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您好, 请登录
文章
  • [原创]山城仲春景象
  • 作者: 流水似年时间: 2019/4/2 19:15:46分类: 生活感悟类
  •  

    春天已来了大半了。山上的草着上了暖色;林间的枝条上落满了一朵朵的绿蝴蝶;松柏更加的苍翠;细细长长的山泉明亮而洁净,捧在手心里像隔了一层空气;不知名字的黄花显露出老练的赤铜色;裸露的山岩也像被太阳暖得泛红了脸。山鹰在蓝天上翱翔;野鸽子扇动着亮光的翅子在山谷中倘佯。

    早上,五六点钟的样子。天空蓝荧荧的,周围一片宁静。在小区里,你得放轻脚步,一不小心就会响彻整个院子。街上灯影里有人闪过,那是晨起锻炼的人们,只有窸窸窣窣的衣履摩擦声。远处是黑魆魆的山,山顶上有一两盏明亮的灯,怕冷似的眨着眼睛。包子铺的灯亮着,玻璃门蒙着一层水雾。一绺一绺的水痕儿挂下去,在门槛外汇成了一条条小“溪”。“来了啊?”老板娘一边包着包子一边笑着打着招呼。胖胖的老板放下手里的活,两手抄在围裙里摩挲着走了出来。“啥馅呢?”胖胖的脸上就撮起了包子一样的褶儿。“四个鲜肉的,两个霉莱的再要两个玉米两个香肠。”我说。“哟,今儿怎要这么多!”胖老板一边掀起笼盖一边惊诧着笑着问。“家里添客了吗。”我答道。“我说呢。”胖老板笑了。出了门,忽然感觉冷了,扯紧衣襟,缩短脖子,快步向前走。天越来越蓝,越来越亮了。

    中午,可是真热。有20℃左右,就这也不能乱换衣物。“春捂捂秋冻冻”虽然是一句俗语却也是老祖宗留给后代的“至理真言”。坐在屋内不动,觉得有点冷;一走就起燥,一跑就出汗,敞开怀也无济于事。脱下外套就觉凉,穿上也是冷意附体。到门外太阳地里转一转,用不了来回几趟儿,就头脑发烫,涕泪交流。很佩服那些“女孩”们,真真如戏里唱的“谁说女子不如男!”这种天气,冷热不定,气温忽高忽低。薄薄的一件开衫、短裙、打底裤倒也罢了还偏偏外露着一段雪白的脚踝,在风地里悠然自得。这抗“冻”能力,竟是比我这男子都强。骑电动车的女孩,两眼盯着红灯,一只腿伸下来出脚尖点地撑着,等在十字路口。纱质的裙摆很是招眼。“羊肉汤”似乎是不能再喝了,油腻得很。脂肪糊涂了食道,胃,肠堵塞了每一个肠壁绒毛的小孔。一个下午过去喉咙里依然满装着羊膻味。法桐亮着光洁的身子,庞大的树冠上停着几片绿叶。新栽的银杏才吐出米粒大小拳头般的嫩芽。柳枝飘拂,柳叶已婆娑。槐树似乎总是那么有定力,慢慢腾腾,丫枝上还挂有旧年的子实。五六个著着冬衣的老者围在石桌旁看下棋。阳光明亮如锡箔。

    下午五六点时分,太阳依旧明亮,没有一点要下山的意思。休闲的人们也没显露出回家的迹象。公园里处处回荡着人声唱歌,唱戏以及乐器的伴奏声,石凳,石椅上,小道上,广场上,回廊下,健身器材场,游乐场,树下,草池旁都人来人往。有下棋的,打乒乓球的,滑冰、滑板的,摆小摊的;推着小车“悠”孩子的,健身的,眯着眼养神的,头顶着衣服晒暖的。婴儿身上的棉衣没有脱。孩童们却都换成了薄薄的保暖的衣服。以灰色、蓝色和黑色调夹衣为主的人们,或蹲或坐或站在回廊下、台阶上围着小广场看戏。七个老年人有的弹琴;有人拉二胡;有的吹笛;有的打着挷子;有的吹着笙;有的掌着唢呐。两姐妹丹唇轻启,舞姿婆娑。虽非专业演职人员但也能曲尽其妙。不时引来阵阵喝彩。有时尚的女子呢?白上衣、白鞋、浅色的小圆帽、蓝色的铅笔牛仔裤怀旧中又不失时尚的气息。又有大红的呢子下是一段纤巧的细腿既讲温度又不失风韵;紫荆、海棠、碧桃成片成片的开了,白的如雪,粉的似霞,红的如火;氤氲着缕缕清香。构成了欢乐的海洋。

    傍晚时,太阳下山了,隐在山林间,却又把西边那一片云烧得发烫,如一炉沸腾着的钢水。

    这就是山城的仲春。这是仲春里的一天。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阅读全文(17) | 回复(1) | 赞(0) | 编辑
访问脚印(最新55个)
点赞
暂无点赞记录
回复加载中,请稍候...
各位博友您好,评论提交后在编辑审核后显示,请知悉。
发表回复
隐藏(仅管理员可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