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您好, 请登录
文章
  • [原创]两只兔子入梦
  • 作者: 小小捣儿时间: 2019/8/31 16:18:27分类: 小小随笔
  • 很小的时候,家里有两所老屋,两屋之间有一块空地,加上院墙,自成一处天地。记得,妈妈曾在利用这个空间养过兔子。

    昨晚,两只可爱的小白兔入梦,还有老屋。、

    梦里,不知何故,也不知是何时,我打开老屋的门,进去。屋里有些凉,好久没有人居住的缘故。只看到两只小兔子,毛茸茸的,很白,但,好像饿了很久。我离开时,它们抱着我的腿,那么柔软,我的心有些化了。

    我把两只小兔带到地头,调皮的它们不吃草,却爬到老高,啃老爸种的丝瓜。而我,却不舍得生气,还不时地轻抚其细软的毛。

    醒来,我嘴角带着笑。不止一次,我是笑着醒来的,那个晨,他问我:“媳妇。你睡着时还笑呢。”哈,有时,我也能感觉到。

    不过,这个晨,醒来,我没有立刻起身,两只兔子把我带回到从前。妈妈很能干,听说兔毛能卖钱,就养了几只兔子,记忆中我还剪过兔毛呢。剪完的白兔立刻显得瘦小,由于我们手艺不精,可怜的小东西身上毛短不齐,甚至还有光秃秃的部分,很滑稽,惹得我大笑,无辜的它们被放回笼子,有些发抖。

    其实,我早已不记得那些软毛是否换成了钱,只记得养兔子的那块地儿很难闻,兔子长大后一点都不可爱,我们这些孩子对它们也失去了兴趣。印象中没有多长时间,妈妈把兔子卖掉了,或许太麻烦了吧。

    后来,妈妈养过一只羊,我们终于可以和伙伴们一起割草了。然,这只羊太吵,老是“咩咩”叫,很烦;加上我们兄妹懒散惯了,割草这个事儿新鲜劲儿很快就过去了。我记得清清楚楚,这只小羊仅仅在我家呆了一个月后就易了主;它也是我家的唯一一只羊。

    再早些时候,妈妈在生产队里的粉坊干活,“下粉条”热腾腾的场面我有印象。

    有一阵,村上有人搞服装加工,妈妈立刻加入其行列。不过,她的针线,很粗糙,主要原因就是她性子急,赶工,那时是计件工资。

    妈妈在村头的养鸡场干了两三年,还试着在家里养过鹌鹑。种过葡萄、丝瓜。用她的话说,只要挣钱,她不怕累,不怕不会。她挂在嘴边的话就是“农家活儿,不用学,人家咋着咱咋着。”

    六十岁以后,闲不着的老妈还在村头的饭店烙饼,后来,人家嫌她年纪大,她就去早餐点包包子。现在,年过七十,终于没有人敢用她了,她很遗憾:“其实,我真的还能继续挣钱。”我知道,不是钱的问题,她只是想要证明自己的价值罢了。

    两只兔子入了我的梦,掀起了我的记忆,或许,这就是它们的目的。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阅读全文(45) | 回复(3) | 赞(15) | 编辑
回复加载中,请稍候...
各位博友您好,评论提交后在编辑审核后显示,请知悉。
发表回复
隐藏(仅管理员可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