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您好, 请登录
文章
  • [原创]奶奶忌辰
  • 作者: 墨墨时间: 2018/10/20 8:45:13分类: 亲情痕
  • 奶奶忌辰

    凌晨五点,听韩安旭一遍遍的唱《奶奶》,终于崩溃,把自己蒙在被子里,失声痛哭。

     

    五年前的今天,也是这样的早晨,她走了,我回去的时候,她已经呼吸急促,氧气包在床的里侧,鼓鼓囊囊。我们唤她,她无反应,不知道还能不能听见。

     

    凌晨是冷的。寻常时候,窗下挖掘机聒噪不停,今天却如此安静。我躺着,哭累了,觉得浑身的力气都被抽空了,软绵绵像秋风吹折的草。这一刻,我突然想回去看她,立刻,马上,迫不及待。

     

    不去学校了,调课,请假。可是才五点多,不能打扰别人。于是,我勉强把自己安抚下来,等天亮,等习惯了的学校的时间到来。在等待的过程中,我闭了眼睛,依然只听一首歌,《奶奶》,循环往复。

     

    “粗糙的手掌,教会我坚强,再苦再累都不会遗忘,慈祥的目光,时刻挂在心上,你给的爱永远都无偿。奶奶啊,奶奶啊,其实我,早就已经长大,其实我还有好多话想要对你诉说啊,其实我还想再抱一下你小小身躯啊,离不开你的牵挂,还没听够你的话,因为有你的地方才能叫家……

     

     

    天亮了,我把自己收拾妥当,准备回去看她。吃早饭,正儿八经吃一顿早饭,不然奶奶又该慌着为我准备了。买东西,买奶奶生前喜欢吃的水果和零嘴儿。特别买了懒柿,奶奶最会做的,也让她尝一尝市场上的味道。

     

    顺风车很快,临窗看风景的工夫,苟堂就到了。弟弟来接我,我们又买了纸和炮。当然,这不是早上忘记,是坐别人的车,我怕司机师傅忌讳。奶奶最注重这些,我必不能因她之故随意,污了她神圣。

     

    麦田里泛着莹莹的黄绿了,像薄薄的毡。深深浅浅的垄上,是细碎微润的土。临路的地头,麦子出得不甚均匀,有的刚冒了头,有的还能看见拌了药的种子,有的新芽被手掌大的梧桐落叶盖了,底下一片阴凉。

     

    路很熟悉,依旧宽宽的。两旁的树木渐渐稀疏,遮不住太多的阳光,光线任性地在地上奔跑,影子婆娑,一派秋日晴好风光。鸡冠花不止开在院落了,路边触目可见。野菊傲然,风骨仍然倔强。

     

    奶奶的儿子,女儿,女婿,外甥女,外甥女女婿,孙子,孙媳妇,还有我这个奶奶唯一的孙女。我们提着袋子,挎着篮子,向坟地走去。村里的老妪,老翁,还有谁家媳妇,婆婆,都在这路边石墩上,菜地边上,大门口的磨盘上,石渠的断骨上,闲坐聊天。

     

    一老人问我:“今天是谁啊?”我答:俺奶奶。她哦一声:“是的呢,我记得今天是你奶奶,你妈应该是十五吧。”我笑笑,走开了。身后传来她对着别人说话的声音:看看,孙女给她奶奶上坟呢!

     

    我不言语。她们应该知道,当年我是怎么亦步亦趋的跟着奶奶,才长大成人的。她们都亲眼目睹了,我被一次次抛弃,又被奶奶和姥姥拼命保护,才有了一条小命。而一路走来,又是奶奶的陪伴和疼爱,使因我而鸡飞狗跳的家庭,终于维持了下来。她,是我生命的保护神。

     

    渐近她的住处。我的心按捺不住的奔突。又一年了,奶奶,您可安好?

     

    一棵又一棵的梧桐树,在这深秋里,落下了一层又一层的大叶子;红薯秧子缠络,藤蔓在地上曲折蜿蜒,肥绿又缀着暗红的叶子中间,竟然顶出一朵朵紫白色的花。我便又想起替奶奶下红薯窖,拿红薯的情形了。

     

    坟上狼藉。蓬蒿和荆条长势茂盛。爸爸说:清明割过,长得太快。不过,他拿了镰刀,有备而来。弟弟接过,俯身开始清理这乱枝野草。我们也都帮忙。终于,摆放供品的石板露出来了。

     

    给奶奶送的东西很全。无论元宝,金条,还是烧纸,冥币。无论烧鸡,大肉,还是昨晚蒸的红薯包馍馍,齐全的零食和水果。但是,我特别带了另一样东西――两双袜子。这是我专门给奶奶买的。

     

    某一个夜里,我又做梦了。幸福的是,奶奶来看我。我们说着家常的话,和以前在老院子里时一模一样。不过有一句我铭记了心,奶奶说:“我的脚咋这么冷呢?”我说:“秋天了,温度低了好多,您该穿厚袜子了。”

     

    从那个梦后,我便日日惦记奶奶的脚冷了,我想,等她祭辰这天,我定是要给她送袜子的,这么冷了,冻脚的滋味多难受啊!小时候,奶奶和我都怕冷,不就是分了两头睡,互相暖脚取暖的吗?

     

    大姑说:不用真的吧。有卖贴的那种。我头都不抬,说:不要!就给奶奶送这样的,暖和。说完,我把包装打开,把上面的商标去掉,把扣在一起的明箔扔了,把一对儿之间缝的线用牙齿咬开。然后,郑重的投入火中:奶奶,给您送两双袜子,颜色也是不焦躁的,想必您会喜欢,收到就穿上吧,免得脚冷……

     

    看它们一点点化为乌有,融入到这黑色的灰烬中,我心安了。我和奶奶都怕冷,这个秋天,这不久将至的冬天,奶奶的脚不会再凉,心上也不会结冰了吧?这样想着,跪着,烧纸一摞摞叠上去,火光映红了每个人的脸,我心慰藉,眼睛模糊。

     

    奶奶去世时,年且九十,姑们说,是年轻时做活太多,耗尽了心血。晚年还算顺遂,脑梗虽有,幸得姑们精心照顾,倒也不曾受罪,至于离开,也是花开花谢,油尽灯枯,生命凋零罢了。我却仍有遗憾,如果,我能陪伴她多一点,她的尾声,会不会更长久?

     

    我常常活在追忆和自责中。有人说,放下吧,她很好,想多了伤身体。我便听话,把她藏了心里,不再时时提及。只是每逢秋天,藏也藏不住,这漫天地的思念,随着秋风,随着落叶,随着越来越萧疏的秋色,日增浓郁!

      

    给奶奶磕头:奶奶,若还有什么事,尽管托我梦来。好久不见,颇为想念……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阅读全文(38) | 回复(2) | 赞(2) | 编辑
  • 圈子:荥阳教育博客群 写“博”写无止境 新密教师天地 我心飞扬 一路上有你 语文茶馆 心灵有翅膀 笑揽风云一家人 左眼皮跳跳的爱 魅力港区
回复加载中,请稍候...
各位博友您好,评论提交后在编辑审核后显示,请知悉。
发表回复
隐藏(仅管理员可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