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您好, 请登录
文章
  • [原创]惟愿岁月静好
  • 作者: 流水似年时间: 2019/6/23 21:15:10分类: 生活感悟类
  • 考务会结束还没到进场的当儿,我正在“抠”手机。她走过来,放下试卷袋转身离去的一霎那,我看见她了,想说点什么,但终于没有说。她也看见我了,盯了我一会儿,就扭身走了。蘑菇头,深陷的眼窝,松驰的皮肤,一身略带点儿青春气息的长裙如吊在十字形的木架上,随着脚步忽闪忽闪地“磕”在腿上。光脚穿着一双粉色塑料凉鞋。让人想起农田里劳作的村妇。

    该说些什么呢?按道理应该是我的老师,可她并未教过我,但我认识她。她老了。自己都四十多的人了啊,她能不老吗?一时,许多往事如洪水般涌到眼前来……不禁感叹:美貌、激情、雄心壮志,都随着青春的逝去而永远逝去了……

    她,是我上初一时的邻班的老师,班主任。最先知道她是因为她的“厉害”。那时兴打学生,谁不打不算是有“本事”。男教师打女教师也打。不过男教师打学生有“遭儿”数,有的打有的不打;有时打有时不打。女教师是“大”错打,小错也打。尤其是这些刚刚毕业才上岗的女教师,男孩子打得女孩子也打得,打的学生们涕泪横流,鬼哭狼嚎。校长也打人。

    一天早上,和班长去找班主任。回来时,转过墙角,看见校长拿着碗筷过来了,赶紧缩头回身往回跑。谁知校长也看见了我们大吆喝着过来了。我们就站住,心里涌起不好的预兆。我是不“怕”的。校长和我奶奶还是一家子,论辈分还得问我奶奶叫姑呢。我奶奶告诉我有事就找你“伯”。可我那敢找他,我也没事嘛。他也不认识我。“你们三个干啥哩?”他把碗筷背到身后,弯下腰,有模有样儿的问。我不好回答他,看看班长,班长说:“去找班主任,没找着,回来了。”“那,见了我跑啥呢?”他问了两遍,没人吭声,慢慢地严肃起来了,这话真不好回答,班长也不好回答,干愣着。“说吗,咋不说了?我是老虎,是狼,恁怕我?”他直起腰来大声问,看得出他生气了。“你叫啥,哪班的,班主任是谁,你家是哪儿的?”他又弯下腰,直问到班长脸上。班长吓愣了,一会才吞吞吐吐地说:“南山的。”“直想给你一`绰脖子'”他扬起手掌作出扇的动作,说,“知道是南山的,南山哪儿的,才不说是地球上的哩?"“呱哧”一巴掌就扇下来,说,"你是南山上跑下来的狼!”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儿,班长呜呜呜咽咽地说:“:三过窑'的。”“哦,哦,这不是也会涚嘛,我看不打就不长记性?走吧!”他吆喝一声,说完扭身走了。我们先是不敢动,看他走远,没命地往教室跑。

    她厉害。是在一次晚自习上据说让所有学生跪下,挨个儿打。因为她班那次成绩考的不好。

    她班上有一个学生,各科成绩都好。老是全级一二名的。是我羡慕的对象也是敌手。实际上不仅是那时就是后来很多年一直到现在还是很佩那个服学生的。他考上了好的高中,每次似乎不费多少力气就能考上不错的大学。可惜每次都是上一二年就辍学。听人说他的目标是北大。但终于没有实现,估计也实现不了了吧。前几年听说他办过补习班,也不知效益如何。现在怎么样了,也确实不知道。不过对于那种“不达目的不罢休”,“持之以恒”的追求精神还是很赞赏的。很想去见见他也没机会。一则怕她;二则她班上有我们一个村子的漂亮的女同学。怕别人说闲话。

    由于是邻班,只隔了一条楼梯,还是见到过我“对手”几面。个子比我低。他的父亲比他高些,胖胖的四方脸,粗矮的身子,锃亮的皮鞋,腰间挂着一串闪闪发光的钥匙。很像有钱人。

    她也跳舞。最先晓得这事的,是我们班上的“小混混”。有一天,中午,吃了饭来到教室,就当一个“爆炸”性的新闻说开了。说是在电视上看见班主任她们在跳舞。我们故意笑着表示不信,他就信誓旦旦地赌咒,骗人是小狗。不过我是信的。虽然没有机会看电视,但是我见过班主任她们的留影。班主任教英语,我是科代表吗。有一回,到她住室,桌上摆着几个人的合影:统一的黑色紧身衣,头发向后梳,额上勒一条红丝带。只是觉得班主任不太适合跳,身材虽说可以,脸型太方正,眼光有点直。倒是邻班的班主任较适合。

    二十多年后的前几年,单位派我们到另一所学校“借”书去。一大堆发黄的书捆上,有一本像儿子看的《查理三世》,又大又方“枕头”似的书籍。很好奇,捡过来一看,又让我一惊,封面上赫然印着初三时语文老师的名字。

    书沉甸甸的在手里,也没来得及细看,只感觉插图比文字不少啥。“我这老师,是要借这本书名垂后世啊?”我笑道。没想到边上有一个五十多岁的教师竟也是他的学生。他问:“这话怎么说?”我把感想说给他。他说:“他就是有点张扬,出这本书时还送给我一本呢?”“咋不给我呢,也是他学生哟?!”我说。他又笑了。

    我的这个老师,据说文化底蕴很深厚。个子不高,瘦瘦的很整洁的小老头,高颧骨,瘦瓜脸,两颊上几道刀刻似的纹路。常说,他的哪文章在哪哪哪儿,发表了。或是某某编辑部又来电话,称赞他的文章,向他约稿了。

    我觉得他上课总像衔上商店里的“老板”,是“坐摊”生意,买亦可不买亦可;听懂也可不懂也可。语速快,步子也快。又像赶完集的人,看见夕阳匆匆回家的情形。

    他有“洁癖”呢。有人告诉我,到他办公室去他让你坐千万别坐,尤其是他的床。要是坐了,他心里实际是不高兴的。有人不听,临走,回头,见他又是用袖扇又是用掸子甩,忙的什么似的。究其实他的住室我们何曾进去过呢,顶多在门外喊喊或是他透过门缝探出脑袋连连说,“走吧,走吧,一会儿就去,一会儿就去。”

    他喜欢女生。有一个“校花”,听说长的很漂亮但究竟怎么样漂亮。像我这种老实木讷和异性一说话就脸红的人实在没有见过,更别说跑到人家班里“一睹风采”。不过,有一回,去食堂打饭,瞥见到一个“漂亮”的女孩。白衬衣,浅绿色的背带裤,脚踝上带着五色丝线,马尾辫。在人群里分外显眼。我想肯定是她无疑。听说语文老师张罗着要介绍给自己的儿子。

    ……

    这本书里有一张全家福。图片下方清楚地注明:……儿子、女儿、女婿……。

    其他的人都不认识,但是他的女儿一一眼前的这位老师却是很清楚的。蘑菇头,修长裙,瓜子脸,两眼出神地望向远方。那时,她年轻。

    听说,有一年,学校领导分派工作“柿子捡软的捏”,不合理。回家告诉了她当警察的丈夫,她丈夫在电话上把那个副校长骂了个狗血淋头。

    而今,几十年后,我们竟然邂逅了。也想过再追上去,可是该讲些什么呢……真让人犯难。试想,巴巴的在这众目暌睽之下,说认识人家,却又讲不出共同的话题来,那也会是多么的尴尬。几十载人世的沧桑,我们早已如风雨飘摇的茅草屋,不想也不愿再遭哪怕是一点儿风雨的侵蚀。

    唉,算了吧!     

    惟愿岁月静好。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阅读全文(28) | 回复(0) | 赞(0) | 编辑
访问脚印(最新55个)
点赞
暂无点赞记录
回复加载中,请稍候...
各位博友您好,评论提交后在编辑审核后显示,请知悉。
发表回复
隐藏(仅管理员可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