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的我的blog http://blog.zzedu.net.cn/lwp1974tt FEEDCREATOR_VERSION zh-cn Sun, 22 Sep 2019 06:24:04 GMT 胸无大志的笨女人,不走容易路 http://blog.zzedu.net.cn/lwp1974tt/article_c1or1jvb993qaga2.html 她是个胸无大志的校长,学校占地面积36.7亩,可以成折算24466平方米。我还是没有概念,问过同事,我单位面积是25100平方米,哦,没有我学校大。然,她学校有3100名师生之多,比我们多了近2000人!这我令我难以想象了,因为我们学校已经够挤了。
人家是省级示范校,按理说,扩建是理所应当的,毕竟,她是知名校长,写文出书,学校成绩不错,2015年,国家级电话会议上,作为全国唯一一个基础教育界先进典型发言。但,她是个笨女人,扩建梦落空后,就死心塌地跟弹丸之地恋爱,让小校园撑大师生的胸怀,在小校园里诗意地栖息。
其实,要想扩充校园,她有简单的路可走,可以借自己的大名运作,可以想招儿,只要她愿意。然,她懒得走,这些路走起来让她害臊,所以,她选择艰难的路,踏实地往前走。
这个笨女人是张丽钧,我喜欢她的笨,因为,我也是这样的女人,当然,于我而言,她优秀到光芒万丈。
读《我是个胸无大志的校长》、《就让我沿着“艰难”的路牌,一路走下去吧》,读的我心潮澎湃,不由得想要“高攀”她为知音。
那一年,市文联把我的一本书送到省里去参评“文艺振兴奖”。有人好心地对我说:“你得运 ……]]>
小小捣儿 http://blog.zzedu.net.cn/lwp1974tt/article_c1or1jvb993qaga2.html#cmt Sat, 21 Sep 2019 12:45:08 GMT http://blog.zzedu.net.cn/lwp1974tt/article_c1or1jvb993qaga2.html
珍惜每一次告别 http://blog.zzedu.net.cn/lwp1974tt/article_t04eq3za3kan7lut.html 写在前面:步入中年,珍惜每一次相聚,珍视每一次告别,或许,转身,就是永远
微信群一般冷冷清清,恐怕我们早已习惯。除去节日的问候,人们在各自的生活中奔走,没有空闲在工作之外的圈子中停留。这样的状态,亦好,很多时候,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而有些消息,可能瞬间让情绪跌入谷底。
早上,大学群里突然看到“苏一路走好”,以为花了眼,或者谁在“恶搞”。赶紧划开手机,十几条类似的文字。许是洗脸时不小心,眼睛有些模糊,急急往上翻,苏的消息:“各位以后如需我帮忙,打声招呼,我定全力以赴。”悄悄松口气。可再往上还有一条,显示依然是他的发的消息,但却清清楚楚写着:“各位兄弟姐妹,我替苏向大家告别,感谢一路有你们的陪伴!……愿天堂没有病痛”。此刻,敲下这些字,我的泪再也止不住。
不可能,虽然我知道苏自去年有病缠身,但,一周前,他明明在群里发了语音。消息还在,914日,他问大学三年,各人最得意和最遗憾的事分别是什么。没有人回答,正是中秋假期,大家各自忙着走亲访友。现在想来,他应该有所预知,想要和我们有一场道别,可惜,只留下遗憾。如若,作为他曾经的兄弟姐妹,我们能够稍微停下来,陪他聊聊大 ……]]>
小小捣儿 http://blog.zzedu.net.cn/lwp1974tt/article_t04eq3za3kan7lut.html#cmt Sat, 21 Sep 2019 07:48:02 GMT http://blog.zzedu.net.cn/lwp1974tt/article_t04eq3za3kan7lut.html
朋友不在饭局上 http://blog.zzedu.net.cn/lwp1974tt/article_293zleomdphgzb63.html 昨晚,阴冷,空中飘着雨,热气腾腾的饭菜,最适合安抚肠胃。于是,我买来白菜、豆腐,粉条是现成的,简单的三样,放锅里炖,绝对与天气很配。
到家,熬粥、洗菜,标准的快乐厨娘一枚。他进门,表情不对:“呆会儿我得出去吃饭。”就这一句话,惹火了我:“你不是说工作日不喝酒吗?你的膝盖不疼了?……”他辩解说,我也不想去,可人家打了几次电话,不好意思拒绝,交情就是这样出来的。我只能呵呵,这样的言辞我听的太多。
目送他出门,暖暖的大锅菜下肚,点开“读者”,很应景的一篇文章缓缓流出,《被饭局毁掉的中年男人》,及时地分享给他。
他不抽烟,可饭局上的“二手烟”去不得不吸,于他,是煎熬。前几年,他因贪杯醉卧街头长椅,我陪在他身边,看信号灯红绿变换,直到他可以走回家,那时已是冬季。同样的原因,他到家却无法上楼,他躺在公园凳子上,我替他赶走蚊虫,星星、月亮都可以做证。这样的时候,那些所谓的朋友都不知道在哪里。
那次体检,他意识到身体不能被这样折磨,尤其是过了四十之后。应了文章中的这句话:“饭局,是健康的头号杀手”,一点不为过。烟酒的危害自不必说,单单是熬夜吃饭,就与“早 ……]]>
小小捣儿 http://blog.zzedu.net.cn/lwp1974tt/article_293zleomdphgzb63.html#cmt Fri, 20 Sep 2019 07:52:50 GMT http://blog.zzedu.net.cn/lwp1974tt/article_293zleomdphgzb63.html
处处可成长 http://blog.zzedu.net.cn/lwp1974tt/article_pjxi13ow9q4qqvcj.html 同事进办公室,满是惊奇:“今天你怎么不上进啊?”我愣:什么意思?我捧着一本书读就不上进了?她笑,我不解。
突然明白,一般情况,我坐在窗前的电脑前,游走在表格或各个系统的数据中,或指挥打印机卖命地工作。只有在感觉疲惫或午间,我才会拿起手边的书,“诗情画意”一番。而今天一早,阴冷的天让我有觉得压抑,先翻几页书缓缓,算作心灵成长。
念及“个人成长计划”,我是如何也写不出来的,列出条条框框?标明完成的年月?不必了吧?成长,可以有很多方面,或者说,处处可见成长,无需计划,用心生活亦是成长。
修炼的再淡定自我些,这是我对自己的希望。很早前,我写过一篇文字,《带我去世外桃源》,缘于对人情世故的逃避,不愿应对人情往来。可是,诚如他所言,我们都是社会人,非自然人。但这几年,我差不多活成了理想的自然人模样。朋友不多,不用迎合谁;在单位是“老人”,只用认真工作,无需顾及其他;在自己的办公室,无故就无人打扰,挺好。只是,这几天,我的博园过于热闹,我不习惯,不想要,觉得自己周围有太多的眼睛,有些不安。努力做到内心冷冷清清才好,我仍在继续成长中。
我特别不愿意读上世纪三四十年的历史,心 ……]]>
小小捣儿 http://blog.zzedu.net.cn/lwp1974tt/article_pjxi13ow9q4qqvcj.html#cmt Thu, 19 Sep 2019 14:10:39 GMT http://blog.zzedu.net.cn/lwp1974tt/article_pjxi13ow9q4qqvcj.html
于冷冷清清中风风火火 http://blog.zzedu.net.cn/lwp1974tt/article_xo4obfhgxio66hzg.html 早晨打卡完成,照例跳出一张图片,配文是木心的一句话:“生活的最佳状态是冷冷清清的风风火火。”简简单单17个字,击中我的内心,我特别喜欢,外面冷冷的秋,与其很配。
冷冷清清与风风火火,好像很不搭,真的很不搭,但放于一起,却又和谐令人欢欣。说心里话,我喜欢冷冷清清,远离热闹,一个人坐着胜过一群人的孤独。初三开始住校,上课、下课、吃饭,甚至上厕所都是呼朋引伴,你等我,我待你,说实话,我不喜欢,女孩子在一起叽叽喳喳,我有些无奈。
自高中起,我都是独自骑自行车上学,走在陌生人当中,除了等信号灯,再也不等他人。即使路遇熟人,我找个借口绕路,不与之同行。独行的我,才可以随时发现不一样的风景,哪怕仅仅是一个幼儿的笑脸,也足可以让我微笑不已。从春到夏,我看着绿意一点点变化,再到一树繁花,心随之雀跃,我不想有人同我说话,打破这份冷清。
这几年上班,我坐公交,不喜搭乘顺风车,一个人从走向站牌,短短的一段路我总是走得风风火火,看似孤单的我,心中却有热闹的句子陪伴,这样的状态,我极享受。上公交,我习惯走在最后,看前面的人争抢,我时常会不自觉微笑:好像读懂了他人的内心。
……]]>
小小捣儿 http://blog.zzedu.net.cn/lwp1974tt/article_xo4obfhgxio66hzg.html#cmt Thu, 19 Sep 2019 07:15:37 GMT http://blog.zzedu.net.cn/lwp1974tt/article_xo4obfhgxio66hzg.html
23年,穿行在同一个校园 http://blog.zzedu.net.cn/lwp1974tt/article_883b36qs75nxn50e.html 记得以前在课堂上,偶尔会跑神,望着窗外发呆,嫌日子的脚步太慢,想要快快长大,大的可以决定自己的生活。
此时,坐在窗前,看高远的天空:夏去秋来,转眼又是一年。当年,我从大学校园走进这个校园,从青春飞扬走过不惑之年,历23次四季轮回,从不曾离开。
同事迎来送往中,曾觉自己特没出息,没有飞向更广阔的天地,亦曾神伤。后来,把这样的心情诉诸于文字间,一友留言:“若单位无立足之地,那才可怜。”于是,释然,微笑着穿行在校园,看它一天比一天更好,一年比一年更强。
回望这23年,快乐和幸福满满。
最初,我在教务处任职,无非就是打个字,印印卷子,偶尔带两节计算机课。当时,我稚气未脱,面对全乡的老师,除了紧张,还有小小的得意。想来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学校学的那一点专业知识,居然敢卖弄。那个时候,计算机未曾在学校普及,网络于我,也只是梦。我能教的,不过是简单的指法和基础的计算机语言。其实,大学里,我的心思根本不在专业课上,我向往的是英语课堂。
那段日子过得相对清闲,我用大把的时间来学习英语,参加自学考试。二十多门课程,终于全部考完,我拿到了毕业证,那 ……]]>
小小捣儿 http://blog.zzedu.net.cn/lwp1974tt/article_883b36qs75nxn50e.html#cmt Wed, 18 Sep 2019 08:37:31 GMT http://blog.zzedu.net.cn/lwp1974tt/article_883b36qs75nxn50e.html
在寂静中盛开 http://blog.zzedu.net.cn/lwp1974tt/article_s41di1s2k4w0dchz.html 秋雨点点滴落,桂花静静飘香,悠远且绵长。喜欢这样的清香,不争不抢。我从不喜欢喧嚣,文字应该也是如此,在寂静中开出小花。
每每到这个时候,各色文字跳跃在各个圈子,热闹非凡。我一点都不喜欢,却,不去责难,每篇文字后面都有一份期盼,或许还有忐忑。
那日沙龙,我感叹,那些青春飞扬的面庞,活力四射的模样,让我艳羡。她们的文字,带着光,还有渴望,她们,需要来自鼓励的力量。日子久了,文字,自然在寂静中绽放,喧闹,从来都不属于文字。
而我,从不愿成为他人关注的焦点,在热闹中,我会如置身孤岛一般,什么也听不到。所以,我更愿意,一个人对着电脑,码出一行行字,貌似无序,却又不是。终归,它们被我拢在一起,如心事一般,无需提及,情绪散在其中。这样的文字,适合安放于一隅,而非展示给很多人,毕竟,多是突如其来的思绪,无缘无故,又好似有丝丝缕缕的联系。如若待人来评判,总是没有意义的。
写博这么久,少有和身边人交流,我示人的,永远只是一面,稍微修饰过的那一面。最真实、最接近本我的那一面,在文字里。午后,校园恢复平静,孩子们跌入梦中,我静静地对着电脑,让自己在键盘轻敲中释放。或者笑,或者泪,或 ……]]>
小小捣儿 http://blog.zzedu.net.cn/lwp1974tt/article_s41di1s2k4w0dchz.html#cmt Tue, 17 Sep 2019 14:21:43 GMT http://blog.zzedu.net.cn/lwp1974tt/article_s41di1s2k4w0dchz.html
不妨给自己贴标签 http://blog.zzedu.net.cn/lwp1974tt/article_odp2o89t3ersnocm.html 马云常说自己性格外向,热爱接受挑战。他说一些“狂妄之词”,如: 2004年,实现每天利润100万;2005年,每天缴税100万。他说“阿里巴巴将是贸易的代名词”。
马云给自己贴上看似疯狂的标签,这些标签类似于心理暗示和心理预期。最终,他实现了自己的目标。
这是李筱懿文中的例子,诠释《用标签化方法确定自己的职场“人设”》。读完,我对标签有了新的认识。
身为社会人,自小,我们可能被他人标签化,我们不自觉地成为标签标注的那样。因此,很多文章,尤其是教育类文章,阐述给他人贴标签的危害,尤其是影响了孩子的成长。曾经,我深以为然。即使到现在,有家长在饭桌上给孩子贴上“挑食”的标签时,我会悄悄地阻止,并加上一句“XX,你吃得真香。”我想,孩子慢慢就忘记自己曾经是个“挑食”的孩子。我自小不吃香菜,看到香菜,老爸总是帮我挑出来,老妈“野蛮”地说:“你自管吃,看会中毒不?”我才不要试呢。直到现在,我仍然不吃这怪味的东西。但,儿子幼时,我从不说自己不吃香菜。和朋友一起吃饭,若有人说孩子挑食,我会骄傲地说我家儿子什么都吃得香。的确如此,少年吃饭从不挑三拣四。
其实,这就是标签的心理 ……]]>
小小捣儿 http://blog.zzedu.net.cn/lwp1974tt/article_odp2o89t3ersnocm.html#cmt Mon, 16 Sep 2019 13:09:26 GMT http://blog.zzedu.net.cn/lwp1974tt/article_odp2o89t3ersnocm.html
每一朵花都是美丽的 http://blog.zzedu.net.cn/lwp1974tt/article_6qkx692wzykc9sx5.html 妈妈开心地给双色杜鹃浇水,哼着歌欣赏花朵;儿子学着她的样子,给花儿浇水。某日,妈妈端详美丽的花儿时,发现植株旁居然有几株杂草,她毫不留情地拔掉,留下杜鹃独享春色。儿子到家,跑到阳台浇花,大哭,说他的花儿不见了。妈妈忙过去,双色花好好的在盆里呢。儿子说那不是他的花,手指着原来长着杂草的地方。她说那是草,他不依,说是花,已经开了的花。妈妈在垃圾箱里翻出草,真的,上面有两朵花。在孩子眼里,没有杂草和花之分,只要开出花的植物,就叫花!
读完张丽钧老师的《浇花》,我深深的感动:孩子简单又纯洁,植物没高低贵贱之分,每一朵花都是美丽且独特的,值得用心去浇灌。相比起来,我们大人就显得功利一些,轻视路边的野草,忽略它们的美丽。结果呢,心会累一些。
其实,花也好,草也罢,开出的都是花,独一无二的美丽。不同的是,称作花的植物引人侧目,小草的花无声无息,只能吸引纯粹的心意,然,它仍努力地盛开,哪怕只为自己的一世。
这篇小文让我想起毕淑敏老师的文字,《我很重要》,应该也是这个理儿。纵然我们平凡、微不足道,但于父母、亲人,我们是闪光的,是他们心中最重要的那个。所以,每个生命都足以珍惜,不论是 ……]]>
小小捣儿 http://blog.zzedu.net.cn/lwp1974tt/article_6qkx692wzykc9sx5.html#cmt Sun, 15 Sep 2019 13:35:03 GMT http://blog.zzedu.net.cn/lwp1974tt/article_6qkx692wzykc9sx5.html
村头的水库 http://blog.zzedu.net.cn/lwp1974tt/article_46mdexvu0kaovf6t.html 扒拉手机相册,看到昨天随手拍的照片:水库、小河、狗尾巴草还有一只小狗,心头生出暖意,将其发的朋友圈。之后,尘封的记忆一一涌现出来,思绪回到昨天,回到很多年前。
昨天,回老妈家,午饭后,到水库边走走,好多年不曾认真看它的模样了。水库大坝比起从前,整齐了许多,但说实话,不及原来漂亮。多年前,大坝是红色石头铺就的,大小不一,且不很平整,走上去有些跌跌撞撞,甚至会摔倒。但记忆中,那样的石头很漂亮,尤其是晴朗的日子,被太阳晒得热乎乎的石头上是一件件色彩各异的衣服、床单,水边,婶子、大娘正在搓洗衣物,加入到彩色大军中。孩子们在水里玩儿,大孩儿看着小孩儿。
在水边长大的我,学会了游泳,不过,想来有些后怕,好几次,我差点命丧水底。
如今,水库被围得严严实实,根本无法触摸到水。用手绢捉鱼,永远成了过往。不过,梦里,我常常回到水中,依旧游得欢畅。
水库对面的小河,早已没有泉水叮咚。姐姐说,冬天,泉水很温,洗衣比较适合,我没有印象。只记得夏天的清凉,还有被螃蟹夹到手指时的痛感。每个人的记忆不一样,然后,凑成了完整的童年。
走到泄洪洞前,怎么看也不像原来的样子,是我记错了还是 ……]]>
小小捣儿 http://blog.zzedu.net.cn/lwp1974tt/article_46mdexvu0kaovf6t.html#cmt Sat, 14 Sep 2019 13:59:29 GMT http://blog.zzedu.net.cn/lwp1974tt/article_46mdexvu0kaovf6t.html
不曾远去的过去 http://blog.zzedu.net.cn/lwp1974tt/article_ny8sg1309t7szcjj.html 因几穗玉米,我留下文字。文字下面,葱花写下很美妙的评论,如此两句“剥去黄纱帐,映来金玉珠”,把我的记忆带回到过去。
仿佛已经忘记的往昔,刹那间居然清晰;或许,幼时的回忆,从不曾离去,哪怕我们走了很远。
“麻屋子,红帐子,里面住着个白胖子。”我先想到是这个,算是歌谣,又是谜语。不记得初次听这个是何时,也不知来自伙伴,还是从妈妈嘴里念出,反正,我没有猜出那是“花生”。谜底揭晓时,我才恍然大悟,多么形象!花生,属于经济作物,很早的时候,地里没有麦子、玉米、红薯之类,填饱肚子才是硬道理。开始种花生,证明日子过好了,可以享受零食之趣了。
犹记第一年种花生,我还真有些隐隐担忧:这么好的东西在地里,会不会有人“偷”啊?其实,我只是怕自己不能尽情享受罢了。结果我不记得,毕竟,记忆,只是一个个碎片。中秋节前后,刨花生,我的印象中更多是吃。刚出土的花生,带着泥土的味道,扒掉“麻屋子”,把包裹在红帐子中白胖子塞到嘴里,脆、甜、香。往往,还会把手上的土吃进去,“不干不净,吃了没病”,老人言。
吃得差不多了,那就精致一些,把“红帐子”仔细地拨掉,只吞“白胖子”,更香脆。
把花生 ……]]>
小小捣儿 http://blog.zzedu.net.cn/lwp1974tt/article_ny8sg1309t7szcjj.html#cmt Wed, 11 Sep 2019 09:20:37 GMT http://blog.zzedu.net.cn/lwp1974tt/article_ny8sg1309t7szcjj.html
快乐教师节 http://blog.zzedu.net.cn/lwp1974tt/article_3fq9rpfu0a1kts36.html 离开教学一线后,教师节的味道于我只是个日子,味道很淡。其实,我更喜欢这样的状态,站讲台的时候,每逢这个节日,面对学生热情的脸,还有那声气势恢宏的“老师好,老师辛苦了”,我有些无措。其实,辛苦倒无妨,只是做自己的工作罢了。
学生心思单纯,送的各式小礼物,好可爱,我喜欢。然,我向来不喜太多的物件占据空间,喜欢只是很短暂的感觉,更多的是不知如何安放这些心意。所以,很纠结。
单位发过不止一个水杯,我一直用的却是十多年前,学生丽送的那个,我向来念旧。
早上,打开手机,姐的好友华留言:“小萍老师,节日快乐。”我笑,我俩性情相似,当年我说喜欢她那件牛仔小衫,她便脱下留给我。很多年未曾相见了,偶尔,聊上几句。
云,我曾教过一年多的女孩儿,很踏实,不爱言语,因脸上有痣的缘故,稍微内向。毕业几年后的某天,她突然和我聊QQ,感觉她开朗了很多,我由衷地替她高兴。彼时,她已披上嫁衣。她遵从自己的心意,学了医,不错的结果。“老师,节日快乐!”简简单单的几个字,让我感觉被惦记。
这样的日子,少不了利的祝福,虽然她已是两个孩子的妈妈,却常常如孩子们对我依恋。这 ……]]>
小小捣儿 http://blog.zzedu.net.cn/lwp1974tt/article_3fq9rpfu0a1kts36.html#cmt Tue, 10 Sep 2019 08:34:44 GMT http://blog.zzedu.net.cn/lwp1974tt/article_3fq9rpfu0a1kts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