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您好, 请登录
文章
  • [原创]淡妆浓抹总相宜
  • 作者: 桃之夭时间: 2019/10/17 17:08:45分类: 达观人生
  • 淡妆浓抹总相宜

    最近重温苏轼的几篇诗文,仔细琢磨品味,对苏轼这个豪放派的诗人有了更深的认识。苏轼,享誉文坛千年的风流人物,尽管有无数人曾经给予他各种高度的评价,但我也想说一说我的认识。

    “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这是苏轼泛舟西湖,有感而发写下的千古名句,更是苏轼人生态度的真实写照。才华横溢的苏轼,一生创作了无数脍炙人口的作品,尤其是词作达到了顶峰造极的地步,开创了豪放词风之先河,然而,作为一个以事业为重的男人,他的政治生涯总是那么多的落寞和失意,坎坷带给他的苦闷伴随他一生。苏轼的运气实在太差,与倒霉缘分太深,一生中差不多“颠沛流离”,接二连三的被贬,最后还被流放。这样一个伟大的词人,他的人生中怎么能有这样的灰暗呢?实在令人惋惜,令人唏嘘!也许正应了李白所说“古来圣贤皆寂寞”吧。然而,从苏轼的作品中我们看到的却是一个达观向上,洒脱豪放的硬男形象!

    王安石掌权时代,推行变法,苏轼提出反对意见,遭到贬谪。在明代冯梦龙的《王安石三难苏学士》中可以见证这个年轻人当年是怎样的意气风发,豪情万丈,甚至有些恃才放旷而不知道天高地厚。都说宰相肚里能撑船,然而,王安石老师对苏轼这个年轻后生的作风是厌恶至极,反感透顶!一下把他贬到黄州做了个团练副使的小芝麻官。看起来王安石是有意让他去实地看看黄州的菊花开败之后是不是如自己所说的那样不落花瓣,是在告诉苏轼没有亲眼见过的东西不要和王宰相抬杠。历史上是否真有此事,无从考证,但从中可以看出王安石先生想给他点颜色瞧瞧倒是真的。王安石倒下,司马光登上政治舞台,依然没有苏轼的一席之地,自然也没有发言权,可是苏轼还是发言了。之后便是可想而知,他的命运比王安石时代还要糟糕,不仅被贬惠州,最后还被流放到了人烟稀少的蛮荒之地——海南的儋州。等到天下大赦他才重获自由,而此时他已经66岁了。青春已逝,繁华不再,人生能有机会博啊!北宋的政治舞台没有苏轼的席位,无论谁当政都不看好他,一生都被夹裹在王安石与司马光这两个新与旧,改革与保守的政治势力之间,放在普通人身上,恐怕是难以承受的。然而苏轼就是苏轼,不悲观丧气,不忧郁萎靡,在逆境中依然保持着乐观豁达,积极向上,豪放洒脱的超越世俗的生命姿态!而这也赋予了后人赞颂苏轼词风豪放的更为厚重的内涵!

    在苏轼看来,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宦海沉浮,荣辱得失乃人生常态。正如诗中所写的那样“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因为西湖的底色是美丽的,所以晴天的水光潋滟也好,雨天的山色空蒙也罢,都是美不胜收;无论繁华明丽,还是浪漫空灵,西湖就是西施的化身,都是风景无限。诗人以自己的经历和认识含蓄地点化世人,无论怎样的境遇都有事物利好的一面,即使自己的一生交的都是霉运,也无非就是雨中西湖呈现出的“山色空蒙”嘛,西湖永远是西湖,“淡妆浓抹总相宜”!

    苏轼在政治生涯上没有晴空万里,然而,正是这种“淡妆浓抹总相宜”的超然的人生观,才使得苏轼在文学世界中能够独树一帜,熠熠生辉。“淡妆浓抹总相宜”是苏轼永不言败,坚不可摧的处世哲学。

    “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个不同。”角度不一样,收获也不一样,人生没有绝对的成功失败,没有真正的荣辱得失,所以“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凡事往好处看,记着“淡妆浓抹总相宜”。

    苏轼的仕途经历各种不顺,难道真的就没有一点难过吗?我想不是的,他也是普通人,也有着常人的情感,那种孤独与失意也真正地存乎于心的。“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看似在悼念亡妻,我想苏轼也是在用这种方式在抒写自己人生的失意与落寞,排遣内心的孤独与感伤吧。人生哪会有那么多的繁花似锦?诗人明白这一点,所以能果断地从痛苦的困境中跳出来,而不是“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王安石主政的时代,苏轼从富庶的杭州被贬到贫穷的小地方密州,他心里能不失落吗?然而,倏忽间他心念一转,又是满血复活!在《江城子密州出猎》中,他简直是帅呆酷毙,超男人!写这首词时他将近四十岁,竟然称自己是老夫,更豪迈的是虽然自己是老先生,但还有着“少年狂”,这是怎样的青春!怎样的激情!怎样的斗志!又是怎样的豪迈!“左牵黄,右擎苍,锦帽貂裘千骑卷平岗。”打猎的马队如旋风一样,这是年轻人的风格与节奏啊。“为报倾城随太守,亲射虎,看孙郎。”来密州怎么了,挺好的!对于有思想,有抱负的人来说照样干出一番事业,照样开拓出广阔的天地,照样做个深受百姓爱戴的好官,以至于打猎时粉丝倾城出动跟随太守!还有谁能有如此的荣耀?还有谁出猎的场景如此壮观?不仅如此,虽然已经“鬓微霜”,但是“又何妨!”照样“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这种气魄与胆量绝对的硬汉一枚!在《水调歌头》中,苏轼借皎皎明月对弟弟说“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此事古难全。”苏轼与弟弟已经六年没有见面了,而当时在密州的苏轼与在济南的弟弟离得又是那么的近,却因公务在身而不能见上一面,很思念,也很遗憾啊。但转念一想,月亮如此,人生亦然,“此事古难全”嘛。这样一想便超脱释然了。

    苏轼永远是苏轼,历经千年,似在眼前;西湖永远是西湖,淡妆浓抹,风景无限!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阅读全文(89) | 回复(1) | 赞(2) | 编辑
  • 圈子:走进多彩课堂文化 走进多彩课堂文化
回复加载中,请稍候...
各位博友您好,评论提交后在编辑审核后显示,请知悉。
发表回复
隐藏(仅管理员可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