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您好, 请登录
文章
  • [原创]吃货的世界 无人能挡
  • 作者: lengmianren时间: 2019/8/28 14:51:57分类: 生活
  • 吃货的世界  无人能挡

    lengmianren

    今天整理羊排时,刀一不小心滑到了左手拇指关节的位置,瞬间鲜血直流。看到不断冒出的鲜血,我不仅在想:我的血这么多!原来体检抽血时,得好长时间才能抽满一管子呢。我用了好几张吸水纸才逐渐让血减慢了速度,看到垃圾篓里沾满血的纸,我心里才感到有点小怕怕的。好在没有伤及骨头,我就放心了。

    这个伤口距我高三杀鸡时留下的伤口很近。那个伤口在左手食指根部的关节处,至今伤疤还在。时刻不怀好意地提醒我:吃货的世界,是任何伤痛都阻止不了的!

    按照对待食物的态度来分,有两种人。一种是“吃是为了活着”,另外一种是“活着是为了吃”。很显然,吃货属于第二种类型,我就是吃货中的一份子。在吃货的世界里,成全味蕾便是生活最大的乐趣之一。

    妈妈总是怀疑:一个女孩子,为什么总是那么馋,没有女孩子应该有的淑女模样,尽管我的名字里有一个“淑”字!小学五年级的时候,自己就已经会杀鱼了。那时候,妈妈总是比较忙,没有时间给我们打牙祭。于是,我就自己杀鱼,把鱼杀好后,让妈妈给我们炖鱼汤喝,或者炸鱼块。所以,现在我看到有些女同志看到活鱼不知如何下手时,心中便不得其解:这又不是什么难事,不就是手到擒来的嘛?哪有不敢下手的道理呢?

    上高中后,我就开始“背井离乡”的生活了。其实,高中距我们家大概有六十里地的样子,高一、高二时,每周都要回家一次;上大学时,在开封,也不算太远,爸爸要求我每周都要回家,妈妈认为两三周回来一次就行,不能把钱都花在路上。每一次回家都要打牙祭才算是真正回家一次。大学的时候,妈妈相对来说就没有那么忙了,所以,妈妈提前弄好食材:买排骨、杀鸡、炖鱼,这是我们家的老三样,也是我最喜欢的。鱼是家里鱼塘里的鱼,只要一网下去,就有吃不完的鱼;鸡是妈妈喂的鸡,哪只可以美餐一顿,母鸡还是公鸡就取决于我的逮鸡水平了,技艺高超的我总是能轻松搞定,绝不会把家里弄到鸡飞狗跳的境地;只有排骨需要到七八里地的菜市场买,虽然费时,但可以解馋,与解馋比,这都不算什么问题。如果妈妈忙于农活抽不出时间,我就得自己动手。毛主席说过“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嘛!想吃什么,就做什么。

    清楚地记得那是八月十五中秋节,妈妈忙着十几亩地的稻谷收割,还雇了几个外地人帮忙,根本就没有时间给我打牙祭。于是就让我自己杀鸡、自己做。

    杀鸡的本领也是在小时候练就的。那时候不是杀鸡,而是给吃了拌农药的鸡“清胃”。(说明:如果按照生物解刨学来说,被清理的部位不应该称之为胃,而是嗉囊。)那时候都是散养鸡,为了不让地鼠吃种子,农民们都将种子拌上农药,鸡也就会跑到农田吃那些拌了农药的种子,如果不及时“清胃”,它们很快就会没命的。我们兄妹几个都会这样的操作:抓住吃农药的鸡,去掉它们嗉囊外部的毛,用刀子将嗉囊割开,取出它们误食的食物,再用水将嗉囊清洗干净,用一根带线的针将刀口缝上,一切工作就完成了,剩下的就看鸡的造化了。一般情况下,我们能救回大部分中毒的鸡,只有极个别误食时间较长的鸡或者药物较重的鸡,是救不回来的。所以,小时候的生活经验,让我对杀鸡没有恐惧感,也就成全了我这个“吃货”的胃。

    因为有经验,杀鸡对我来说就是小case。如果时间允许,还会给鸡喂些酒,让鸡晕乎乎的,据说这样容易退毛。我曾试过,效果不甚明显。因为制作美食的整个过程我都参与,所以,吃起来格外的香。

    如今再看看手上的伤疤,微微一笑,疼痛便烟消云散,在享受美食的过程中,任何困难都不能阻挡吃货前进的步伐。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阅读全文(1457) | 回复(4) | 赞(3) | 编辑
回复加载中,请稍候...
各位博友您好,评论提交后在编辑审核后显示,请知悉。
发表回复
隐藏(仅管理员可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