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您好, 请登录
文章
  • [原创]一碗糖梨水
  • 作者: 智慧教育时间: 2019/9/30 19:53:28分类: 生活
  • 一碗糖梨水

    郑州市第七十一中学 从彦霖

    我和妈妈又双叒叕“冷战”了,我实在记不清这是第几年的第几次了,这次冷战持续了将近四个月,最后以母亲为我煮的一碗糖梨水终结。

    我也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在妈妈面前小心翼翼、不敢犯错的我,一受到责备便心头一沉自责万分的我,一向将妈妈的话奉为圭臬的我……竟然开始顶撞反抗与不屑一顾。有了第一次,顶撞、作对、争吵于是成了家常便饭。那个时候的我,好像突然发现我是我自己,我有自己的想法,对人对事有自己的见解,向往敢爱敢恨和快意恩仇,也愿意去遵守相应的规则,但我厌恶一切蛮横野蛮无理取闹的强制与压迫。我知道,从我将妈妈划为“但”这一转折连词后面的“成分”时,争吵和冷战便不可避免。

    以前的冷战单纯认为妈妈顽固陈旧又专制,用一些墨守成规来武装自己,丝毫不会考虑我的感受和想法,我曾无数次哭着在日记里控诉妈妈的“专制”行径,但苦于自己不是屈原,不是司马迁,不是韩愈,不是鲁迅,不是闻一多,无法将一腔激愤化为力透纸背的文章或慷慨激昂的演讲。而今我却不大记得那些令我如此激愤的事情是什么了。

    如果那时的激愤是青春期自我找寻的抗争,即使现在看来满是稚嫩和莽撞。那现在仍然矛盾存在的原因究竟在哪呢?我从未停止过对这个问题的思索:为何同自己至亲至爱之人连一句好话都难以启齿?为何母女之间无法达成有效沟通?为什么一言不合便发生争吵?每次爆发后便进入习以为常的冷战,似乎我们不交流便是最好的交流。与此同时,我也会陷入深深的自我矛盾与纠结中:一方面认为自己对于母亲的行为实属不孝;另一方面,母亲的一些做法和言语屡屡触碰我的底线,总是成为点燃我的导火索。是否我更应该从自己身上找找原因?是否应该体谅母亲的不易?性格使然,我始终无法放下自己的姿态;可又会想和自己的妈妈有什么好较真儿的呢……于是每次都陷入这样的死循环不得解脱。争吵、冷战、和解似乎成为我俩一贯的相处模式。

    这次冷战的原因我着实不大记得,也是因为一件鸡毛蒜皮的小事,每次点燃我俩的不是事情本身的黑白是非,而是二人说话的语气都太过犀利和强硬,只要一方稍有不逊,另一方便夹枪带棒奋起直追、互不相让。就算一件过失的主要责任在我,但一听到妈妈嘲讽的口吻和颐指气使的语气,我就气不打一处来,无论如何也不肯相让了,即使我心里的另一个声音告诉我:“那是妈妈,让让又能怎么样”,可我就是做不到。妈妈也是不肯低头的主儿,自此不理我,顺便变着法儿地跟妹妹说话阴阳怪气地数落我的不是。自此,我更是觉得妈妈小肚鸡肠,还记仇,我的“账”,每一笔都清清楚楚,时不时便要翻出来,好似翻查旧账就如同她的丰功伟绩一般,每每如此,我是气愤又无奈,可我能怎么办,那是我妈妈。

    在开学一系列的高强度工作之下,我病倒了。炎症来的如此迅猛又突然,虽不是什么大问题,可嗓子嘶哑疼痛以至于接近失声,头疼四肢乏力站起来都费劲儿,强撑着上完一节课虚汗淋漓,可仍然有一项接一项的工作在等着我,晚上回家,已是十一点。

     我连续不断的咳嗽声引起了妈妈的注意,本在冷战期我不同她讲话是可以瞒过我嗓子发炎这一事实,不想她又找到机会数落我又是生活习惯不好、又是不注意卫生……而且不直接对我说,还要借助教育妹妹来揶揄我,我偏不要和她先讲话,我承认,这时的我就是一个赌气的孩子。

    这天回到家照例去厨房找水喝,妈妈房门紧闭,想必是已经休息。我轻手轻脚走进厨房,抱着水壶开始疯狂喝水。这时妈妈的房门突然打开,“给你煮了糖梨水,在高压锅里”,随即门就关上了。我一时有些恍惚,竟分不清那是自己的幻觉还是妈妈真正说的话。打开高压锅,软糯甘甜还带着热乎气儿的糖梨水就摆在我的眼前。许是生病的人情绪都比较敏感脆弱,许是水蒸气熏着了我的眼睛,我的眼窝微微有些湿润,嘶哑烧灼的喉头也有些闷闷的、紧紧的。这就认输了?这就主动和我说话了?其实我明白,输的人是我。

    或许,和妈妈的较量中,我从来就没有赢过。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阅读全文(36) | 回复(1) | 赞(1) | 编辑
回复加载中,请稍候...
各位博友您好,评论提交后在编辑审核后显示,请知悉。
发表回复
隐藏(仅管理员可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