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您好, 请登录
文章
  • [原创]竹林七贤的方与圆
  • 作者: 浮生时间: 2019/7/4 18:09:20分类: 书札小记
  • 大沼枕山说:“一种风流吾最爱,南唐人物晚唐诗”。说到人物风流,不能不谈谈魏晋人物。最近看《竹林七贤》一书,有一段嵇康托孤的内容,秉持两种截然不同处事态度的人竟是生死可付的知己,很是有趣。

    山涛为人可用外圆内方来评价。山涛是三国曹魏至西晋时期有名的政治家,是竹林七贤之一。他位列三公,因病去世,享年七十九岁。算是七贤中能得以善终的了。

    山涛能在人生的晚年安然谢幕得益于他的处事之“圆”。他很懂得藏锋敛芒,即便少时即卓然不群,富有才名,但能不像一般年轻人那样骄狂求名,他深谙君子不立危墙之下的道理,懂得乱世不出,藏名隐才,直到40岁才出仕。在为官之后,每选用官吏,皆先秉承司马炎之意旨,深知明哲保身之道。在与亲眷相处上,即便后来富贵,但不养婢妾,俸禄赏赐,都散给亲戚故人。而嵇康去后,他抚养嵇绍视如己出,把他抚养长大成才,不负知己所托。这些都可见山涛为人处世之“圆”。当然,这种“圆”实在有别于时下汲汲专营的圆滑之“圆”。

    但是,能进入竹林七贤之列,被嵇康托孤者,如果只有处事为人的圆厚显然不够。山涛外圆之外更有自己为人的原则。当初,陈郡人袁毅曾为鬲令,性贪而行污,以贿赂公卿而求美誉。也送给山涛丝百斤,山涛不想要拒绝接受而于别人不同,于是收下藏在阁楼上。后来袁毅的事被揭发,用槛车送京师廷尉受审,凡受贿的人都被检举。山涛就取出丝交给办案的官吏,丝上积满尘土,封条印章未动。 无论人生贫富,他都始终在生活中节俭自持,贫贱不移。

    这是山涛的“方”。

    难怪王戎评价说他:“巨源如璞玉浑金,人皆钦其宝,莫知名其器。”意即山涛就像未经琢磨的玉和未经冶炼的金一样。人们往往都欣赏玉和金光彩夺目的外表,而对未经琢磨的玉和未经冶炼的金,却不知道它们内在的高贵质地。

    和山涛相比,嵇康显得尤为方正。对不喜者,他不懂掩藏自己,喜恶形于色。他年轻时傲世,对礼法之士不屑一顾。最典型的就是对待世家权贵钟会的态度。钟会年轻时仰慕年长于自己两岁的嵇康,曾写《四本论》偷偷“于户外遥掷,便回怠走”,但显然嵇康并未予以理会。即便家世才名日益显赫,可能得不到心目中偶像的认可终究是人生的遗憾,等钟会封侯后,再次造访嵇康,嵇康却不加理睬,继续在家门口的大树下“锻铁”,一副旁若无人的样子。钟会觉得无趣,于是悻悻地离开。嵇康在这个时候终于说话,他问钟会:“何所闻而来,何所见而去?”钟会回答:“闻所闻而来,见所见而去。”钟会对此记恨在心。最终怂恿大将军司马昭逮捕嵇康,他陷害嵇康时,给其安上的一个罪名就是“言论放荡,非毁典谟”。

    不仅如此,嵇康娶魏武帝曹操曾孙女长乐亭主为妻,这就使得他在司马氏当权时期身份尤为尴尬。他绝不会为一时苟活委曲求全。司马昭曾想拉拢嵇康,但嵇康在当时的政治斗争中倾向曹氏皇室一边,对于司马氏采取不合作态度,因此颇招忌恨。可以说,他得罪了最大的当权派,以致在构陷他的罪名时,钟会和司马昭一拍即合。

    嵇康为人,不喜掩其好恶。在吕安被兄长辱妻后,他愤而执笔写下《与吕长悌绝交书》,怒斥其包藏祸心。当山涛为调和他和司马氏的矛盾,设法保全其性命,举荐其为官,他满腔明珠蒙尘,美玉获垢的悲愤,公开发文与其绝交。

    虽因吕安一事被牵连入狱,终不曾有一句怨愤之语,对司马昭和钟会也不做片言卑求之态。在其入狱后,“豪俊皆随康入狱”,《晋书》记载:“康将临刑东市,太学生三千人请以为师。”,太学生的精神领袖魅力于此可见一斑。他临刑自若,援琴而鼓。生死一刻的旷达,将死亡的刑场在悠悠的《广陵散》中演绎出生命最美的告别。

    嵇康之死源于其“方”,正如他在《与山巨源绝交书》中自评:“刚肠疾恶,轻肆直言,遇事便发”。

        自古“直如弦死道边”,智慧如嵇康也没逃脱这一宿命,在人生还最有魅力的年纪四十岁卒,玉山倾倒至此再难扶。

        嵇康也可“圆”以图生,但或许不是不能瓦全,而是宁可玉碎的不愿?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阅读全文(18) | 回复(3) | 赞(3) | 编辑
回复加载中,请稍候...
各位博友您好,评论提交后在编辑审核后显示,请知悉。
发表回复
隐藏(仅管理员可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