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溪 http://blog.zzedu.net.cn/mx0371006781 FEEDCREATOR_VERSION zh-cn Thu, 14 Nov 2019 03:46:13 GMT 向你推介一本书 http://blog.zzedu.net.cn/mx0371006781/article_7m5o5qsdyhp1h10y.html 向你推介一本书
书名《锦年》
作者:梅溪。
这是一本散文集。由草木本心”“节令之美素淡年光”“书影流年”“那些爱情”五个部分组成。作者写花草树木、写流年往事、写电影人物,也写私人爱情。在她笔下,衣襟带花,流年生香,她用一颗善感而悲悯的心看待世间万象,表现出作者热爱生活、热爱自然、慈悲善良的美好情怀。在她的文字里,你可以嗅到花草的芳香,感触到节令的变化之美,你可以体味到素淡年光里的人情之美,你也可以领略到一些古人的伟大情怀,更有美好的爱情点缀在岁月的诗行,成为这本散文集中不可或缺的另一种美好。
回头看那些岁月,我感觉都是好年华,生命里充满了感情,落到笔底都是情怀,所以取名《锦年》。


草木本心
草木是大地的风骨
大地上最诗意的繁华          
大地把想说的话都说给了草木
花开花落、草长叶飞都是大地的悲欢
在鹅黄嫩绿之间,在姹紫嫣红之间
我们读懂了大地的语言。


节令之美
春走了是夏
秋走了是冬
春天杏花如雪
夏天莲灿亭亭
风吹过,雨下过
那些风 ……]]>
梅溪 http://blog.zzedu.net.cn/mx0371006781/article_7m5o5qsdyhp1h10y.html#cmt Wed, 25 Sep 2019 00:56:03 GMT http://blog.zzedu.net.cn/mx0371006781/article_7m5o5qsdyhp1h10y.html
《金瓶梅》的世界里,每个女人都是伤花怒放 http://blog.zzedu.net.cn/mx0371006781/article_g1fglunddgp03a06.html
《金瓶梅》的世界里,每个女人都是伤花怒放

《金瓶梅》是从武松、西门庆、潘金莲的故事开始的,民间流传的“武松杀嫂”的故事在施耐庵和兰陵笑笑生的笔下呈现出截然不同的结局。施耐庵的《水浒传》写尽了男人的正气与血气,主旋律是惩恶扬善,杀富济贫,路见不平一声吼,该出手时就出手。像潘金莲这样的漂亮女人不过是书里的小点缀,一般活不过五集。她们是男人们投奔梁山的契机,踩着她们,男人们走向了蓼儿洼。从这点看来,施耐庵写女人,似乎就是为了成全男人,由她们的低贱陪衬男人容不得沙子的好汉情怀。武松杀了潘金莲,宋江杀了阎婆惜,杨雄杀了潘巧云,一样是下手迅猛,又准又恨,没有怜惜,只有快意。施耐庵写尽了她们风流旖旎,把她们的情事写得像偷情的教科书,但最终还是没有原谅她们,他是一定要写死她们才对得起好汉们的光芒,让她们死得很难堪才可以替好汉们出一口胸口的恶气。
很快,死在《水浒传》里的潘金莲里又活了,在《金瓶梅》里,她被西门庆偷偷娶回家,做了他的第五房妾,在西门大官人的后院里恣意欢乐,伤花怒放。兰陵笑笑生让武松错杀了李外传,让她在西门庆家里又摇曳多姿的活了七年,直到西门庆死 ……]]>
梅溪 http://blog.zzedu.net.cn/mx0371006781/article_g1fglunddgp03a06.html#cmt Tue, 23 Jul 2019 02:14:37 GMT http://blog.zzedu.net.cn/mx0371006781/article_g1fglunddgp03a06.html
麦浪滚滚 http://blog.zzedu.net.cn/mx0371006781/article_7i2ew0fp52w419z2.html 当南国的熏风吹来,小麦就黄了。
黄了的小麦被阵阵热风催熟,被声声布谷催熟,被炎炎烈日催熟。天地之间,麦浪滚滚,像灼热的岩浆,四处奔流。
我永远都不会把麦收季归为田园生活的美学范畴,我想陶渊明的田园诗作也一定是把它排除在一定的审美意义之外的,它与恬淡、宁静、和谐毫无关联,与“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千差万别。
记忆里,麦季的农民是最辛苦的。
小时候,最怕的农活就是割麦,最不喜欢的季节就是收麦季。很多农活是不需要小孩子参与的,可单单这个季节,连最娇惯的孩子也逃脱不了,天蒙蒙亮就被大人叫了下地,很晚才能回家,甚至于饭都是在地里吃的。正午的麦田闷热闷热,阳光把皮肤晒得黝黑,麦芒把胳膊扎得生疼,脸上衣服上全是麦灰。不需要太久,只需要一晌,就把你从一个小美妞变成一个灰小丫。
而割麦,才仅仅是收获的第一道工序。
割了还要捆,捆了还要拉,拉了还要垛,垛了还要碾,以上环节全部是纯粹的原始的劳作,工具是镰刀、碾磙和老牛。
一棵麦子,要经过很多流程,从农人的手里无数次的经过,才可以颗粒归仓。
白居易深有体会,他说“足蒸暑土气,背灼炎天光。力 ……]]>
梅溪 http://blog.zzedu.net.cn/mx0371006781/article_7i2ew0fp52w419z2.html#cmt Mon, 27 May 2019 09:09:04 GMT http://blog.zzedu.net.cn/mx0371006781/article_7i2ew0fp52w419z2.html
北国有嘉木 http://blog.zzedu.net.cn/mx0371006781/article_o745prxxtg21vdo2.html 北国有嘉木
             
有时候,你不得不佩服春天的好。在春天,去看一个人也好,去走一段路也好,甚至是忙碌得无暇这些也好,只需抬一抬头,你的眼睛里便是深深浅浅的葱绿和姹紫嫣红的花开,无一处不是生机,无一处不是风景。
所以说,春天的好是底色好,走在街上,随便一个角度站着,你也就如同落到了一幅画里。花落衫上,影落池中,也不过就是这样的意境罢。
花会开,树也会醒来。你没有想到那默无声息的树有一天会以最美丽的姿态呈现在你的面前,那些被你忽略的视而不见的树居然也会这么美。桃花开梨花开倒也平常,就连叫不上名子的树也会带着它特有的气息,或浓酽或淡薄的抽叶、开花。朴素淡雅也好,灼灼其华也好,都各得其美。
真是应和了袁枚的那首诗:白日不到处,青春恰自来。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
试想,谁能阻挡住春天的脚步呢?它公平的把春光给予万物,力量强大到不可思议,在春天,十个海子都会复活。
              
昨晚散步,在一个街道的拐角处停下,那么香,沁人心脾的幽香。在模 ……]]>
梅溪 http://blog.zzedu.net.cn/mx0371006781/article_o745prxxtg21vdo2.html#cmt Wed, 02 May 2018 00:42:51 GMT http://blog.zzedu.net.cn/mx0371006781/article_o745prxxtg21vdo2.html
贾府过年 http://blog.zzedu.net.cn/mx0371006781/article_pk4b95gyc8par40t.html
贾府过年
一 贾府的过年是从年前一个月拉开序幕的。
那个时候,替贾府看管田庄的乌进孝带着满载礼品的车队辚辚的驶出黑山村,走在上京的路上。
历时一个月零两日,乌庄头才抵达宁国府。 红禀帖呈上,先道万福金安,然后再呈上进献物品的单子:大鹿三十只,獐子五十只,狍子五十只,暹猪二十个……
物品太多,我不便一一例举,倒是曹公,列清单似的一件件写来,我想曹公文笔细腻,也不纯粹是为了告诉读者这贾府不是一般的荣华富贵吧。
如果书中的故事真的是曹雪芹的记忆,那么对于晚年贫寒到“举家食粥酒常赊”的他来说,这文字里一定还有复杂的感情在吧。我们今天很难体会作者的感情,是因为我们没有经历家道中落的沧桑,我们读的是别人的故事,看的不过是别人的热闹而已。只有那些红迷,读得久了,就成了故事里的人,故事里的人都成了他的故人,才能情同一处情发一处,也会像脂砚斋一样,拿起一支笔,缓缓批道:伤心笔,坠泪笔,批书人同一哭。
正当我们看得眼花缭乱,感叹物品之多之丰之时,只听贾珍道:“我才看了那单子,今年你这老货又来打擂台来了。”
这句话的意思是你送这点东西,够做什么? ……
]]>
梅溪 http://blog.zzedu.net.cn/mx0371006781/article_pk4b95gyc8par40t.html#cmt Thu, 22 Feb 2018 14:43:00 GMT http://blog.zzedu.net.cn/mx0371006781/article_pk4b95gyc8par40t.html
爱情只是小光阴 http://blog.zzedu.net.cn/mx0371006781/article_mag8l8i8z01s7zr5.html                        爱情只是小光阴
俊生与子君。
这名字是从亦舒的《我的前半生》来的,再追溯,脱胎于鲁迅的《伤逝》。大师就是大师,文豪就是文豪,连小说里的名字大家都要如法炮制。
  说的都是爱情,不过是,有的子君在爱情里毁灭,有的子君在爱情里重生。
亦舒的爱情里没有弱者,如她的人,自信而坚强。
电视剧《我的后半生》故事背景从香港搬到了上海,子君聪明、美丽、娇嗲,从婚姻里废墟里走出来,倒生生的活成了一朵花。
称得上是一部女人的励志大片,让男人们看看: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鲁迅一定是一个懂得爱情与婚姻关系的哲人,他写的爱情不多,但就是那么一针见血、一语中的。谁说他的杂文是匕首投枪,小说也是,戳得人心痛,血流成河。
在《伤逝》里,他还叫“涓生”,我查了查涓生的十八代祖宗,在《诗经》里,他叫“氓”。
氓说:姑娘,跟我私奔吧。
……]]>
梅溪 http://blog.zzedu.net.cn/mx0371006781/article_mag8l8i8z01s7zr5.html#cmt Sat, 29 Jul 2017 13:16:02 GMT http://blog.zzedu.net.cn/mx0371006781/article_mag8l8i8z01s7zr5.html
万里归来仍少年 http://blog.zzedu.net.cn/mx0371006781/article_7qr3e7cnjgwty0l9.html           万里归来仍少年
生命的丰饶与深厚,其实还是建立在思想与人格的基础之上。
苏东坡无疑是一个伟大的存在。这个丰饶的生命给了我们太多的文化艺术滋养,我们没有谁不读他的作品,他的思想与人格是空前也是绝后地通过文字融入我们的血脉,成为中国人生生不息的文化基因。
这位从四川眉山走出来的年轻人,天才般横空出世,一面世就把整个北宋文坛扫荡得人仰马翻。
欧阳修说:“三十年后,没有人再提起欧阳修,人们会都会说起苏子瞻。”欧阳修的眼光够敏锐够犀利,今天,人人争说苏子瞻,苏轼,占据着不可动摇的文坛首席之位。
  有人说,没有李白,中国就少了半个月亮。而另一半月亮,是苏轼给的。苏轼的月亮充满了乡愁与哲学,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在生命里的某一时刻,我们的情感与苏轼如此契合,一样的悲欢离合,一样的辗转流离,一个遥远的生命传达出的丰富情感准确无误的击中我们柔软的内心。
  这种感情,没有谁比他表达的更好更贴切。
北宋词坛,那时是柳永的天下,柳永以写慢词著名 ……]]>
梅溪 http://blog.zzedu.net.cn/mx0371006781/article_7qr3e7cnjgwty0l9.html#cmt Thu, 27 Jul 2017 13:53:50 GMT http://blog.zzedu.net.cn/mx0371006781/article_7qr3e7cnjgwty0l9.html
燕燕于飞 http://blog.zzedu.net.cn/mx0371006781/article_yd982amq6qfz01g7.html   燕燕于飞
春天依旧是一个有乡愁的季节,不必说“离愁渐远渐无穷,迢迢不断如春水”,不必说“离恨恰如春草,更行更远还生”,单单想想燕子。
想想燕子,就愁绪顿生啊。
无数个春天就是在燕子的叫声中长大的、变绿的、老去的。我春天的记忆里总有一只翻飞的燕,轻盈地掠过山岗,掠过屋檐,叫声叩响春天的门楣,叫醒了春天的山野,那呢喃的声音,在春天的时光里回响千百度。
   
老家的春天,半壁的粉墙里总有一枝杏花开着,柳如烟,春如线,阳光摇曳,燕子翩然穿堂入户,小孩子童声朗朗:小燕子,穿花衣,年年春天来这里……
   
燕燕于飞,差池其羽。
   
这是《诗经》里的燕子, 《诗经》里,年轻的卫君送妹妹出嫁,以燕子起兴,寄托盼归之意。 燕子忠诚信、守诺,作为一个温暖的意像活在我们的文字里。多少年了,每年,母亲都会说:春天了,燕子该回来了。
   
我怎么也想不清楚,在千里万里的天空之下,在千山万水的陆地之上,在几百个日夜的离别之后,它们是怎么找到归途的?
   
我们总是把梁间的燕子认定是去年的那一对儿。燕子进屋,是一种远道归来的 ……]]>
梅溪 http://blog.zzedu.net.cn/mx0371006781/article_yd982amq6qfz01g7.html#cmt Sat, 01 Apr 2017 00:31:50 GMT http://blog.zzedu.net.cn/mx0371006781/article_yd982amq6qfz01g7.html
大地上的麦子 http://blog.zzedu.net.cn/mx0371006781/article_x846yp9ytsheua3l.html                                 大地上的麦子
一、
我无法想象一粒植物的种子在历史的长河中经历了怎样的辗转、演化,才可以落地生根,得以生存下来。这些生命的密码充满了神奇,给了我们极大的甚至是诗意的想象空间。在这里,我们要感激大自然的情感与灵性,因为它在繁衍了人类的同时也顺便给人类配给了所必须的花鸟虫鱼、黍麦稻稷。
在北方、在生养我的黄河流域,麦子是最重要的农作物。
一年之中,有大半年的时间,田野里都是麦子,那是一种广袤的绿色,是一望无际的小麦绿。村子如孤岛一般,被麦浪包围着。麦浪翻滚着,如潮水拍着着村庄,又如大地的呼吸。村子在麦田的拥抱里,不惊不扰地过了几千年。几千年的时光,农人与麦子的关系没有改变过,恒定、可靠、稳固,这种关系,让生活在北方大地的人们对麦子有一种深深的眷恋。
黄河黄、小麦黄,岁月悠长。
冬天的大地是寂寞的,麦子是唯一的风景,外部的沉默让北方的大地更沉默。而到了春天,生命开始应和着阳光、雨露的节拍而萌动。麦子被阳光叫醒、被雨水叫醒,大地一片喧哗。你似乎听得见它们在拔节、它们在抽穗、它们在 ……]]>
梅溪 http://blog.zzedu.net.cn/mx0371006781/article_x846yp9ytsheua3l.html#cmt Tue, 10 Jan 2017 10:50:17 GMT http://blog.zzedu.net.cn/mx0371006781/article_x846yp9ytsheua3l.html
认识你的每一天都值得铭记 http://blog.zzedu.net.cn/mx0371006781/article_juymwakchc988d11.html 认识你的每一天都值得铭记
--------写给郑州教育博客
  你是一个温暖的存在,无论是对于眼前还是以后,我想,你对于我都是一个温暖的存在。
  这里曾经是个陌生的城市,它没有温度与色彩,这个城市的人与事都与我无关。对我来说,这里没有相识,没有牵挂。无数次,我抬起的眼光,掠过无数的层檐叠瓦,然后投放到更遥远的远方。
  是的,太行山外、北国冰城、宛城老家,那里,都是我情感舟船的停泊地。
  就那么巧合,是必然也是偶然。就那么擦肩而过,回眸一笑,竟百媚生情。
  没有言语可以用来表达我内心的感情,只是想起你的时候,便不由自主地嘴角上扬,眉宇间春风浩荡。是的,习惯性的想起你,在以后的许多个安静的早晨和昏沉的夜晚,你都是实实在在的存在,真实的可以触摸,也空灵的可以遥想。

  一个人、一个城、一个博客,让我在这个城市找到了一个温暖的所在。
  两年的光阴,不长不短,足以见证一场花开,一场情意,一场爱恋。
  想起你的时候,心里拂 ……]]>
梅溪 http://blog.zzedu.net.cn/mx0371006781/article_juymwakchc988d11.html#cmt Mon, 09 Jan 2017 08:54:44 GMT http://blog.zzedu.net.cn/mx0371006781/article_juymwakchc988d11.html
会做饭才是最高的才情 http://blog.zzedu.net.cn/mx0371006781/article_53514t2tj1yrvrfm.html   会做饭才是最高的才情
看到这句话,先幽幽地问自己一句;“会做饭不会?”
会做包子会蒸馒头会做菜会熬粥,能让一家人团团围坐在饭桌旁?
对于一个女人来说,能歌善舞是才情,琴棋书画是才情,而才情里的最高才情是-------做饭。
一个女人不会做饭,算不上贤妻;一个女人不会做饭,算不上良母。一个女人不会做饭,生活里就少了许多烟火之色,日子便过得寡淡如水。细水长流珠圆玉润的日子少不一粥一饭的清香。日子就是小葱拌豆腐、红烧牛肉、虾米熬白菜,是一家人围着火锅看各种菜肴在锅里花红柳绿地翻滚,是锅里醇香的小米粥映着几块红薯的艳丽。
四碟菜,一锅粥,半盏酒就是家的味道,留住了我们对家的贪恋。
郁达夫想念北国的冬天,想念围炉煮茗、吃煊羊肉、剥花生米、饮白干的滋味。我想起我生命里的那些冬天,除了大风寒冷与白雪之外,还有妈妈包的饺子,一个住久了的家,一个生儿育女的母亲,给了我们终生依赖的饮食习惯和独特的味觉审美。在母亲那代人的成长过程中,做饭烧菜理应成为她们生存的技能,成为她们人格魅力中重要组成部分。
……]]>
梅溪 http://blog.zzedu.net.cn/mx0371006781/article_53514t2tj1yrvrfm.html#cmt Tue, 06 Dec 2016 02:57:18 GMT http://blog.zzedu.net.cn/mx0371006781/article_53514t2tj1yrvrfm.html
男孩儿 http://blog.zzedu.net.cn/mx0371006781/article_qphw6ke9rszxj69m.html 男孩儿
“辛苦遭逢起一经,干戈寥落四周星……”
“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
蓬头稚子的朗朗声音犹在耳边,可是教小儿学读诗歌的日子哪里去了?

莺歌燕语的春天,油菜花金灿灿一地鎏金。
蝉虫在垂柳中鸣叫,向日葵偷偷长过人家的院子。
秋天的落叶铺满了我们天天经过的小径。
大雪纷飞的时候,我们手拉手在野外奔跑、欢笑。
这些日子的余温还在,遗憾的是它们不可以重来,很想再看你童稚的脸,再牵过你柔嫩的小手放在唇边。
你的童年远了,真的远了,想起时,竟有一种忧伤的味道。

记忆里满满的都是你的童年。
人问:“为什么不喜欢上学啊?”
答曰:“因为老师都太胖,不漂亮。”
问你:“做人好还是做狗好?”
答曰:“做狗可以不用写作业,做人还要写作业。”
有人问:“叔叔帅不帅?”
看了好久,说:“叔叔真的不算帅。”
我说:“去陪陪 ……]]>
梅溪 http://blog.zzedu.net.cn/mx0371006781/article_qphw6ke9rszxj69m.html#cmt Fri, 02 Dec 2016 03:09:28 GMT http://blog.zzedu.net.cn/mx0371006781/article_qphw6ke9rszxj69m.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