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您好, 请登录
文章
  • [原创]何故生于帝王家
  • 作者: 篱落时间: 2019/10/20 17:31:21分类: 笔记
  •     哪里有清平?征伐的岁月里不容偷安。。。
        《清平误》,虽只断续听得梨子唱,却颇惊艳。以南唐后主的三阙词为基调,引领目光穿越,于开宝八年望见他亦步亦趋行离故里,告别那场繁华。他一步一回头,但雕栏玉砌终归渐行渐远,此后舞袖觥筹唯有相逢于梦中了。
        他不知道困囚他的东京汴梁城许多年后也会一般的纸醉金迷,一般的在繁盛的艺术顶峰下苟延残喘。他不知道赵家的江山若干年后也会一般的被铁蹄践踏;他不知道眼前不可一世的大宋多年以后也会出现一位艺术造诣极高,却同他一般不堪大任的帝王。他只知道,他的江山和他偏安一隅苟活的理想一并被彻底碾碎了。
        虞美人盛开在山坡上,花瓣薄如蝉翼,纤弱的身姿随风飘摇,仿佛随时都在诉说着生离死别的辛酸。一如琴弦上奏出的音律,歌喉中吐出的字句。同那群伶人与宫女一般,她们是属于江南的,属于有着婉约的身段,轻柔的软语的江南,与北方的汴京毫不相干。李煜带不走,他唯一能携走的唯怀念、慨叹、唏嘘、懊恼、凄凉而已。羞愧?不曾有吧,一个将国家拱手与人的君王是毫无羞愧可言的。或许他心中还残存着不解,不解因何一退再退仍旧落个国破家亡?
        不能过多责怪他的不争,他本就是柔弱的。他有着词人细腻的情感,深厚的文字底蕴,同样有着文人墨客对于诗酒琴曲的执着。文学方面的高绝愈发映衬出他政治方面的懦弱。他是一个落错了方向的精灵,本该握剑的手却偏偏对笔墨情有独钟。对他来说过于沉重的家国重担他担负不起,只好躲进臆造的无边春意里醉生梦死。
        若不是从南入北的痛,大约也成全不了他最后的名。每每际遇造就的不只是生存于自然中的种种变迁,它成就的是更高层次的改变。因而会引起文字极大的变化。比如庾信,比如苏轼,比如李清照…而李后主的从南入北,终于使得自己从莺莺燕燕中脱出,放眼山河故国,出离了风花雪月。那些优美的文字带着深深的感伤从笔端流出,凝结成哀伤的细流,仿似孤月朗照下的秦淮。
        哀莫大于心死。他死于开宝八年冬,此后的北宋与他无关。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阅读全文(11) | 回复(1) | 赞(0) | 编辑
点赞
暂无点赞记录
回复加载中,请稍候...
各位博友您好,评论提交后在编辑审核后显示,请知悉。
发表回复
隐藏(仅管理员可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