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nling951022的blog http://blog.zzedu.net.cn/jinling951022 FEEDCREATOR_VERSION zh-cn Thu, 22 Oct 2020 15:12:22 GMT 心平气和 海阔天空 http://blog.zzedu.net.cn/jinling951022/article_b8ivzaxt9s463wy6.html   心平气和 海阔天空
      ——《心平气和的一年级》读书有感
   日前,我们又进行了一轮读书活动,我选择的是薛瑞萍老师的《心平气和的一年级》。因为我特别想了解一下那些可爱的一年级孩子们,看看这些以一张白纸进入校园的他们,会是怎样的一种情况?这一读,让我又一次深深地明白了“心平气和则海阔天空”的道理。
   从书中我读到了许多一年级孩子的可爱;读到了他们从背儿歌时、背课文时的困难;读到了可爱的孩子自己背书困难却因为老师表扬了自己的家长而奋起背书等等;通过读书我发现了自己的心态变小了,变得离一年级的孩子近了,看见他们那幼稚的行为不再是不理解,而变成了换位思考。一年级,多么小的娃,那么小就走进了课堂的他们知道有争胜心,知道有是非观,知道那么多的道理,我们一年级的老师们有何道理不去成全?
当然我也看到了薛老师们从最初的无奈到最后的释怀,这其中需要多少日月的积累,多少日子的付 ……]]>
张金玲 http://blog.zzedu.net.cn/jinling951022/article_b8ivzaxt9s463wy6.html#cmt Fri, 07 Aug 2020 00:47:32 GMT http://blog.zzedu.net.cn/jinling951022/article_b8ivzaxt9s463wy6.html
眼不见为净 http://blog.zzedu.net.cn/jinling951022/article_fs48wdz75burglm8.html 眼不见为净
//张金玲
  《眼不见为净》是小时候读到的一本小人书的名字。那时候,物资匮乏,年纪尚小的我特别羡慕哥哥可以从别的地方借到一些课外书,《眼不见为净》就是其中的一本。为了一睹书中的情节,总是软磨硬泡的对哥哥说尽了好话,也总是答应他不给爸爸妈妈说他看“课外书”了。因为在妈妈眼里,所有不是课本的书都是课外书,都是会影响我们的学习的,都是不被允许的。
这本书是说有一个古代的两个书生,他们两个因为一个问题进行了争论,其中一个说水洗为净,另一个说眼不见为净。二人争执不休,各执己见。于是决定找一个智者去询问到底谁说的对。当时智者的回答是水洗为净时,持眼不见为净观点的书生沮丧极了,因为他家徒四壁,为了坚持自己的观点,他赌上了自己的老婆。智者的回答,让他不仅失了道理,还丢了老婆。怎一个沮丧了得?
书生垂头丧气的回到了家,泪眼婆娑地对老婆说了这件事,夫妻二人抱头痛哭。书生的老婆是一个有想法妇人,她见局面已然这样,就对书生说:“ ……]]>
张金玲 http://blog.zzedu.net.cn/jinling951022/article_fs48wdz75burglm8.html#cmt Thu, 06 Aug 2020 09:09:53 GMT http://blog.zzedu.net.cn/jinling951022/article_fs48wdz75burglm8.html
永远干净的袜子 http://blog.zzedu.net.cn/jinling951022/article_a1zd1rpb8kb2ojp5.html 永远干净的袜子
//张金玲
他,中等个头儿,一说话就两眼带笑,特别谦和,他就是我家姚先生,一位普通的上班族。和姚先生相识已经17个年头了,一开始被他那农民儿子的朴实而打动,这么多年了,那份朴实依然打动着我。
不记得我家洗袜子的活儿是什么时候落到老公身上的,只记得这么多年来我的右手对粉笔过敏的毛病从来没有好过。而我作为一名一线的数学教师,免不了和粉笔打交道。当我在黑板前恣意挥洒教人求真的时候就是我的右手受荼毒的时刻,尽管后来有了白板,但是在那上面写字的感觉总不如用粉笔写的方块儿字来的痛快,所以每每上完课右手上满满的粉笔末仍然如影随形。因为我的手一直过敏,所以就不能洗袜子。袜子上的真菌真厉害呀,它们会趁虚而入。每次总会在洗完袜子后很短的时间内就侵占领地——右手上长满了小红疙瘩!
说起这个,不得不夸夸老公了。从他发现我的手的过敏状态后,也不断地带着我去求医,但效果甚微。用老公的话说:“洗袜子的事小,总过敏不是个事儿,多受罪呀。”求医无果后,只能尽量的保护它,为此妈妈专门从富士康的工人那里要来了一些手指头套儿,写粉笔字时专门套住我的右手大拇指(过敏的最厉害)。这样 ……]]>
张金玲 http://blog.zzedu.net.cn/jinling951022/article_a1zd1rpb8kb2ojp5.html#cmt Thu, 06 Aug 2020 07:59:13 GMT http://blog.zzedu.net.cn/jinling951022/article_a1zd1rpb8kb2ojp5.html
魔术和魔法 http://blog.zzedu.net.cn/jinling951022/article_cmzorrx1lpnpj8py.html 魔术和魔法
//张金玲
今天小儿突发奇想,想到了两个词语——魔术和魔法。小儿问我:“妈妈,有没有学习魔法的学校?”我一愣,怎么可能有?心里大笑他异想天开的同时,想着怎么回答让他比较不失望。
于是诚实地回答小家伙儿:“我虽然不知道哪里有学习魔法的学校但是,我想魔法和魔术应该差不多一样吧?有教魔术的学校哟!怎么,你想……”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小儿子就迫不及待的反驳了起来。“才不是一样呢!魔法是可以凭空变出一切想变的东西,比如说哥斯拉。魔术是可以变出小东西的,还是提前准备好才可以变出来的。”
哟!小家伙儿知道的还挺清楚,连魔法和魔术这两个相近的概念都区分的挺开的嘛。说到哥斯拉,我懂了,原来是这两天孩子想着恐龙呢。我笑着问他:“怎么要是你会魔法的话,你会变个什么呢?”“变一块钱,去买一瓶竹叶水。”我啼笑皆非,变一块钱,买竹叶水,这去超市就可以实现的呀!我又问:“还变什么呢?”“变出一个哥斯拉恐龙。”“真的吗?”我适时的问他。他想 ……]]>
张金玲 http://blog.zzedu.net.cn/jinling951022/article_cmzorrx1lpnpj8py.html#cmt Thu, 06 Aug 2020 07:48:14 GMT http://blog.zzedu.net.cn/jinling951022/article_cmzorrx1lpnpj8py.html
妈妈,你的话入了我的梦 http://blog.zzedu.net.cn/jinling951022/article_4pvu0r8paez53jqd.html 妈妈,你的话入了我的梦
//张金玲
今天早上,小儿正在酣睡,我悄悄地起床,开始了一天的工作。因为是假期,早晨就是做饭,锻炼。今天又加上了一件事儿,改微信公众号里的文章。
说起这个微信公众号,其实对于半路出家的我来说真是比较陌生,不过摸索了几次后有所长进罢了。今天是关于书声琅琅这个栏目的文章的修缮工作。因为模板是单位同事做的,我是半路接手,所以对于今天这个需要更改模板再编撰的事我需要求教。于是就有了早起做着饭给同事打电话求教的场景,在麻烦着同事的同时也给了小儿和我交流的资源。
因为为了方便操作我把这个电话开了免提的功能,所以通话内容不小心入到了小儿梦里。果然早起睁开眼睛,就被他拿了出来说事儿。
  “妈妈,你说的话到了我的梦里。”
好吧,我知道那种没睡醒而被打扰到的感觉,确实会是比较糟糕,我正想着如何回答。小儿又说话了:“妈妈,除了你的话,在我 ……]]>
张金玲 http://blog.zzedu.net.cn/jinling951022/article_4pvu0r8paez53jqd.html#cmt Mon, 03 Aug 2020 05:27:07 GMT http://blog.zzedu.net.cn/jinling951022/article_4pvu0r8paez53jqd.html
果果经典语录 http://blog.zzedu.net.cn/jinling951022/article_nlif4v1n7vq0htec.html 果果经典语录
//张金玲
果果马上就要上小学了,随着学到的见到的越多,他这个“蓬头稚子”也更像个小大人了。这不在不同场合他的话、他的问题总会让我觉得十分经典。
经典一:
去年8月份,我们生活的城市对过长过宽的三轮车实行了限行的措施,很不幸的我家的三轮车就在现行的行列。尽管它到我家还不到一年的时间,尽管它价值将近5000元,但,从限行的那一刻起,它就静静地待在我家楼下。半年后,不见政策松动,于是忍痛把它送回了老家,与老家孩子爷爷奶奶的两辆三轮成了兄弟三人行。近一段,大街上跑的又短又窄的三轮车多了起来,经过一打听发现这种车不限行。就想着入手一辆,载着儿子上街就方便多了,不用像汽车一样愁需要放到哪里合适。
就这样老公用老家奶奶的旧三轮折旧500元(没有舍得用我们的那辆限行的三轮,毕竟还不到一年的车,如果折旧就太可惜了),之后又贴补了一笔钱就买来了一辆小三轮。这样带着孩子去买菜,去上学都方便了许 ……]]>
张金玲 http://blog.zzedu.net.cn/jinling951022/article_nlif4v1n7vq0htec.html#cmt Fri, 17 Jul 2020 05:45:53 GMT http://blog.zzedu.net.cn/jinling951022/article_nlif4v1n7vq0htec.html
过得硬的鸡蛋糕 http://blog.zzedu.net.cn/jinling951022/article_i37o8tar4t5rjq74.html 过得硬的鸡蛋糕
//张金玲
  这个名字是我们自创。回忆往昔,总会想起这个名字,想起那个物资匮乏年代里我们自创的名字。说起它的由来,还得从妈妈一次善意的藏点心说起。
小时候,为了不让我们兄妹受苦,爸爸总是走村串乡的做着糊口的小生意,妈妈就一个人撑起家里的里里外外。她需要下地干活儿,十几亩地,一个女人,面朝黄土背朝天,从不让儿女下田帮忙,其中的艰辛可想而知。回到家,还有需要照料的孩子们,做饭做衣服都是妈妈的日常工作。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家里虽然不能想吃什么就吃什么,但会过日子的妈妈总是精打细算着把一分钱掰成两半花在我和哥哥的身上,我们也是吃穿不愁的,不过如果想吃写花样就不是我们这个偏僻的农村家庭可以承受的了。
记得有一次,爸爸回家来带回来了几个鸡蛋糕。我和哥哥都很稀罕,我想妈妈也一定很稀罕。但是妈妈却没有尝一个,就给了我和哥哥一人一个,爸爸半个。妈妈就这样看着我们开心的吃着,眉眼含笑。最后的几个鸡蛋糕被妈妈放了起来,说下 ……]]>
张金玲 http://blog.zzedu.net.cn/jinling951022/article_i37o8tar4t5rjq74.html#cmt Wed, 15 Jul 2020 12:15:09 GMT http://blog.zzedu.net.cn/jinling951022/article_i37o8tar4t5rjq74.html
生花生 http://blog.zzedu.net.cn/jinling951022/article_cucdlggd9uzd8pjj.html 生 花 生
//张金玲
春华秋实,秋天这个季节,总是一个丰收的季节。田野里,瞧去,一大片一大片满是的,三五成堆的在一起收获着庄稼。有收获花生的,一两个人是不够的,总要几家在一起,迅速的、热火朝天的做着,才能够风风火火的把花生收获到家,抢在秋雨的前面。
记忆里,我们家的花生也是这样收获的,总有舅舅姑姑他们来帮忙,小小年纪的我就负责帮忙提起他们用抓钩勾起的花生,并把它们码放整齐。间或的,还能摘一颗花生,剥开带土的白壳,用尚有碎土的手指小心的捏起那红红的胖胖的花生仁,静静地把它们一颗一颗送进嘴里,闭上眼睛美美地感受那股子甘甜香美,真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啊!那时候愿意去地里帮忙收花生大约也就是这样的原因吧!
有时候,花生太多,不把它们从土里挖出来就会让它的根须自动脱落,花生在土下面就与花生秧主体分家了,这是我们都不愿意看到的。所以收花生时尽量先把花生秧带花生一起从土里请出来,来不及收回家就让它们先静静地躺在地里几天。 ……]]>
张金玲 http://blog.zzedu.net.cn/jinling951022/article_cucdlggd9uzd8pjj.html#cmt Tue, 14 Jul 2020 00:13:25 GMT http://blog.zzedu.net.cn/jinling951022/article_cucdlggd9uzd8pjj.html
妈妈的价值观 http://blog.zzedu.net.cn/jinling951022/article_9lnssr3em4apqbdd.html 妈妈的价值观
//张金玲

我的妈妈是一位地道的农村妇女,没有上过学是她一辈子的殇。正因如此,她经常对我们兄妹二人说的一句话就是:“上学吧,就是砸锅卖铁也供你们读书。”砸锅卖铁这个话让我联想了很多,在那个不算富裕的年代,读书真是一件奢望的事儿。
总记得上二年级的我偷偷地站在五年级的教室门口儿听到了哥哥的学费居然是10元钱”,心中的那份吃惊,顾不得等哥哥,自己就跑回了家,大声地告诉妈妈:“妈妈,妈妈,不得了了,哥哥的学费居然10元钱!”听了我的话,在家里忙着的妈妈只是诧异了一下,二话没说就扛起锄头下地了,独留稚龄的我独自为家里的入不敷出忐忑着。很快,妈妈和爸爸一起回来了,他们也许是商量出了办法,我和哥哥的学费没有晚交一分钟。那时我就想:妈妈的眼里,钱都不是事儿,孩子上学是大事儿。
然而,钱真的不是事儿吗?对于不识字的妈妈来说,算账可真是快,元角分的换算也十分顺溜,这让上了学的我自愧不如,很 ……]]>
张金玲 http://blog.zzedu.net.cn/jinling951022/article_9lnssr3em4apqbdd.html#cmt Mon, 13 Jul 2020 00:38:36 GMT http://blog.zzedu.net.cn/jinling951022/article_9lnssr3em4apqbdd.html
芦苇叶上的牙印儿 http://blog.zzedu.net.cn/jinling951022/article_gznch6jvk7wlm16u.html 芦苇叶上的牙印儿
//张金玲
清晨,沐着荷花香,漫步河岸旁。偶或有调皮的芦苇伸出手向路过它旁边的人们友好的打着招呼。我一面与它们说着hello”,一面伸出手与之零距离的接触。不同于荷花的“可远观不可亵玩”,拉过芦苇叶儿可以清楚的看到其纹路,其细长而柔软的身躯,甚至可以看到它身上独特的“牙印儿”。
芦苇叶上端大约五分之二处总会有一个“牙印儿”,这是我观察了多片之后得出的结论,也包含了儿时的记忆。
记得小时候,家的隔壁就是一个芦苇塘。那时的芦苇长得分外茂盛,一个不小心,家里东屋的地面上就会发出一株充满力量的芦苇芽儿。也许是离得近,经常时不时的拽一些芦苇叶子玩儿,玩着玩着就发现了叶子上的“牙印儿”。“牙印儿”的说法来源于我的妈妈。她是一位朴实无华的妈妈,甚至连自己的名字都不认识的一个地道的农村妇女。但是她讲的许多故事,在那个物资匮乏的时期对我无疑是吸引力超强的,我经常满含期待的缠着 ……]]>
张金玲 http://blog.zzedu.net.cn/jinling951022/article_gznch6jvk7wlm16u.html#cmt Sun, 12 Jul 2020 12:32:29 GMT http://blog.zzedu.net.cn/jinling951022/article_gznch6jvk7wlm16u.html
从来没有的挫败感 http://blog.zzedu.net.cn/jinling951022/article_d70qbem7wb89sd5v.html 从来没有的挫败感
文//张金玲
参加工作至今已然有20个年头了,自认为在教育这片热土挥洒汗水多年,有了自己的一套经验,所以面对学生时总是游刃有余的。然而自从大儿子升入八年级,有一种挫败感就时时刻刻的伴随着自己。向很多周围的朋友请教,有好有坏,但并没有真正缓解自己的挫败感。
孩子今年14岁了,刚刚升入初中个头儿就蹿高到了1.80米,现在我看他总是仰望才可。孩子一般情况下是十分有礼貌的,在家里也知道爱弟弟,亲父母。但是自从开始玩儿手机,自从开始了疫情下的钉钉课堂,想偷懒的他总会被提醒,慢慢地他开始了抗议,甚至是恼羞成怒,开始大吼大叫……
人都说:孩子是父母的再版。我想我一定是做错了什么,我一定是没有把智慧的面对学生的方法用的自己娃的身上。错应该不在孩子,而在我。
所以最近我经常思索:面对这件事儿,我得怎么做?我怎么做孩子就不抗议了?并且他还乐意去做?
疫情开始解封,孩子 ……]]>
张金玲 http://blog.zzedu.net.cn/jinling951022/article_d70qbem7wb89sd5v.html#cmt Wed, 01 Jul 2020 08:26:45 GMT http://blog.zzedu.net.cn/jinling951022/article_d70qbem7wb89sd5v.html
这件事愁坏了我 http://blog.zzedu.net.cn/jinling951022/article_3bdwi5mht8p4ieij.html 这件事愁坏了我
文//张金玲
“杞人忧天”这个词语也许大家并不陌生,说的是:杞国的人担心天掉下来砸到自己。我想我现在就是这种状态。虽然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杞人忧天”。真的,这件事可把我愁坏了。
事情是有关我家小儿的。小儿如今已然是6岁半年龄了,1.10米的身高。他那稚气的脸庞,萌萌的眼神儿,往往会萌化了我的心。是的,我爱他,毋容置疑。
然而,最近有关小儿的胃口和个头儿是真的像一颗杂草一样在我的心中疯长了起来。我不求别的只求孩子像正常的娃一样,不需要高许多,也不要低许多。健健康康的长大就好。
看着明显比同龄孩子低一些的娃,我采取了一些干预措施:陪着他去推拿调理脾胃,陪着他去锻炼促进增强体魄,陪着他喝纯奶……也许是我心太急,总觉得没什么作用。医生宽慰我说:不要急,等一段就会有效果的。我想也是的吧,一口吃不了胖子,努力过后,就是等待了,相信奇迹总会发生的。
还有一件事儿,小儿不愿意主动与人交谈, ……]]>
张金玲 http://blog.zzedu.net.cn/jinling951022/article_3bdwi5mht8p4ieij.html#cmt Wed, 01 Jul 2020 08:00:46 GMT http://blog.zzedu.net.cn/jinling951022/article_3bdwi5mht8p4ieij.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