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似年的博客 http://blog.zzedu.net.cn/hxw889500 FEEDCREATOR_VERSION zh-cn Sat, 19 Oct 2019 15:22:30 GMT 到家说些什么,该如何开口呢? http://blog.zzedu.net.cn/hxw889500/article_kc2ruhfaa5zocd6w.html
从被检查单位出来,我忽然想起了什么。就检查组组长王老师:“你老家不是在这儿吗?”他回答说:“是。”“这,可到你家了啊,不回去转转”我笑着说“这是崔坪,俺家是白村,前边那个是。”他扬了扬手说。那也得到家看看。”我说。他不搭话。“组长,这是三过家门而不入啊?”老王瞧着我们,笑着接口道。那,说的是大禹!”我说。大家笑了,组长笑了,说:“回去看啥?又没人家里。”“哦,哦……怪不得呢老王点点头,我们点点头,似乎明白了一些。“不过,爹就在这个学校上班。”他补充。我们疑惑了。他看了出来,说:“俺爹,在这里打杂,扫扫地,修剪修剪点儿花草啥的。”大家松了一口气,说:“那你也不见见,咱来了啊!”“见啥呢,前几天刚见过。见面了说点,也没啥说的?再说今儿上午咱们任务多,活儿还得紧点儿呢。”说完又笑了。“你父亲年纪也不小了吧,上年纪的人该歇歇了?”我问道“谁说不是!?”他显出有点儿屈的样子,说,“我天天说,回家一回说一回,`你别干了,歇歇吧,又不缺钱花,你身体好好的,不让俺们操心,也是俺们的福气。俺俩妹子也这样说,专门从城里跑回去跟他说。不中用,不听。去俺妹 ……]]>
流水似年 http://blog.zzedu.net.cn/hxw889500/article_kc2ruhfaa5zocd6w.html#cmt Sat, 19 Oct 2019 06:20:37 GMT http://blog.zzedu.net.cn/hxw889500/article_kc2ruhfaa5zocd6w.html
历经一番寒彻骨,梅花才得扑鼻香 http://blog.zzedu.net.cn/hxw889500/article_05xfiefpfpjr72fz.html
空气清新得很。风推着云往东北方走,中间使的力量可能大点儿,形成了一个“U”形的云层区。云越积越厚,那边阴沉得好像要塌下来,这边蓝天下却漾着几绺灰白的云。真是一个奇妙的早晨!
刚才以为今天是晴天,这时才醒起昨天的天气预报:今天以及后几天都还雨呢。车子泥猪似的一头儿扎进水洼里,溅起的水“墙”,狂怒地击拍着车体。车上的人心情却不错。
停下车,瞻望了一会儿,弹掉小草甩洒在裤腿的露珠。水珠,晶莹得可爱,惹得人心疼,尤其是石楠叶端的。如果我有能力的话,一定用最昂贵的代价留住它。
学校建在山坡上。孩子们与其说是在跑步还不如说是在爬坡。上坡要花点儿气力啊,孩子们满脸是汗,队伍拉得很长,脚步并没有停下来。从身旁“闪”过,听到的尽是杂沓的脚步,衣服摩擦的窸窸窣窣,粗重喘气声。我给他们让路,草上的露珠又弄湿了我的衣服。
正是三秋天气,孩子们大都套上了遮风的衣物。教室内的暖意一曛,呵欠连连,恹恹思睡。读书声也低了下去。打开窗子,凉气扑进来。天上满是淡淡的云,天地交接处,日光从云缝里射下来,像无数根撑天的石柱。受到“刺激”的孩子们,赶走了睡意,郎朗的读书声又高了起来。
……]]>
流水似年 http://blog.zzedu.net.cn/hxw889500/article_05xfiefpfpjr72fz.html#cmt Fri, 11 Oct 2019 11:12:24 GMT http://blog.zzedu.net.cn/hxw889500/article_05xfiefpfpjr72fz.html
牵挂一个人,又能被这个人牵挂,是最幸福的 http://blog.zzedu.net.cn/hxw889500/article_9p1auj59zw8ub8t3.html
回来时,已经快10点,路上华灯璀璨,车来车往。一个人走在林荫道上,眼前不时地浮现出那个身材高条,皮肤白皙,大眼晴里隐着忧郁气质的女子。这是我,几十年生涯中,能这么近见到的,接触到的,坐在一个饭桌上,相互端杯酒,倒点儿茶水,扯点儿废话的唯一美丽的女子。有多美呢,也形容不出,如果要真让我说的话,那我只有拿一部电视剧中的角色来说了,也就是《汉武大帝》中的“长公主”了,冰冷如斯,艳丽如斯。“长公主”有一头如墨似漆的长发,这个女子也有。之前工作关系,我领略过她阳光下如花的笑靥,刀斩斧剁的语音。今天也领略了她美丽的忧郁。总之啊,美丽的女子,她的一举手一投足,哪怕是瑕疵,都是美的。
今晚,不随他们几个再去KTV“浪漫”的原因,不只因了这女子。也无关“不胜酒力”。说到底,不是一个圈子,各人有个人的心事,而自己又“手无寸柄”,几乎是一个例外。为人为己,早脱身为妙,况且家里还有那个说不上美丽的女子此刻正“琢磨”着自己呢。还是“走为上”好。又想起那个眼神忧郁的美丽女子。是因那一个玩笑,还是别的什么?我也说不清楚。
……酒过三巡,人也熟了,话也多了起來,称兄道弟、呼姐叫妹,总要 ……]]>
流水似年 http://blog.zzedu.net.cn/hxw889500/article_9p1auj59zw8ub8t3.html#cmt Sun, 29 Sep 2019 09:17:44 GMT http://blog.zzedu.net.cn/hxw889500/article_9p1auj59zw8ub8t3.html
无言的生命 http://blog.zzedu.net.cn/hxw889500/article_y6s9f96rk9cycmcf.html
雨,濛濛地,一连下了几天。空气湿了,楼湿了,树木湿了,地湿了,草湿了,落到路面,草窝里的黄花也湿了。一朵朵,一簇簇,或挑在草叶,或聚在草窝,像失牯的孩子耷拉着脑袋,无精打采,任凭风雨的肆虐。更忧心的是那些被水流带走的,一绺绺,一团团随波流转,奔向未知的远方。
这些花从树上落下来。树是绿树,叶是绿叶,荚果是紫色的荚果,花是黄花,黄得明亮,嫩得让人心颤。那么小的一朵,如口裂开了四瓣的喇叭,漾着一首首哀怨的乐曲。那探出的小小的四支蕊,如蚁穴中晃动着小小的脑瓜。更惊叹的是花托根部竟有一圈头发丝样儿的红箍,红是红得很,眩人的目。好比沙漠里跳动的一只蜥蜴,又好比子弹头上的一圈火漆,冰冷之中洋溢着生命的活力。
这该是怎样的一种玲珑的生命,虽然短暂却通体灿烂。
曾无数次,在路边,草地,空中,夕阳里注视过它,想探寻一些未知的东西,而它依旧沉默无语。
早上,林萌路上,我拿起扫帚轻轻地扫着,心疼得像捏着一把儿琉璃的娃娃。劲儿使大了,它们就会淘气地上下飞舞;劲儿小了,它们仿佛一粒粒金色的小钉,难得移动。我得平心静气,沉下心来,怀着一颗慈爱的心,气沉丹田,俯首下去, ……]]>
流水似年 http://blog.zzedu.net.cn/hxw889500/article_y6s9f96rk9cycmcf.html#cmt Sat, 21 Sep 2019 06:53:15 GMT http://blog.zzedu.net.cn/hxw889500/article_y6s9f96rk9cycmcf.html
秋天的诗歌十三首 http://blog.zzedu.net.cn/hxw889500/article_tep0xgj829zm7mrb.html 校园生活
(一)
抬头望见高山日,
弯腰捋起野草籽。
这个学校选址好,
登山不用往外跑。
   (二)
常想觅得清净地,
而今意外竟得之。
楼外青山又青山,
柏油路面羊肠曲。
(三)

秋来黄花盛,
染醺绿树顶。
一枝若干穗,
疑似黄金爪。

     (四)
常疑窗外树上花,
点点粒粒映晚霞。
小诗作了六七首,
如今还是难知它。
   (五)
风晃树木不摇,
雾气满天弥山坳。
得知明天要下雨,
心情好的不得了。

 (六)
路静绿暗树花香,
心怡神旷上班忙。
今天学校搞活动,
环境卫生得跟上。
  (七)
路新落花明,
蕊轻帚难扫。
谁家小妞妞,
黄花上鬓角。
  (八)
风来树摇蕊满地,
气坏学生打扫地。
风儿也是调皮鬼,
迟了进班要挨批。
  (九)
东方曦微风儿好,
卫生打扫开始了。
五 ……]]>
流水似年 http://blog.zzedu.net.cn/hxw889500/article_tep0xgj829zm7mrb.html#cmt Thu, 12 Sep 2019 15:12:52 GMT http://blog.zzedu.net.cn/hxw889500/article_tep0xgj829zm7mrb.html
王老师的一节随堂课 http://blog.zzedu.net.cn/hxw889500/article_0awavj3458nasxah.html
王老师,也是我的老师,五十多岁了。讲课很有特色。个子不高,有点驼,戴眼镜,很斯文的样子。文字功底好,又是县作协的会员,时不时地他的一些文字出现在本地的报纸上。前几天,到他们学校去。忆及往事,就想再听听他的课,一睹他的“风采”。刚好他有课,讲吴文英的《风入松》,没打招呼,我就进教室里了。
他抬头看见了我,没有招呼,低头继续上他的课。……清明到了,又是刮风,又是下雨,这描写的是天气。他老成持重地说道。时间上,清明,4月份,古时清明和我们今天的清明节,相差没几天,气温还是比较低的。诗人想念的人又不在身旁。如果换作你,你是诗人在这有风有雨的料峭春寒中,心情会怎么样呢?“肯定是悲伤,忧伤的。”前几排有几个学生咋咋呼呼地笑道。“不错!”他声音提高了八度赞美道。然后继续说下去:这写的是天上,下一句就该写地上了:“楼前绿暗分携处。”是写两人分手的场所:绿暗,绿色多而浓厚才会暗。一方面暗写分开时间久;另一方面也写出了诗人内心的忧伤。绿色,本身又是冷色调嘛;满眼的绿色,一个人置身这样的氛围中,如何会有好的心情,更何况“思而不得”。“妙”的是,后两句,诗人把这种思念之情具像化:一丝柳,一寸 ……]]>
流水似年 http://blog.zzedu.net.cn/hxw889500/article_0awavj3458nasxah.html#cmt Tue, 03 Sep 2019 14:49:46 GMT http://blog.zzedu.net.cn/hxw889500/article_0awavj3458nasxah.html
基层执法人员的“法律素养”亟待提升 ——有近期几起“执法不当”的事件说开去 http://blog.zzedu.net.cn/hxw889500/article_fq7dodqs2om3aaac.html
“上面千条线、下面一根针”,常用来比喻上级机关和基层部门之间的工作关系。这里的“针”,指的就是基层手握公权力的执法人员。基层执法人员的工作很重要。习近平总书记在参加重庆代表团审议时也强调,“基础不牢、地动山摇。”同时提升基层执法人员的“法律素养”也很关键。关系到基层部门能否引好“上面千条线”当好“下面一根针”; 能否穿针引线、承上启下,落实好党和国家方针政策、共谋百姓的福祉。这根“针”用得就能好绣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美丽画卷。用的不好势必会给我们的事业带来危害。请看:
事件一
1、8月29日,两名女子开着三轮车来偷西瓜,庞某在与她们拉扯时,一女子的膝盖擦破流血并报了警。民警协调让庞某赔偿300元医药费,这让庞某十分委屈。   
2、瓜农追偷瓜人员致其擦伤反赔300块,警方回应称“已退还”,处理是否妥当?   据中国之声报道。    
3、瓜农抓贼倒赔300元 警方:偷瓜人员3日 涉事警察停职 京 ……]]>
流水似年 http://blog.zzedu.net.cn/hxw889500/article_fq7dodqs2om3aaac.html#cmt Tue, 06 Aug 2019 06:49:58 GMT http://blog.zzedu.net.cn/hxw889500/article_fq7dodqs2om3aaac.html
夏日诗八首 http://blog.zzedu.net.cn/hxw889500/article_leo8o3j64i30bcbs.html

早晨四首
(一)
街上汩汩似水声,
窗外喳喳雀儿鸣。
一更二更新雨后,
四更五更天又晴。
(二)
芸菜叶紫薯叶青,
葡萄山药垂长藤。
哪家车堵哪家了,
急得主人唤不停。
(三)
六点七点行人少,
辣椒豆角排街角。
卖菜大妈神色凝,
勾起多少往日景。
(四)
青叶红嘴大鲜桃,
老农推车满城绕。
十亩桃园丰收了,
提起销路心也焦。

中午四首
(一)
炎日高悬传雷声,
向南望望云乌重。
车上贴膜迨晒化,
后期干旱又预警。
(二)
雷声雨声掺风声,
淅淅飒飒响不停。
渴盼此雨能解暑,
忧思起步门外行。
(三)
城里女人多娇气,
雨点才落索雨衣。
想想田间锄禾人,
赶趁天凉多锄地。
(四)
雨滴急急如豆倾,
雨点点点挂水晶。
禾苗刚刚洗把脸,
南边天上云光明。
]]>
流水似年 http://blog.zzedu.net.cn/hxw889500/article_leo8o3j64i30bcbs.html#cmt Fri, 26 Jul 2019 08:36:21 GMT http://blog.zzedu.net.cn/hxw889500/article_leo8o3j64i30bcbs.html
有钱难买年少“穷” http://blog.zzedu.net.cn/hxw889500/article_jbx9a86pszibzeh1.html

该写点儿什么了,想来想去还是那雨天石穴中避雨的老人。
就是几天前下的那场雨。
送孩子们回来的路上,雨下得更大了,风挡玻璃上溅起一片水雳。天色暗下来,车速也降了很多。想想到家也是闷坐,还不如到坡顶上公园边看看雨呢。也就在这个时候,才注意起旁边山崖下那个小小的石穴。这个所在,注意它不是一天两天了,它前边有一段小小的空地大约可并排停下二三辆小车的样子。其实这片空地是不能也不允许停放车辆的。因为它是坡下道路边道与坡上主路的交汇点。道路在此变窄,走边道上坡的车辆要在此汇入到主路上去。这是一条环山路,也是一条偏僻的路,平时车就不多,像这雨天就更少了。以前总以为那个石穴是个挖开的坟墓,或是修这条路时留下的“存放物资”的地方。也很好奇。但看上边树木葱栊,荆针丛丛,挺“疹”人的。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这回是要看一下了。把车尽量停在靠路边的位置。茫茫的车外,谛听着“唰唰啦啦”、“嘀嘀嗒嗒”、“乒乒乓乓”的风雨谐奏曲,心里渐渐平静了下来。雨水如蚯蚓似幽灵,顺着玻璃或急或缓或曲或直或斜地“蜿蜒”,吞噬着“ 白色”的魂灵。回想过往的时节,打开日记,写一些“迟到”的文字。突然,一阵异 ……]]>
流水似年 http://blog.zzedu.net.cn/hxw889500/article_jbx9a86pszibzeh1.html#cmt Fri, 26 Jul 2019 08:35:18 GMT http://blog.zzedu.net.cn/hxw889500/article_jbx9a86pszibzeh1.html
深深地爱着你,这片多情的土地 http://blog.zzedu.net.cn/hxw889500/article_anwecq7i7ctdfjld.html 孩子中午没吃饭,费了不少劲儿才把他找回来。大半天以来心里的阴醫还没有消散怠尽。将到十字路口,瞥见一个老外,扎着一个三角架,立在路边上,用录像设备记录着什么。暗红色半袖T恤,土灰色及膝短裤,趿着一双带襻凉鞋,背上一个大旅行包;高个儿圆脸,泛红的皮肤,颌下留着一簇胡子。一会儿看看录像设备,一会儿直起腰向前看看。
"他想干什么?“我心里说道,"莫非……他是……”。对于这种念头,不能给一个确定的回答。"……外国人,没有经过我国有关部门的批准是不能随意拍照的。尤其是一二百米左右就是部队的驻地。”想到这一层,心里不禁一急。 好几年前了,也是这条路上,类似的情景就有过。那天早上,大约五六点光景,我出远门。走着走着,突然被空中传来的马达声惊醒。一抬头只见一架小型无人机正高高低低回环往复地盘旋在不远处树顶上,我知道,那一带就是当地驻军的营地。一个细高个,灰T恤,白短裤,黑色长舍帽下一脸拉渣胡子的外国人,正专注地望着前方调整着无人机的姿态。很想上去制止,苦于没有借口;不制止吧心里又不甘。踌躇再三,无奈地走开了。自己不是那家伙的对手。再说了,谁知道人家在干啥,没有证据这么说 ……]]>
流水似年 http://blog.zzedu.net.cn/hxw889500/article_anwecq7i7ctdfjld.html#cmt Sun, 21 Jul 2019 14:27:40 GMT http://blog.zzedu.net.cn/hxw889500/article_anwecq7i7ctdfjld.html
惟愿岁月静好 http://blog.zzedu.net.cn/hxw889500/article_65wgaoi712b26tdt.html 考务会结束还没到进场的当儿,我正在“抠”手机。她走过来,放下试卷袋转身离去的一霎那,我看见她了,想说点什么,但终于没有说。她也看见我了,盯了我一会儿,就扭身走了。蘑菇头,深陷的眼窝,松驰的皮肤,一身略带点儿青春气息的长裙如吊在十字形的木架上,随着脚步忽闪忽闪地“磕”在腿上。光脚穿着一双粉色塑料凉鞋。让人想起农田里劳作的村妇。
该说些什么呢?按道理应该是我的老师,可她并未教过我,但我认识她。她老了。自己都四十多的人了啊,她能不老吗?一时,许多往事如洪水般涌到眼前来……不禁感叹:美貌、激情、雄心壮志,都随着青春的逝去而永远逝去了……
她,是我上初一时的邻班的老师,班主任。最先知道她是因为她的“厉害”。那时兴打学生,谁不打不算是有“本事”。男教师打女教师也打。不过男教师打学生有“遭儿”数,有的打有的不打;有时打有时不打。女教师是“大”错打,小错也打。尤其是这些刚刚毕业才上岗的女教师,男孩子打得女孩子也打得,打的学生们涕泪横流,鬼哭狼嚎。校长也打人。
一天早上,和班长去找班主任。回来时,转过墙角,看见校长拿着碗筷过来了,赶紧缩头回身往回跑。谁知校长也看见了我们大吆喝着过来 ……]]>
流水似年 http://blog.zzedu.net.cn/hxw889500/article_65wgaoi712b26tdt.html#cmt Sun, 23 Jun 2019 13:18:52 GMT http://blog.zzedu.net.cn/hxw889500/article_65wgaoi712b26tdt.html
小瓦房 黄土梁…… http://blog.zzedu.net.cn/hxw889500/article_i2z7n19g00pdccv7.html 小瓦房  黄土梁 满院杂树映半墙 最是梁上树 叶脱枝枯命早殇
细柯依风振 烈日曛花黄  已是凝眸几多时 唯有鸟声响
两间小小土瓦房,一道矮矮黄土梁,蹙缩在四五十平方的面积上。真是一个奇迹般的存在!
在这高楼大厦林立的城市中心;在这繁华的商业地带;在这几乎寸土寸金的所在。它的独立特行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瓦房前后两边是两排平房;左边是六七层的楼房;右边是矮矮的一段学校的围墙。院子里长满了树。站在我这个位置看过去,只有一个灰瓦的屋顶和三分之一多一点的土山墙。白粉皮脱落殆尽。泥草混和的墙皮倒是存在了不少。上方靠近梁眼的下方有一个八片青瓦箍成的“排气孔”。下方则分布着大大小小规则不规则的小坑洞。没有墙皮的地方现出一道道整齐的“土线”,那是当初夯筑墙体时留下的痕迹。这样的房子,二十多年前,在这个城市,这个地方,是很常见的。
那一年,大学毕业。暑假就在城里找了一份家教。起初是一份后来是两份。“工作”,是有了。住的地方却没着落。去找我的小学同学他姐在县图书馆上班,晚上我们就到图书馆去。那时期的图书馆用现在的眼光看就是一 ……]]>
流水似年 http://blog.zzedu.net.cn/hxw889500/article_i2z7n19g00pdccv7.html#cmt Thu, 20 Jun 2019 06:44:43 GMT http://blog.zzedu.net.cn/hxw889500/article_i2z7n19g00pdccv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