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您好, 请登录
文章
  • [原创]父亲节抒怀
  • 作者: 岁月留痕时间: 2019/6/17 7:48:56分类: 亲情友情
  • 父亲,写下这两个字,心里有些沉重,竟不知说些什么……

    父亲出生于1950年8月21日,大概从小念过几年书、认识几个字,再加上出身贫苦,又红又专,所以,他在人民公社时期就做了村里的民办教师。做民办教师的二十年里,正是他风华正茂的好年龄,结婚、生子都是在这时候。

    后来,由于民办教师收入微薄,不足以养家,转正又需要考试,父亲大概也不容易考过,所以他决定放弃这份职业,转而去镇里的泡沫碱厂做一名工人。

    再后来,估计泡沫碱厂也不存在了,父亲开始以务农为主,兼做一些养殖、种植之类的营生。

    印象中,父亲是一个勤劳、节俭、严厉、慈爱、刚强、执拗的人。

    勤劳

    父亲一共弟兄四个,他排行最小。据母亲讲,她1970年和父亲结婚时,除了大伯之外,二伯、三伯、父亲他们是和爷爷奶奶一起挤住在一个院子里的,用我妈的话说,那房子用鞭杆都能捅破。后来,人多住不下,就开始分家。

    分家要抓阄,我父亲抓了个空宅,兴许是分到了一堆砖瓦片吧。有了这堆砖瓦片,我父亲和母亲便开始盘算着盖新宅。我出生得晚一些,实在想象不出父亲盖第一所房子时出了多少力、流了多少汗。父母搬进新居时,想必也是笑着的吧。

    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那个简陋的新房大概已经跟不上时代潮流了。只记得小时候我去三伯家玩,三伯便会在我面前嘲笑父亲憨。三伯当过兵,会木匠,他设计的新房子在当时来讲,可谓是宽敞明亮。他说:“你看看恁爹,就会下个苦力,左邻右舍的房子都比恁家好。”从三伯家出来时,我特意从后面看了看我家的房子,的确比邻居家的房子矮。

    记不清从什么时候开始,父亲又在我家前面置办了一个新宅,再后来,我家的房子又接连重建了两次。父亲当时既要教书,还要种地。家里四个孩子,六口人,十多亩地,也真够他累的。好在父亲身体好,他干起活来,似乎有用不完的力。

    九十年代,父亲不做教师以后,家里养过蒜黄,地里种过花生、玉米、小麦、双孢菇、西瓜、冬瓜、南瓜等各类经济作物。为了供我们兄妹四人读书,除了种植之外,也没少搞养殖,从我记事起,我家相继养过猪、牛、羊、鸡等各种家畜。一到端午节前后,父亲一面要给枣树打药,一面要割麦、播种,我跟他干活时,他很少说话,只会一味地埋头苦干。阳光炙烤下的田地,像个蒸笼一般,父亲似乎从不觉得热,他总是那样默默无闻,只管耕耘,不问收获。

    节俭

    父亲是个节俭到极致的人。记忆中,父亲向来勤俭节约,剩饭剩菜从不舍得倒掉,每次出门在外,从不舍得吃点喝点,再远也要赶回到家里吃喝。特别是在自己的衣着穿戴方面,他到了几近抠门的程度。年轻时是没钱买衣服,他的衣物总是缝了又逢补了又补,直到不能穿为止。等到子女一个个成人之后,他依然拒绝我们为他买衣物。尤其是最近几年,他更加不喜欢穿新衣服了,总说自己衣服多,穿不完,不让我们为他买新衣。

    小时候,我有一段时间特别喜欢画画,缠着父亲为我买蜡笔。他说:“等你啥时候和书上画得一模一样了,就给你买。”我就信以为真了,家里的墙上、地上到处是我的画作,我还用那种透明的薄纸蒙在书上作画,画毕,拿给父亲看,他却依旧不提蜡笔的事儿。为此,我耿耿于怀了好久。别说蜡笔,就是铅笔,我也总是用到很短才会有新的换。

    我上小学三年级时,父亲所在的泡沫碱厂组织职工去洛阳春游,我有幸随父亲一起出去游玩。记得当时每位职工发了10元钱的游玩补贴,别人都把这10元花完了,还要再贴上自己随身带的零用钱。只有我们,出去转了一天,愣是连这10元钱都没花完。那时候的物价便宜,冰棍、包子也花不了几个钱,更何况他连冰棍、包子也不舍得吃,只吃我们从家里带的干粮。

    严厉

    父亲的严厉在他做老师时表现得淋漓尽致。他当老师时,从没教过我,可我听说他是比较严厉的。管别人家的孩子如何严,我没见过。但是,管自己家的孩子,确实是比较严的。

    我大哥自小学习成绩比较优异,没怎么挨过打。二哥就不一样了,他从小就比较皮。有一次考试成绩不理想,他竟然自作主张,改了分数。白天我母亲就已经发现了破绽,碍于家里正在盖房子,人多,正忙,没顾上搭理他。等到晚上,我母亲把二哥改分数的事情告诉了父亲。我父亲愣是把二哥从热被窝里拽出来抽了一顿。

    我三哥上初中时,有段时间成绩不理想,我父亲把他叫到跟前来,数落了好一阵子。我在外面偷听,都听到了三哥抽泣的声音了。

    至于我自己,虽然在考场上也被父亲监考过,受过他的白眼和无声的责骂,但更多的是因为贪玩,不懂得与父母分担家务而受到过父亲的斥责。记得小时候,我特别喜欢跑到爷爷奶奶的老宅那儿找小伙伴们玩游戏,有一次放学,我又跑那儿玩。不料,父亲找来了。原来,我家养的羊开了缰绳,冲到了厨房里,掀翻了母亲的做的新馍。父亲一见我,就瞪起眼珠子,扬起了巴掌,要打我。我当时真的是怕怕的,撒腿就跑。

    上了初中以后,我每次回家来都要带书。父亲又该骂我了:“都回家了,还带啥书?回来就要干活!”是啊,父亲教导的对,家里就我一个女娃,我原本就该替母亲分担一些做饭、洗衣之类的家务劳动的。

    慈爱

    严归严,爱归爱,父亲终究还是爱我们的。记得我上初中时,得鼻窦炎,父亲带我去县城做手术。那是一个冬天,父亲为了省钱,总是骑自行车带我去。他在前面蹬车,热得满头汗,我坐在后面,无聊得数路边的杨树。父亲怕我冷,就叮嘱我把手伸在他的腰际来取暖。多年以后,我还能经常回忆起这个画面。

    父亲很喜欢逗孩子、抱孩子。自从有了孙子、孙女之后,父亲更是喜欢得不得了,他对小孩子的喜爱之情真的是溢于言表。即便是孩子拉到他身上,他都毫不在意,一句“兔孙”包含更多的是爱意。

    转眼间我大侄子大侄女已经成年,他们知道爷爷一辈子节俭,故意逗他,经常敲老爷子的竹杠,他在孙辈面前再也严厉不起来了,每次都是笑盈盈地应承着,嘴里却言不由衷地骂着——“鳖孙”……

    刚强

    父亲有着与生俱来的刚强和不善言辞的隐忍。印象中,父亲受过几次皮肉之苦,在泡沫碱厂上班时被烫伤过腿,家里盖房时被电锯锯掉过小半截手指,在地里浇地时又被电泵铰掉过小半截手指……每次事故,我都不在现场,光听听都浑身打颤。都说十指连心,手指被锯掉、铰掉,想必是钻心得痛吧,可父亲愣是连哼都不哼一声。

    如今,父亲已近古稀之年,日渐稀疏的斑驳白发记录着父亲大半生的风霜雪雨,承载着他难以诉说的酸甜苦辣。

    执拗

    父亲是个执拗的人。以前,我只是听母亲说他拗,我自己并无深刻体会。可是,最近这五年,我是深刻体会到了他的固执与任性。

    因为各种原因吧,我在三十五岁那年离了婚,因为是先斩后奏,父亲没有一点心里防备。后来,一步步得知事情真相后,父亲开始四处奔走相告,为我鸣不平。他为了我的事,天天痴迷于今日说法、法律大讲堂之类的法律节目,不停地奔波于法院、信访机关,纵使我们一家人都反对,也无济于事。

    “蓼蓼者莪,匪莪伊蒿;哀哀父母,生我劬劳。蓼蓼者莪,匪莪伊蔚;哀哀父母,生我劳瘁。”父亲这一生为了生养我们如此劳苦,可我却没有办法好好理解父亲的想法,也总是不能和父亲畅快地沟通。父亲节来临之际,回家为父亲做顿饭、洗洗衣,再写下此文,权当是对父亲的祝福吧!

    你陪我长大,我陪你变老。父亲,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壮年!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阅读全文(69) | 回复(5) | 赞(2) | 编辑
回复加载中,请稍候...
各位博友您好,评论提交后在编辑审核后显示,请知悉。
发表回复
隐藏(仅管理员可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