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似年的博客 http://blog.zzedu.net.cn/hxw889500 FEEDCREATOR_VERSION zh-cn Sun, 16 Jun 2019 17:22:05 GMT 答友人书 http://blog.zzedu.net.cn/hxw889500/article_w1zxpu3p2t1y2x2o.html
多次打电话来,多次提到我的同事你的妻子时,往往欲言又止。不晓得的人肯定要笑你怪僻,也只有我了解你罢了。我们虽非发小,然大学三年彼此什么不说什么不谈,想互以对方为知己。毕业后,一东一西;一南一北。常常遗憾相见的时日浅。去年,我调到了现在的学校。也是“天缘巧合”竟和你妻子在一个单位上班。《水浒》里施耐庵说过,“四十未仕,不仕。”你我都是要奔五十的人了;《孟子》中孟子老前辈也说过,“达则兼济天下,贫则独善其身。”天下的事,现在看来是操不了心也操心不上了;不过保守自己的情操。爱家,爱你的家人,提点儿“儿女”情长我想也是先贤所提倡的。很好。没有什么“羞”于出口的。好了,下边我就把和你的妻子也是我的同事一段工作上意外的“交集”说给你,让你明白她的心。这么做,没有别的也是赞赏你们之间那种“惺惺相惜”之意。
提起她,就有许多话。同在一个单位,名字已听得耳朵都起茧了,却和她本人对不上号。记得最早的一次听到她名字,应该是试讲的那个下午。不过当时一心一意要“出彩”,心思都在备课上,就没在意评委点没点到这个名字。因为我们本不来自一个单位。此后大约一星期,有一天晚上说起别的,妻子突然问,彩霞不 ……]]>
流水似年 http://blog.zzedu.net.cn/hxw889500/article_w1zxpu3p2t1y2x2o.html#cmt Sun, 09 Jun 2019 10:05:37 GMT http://blog.zzedu.net.cn/hxw889500/article_w1zxpu3p2t1y2x2o.html
我们都很忙 http://blog.zzedu.net.cn/hxw889500/article_c8nii1pzgkvy4ha6.html  郑州晴,最高温度:31度,最低温度:17度,风力:西北风3级。真是一个好天气!天瓦蓝瓦蓝的,微微的风带来了几片羽状云,整整齐齐的列成一排如振翅远飞的大雁。飞机撇下的一道稀薄的白烟,像凉面碗里泡软了的一根皮带面袅袅娜娜地伸向远方。阳光从东面透过来,空气像洗过一样。高层建筑的崭新的墙体连同草坪上,树冠上的每一片叶子,都闪动着生命的光泽。真是一个风和日丽的上午。
不爱热闹爱独处。运动场南头有几个学生在练武术,边上有一个教师在来来回回地散步。跑道上又没有一个人,我且尽情享受着属于我特有的快乐。昨天是又忧又喜,忧喜掺半的日子。上午为了侄女上学的事情去托人情找人。人见到了却碰了一鼻子的灰。心里很是郁闷。不知道是嫌钱少还是自己“下手”有些晚;还是今年政策真的有点紧还是平常无事中做了哪一件对不住他的事还是……。总之不一而足,自已也不得主意。一上午心里就不舒坦,午休起来心里也恹恹的。
到单位门口,门卫招手。我不想理他。“有你的快递。”门卫老冯说。“不会吧,且不说这段时间没有网购,就是有收货地址也是我家里。”这样一想,就不理搭理他。走了几步还是停住了脚步:“老冯不是那种韶韶 ……]]>
流水似年 http://blog.zzedu.net.cn/hxw889500/article_c8nii1pzgkvy4ha6.html#cmt Thu, 23 May 2019 07:56:05 GMT http://blog.zzedu.net.cn/hxw889500/article_c8nii1pzgkvy4ha6.html
初夏记事(一) http://blog.zzedu.net.cn/hxw889500/article_wywknz40tk9j2591.html  “再有不到一个月麦子就熟了。” 我边走边看边低头想道。田里有些地块麦子穗棱芒长,茎银叶舒,一派丰收在望的势头;有的就不好了,露出一道道黄土的地垄;还有一些更加可怜,只有一拃儿来高密密攮攮韭菜似的,枯黄叶丛里显着儿茎蝇子似的小穗。看起来不像是一方庄稼地。“今年天旱啊!”我望望天揉揉发涩的眼喃喃地说。虽说远山如屏,轻风如饴,碧空如洗,鸟音如韵他却还是感到一些忧伤。玉米苗嫩得像茶叶;红薯芽像裹在襁褓里的娃娃;花生芽躲在土块下像探头探脑地向外张望的好奇的孩子们;大多地方只有一溜一溜鼓起的小土“包”;
地头上的杂树,杂草倒是一丛丛,一墩墩不怕干旱似的青葱地洋溢着生命的光泽。
下坡的土路,红砂岩颗粒仿佛热锅爆炒了一般,每一颗都散发着炫目的热力。坡底就是一片几公里长的狭长的河滩。河滩南岸是连片的杨树林,北岸是一片荒草坡。河滩的一头是亮汪汪的库水;另一头是绿油油的麦田。有人在麦浪里低头弯腰劳作着。粉色的纱衣,白色的T恤,黑色的裤子,勒得紧紧的遮阳帽。“她是谁,她像谁?”我在心里嘀咕道,是不是她呢?认真地又看了几遍,还是想不起来。那人连头也不抬一下。我犹豫了。自己也曾 ……]]>
流水似年 http://blog.zzedu.net.cn/hxw889500/article_wywknz40tk9j2591.html#cmt Thu, 16 May 2019 01:25:31 GMT http://blog.zzedu.net.cn/hxw889500/article_wywknz40tk9j2591.html
春末抒怀 http://blog.zzedu.net.cn/hxw889500/article_yjz3tx58hoh5ll58.html  
几阵风,几场雨来过,春天也就过去了。牡丹的残花像一团团揉皱的烤糊了的纸;迎春花像一卷卷发黄发黑的抹布挂在枝上。
今年春天,雨来的次数不算少。可是雨量太小了。
“蛤蟆打哇哇,四十五天喝`疙瘩'”,这是一条农谚。意即:青蛙一叫,四十五天麦子就熟了就能打下来,晾晒干,磨成面做成`面疙瘩汤',填充肚皮,免受饥饿的折磨了。今天又听见“蛤蟆”叫了,觉得分外的惊喜。小时候听蛤蟆叫是在晚上,而现在却是在“朗朗乾坤,光天化日”之下。那时候,好像还没有这个水库,只有一条瘦长的河身和几个大“潭子”。每年,麦苗拔节时,站在村口,立在大门口。尤其是晚上,暖风轻轻地吹着,空气里弥漫着水和麦草混合的甜香。一片一片的蛙鸣像欢腾的音乐的瀑布回荡在河川上。赤脚跟在大人后边打着手电沿河走着。小小的心总遮饰不了身后黑暗的恐惧不自觉地加快了步子,连话语也带着心跳的颤栗。青草掩映下的小溪里是一尾尾摆动着柳叶般身子溯流而上的小鱼。大人们才不稀罕它们呢?他们要的是水“潭”子里的“大家伙儿”。
蛙声像风又像雨,来了它们就刹住了刚一走,只要有一只叫起来,接着就是十只,百只,数不清 ……]]>
流水似年 http://blog.zzedu.net.cn/hxw889500/article_yjz3tx58hoh5ll58.html#cmt Fri, 26 Apr 2019 15:18:13 GMT http://blog.zzedu.net.cn/hxw889500/article_yjz3tx58hoh5ll58.html
每一条路的尽头还有一条路 http://blog.zzedu.net.cn/hxw889500/article_6nskcwrbq8540hpr.html “以情驭景,以景显情”,是散文写作常用的手法。也是散文教学回避不了的内容。我是教语文的。“散文”,这一文体又在教材中占了一大部分。这句话,每年不知要重复多少遍,多少遍又几乎不清楚重复了多少年。究其实,无非就是“情”和“景”之间的辩证关系。一提起它,常常是古今中外,旁征博引,趣味横生,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学生如痴如醉,自己也洋洋得意。意阑兴尽,觉得讲过了也就讲过了。平淡,无味如一壶凉白开。从计较过,那么多日子,那么多“活生生”的事例,竟没有激起过心海一丝儿的涟漪!
如今,一年多没教语文了。却突然想起了它。这,让我惊愕。
明明是三月,明明应是春光明媚,生机勃勃的时节;明明又是依山傍水风摆杨柳游人如织的一处所在。为何我的面前却呈现出“颓废”的色彩来。
灰黄的天,灰黄的湖水,干瘪的水面上是一绺儿一绺儿打皱的纹路。松树、柏树、法桐、杨树、榆树、柳树、樟树、银杏、小叶女贞、大叶黄杨、竹子、知名的不知名的青草为何都显现出灰绿、浅绿或暗绿的色调。是天旱、雾霾的“功劳”吗?前天刚刚下过一场雨呢。樱花、桃花、红枫、红叶石楠、树干上环涂的油漆,不是浅红就是深红,完全失去了奔放、热烈 ……]]>
流水似年 http://blog.zzedu.net.cn/hxw889500/article_6nskcwrbq8540hpr.html#cmt Sat, 13 Apr 2019 12:30:21 GMT http://blog.zzedu.net.cn/hxw889500/article_6nskcwrbq8540hpr.html
山城仲春景象 http://blog.zzedu.net.cn/hxw889500/article_n2vf0q07d2nr6mek.html
春天已来了大半了。山上的草着上了暖色;林间的枝条上落满了一朵朵的绿蝴蝶;松柏更加的苍翠;细细长长的山泉明亮而洁净,捧在手心里像隔了一层空气;不知名字的黄花显露出老练的赤铜色;裸露的山岩也像被太阳暖得泛红了脸。山鹰在蓝天上翱翔;野鸽子扇动着亮光的翅子在山谷中倘佯。
早上,五六点钟的样子。天空蓝荧荧的,周围一片宁静。在小区里,你得放轻脚步,一不小心就会响彻整个院子。街上灯影里有人闪过,那是晨起锻炼的人们,只有窸窸窣窣的衣履摩擦声。远处是黑魆魆的山,山顶上有一两盏明亮的灯,怕冷似的眨着眼睛。包子铺的灯亮着,玻璃门蒙着一层水雾。一绺一绺的水痕儿挂下去,在门槛外汇成了一条条小“溪”。“来了啊?”老板娘一边包着包子一边笑着打着招呼。胖胖的老板放下手里的活,两手抄在围裙里摩挲着走了出来。“啥馅呢?”胖胖的脸上就撮起了包子一样的褶儿。“四个鲜肉的,两个霉莱的再要两个玉米两个香肠。”我说。“哟,今儿怎要这么多!”胖老板一边掀起笼盖一边惊诧着笑着问。“家里添客了吗。”我答道。“我说呢。”胖老板笑了。出了门,忽然感觉冷了,扯紧衣襟,缩短脖子,快步向前走。天越来越蓝,越来越 ……]]>
流水似年 http://blog.zzedu.net.cn/hxw889500/article_n2vf0q07d2nr6mek.html#cmt Tue, 02 Apr 2019 11:16:19 GMT http://blog.zzedu.net.cn/hxw889500/article_n2vf0q07d2nr6mek.html
鏊子坪抒怀 http://blog.zzedu.net.cn/hxw889500/article_awpj21qrpma5zxuy.html  
鳌子坪,是一个再小不过的小山包。要这么说你一定会说这有什么希奇。不错在这个多山地多丘陵的地带,像这样的小山头平常的就如河滩上的砾石。不过既然提到它就一定也有它独特之处。这一带山连山峰连峰连绵不绝自东向西或自西向东向远方伸展而去。而它好像雨后扭身弯腰“撅”地而出的一个大蘑菇。前临“汪汪”的㳝水河,后面是怎么样也靠不着的伏牛山。
除此外,还有一个特别之处。这一带的山脊要么翘棱如刃要么乱石穿空要么峭壁悬崖。只有它顶平如“碟”。如灶台上用来烙饼的四脚伶仃的鏊子,因此叫它鏊子坪。
鏊子坪,地势较高,面积小,上面没有水源,路难走。玉米、小麦这种需水量大的庄稼就不能种了。种了,不要说种子不发芽,就是发芽了,收获了也难运下山,成了野兔、野鸡的食粮。因此就只能种些红薯、花生、芝麻等一些耐旱的农作物。农民不喜欢它可孩子们喜欢它,放牛娃们喜欢它。
“放牛”,可不轻松。是一个“力气”活儿。我想肯定有人来反驳。说实在这句话一出口,耳畔就有“噫一一一一!”的一个不屑的长音响起。说比起割草来又不用手提不用肩扛,扯着一根缰绳牛在后边跟着,又不用推不用拉,散 ……]]>
流水似年 http://blog.zzedu.net.cn/hxw889500/article_awpj21qrpma5zxuy.html#cmt Wed, 20 Mar 2019 07:14:17 GMT http://blog.zzedu.net.cn/hxw889500/article_awpj21qrpma5zxuy.html
春天的思索 http://blog.zzedu.net.cn/hxw889500/article_x3glyh88njgfabrz.html (其一)
路遇
群雀草窝啄米忙,
就在几米正前方 。
快步上前细勘察 ,
风旋枯叶草间晃。
(其二)
无题
为爱前时那树梅 ,
独行细路已黄昏。
色淡香浅花将颓,
趁天未黑下山回 。
(其三)
无题
月在前方,月在楼顶,
月在心里,月在天上。
人在天边,人在眼里,
人在心上,人在远方。
]]>
流水似年 http://blog.zzedu.net.cn/hxw889500/article_x3glyh88njgfabrz.html#cmt Fri, 15 Mar 2019 03:09:08 GMT http://blog.zzedu.net.cn/hxw889500/article_x3glyh88njgfabrz.html
“春风细雨” 照样能“化” 顽石 http://blog.zzedu.net.cn/hxw889500/article_l2w5pf673ae79qxi.html 前天在校园里,见到xXx班班主任。我们是老同学老朋友了,之间没有多少隔阖。一见面必要嬉笑嘲讽乱扯一通。瞎扯之后,他就靠近我,用胳膊肘碰碰我,悄悄地说:“咋样,再帮咱一个忙?”。他这无“头脑”的话,搞得我一塌糊涂。“啥忙?”我就笑着问。“装啥哩装,就是张京,你忘了!?”他有点儿不如意地说。“哦,哦…:…我想起来了。”我有点儿不好意思地笑了。“我看你教育着就是中!比我强!”他有揶揄着说:“索性你再劳一段心,我给你配合住,你说怎么做我就怎么做……好不好?”听着他的话,眼前就浮现出两周前的一幕一幕情景来……
学生中有人反映张京说脏话,骂人,在教室里追逐男生打闹,谁劝逮谁怼谁。我知道后,我就让学生去喊她。喊了几次都喊不来,也很生气,就想亲自去她班上一趟,问问情况。后来,这事那事的忙,也没有顾上。不过,我始终记着这件事。因为开学这半个月来,虽然犯错误的学生不少,像她这样“顽固”的还没有。大多都是一喊就到,尽多二三次,垂手低头,怕猫“鼠”一样,乖乖地听你有板有眼地“说教”,接受一点儿小小的“惩戒”。她却不一般,学生叫不来,班长叫不来,谁叫怼谁;我想该是自己“出马”的时候了,至于班主任,那 ……]]>
流水似年 http://blog.zzedu.net.cn/hxw889500/article_l2w5pf673ae79qxi.html#cmt Fri, 08 Mar 2019 14:09:00 GMT http://blog.zzedu.net.cn/hxw889500/article_l2w5pf673ae79qxi.html
早春诗一首 http://blog.zzedu.net.cn/hxw889500/article_novi77y8r7qjda0r.html


春上梢头天色晚,
胭脂浸燃玉萼脸。
爱惜漫猜谁描妆,
又有暗香袭胸前。

]]>
流水似年 http://blog.zzedu.net.cn/hxw889500/article_novi77y8r7qjda0r.html#cmt Fri, 08 Mar 2019 13:10:42 GMT http://blog.zzedu.net.cn/hxw889500/article_novi77y8r7qjda0r.html
司机故事(五) http://blog.zzedu.net.cn/hxw889500/article_h8kq1z1z5rr09f43.html 还有四五十分钟的时间,就答应了他出去相见。一出大门,突然意识到自已的装扮,不禁自己就先笑了起来。这算什么呢?色彩鲜艳的运动鞋,肥大的曾被妻子讥笑过的灰色运动裤,这蓝不拉几加棉芯的冲锋衣内又衬着一层厚毛衣……这算什么穿戴,什么打扮呢!幸亏啊,这双眼睛长在自己脸上,假设换了别人。不知旁人啥感受,自己就先笑话死自己了。唉,也没有办法。虽说“穿衣戴帽上下一套”、“着装要与职业相称”,可咱自己干的就是这“活”,有帅气的西装、皮鞋也没用,再说这么冷的天,又在室外活动,不加点“棉”的哪能成?“死要面子活受罪”的行当是不够干的哟。有这样想法,头不免低了点儿,眼神也不敢往别处瞅,可毕竟“躲”得了别人“躲”不过自已。还是又嘲笑了自己几回。
我在街边梧桐下立住,四处张望。忽然见一打扮时尚的女子,正在不远处挪动着身子打低头电话,脸上满是笑意。她一定瞧见自己了,想到这,更是自惭形愧。
“这儿,不是该站的地儿啊?”不禁红了脸,慢慢地朝另一个方向走。踌躇了一会儿,见他来了,边走边朝左右张望,嘴里叼着烟卷,敞开的西服里边,露着暗红色的毛衣。我看见他,他也看见我,他伸手朝公厕指了指。我就站住转过身来朝后 ……]]>
流水似年 http://blog.zzedu.net.cn/hxw889500/article_h8kq1z1z5rr09f43.html#cmt Sat, 02 Mar 2019 10:58:47 GMT http://blog.zzedu.net.cn/hxw889500/article_h8kq1z1z5rr09f43.html
司机故事(四) http://blog.zzedu.net.cn/hxw889500/article_62it9k3hw8e84p2j.html
“好人”、“坏人”
听见手机响,就觉得是他,拿起手机一看果真是他。手里正攥着一枝葱呢,快走几步进了屋,投在床上,拨拉了听筒。一只手擎着贴在耳边。“你这会儿,有空没空?”他问道。我沉思了一下,咋有空呢,这不正准备午饭。就说“啥事?”“也没啥事,就想问问你,没事出去转转,把车钱给你?”他说。原來是这事,赶紧说:“不慌张,不慌张,这会儿没空,正准备做饭呢。”“哦!?”他似乎吃惊了一下,说:“现在可晌午了,我还以为`通‘早着呢。我是刚才才起来。”他笑了,又说道:“既这样,那就下午吧,下午你没事吧?”我想了想说:“下午,没啥事,就下午吧。”
忽然想起一件事,就问:“10块,还收着呢不?”“收着哩。”接着问:“也没啥反应?”他说:“没有。咋晚那么多人坐车,就那一个`瓜蛋'说要打表。那多么人都不说啥,有些人还很体量说,跑车不容易,太辛苦。原本10元的,给20。整个一晚上就遇见了那一个,下车时还用手机拍了照,估计是想举报哩?”我不知说什么好,但凭直觉那人不过是虚 ……
]]>
流水似年 http://blog.zzedu.net.cn/hxw889500/article_62it9k3hw8e84p2j.html#cmt Tue, 26 Feb 2019 13:27:51 GMT http://blog.zzedu.net.cn/hxw889500/article_62it9k3hw8e84p2j.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