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您好, 请登录
文章
  • [原创]记忆中的黄衬衫
  • 作者: 卜算子时间: 2019/6/16 13:40:37分类: 生活感悟
  •                记忆中的黄衬衫

     每当五彩缤纷的夏装,美丽了大街小巷的风景时,我就想起了多年以前母亲给我做的黄衬衫……

     那是上世纪70年代中期,家家户户都很穷,电灯、电话、电视机,对那个时代的人来说就是奢侈品,而老式织布机的”咔咔”声,则生动了老一辈农村人的生活。

     那一年夏天,母亲看着别人家的孩子穿着黄衬衫很好看,就很想给我做两件。适逢六婶也要织布,于是母亲和她一商量,俩人就打起伙儿来,一起张罗着纺花、织布,起早贪黑的一通忙活。半个月后,布总算织好了。

     我记得有一天,母亲带着我去村西边的田间挖一种叫地黄根的根茎植物,它的别名还有叫生地黄、野地黄、山烟根等。母亲一边挖,一边教我如何辨认它,我好奇地问母亲挖它干啥,母亲说要用它来染布。也因了母亲有多年的哮喘,挖上一会儿,都要停下来,歇一歇。大半晌的功夫,已挖了半竹篮,母亲说足够用了。

      回到家里,母亲顾不得喘口气,就忙着洗地黄根须上的泥土,然后在院里的青石板上,铺一层塑料布,把地黄根放上去,用斧头挨个砸成糊状,根茎里的黄色汁液就慢慢的流淌了出来。母亲赶忙拿着白布在上面揉搓,刹那间,母亲的双手连同白布就都被染成了黄色。母亲足足忙活了两天,等到色泽彻底浸润透了,才用清水轻轻地把布给漂洗了一下,晾干,一块亮丽的黄色作品就出来了。

     母亲忙了一星期,两件衬衫总算做好了。我满心欢喜地穿着它,跟着母亲去串门,立马就招来了邻里的一片赞叹声:

     “她婶,你这针线活儿真好,看这针脚多匀称!”

     “看这衣服,剪裁得不大不小,不胖不瘦,正合身”!

     “看这布扣,打得精致又圆润,简直跟卖的没啥两样!”

     我听着周围婶子大娘们异口同声的称赞,再看看这件靓丽的衬衫,心里溢满了幸福的芬芳。

     虽然我的母亲从来没有进过学堂,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但母亲的心灵手巧,却是邻里街访们公认的。母亲勤劳、朴实、贤惠、善良,而多舛的命运却给她的一生涂抹上了凄苦和悲沧。我的母亲共生育了七个孩子。大姐仅活了十七岁,如花的生命就像昙花一样,永远地停止了。五个兄长都先后夭折,我是老七。但是纵然这样,母亲又是坚强的,她用纤弱的肩膀和父亲一起扛起了风雨人生。

     在父母过世后,我在衣柜底下,找到两双父亲从来没有沾过脚的布袜子,袜帮连同袜底,形状就像现在少男少女们穿的鞋袜相似,每一个针脚都细密又匀称,不卑不亢,井然有序的排列着,袜筒则是由旧线衣改织的。父亲生前常说,经母亲缝织的棉衣、棉鞋、布袜,贴心又舒服,那话语里面包含着几多幸福和喜悦,以及无法言状的万千情愫呀!

     我站在岁月深处,回想往事,记忆中的母亲虽然常年卧床不起,但只要病情有所好转,她就又拈起了搁置已久的针线活儿。我想,母亲这是要把心中浓郁的爱都给一针针地缝织在每一个细密的针脚里啊……

     一晃40年过去了,每当我打开记忆的闸门,母亲给我做黄衬衫的情景,便在我的心里升腾起层层叠叠的暖。它们不会因时间的飞逝而黯淡了颜色,褪御了芬芳,因为那是心与心齐鸣出的爱的交响。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阅读全文(169) | 回复(31) | 赞(17) | 编辑
回复加载中,请稍候...
各位博友您好,评论提交后在编辑审核后显示,请知悉。
发表回复
隐藏(仅管理员可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