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您好, 请登录
文章
  • [原创]爱而不得的残酷与浪漫
  • 作者: 仰止躬行时间: 2019/7/10 12:52:58分类: 阅读感悟
  • 爱而不得的残酷与浪漫

    ——评话剧《恋爱的犀牛》

    郑州丽水外国语学校 李铭智

    你是不留痕迹的风

    你是掠过我身体的风

    你是不露痕迹的风

    你是无处不在的风

    爱,而不得······

    ——题记

    《恋爱的犀牛》是由孟京辉导演的一部先锋话剧,讲的是一个犀牛饲养员马路爱上了女邻居明明,他做了一切能做的事去爱明明,可她却不爱他,而是疯狂地追逐着艺术家陈飞。最后马路以爱的名义绑架了明明,并将饲养的犀牛图拉的心挖出来献给她。这,是一个残酷而浪漫的爱情故事。

    打字员明明穿着一袭鲜红长裙闯入了犀牛饲养员马路平淡的生活,住进了马路热烈诚挚的心里。从此,“一切白的东西和你相遇都成了黑墨水黯淡无光;一切鸟兽因为不能说出你的名字而万分绝望;一切路口亮起绿灯让你随意通行;一切指南针为我指出你的方向。”马路就像犀牛图拉一样,在黄昏中视力最差的时候陷入了爱情,为了明明,他去学开车、学打电脑、学说英文,还参加恋爱训练班。他为她写诗,他为她改变自己,他为她和别人打架,爱情不浪漫吗?不可否认,可得不到的爱情又是残酷的。明明不爱马路,即使马路有钱有能力;陈飞不爱明明,即使明明美丽执着。而陈飞呢?是否也在疯狂地追逐着另一个身影,却未享受到爱情的滋润?整个话剧就好像把戏中人置入一个无限循环的圈,你追逐着我,我追逐着他,他追逐着另一个······他们都爱得没有尊严,爱得偏执,爱得愚不可及,却爱而不得。

    爱情是什么?演员极具张力的台词让对爱情的理解字字句句击打在观众心上。是明明对陈飞的“执”——“那感觉从哪儿来?心脏、血管、肝脾,哪一处内脏里来的?或许有一天月亮靠近了地球,太阳直射北回归线,季风送来海洋的湿气使你皮肤滑润,蒙古形成的低气压让你心跳加速,或许只是你内心的渴望,月经周期带来的骚动,他房间里刚换了灯泡,他刚吃完橙子留在手指上的清香,他刚刮的胡子刺痛了你的脸,这一切作用下神经末梢麻酥酥的感觉,这就是所说的爱情”。是马路对明明的“痴”——“明明,我想给你一切,可我一无所有,我想为你放弃一切,可我又没有什么可以放弃。如果是中世纪,我可以去做一个骑士,把你的名字写上每一座被征服的城池;如果我是天文学家,有一颗星星会叫做明明;如果我是法官,你的好恶就是我最高的法则;如果我是西楚霸王,我会带你临阵逃脱任由人们耻笑”。这爱情里的痴和执,都是戏中人的选择,戏外的我们只能唏嘘一番。

    话剧故事虽小,带给人的震撼力极大,这离不开音乐的渲染。《柠檬》的浅吟低唱,诉说着马路一见钟情的心动;《氧气》的声嘶力竭,倾诉着明明对爱情如氧气般依赖;《给你的诗》的深情告白,寄托着马路视明明为唯一的痴念。音乐是感情最好的表达,在这些或深情或嘶吼的歌声里,我们听到了爱而不得的心声,好像在现实生活里似曾相识,这感觉,既残酷又浪漫。

    在故事的最后,马路以爱之名绑架了明明,用图拉的心脏来表达对明明的爱,我仿佛听到了犀牛那哀嚎的叫声,把人拉回到现实,愿有轻风吹醒他们的眼睛,不要再盲目地追逐爱而不得了吧。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阅读全文(11) | 回复(0) | 赞(0) | 编辑
访问脚印(最新55个)
点赞
暂无点赞记录
回复加载中,请稍候...
各位博友您好,评论提交后在编辑审核后显示,请知悉。
发表回复
隐藏(仅管理员可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