。努力生长,努力去碰触阳光,努力让笑声一起飞扬……
我用自己并不优美的声音读着故事,我用自己并不宽阔的臂膀撑起一片晴空,我用自己并不远大的梦想涂绘出我们的彩虹……
我愿依旧做个内心柔软的女子,做个善良的人。
当孩子们玩耍 ……]]>
人云如月儿 http://blog.zzedu.net.cn/fenghuijuan/article_6y0l7t32l9ww7521.html#cmt Mon, 01 Jul 2019 04:09:09 GMT http://blog.zzedu.net.cn/fenghuijuan/article_6y0l7t32l9ww7521.html
梦魇过后,仍是阳光 http://blog.zzedu.net.cn/fenghuijuan/article_uiw4vg4hh7ztqc6e.html





寂静的日子能听到自己的心跳,而自己却不敢面对那孤独的内心。走过一路的泥泞,留下的是那一串歪歪扭扭的脚印。我假装振作,可一日日的不开心却欺骗不了自己。
我任时间白白流逝,浑浑噩噩原来也换不回内心的那一份平静。放不下悲伤,就是不放过过去,不放过自己。终日在愤懑中度过,黯淡了岁月。
我拥有了一切,却也同时拥有了不快乐。一无所有时的渴望原来才是最珍贵的。看看自己如今的样子,是什么让我改了模样?
是那个路灯摇曳的晚上吗?我独自一人来来回回走在校园的小路上,泪水悄无声息地滴落。从此要独自面对人生了,你可做好了准备?
是那个对未来一无所措的开始吗?我独自一人走在梦想的路上,那时的自己是多么坚韧,风吹不倒,雨浸不透,就那么倔强地走着。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明天,但行前路,无问西东;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是那个奔波于校园 ……]]>
人云如月儿 http://blog.zzedu.net.cn/fenghuijuan/article_uiw4vg4hh7ztqc6e.html#cmt Mon, 01 Jul 2019 02:53:56 GMT http://blog.zzedu.net.cn/fenghuijuan/article_uiw4vg4hh7ztqc6e.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