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您好, 请登录
文章
  • [原创]那年,那人,那事
  • 作者: 春日暖阳时间: 2019/5/15 16:23:55分类: 生活感悟
  • 那年,那人,那事

    那年我刚过完19岁生日,刚刚经历了一场令人闻风丧胆的非典,在举国上下高度戒备的状态下提前一个月拿到了人生中第一本能够实现我自己价值的毕业证——中师毕业证书,回到了我的家乡,梦想着在某所幼儿园带着朴实无华的孩子们一起游戏的场景。可现实是家乡没有幼儿园,而小学和中学则教师严重缺编,在焦急地等待中,我接到了自己曾经的老师,现担任镇中学副校长的刘老师的电话,镇中学马上就要开学了,可现在还缺十几位老师,希望我们今年毕业的几个师范生能先回母校帮忙代一段时间课,以解学校的燃眉之急。就这样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我回到了自己曾经的母校,接了八年级两个班的语文教学工作,并担任其中一个班的班主任。还没有见到学生只是看了一下名单,我就心生恐惧了,两个班,将近180名学生,随便拉出来一个都会让身高155厘米,体重90斤的我有压力呀!那时候的我就真真的是赶鸭子上架。在学姐的带领下简单熟悉了流程,第二天就走马上任了。

    清楚地记得开学第一天下雨了,而且八月的雨下得无所畏惧,并没有对孩子们有一点点的怜惜,那天我特意穿上了高跟鞋,别别扭扭地站在讲台上审视着教室里黑压压的人头,不敢看任何一个学生的脸,心里就像这雨打在地面上一样,噼里啪啦地响个不停。讲台下的他们满脸笑意地看着我手足无措的样子,就这样我们互相对视了有将近十分钟,然后开始点名,上去就念错了一个学生的名字:刘晓斐念成了刘晓雯,全班同学哄堂大笑。一个长得很帅气,幽默的男生坐在讲桌旁边,一脸无奈地看着我说:老师,我叫刘晓斐。我顿时修的无地自容,真想教师里有条地缝能钻进去。还好同学们笑完就安静了下来,我也深吸一口气,调整好自己的状态,开始了自我介绍,我怕他们欺生,只是模棱两可地说自己刚踏入这所学校,更是隐瞒了自己的年龄,因为学生顶撞老师的事件听的太多了,我不能让他们觉得我好欺负呀!装也要装得严肃点儿,有经验点儿。

    开学的前两周我事事亲力亲为,天天端着严师的架子,不苟言笑,一切还算平稳,可我知道他们不是从心里服我,这只是刚刚开始,以后到底该如何我也不清楚,也没有把握。直到校长通知我们教育局已经把我们分配到了这所学校了,以后我们就是这所学校的正式教师了,就不能再有“二心”了。自己不是严厉的人再这样端着,我会受不了的。可是刚有了这样的想法,就出事了,班上一个学生家是学校所在镇上的,在学校自称“一方霸主”,无人敢惹。周末从窗户跳进教室,把学生的课本当废品买到了废品收购站,钱还花了,而且还一脸满不在乎的样子,真的要把我气死了,没办法我就请教有经验的班主任,他们告诉我要找家长,而且要找他们家明事理的妈妈,不要找他爸,我就跑到他家里,那是我第一次家访,记得特别清楚,他们家在南街的一条小巷子里,门口栓了一条大狼狗,看见我朝我“嗷嗷”地叫着,我就站在门口大声地喊着:“有人吗?有人吗?”一连喊了好多声,他妈才端着洗脸盆从屋里出来,当我说明来意时,他妈妈才替我挡住门口的大狼狗让我进到院子里,我简单说明情况,他妈妈很明事理,连连道歉,还同意和我一起去废品站把书买回来,还给孩子们。事情处理地还算圆满,没有在同学中间引起太大的波澜。可是我却深深感到班主任工作的繁琐与无奈,觉得自己根本就不知道该如何去管理这一群少年?哎,摸着石头过河,慢慢来吧。

    时间在一天天地流逝,我们也彼此熟悉起来了,我在他们面前也不再拘谨,由于年龄相仿,反而还有许多共同话题可以聊了,慢慢的我身边有了几个迷粉,班里的卫生、纪律、自习、餐厅就餐等都有了专人管理,一切都变得秩序井然,几个班委在我面前不像学生更像是朋友。每当我凌晨5点多出现在教室,清点早读人数时,在操场上带他们跑操时,晚上晚自习下课送完走读生,再跑到宿舍楼看着他们就寝时,他们总会开玩笑地说:“你看看你要力气没力气,要个头没个头,身小力薄的,别操那么多心了,回去歇着吧,我们又不是小孩儿了,随便一个都比你大,我们这些干部又不是吃干饭的,能管着。”确实工作有了他们的帮助,我轻松了许多,也能全身心投入到教学工作中了,那一年我们在全县的质量抽测中取得了全县第二名的好成绩,我在心里为他们记了一大功。

    放暑假了,我们都要回家了,他们提前跑来问我值班时间,要来陪我,给我送饭,也不再叫我老师,胆子大的开始喊我姐,胆子小的,会略带羞涩地喊我:“哎”,我都开心地应着,当他们看到我因为在家干农活晒黑了一大圈儿时,竟在第二天一声不吭地骑着自行车跑到了我家,陪我在花生地里除了一天的草,哪怕中午只是喝着最简单的面条,他们也依然干得热火朝天,第二天又早早跑来了。

    今天,我已经在讲台上站了十六个年头了,他们也都三十多岁,为人父母了,分布在社会的各行各业,不再是以前的翩翩少年,而变得成熟稳重,并且小有成就。可是这么多年不管在什么时候我们相遇,他们总还会亲热地喊我一声:“姐!”距离永远也切不断我们之间的那份情。

    十六个年头,接了成百上千的学生,送走了一届又一届的学生,我始终相信一件事情的毕业,永远是另一件事情的开启,一切都不是渐行渐远,而是有一天终要重逢。但是对于那年出现在我生命中的一百多个孩子,他们所有的一切对我都有特殊的意义,那年他们教会了如何做一名老师,是他们帮我完成了人生的第一次蜕变!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阅读全文(42) | 回复(1) | 赞(3) | 编辑
回复加载中,请稍候...
各位博友您好,评论提交后在编辑审核后显示,请知悉。
发表回复
隐藏(仅管理员可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