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您好, 请登录
文章
  • [原创]司机故事(五)
  • 作者: 流水似年时间: 2019/3/2 18:57:36分类: 生活类
  • 还有四五十分钟的时间,就答应了他出去相见。一出大门,突然意识到自已的装扮,不禁自己就先笑了起来。这算什么呢?色彩鲜艳的运动鞋,肥大的曾被妻子讥笑过的灰色运动裤,这蓝不拉几加棉芯的冲锋衣内又衬着一层厚毛衣……这算什么穿戴,什么打扮呢!幸亏啊,这双眼睛长在自己脸上,假设换了别人。不知旁人啥感受,自己就先笑话死自己了。唉,也没有办法。虽说“穿衣戴帽上下一套”、“着装要与职业相称”,可咱自己干的就是这“活”,有帅气的西装、皮鞋也没用,再说这么冷的天,又在室外活动,不加点“棉”的哪能成?“死要面子活受罪”的行当是不够干的哟。有这样想法,头不免低了点儿,眼神也不敢往别处瞅,可毕竟“躲”得了别人“躲”不过自已。还是又嘲笑了自己几回。

    我在街边梧桐下立住,四处张望。忽然见一打扮时尚的女子,正在不远处挪动着身子打低头电话,脸上满是笑意。她一定瞧见自己了,想到这,更是自惭形愧。

    “这儿,不是该站的地儿啊?”不禁红了脸,慢慢地朝另一个方向走。踌躇了一会儿,见他来了,边走边朝左右张望,嘴里叼着烟卷,敞开的西服里边,露着暗红色的毛衣。我看见他,他也看见我,他伸手朝公厕指了指。我就站住转过身来朝后慢慢走。

    “来,吸一根儿?”他点上一支,又笑着递过来一支。“不吸,一会儿还得上课。”我说。“你不是没担课?”他问。“一个在一块上班的,借调出去了,临时代一段儿。”我说。“怕啥?不耽搁,”你看:"这烟盒金黄金黄的,不知啥球样儿,估计不会赖。”他笑着张开手让我看看。接过来,他递过“火儿”。“您同事结婚?”我吸了一口问,“嗯。”他答道。

    “今儿不用回单位了吧?”我品了品,也说不出个好歹来,不过没有苦味罢了。“回啥回?不回去了,俩儿仨儿钟头就又该回来了。”他吸了两口说,“刚好在这儿,离你近把钱给你,时间不短了!”“不忙,不忙……。”听他这么一说,赶紧连连说道,心里还是挺虚的。“另外给你说点儿事?”他深吸了一口,顿了顿,看了看我。“你说吧。”我仓仓促促地整了整“惶惑”的神态,鼓起十二分勇气说。“唉,”他叹了一口气,“这,这两天,我也想了,光这样儿下去也不中,不是长法……”听他先是叹气,心里没有任何波澜。实在太普通了,连我每天叹多少回,还数不清呢。后又听见“不是长法”的话,就来了精神,心里想,“他到底想通了?真想,`痛改前非',把`烂糟'的日子过好了,步入正规,重新开始?!”

    就停下,等着他回答。“我考虑的是……。”他又点上一枝烟,擤了一把鼻涕,回过头咳咳着说:“以前给开车那主儿……”看我不明白又说:“381那主儿。”这我清楚了。“前两天在别处也是送礼,见面儿了,说了好多。后来问我这段儿弄啥哩。我说给俺兄弟开车。他笑着说:`你个人弄一辆可妥球了。'我说:`那恁容易,都是钱啊!’他说:`都干恁些年了,不会连这点钱都没有吧?'我笑了,说:`几十万,吹糖人哩?'他说:`买一半儿,总是没事吧?'`一半儿,也得动`劲儿‘哩!'我笑着说,`再说了,和谁合伙?'他笑着说:`不如咱俩儿合伙!'”我说:“那再说吧。”"他说这话,我想是他想卖车哩?他手里4辆车,这几年形势不好,招人不好招;他两口又不开,老婆又常有病,多高的个子,胖得很。她早就说过:`咱的车,好说的很。你先开走,钱,慢慢再说……。'”我听懂他的意思了,也就是说我的车可能面临无人开的事实,再一点儿,就是他要`借钱’。心里虽有点儿失落,但并不忧伤:一则这种说法也不是头一遭;二则心里也早有过打算。亲兄弟,也得替别人考虑不是?就徐徐地鼓励他说:“可以,趁这两年行情低,入手一辆,将来形势好了,再弄代价就高了。”“高是高不到哪儿去,形势在那儿明摆着哩!再有,这么多年一场儿事也没办哩?”他接口道。可能照顾我的情绪吧又说道:“说说也得几个月……也不是不想给你开车。”没等他说完:"好现象!"我心里嚷道,“有进步!”,看来,他终于“明白”过来了,知晓作一个人,一个有子女的“父辈”该承担的“责任”了。我心里很是满意。历来,对他这种悲观的认识就很不苟同,今儿又听见他这样说,心里也还是颇有微词。不过自已可不是那种没见过“世面”的人,俗话不也说,“君子和而不同”吗。就不去计较。顺着他的话说:“也是,不说妞妞,还有鹏鹏的事哩。将来你开不了,就是让他开,也是一条谋生路子。”顿了顿,又继续说:“这生意,虽说不咋样,不过要比着给人家饭店、超市里打工,也还算差不多哩。……前一段,有个坐车的说:`去年街上的饭店、酒吧关门的有四分之一',还不信,前天去吃饭,`十三棍烩面'多大的店面,说没就没了。就这条路上,去年以来,关门的也不止三四家。昨天晚上,那个`九分甜'奶茶店'正往面包车上装家具哩。”“也是。”他点点头:“原打算先买房哩,现在想想先弄辆车;房子一买,钱就`死'了,买辆车会赚钱?”“对,对。”我答道,“在这城里住,没个挣钱门路会中?就是你不开了,让鹏鹏开,也是给孩子留一条路。咱挣钱作啥哩,不还是为了孩子。”我开导他道,又接过一支烟。“……鹏鹏的事,先不说。主要是多挣钱。”他仰脸吞了一口烟慢吞吞地说。话音不大,我却听得很真切,并且以长久以来对他的认识相信他说的这句绝对不是“空”话。“不先考虑孩子!”听了这话很吃惊,心想半天这话都“白”说了;“本性难移”,这句话真说得不错!心里很不是个滋味:你都四五十的人了,还跟那女的不“清白”。孩子今年都二三十了,家没家,媳妇没媳妇,你不管也不问。只图自个“风流快活”。有没有“责任”心!要不要家!要不要脸了。多少年了,就是不听劝。非要“一头撞到南墙上”才眼“明”。……啊,这要是“支持”你,弄辆车,挣的钱又是“填还”给“别人”了,那女的就是个“无底”坑。挣多少够你折腾。这样再“支持”你,就是“瞎”了眼,不训斥你一顿就够了!心里这样想,嘴里却没有说。“卡上有点儿,有机会你再我办几张,几张卡来回`捣'着用;问耀苹再借点儿,你再……攒掇点儿,就差不多了。”说完,他犹犹豫豫地看了看我。先前已没有心情听了,这句话更让我“寒”心。就没有接他。“全靠借,也不行啊!信用卡上的钱手续费也是很`高'的。”想了想,回了这一句。“没事儿,一个月三五千还是还得上的,……不着点急还行!过二三年就好了。”他慢悠悠地说着。我心想,不是不帮,你得往正路上走。再说了,万儿八千的不是没给你过。这么多年了,你何曾提过。有钱时,你想不起别人;没钱了,就找人了可怜来你。你这算什么呢?让当兄弟丶妹妹咋说你呢。还敢不敢再借呢。况且又不往正路上用。于是就说:“这段不行啊!前一段买房子,欠人家二十多万,人家急着要。红霞从他兄弟媳妇那儿借了十来万,才救了急。要不是,真不知作办哩。就是‘有’,也得到下半年。”“这也不是啥急事,说说就得几个月。”他说。“那,走着再说吧?”我说。忽然想起什么来,就说:“让Xx给你拿点儿不中?”“给她说啥哩?”他极不情愿的说。能听出他有点儿不耐烦了。“那有啥,就当‘借’的还不行?”我又追了一句。“说这儿弄啥哩?来,钱给你。”他掏出钱递过来说,“你数数?”“数啥哩,不用。”我也不屑地说。接过钱,看看快到上课时间了,招呼了一声,转身走了。

    先时的“自惭形愧”、短暂的快乐,一下子烟销云散。多年以来的,那种深重的郁闷重新袭上了心头。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阅读全文(11) | 回复(1) | 赞(0) | 编辑
访问脚印(最新55个)
点赞
暂无点赞记录
回复加载中,请稍候...
各位博友您好,评论提交后在编辑审核后显示,请知悉。
发表回复
隐藏(仅管理员可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