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您好, 请登录
文章
  • [原创]记忆中的年味
  • 作者: 泥土里的精灵时间: 2018/3/1 15:15:57分类: 感悟
  • 记忆中的年味

    “小孩儿小孩儿你别馋,过了腊八就是年;腊八粥,喝几天,哩哩啦啦二十三;二十三,糖瓜粘;二十四,扫房子;二十五,买豆腐;二十六,割块肉;二十七,杀只鸡;二十八,把面发;二十九,蒸馒头;三十晚上熬一宿;初一、初二扭一扭。”小时候我总是盼望着新年的到来,因为既可以放假,又可以穿新衣服收压岁钱,真是好事成双。而现在,“从今天起,我国春运正式进入了高峰期,今年乘客数量与去年同期相比,增加了……”广播里、电视上这样的新闻应运而生,年味开始酝酿起来了。

    年,年味儿悄无声息地发生着变化。过去过年才能得到的东西,平时大都有了,如今,人们不再要求过年吃好穿好,开始注重精神享受,看春睌、外出游已经成为过年的新方式。商店里、超市里挂满华美的红灯笼,玻璃橱窗上贴上了各种花样的剪纸,这些都是新年的符号。从二十三开始,各大商场进入年货销售模式,以前准备年货的过程,变成了去商店或超市购买土特产或副食糖果之类的东西。仍然能感受到传统春节的热闹气氛的就是商场里挂灯笼、张灯结彩了。

    记得小时候,过年最让我兴奋的就是穿新衣服。听妈妈说,三五岁的我过年时为了不弄脏身上穿的新衣服竟然不吃饭,尽管我早已记不起来,却仍能从我幼稚的举动中感受到那时的自己对新年的重视和企盼。有记忆以来,新年就是从妈妈忙碌的身影中开始的,和面蒸馒头、杀鸡宰鱼、猪肉炸豆腐……妈妈灵巧的双手“绘”出了过年时家里一幅幅和乐美满的画面,而我是个馋猫,总是在妈妈忙碌时在旁边偷偷捏她做出来的美食。除夕下午,爸爸也忙碌起来,他总要拿出掉色的红纸开始写春联,而我和弟弟则负责用一根细线把上联和下联分开。贴完春联后,满手都是红色,我们就开始互相追逐着把自己手上沾染的红色往对方身上抹。看着满手的红色颜料,仿佛新的一年红红火火日子的象征。尽管手写的春联没有卖的好看,现在爸爸也早已没有手写春联的习惯了,但我更愿意相信简简单单的几个字,饱含了人们对新的一年的期盼和祝福。随着一声钝响的爆竹,空气中散发着幽微的火药香,这时饭菜的香味夹杂着大门外的火药味,营造出浓浓的过年气氛。到了晚上,大人们互相邀约,在家守着柴火打打牌,说说丰收年的喜悦,天南地北讲些有趣的事。而我们小孩子则三五成群,或耍着烟花,或打打雪仗,整个屋子充满着过年的喜悦和欢乐。

    年三十晚上我总是拿着新衣服在镜子前穿着比划再比划,然后小心翼翼的折好放床头,等着天一亮,就可以穿着新衣走亲访友。新的一年在噼噼啪啪的爆竹声中开始了,我最喜欢走亲戚拜年。因为到一家,就会有红包拿,我们叫“压岁钱”。那个时候妈妈怕我花掉,总是跟我说:“压岁钱拿了要放在枕头底下,那么读书就会读得好了。”所以纯真的我总会把一个个“压岁钱”叠好压在枕头下,等春节一过,如数给父母。

    记忆中的过年,是当时的孩子们最快活的日子,对我来说就是新衣服,就是压岁钱,就是平常吃不到的好饭菜,就是无拘无束地撒欢疯玩。寻找记忆中的年味,总觉得年味洋溢在孩子们的欢笑里,粘贴在喜庆的春联里,荡漾在绵醇的美酒里,飘香在丰盛的佳肴里,回荡在守年的笑声里……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阅读全文(7) | 回复(1) | 赞(1) | 编辑
访问脚印(最新55个)
回复加载中,请稍候...
各位博友您好,评论提交后在编辑审核后显示,请知悉。
发表回复
隐藏(仅管理员可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