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您好, 请登录
文章
  • [原创]我的班主任生涯----侠客行
  • 作者: 小仌时间: 2019/7/10 0:16:56分类: 教育
  • 假期整理资料,涌现出许多做班主任时的资料,掐指一算,不知不觉间,已经做了十三年班主任了,不由得感叹岁月无声,却从未停息前行的步伐啊。回首往事,一幕幕画面流淌在眼前,太多太多的故事,成了记忆中的点点繁星,历久弥新,在某个时刻,熠熠生辉。

    初为人师   江湖“侠客”

    如果现在让我说说做班主任的感受,真的是满心柔软,可以包容孩子们各种“犯上作乱”的行为,因为总能从他们的行为现象中,一眼看穿背后隐藏的动机,可是,回想当年,那可是侠客一般的爱憎分明,立场坚定,是非论断,都是班主任----我,说了算,那时年轻气盛,好胜心强,所有事都要争先恐后,各项工作都要做到最好,虽然比起学生们似乎也大不了几岁,但是硬是端起班主任的架子,严厉、严格、严肃的不行,本来学生们看我年轻,还有几个想捣个乱,惹个事的,都被我噼里啪啦的“狮吼功”暂时吓回去了,所以做班主任一个多月时,学生们见过,已经像老鼠见了猫似的,一溜烟躲了。我暗自得意,心想,老教师们传授的经验果真有效,凡事一开始就立威、立信,为班主任“独尊”,必须让学生都怕你,这样才能管好班级。我算是这些经验的忠实践行者,每天不给学生好脸色,一本正经的教训教训这个,批判批判那个,享受这种权威力量带来的快乐,谁谁谁作业不交了,我杀气腾腾的去跟他拍桌子瞪眼,放学不写完,我陪着你,不写完不回家;谁谁谁没有值日就跑了,第二天来,我看着你放学留下把教室拖五遍,我在门口数着,一遍都不能少;谁谁谁,上生生物课捣乱纪律,我直接来过来“谈话”俩小时;谁谁谁体育课跑步不认真,来吧,我看着操场跑十圈……

    我每天似乎都在和学生们“斗”,像个侠客,时刻准备抽刀一战,而且战必胜,不允许学生有任何“错误”,我会揪着这个错误一直说到他认错为止,当然,我不管你是否真的打心里认识到自己错了,是否愿意真心改过,但是,写检查,作保证,这样的事那是必不可少的。新入七年级的学生,说来也还算是听话,绝大部分同学能够“配合”我的“管理”,服从我的“教导”,剩下个别的,就隔三差五来一场“战斗”,渐渐的,每个班都凸显出各个层次群体的学生了,踏实学习型的,听话学习一般型的,聪明不认真学习型的,调皮捣蛋型的,基础薄弱跟不上型的等等,更是有几个“刺头”型的。我每天除了上课,都是时刻准备着战斗,紧张兮兮的神经,从不敢放松。

    初次交锋  惨淡收场  

    这样班主任生涯过了一个学期,问题渐渐暴露出来,上课时,我们班同学总显得死气沉沉,不太积极回答问题,各种活动时也显得木然,没有了这个年龄孩子该有的灵动和活力,很多老师也反应,上课总感觉沉闷无趣,无论怎么激发也无;紧接着就是有几个孩子作业开始出现不交的现象,任我各种谈话,似乎没有太大改观。我决心“杀鸡儆猴”,又一次某个常常晚交作业的同学撞到枪口上,我借机在班里大发雷霆,开始了滔滔不绝的说教,可是明明从他们脸上我看到了漠然,不为所动,直到放学,我还是觉得效能没有发挥到极致,于是我给这个孩子妈妈联系到校,又是一通大道理下去,直到把这个孩子说到泪流满面才悻悻的终止,我以为这一次总该长教训了吧,期待着第二天这个孩子能按时交上作业,并感激涕零的对我说,老师我错了,我一定认真完成作业,再也不拖沓了。

    然而,一切都和我想象的不一样,这个孩子第二天没有来上课,下课后,我和他妈妈联系,说是生病了,需要请假。第二天还没来,第三天同样请假,直到周末,他妈妈来到学校跟我说了实话,其实不是病了,而是不敢来学校,说作业总是写不完,不是不想写,而是真的不会,我想起来我批评他时“恶狠狠”的样子,说他作业完不成就是不认真,就是自己不想写,找什么理由都不对……似乎他想解释什么,可是我从来没给他机会,他妈妈接着说到,这个孩子小学三年级从老家转到这里上学,老家学的和这里不一样,而且家里大人天天忙,根本没人管他,加上家里还有两个弟弟妹妹,他回家都要帮忙看着弟弟妹妹,有时候还要做一家人的饭,每天晚上看他写作业都到半夜,还以为他很努力呢,可是还是跟不上,不行,这一年就不让他上了,不行就还回老家去上吧,也给老师填麻烦了……

    听着听着,我的心里开始抽搐起来,会想起这个老实巴交的孩子一脸无辜的模样,想起被我无数次“教训”的场面,我突然觉得我错了,我只是在用我认为正确的道理绑架孩子们,没有给他们自主、自由表达的权力和机会,我们之间是我高高在上,他们俯首称臣的在下,是控制与被控制的关系,而不是信任与尊重的关系,这不该是老师和学生之间的关系。

    重塑理念  悬崖勒马

    这个孩子的事深深触动了我,我没有了解到孩子们不交作业背后的原因,只是根据现象进行简单粗暴的批评,指责,用班主任的强权威严硬把我认为正确的要求灌输给学生,使班主任和学生之间的关系形成了僵硬的、冰冷的上下级关系,而古人所说的“亲其师信其道”我并没有很好的践行,用了所谓的“严师出高徒”的经验试图把控学生的一切,岂不知这是违背了学生身心发展规律的错误做法,当学生们年龄尚小时,也许他们会惧怕老师的威力,当他们慢慢长大,有了自己的思想主见时,他们就会渴望被尊重,被认可,而不是命令,要求。痛定思痛,我决心尝试改变,我召开班会,号召大家给我提些问题,可是同学们面面相觑,不敢开口,于是,我说,大家不记名的给老师写一封信吧,说什么都可以,说说自己的心里话,说说希望自己心目中理想的班级应该是怎样的……第二天,我收到了雪花似的信件,孩子们确实很单纯,他们并没有说老师怎么不好,而是试探的在提出各种可能,能不能迟到了不写检讨,罚值日;老师能不能不在放学后留下了批评大家;能不能不要因为一个或几个同学的问题将全班同学一起批评……越看越觉得自己就是个“法西斯”统治啊,一个鲜活的班集体,怎可能没有一点问题,一个个鲜活的生命,怎可能不犯一丁点错误?一个个热血少年怎可能不追逐奔跑……不了解学生想法,所以不够宽容和理解,认为他们就该这样做而不是那样,试想自己初中时,不也对严厉有余的班主任恨恨不已,常常边做数学题边抱怨;对善解人意,幽默风趣的化学老师喜爱有加,次次化学都能靠满分吗?

     

       老师和学生包括家长,应该建立一种什么样的关系才能更好的辅助班主任工作呢?后来渐渐明白,良好的关系是一切工作的前提基础,很难想象,一个班主任如果与学生之间关系不好,与家长之间矛盾重重,这个班主任能游刃有余的管理好班级。在现实中,也的确不断上演着这样的桥段,入校前,有些家长会打听,那个班主任好,想尽办法让孩子进到这个班主任的班里;也有反面的案例,家长联合起来要求学校更换班主任,意见频频,矛盾不断。归根到底,还是没有处理好与学生的关系,正如我初为班主任时,一腔热血,满心期待,有着强烈的渴望做好班主任,却忽视了最重要的一点,与人的相处。

        现在想来,还好我及时醒悟,挽回了对学生们教育的偏颇,也拥有了一批批能在毕业数年后再回来探望我的学生们,但每每想到最初当班主任那段经历,还是忍不住在内心产生深深的自责和愧疚。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阅读全文(99) | 回复(4) | 赞(2) | 编辑
回复加载中,请稍候...
各位博友您好,评论提交后在编辑审核后显示,请知悉。
发表回复
隐藏(仅管理员可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