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您好, 请登录
文章
  • [原创]一场悲剧的背后
  • 作者: 情智教育时间: 2019/8/22 22:43:58分类: 生活
  • 一场悲剧的背后

    郑州市第七十七中学             夏美玲

     夏日正盛,蝉鸣漫天,到处都弥漫着疲倦的热情,令人昏昏欲睡。

     然而,一场悲剧让这个原本热闹而寂静的夏天变得难过。

     几天前,在我老家的临县,六名来自三个家庭的孩子去河塘里摘菱角时,不慎落水,全部溺亡。当时周围没有一个大人在场,孩子的家长也是在晚间该吃饭时意识到孩子迟迟未归。这六个孩子,最大只有12岁,最小的才5岁。这是一个令人心痛至极的事情,家长抱着孩子已经冰冷的身子痛哭着,自责着,祈求老天把自己带走,换回年幼的孩子。而就在孩子被打捞上来的第二天,其中四个孩子的已近七十高龄的爷爷奶奶不胜悲痛和愧疚,双双服毒自杀。

     孩子为何会溺水?这水塘面积不大,却足有两米深。老人为何自杀?孩子去摘菱角时,他们在干农活,并不知晓啊。原因只有一个:留守。这些孩子来自不同的家庭,却有一个共同的名字:留守儿童。他们的父母均在外地打工,在一两岁时便由年老的爷爷奶奶抚养。可爷爷奶奶还要料理农活,而且精力有限,除了孩子的吃饱穿暖之外,学习、安全教育等问题根本无法做到,甚至从未想过要去做,因为不知从何做起。现在的孩子不是二十年前靠一碗米汤、一个馒头就能长大成人的,天天玩泥巴、混摸鱼也不再是他们最大的兴趣爱好了。物质更丰富,诱惑更多,因而他们得到东西更容易,克服困难的能力也就无从培养。另外,作为上一代的祖父母,他们的观念是保守的,对孙子辈的态度是宠溺的,他们不能严格要求自己的孙儿,使他们能够养成良好的习惯品质,比如自控力,遇事冷静等。因此,一旦疏于监督,孩子或任性,或无知,便酿成了悲剧。

     当孩子的父母从外地赶回来,看到的不是孩子可爱活泼的脸庞,而是一具具冰冷的尸体,其心痛之状如何言表?父母背井离乡多年,忍痛离开老父母和幼子女,只为家里生活条件能更好些,孩子未来能更好些。然而此刻,什么都没了,这些年的辛苦奔波换来的终是一场空……

     那么,他们可否不离开家,不离开孩子?也许能,但这需要冒很大风险:靠几亩地能够解决温饱,但不能解决贫困;当村里人都已经扒掉砖瓦房住上楼房时,他们的房子就显得低矮寒碜;当别人家的孩子能够有各种学习资料,无任何后顾之忧时,他们的孩子就只能干啃课本,并时时忐忑交不上资料费该怎么办。可以不住楼房,可以粗茶淡饭,但绝不能让孩子上不起学。这个风险是万万承担不起的。这就是当今农村人的窘迫境地,自从21世纪初商品经济大潮汹涌而至时,这一窘境便注定了。土地还是几十年前的土地,土地上产出的成果却没有更高的市场价值,然而种地投入的成本却相应增加。另外,种地所得是滞后利润,不能及时满足生活所需,同时生活成本在这样一个经济飞速发展的社会环境中也成倍增加。如此一来,农民还能将生活幸福的希望全部寄托于土地吗?答案很显然:不能。

     于是,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城市化进程的加快,一个特殊的群体——农民工,异军突起,从农村辗转至各大城市,投奔各种职业,声势浩荡。一开始,农民工是城市化的助力,被提倡和鼓励。直至农民工的势力越来越强大,城市压力越来越沉重,各大城市负责人开始限制农民工进城,政府也开始推行新农村建设。然而这一切举措都不能完全遏制农民工进城务工的势头。因为他们从进城中尝到了甜头,城市的琳琅满目使他们着迷,又怎能轻易放弃?而且进城务工挣钱更多,是一项重要的经济来源,若缺失,家里已经步入小康的生活条件如何保证?另外,很多进城务工者是年轻人,他们与土地已经极少接触,这份疏离感使他们已经不能像父辈那样勤恳劳作在土地上。所以他们除了农忙或春节时赶回来几天之外,一年到头都混迹于城市的高楼大厦间。稀疏的村落中,田间劳作的,门前枯坐的就只有年近古稀的老父老母,而在他们身边不远处,是各个年龄的小孩子在嬉闹玩耍。这些天真的孩子还不知思念为何物,依然无忧无虑地笑着,闹着, 他们的笑闹声,随着枝头响亮的蝉鸣,让沉寂的村子多了点生气。

     这些老父老母和玩耍的孩子有他们各自的名字——空巢老人和留守儿童。“空巢”,就像羽翼丰满的雏鸟飞离窝巢,只剩一对老鸟守着空巢,却再等不到孩子回来;“留守”,守望什么?守望荒凉的家园,还是未知的未来?这两个名字现实得令人心酸。

     此刻,村子依旧沉寂,蝉依旧空啼,却不再有孩子欢乐的笑闹声和忘情的嬉戏,只有一片锥心刺骨的嚎啕痛哭……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阅读全文(75) | 回复(1) | 赞(2) | 编辑
回复加载中,请稍候...
各位博友您好,评论提交后在编辑审核后显示,请知悉。
发表回复
隐藏(仅管理员可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