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您好, 请登录
文章
  • [原创]触摸并铭记这历史的温度
  • 作者: 颜色时间: 2018/12/18 15:46:08分类: 颜色要学习
  •               

    记得几个月之前,每看一本书,或小说或文学,我都提醒自己,写下一段文字,记录下此时的心情,唯恐此时的心跳变成彼时的生疏。回首处,居然曾是暖春。

    倏忽之间,已然隆冬。很久没有写下一些文字的心情,直到拿起这本书,才又听到心跳的声音。

     

    《历史的温度》是一本很厚的书,每篇小故事独立成文,想来不会很累。这是我开始翻看的初衷。

    于是,一个个经典人物或历史人物在眼前铺开,我看到了居里夫人在研究领域曾经遭受不公的待遇,她的感情生活也被涂抹的既黑且污;许是历来在感情生活上,女人都是弱者吧,就像爱因斯坦,我们只记得他的伟大,完全可以忽略他私生活的混乱;我发现严格来讲,爱迪生并不是最先发明灯泡的那一个。

    杨靖宇,这个没有任何头衔的“将军”,成了日本关东军的噩梦;弃城放日本军进入北平,“汉奸将军”张自忠后来带着他的部队开始“自杀式”救赎。曾国藩,也不只是历史上我曾经记忆的“卖国贼”。

     

    每一个历史人物不再是一个简单“好人”或“坏人”标签,他是一个人,一个处在特定历史环境下的人,一个处在特定历史环境下血肉丰满又错综复杂的人。他有着时代所赋予的使命,在历史长河中演绎着不同的情节,释放出不同的温度。

    如同作者所说,历史是万花筒,每个人看到的不同,每个角度看到的也不同。有的人看到了残酷,有的人看到了温情。有的人看到了杀戮,有的人看到了救赎。有的人看见了别人,有的人看见了自己。有的人假作真,有的人真作假。

    他人自有他人处,是非留待后人说。

     

    从一个个历史人物的书角掠过,我走到了并不怎么轻松生动的“逸闻”篇。孙杨屡被质疑“服药”,原来在中国的奥运团队,也有着不堪回首的“兴奋”过往,原来奥运之竞技,曾被那么多药剂欺骗。“在竞技场上取得成绩”与“以后过着正常人的生活”,多少国之骄子,宁可选择自损式激进,也不愿考虑可持续发展。

    在“逸闻”里,我看到一战时14万中国人在最艰难、最危险的战场,从“华工”赫然变成“敢死队”。二战期间,美籍日本人为了证明自己深爱着美国,在集中营式关押、各种苛刻虐待之时,依然会升美国国旗,唱国歌。

    往事无法如烟,它真实又深刻的存在着,在历史的长河中留下一寸寸、一段段足迹,或伤痛或无奈或无助。每一寸斑驳都记录了那深深浅浅的痕迹,如同岁月在一位老人的额头印下那深深浅浅的沟壑。

     

    然而,最让我心潮难平的莫过于战争篇。

    作者说,他尽量用第三人的视角,客观的还原真实,不带什么主观感情色彩。可是,为什么还是如此让人哽咽,让人难以呼吸。

    这段历史,是我们抗日的那段历史。

    一场“耻辱海战”,不是甲午中日海战,而是马尾海战。在历史上没有被过多描述的战争,居然如此惨烈。

    在《一场“耻辱海战”的背后》,作者写道:“在马尾海战中,有一幕让人印象深刻:在旗舰扬武号沉没的最后一刻,一位没有留下姓名的水兵,爬上了主桅杆顶,在漫天炮火中,挂上了一面龙旗。船虽沉,旗仍在。”

    没来由的,就戳中了泪点。一幅幅画面在眼前展开,似乎听到了敌方炮弹砸过来的隆隆声,似乎看到了一艘艘战船在海水与炮火的蹂躏中渐渐破灭,似乎嗅到了海水中有着浓的化不开的炮灰的味道。

     

    如果说这只是讲述了清朝末年一小段对日抗战的惨烈,后面的讲述从“九一八”到“日本投降”,每一个故事都让人意多偾,心难平。

    抗日战争,日军得到的消息是我们没有空军,可是“四大天王”写出了国民党以弱击强的传奇;四川军阀刘湘指挥军队出川抗日,打出了四川人的血性;一座被死守的仓库,记录了著名的上海四行仓库死守抗战的坚韧。

    “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一段有些熟悉又不怎么熟悉的旋律背后,却是在那个年代最悲壮的真实。不是大刀多么威风,多么锋利,而是我们没有那么多枪,没有那么多炮,甚至没有那么多专业锋利的战刀。只有一柄柄如劳动工具般的大刀扛在身上,向着敌人的枪林弹雨冲去。

    心有诸多沉重与滞涩,每看完一个故事,竟无力再去看下一个,几个故事,前后看了多天,留下的是久久无法平复的呼吸。

     

    历史的背后,有着怎样的温度与血性、有着怎样的性情与激烈,我们无从真实又完整的把握,只能依靠一本本书,一个个故事,一段段文字,来触摸这有温度的历史。

    然后,铭记这温度,奋然前行。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阅读全文(446) | 回复(13) | 赞(9) | 编辑
回复加载中,请稍候...
各位博友您好,评论提交后在编辑审核后显示,请知悉。
发表回复
隐藏(仅管理员可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