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您好, 请登录
文章
  • [原创]我的父亲
  • 作者: yanghuixia137时间: 2019/7/19 11:24:01分类: 生活
  • 父亲离开我们已经一个多月。父亲爱喝玉米糁,他6月3号去金博大买了6块钱的玉米糁在菜架上放着,还没拆封。6月5号,农历5月初3,我的父亲永远离开了我们姐弟!

    我的父亲是一位极普通的农民,劳动一生,像一把黄土。黄土长了庄稼,却并不为太多的人注意。

    (一)

    在我童年的记忆中,父亲脾气暴躁,不苟言笑,我十分怕他。我现在还记得我小时候父亲做的几件事,第一件事情是:我病了,妈妈和奶奶俩人都无法让我顺利把药吃下,父亲生气了,拿了把斧头吓唬要砍我,我吓住了,一口把勺子里的药吞进肚里。

    还有一件事,我到现在也无法理解:大概是我7岁那年冬天吧,为了给我叔打制结婚家具,父亲当时就是一个木匠,又请了几个木匠和他一起干,需要管中午一顿饭。那天中午,母亲做的是小米饭,做好饭去叫他们歇歇开饭。我和奶奶坐在灶屋烤着火,不知道什么原因,父亲沉着脸走进来,盛出了一碗饭,然后把锅里的饭全倒在了灶台上!盛出的那碗小米饭是给奶奶的。

    因为父亲的暴躁脾气,我母亲受了多少委屈!

    那时我的父亲不是一个体贴的丈夫,也不是一个和蔼的爸爸。他是奶奶孝顺的儿子,对奶奶他历来言听计从,从不说半个不字;他是弟弟妹妹们的好家长,他拼死拼活,盖起了三间瓦房,为我叔办婚事,而我们一家几口人继续住在土窑洞里;他供应我的三姑上到高中毕业,成为当时的文化人,为三姑办嫁妆,打发出门。连一个出了五福的老太太,父亲叫她八姥(曾祖母,我们叫太姥的,无儿无女,年轻时跟着过继给她的我的一个堂姑在西安生活,年龄大了,八十多了想回家,父亲不顾自己上有老下有小,毫不犹豫把太姥接到我们家,为太姥养老送终。两年后,奶奶气管炎犯得厉害,出不了屋门,下不了床,父亲不肯让她再在两个儿子家轮流住,把奶奶的衣物全搬到我们家,母亲忘了年轻时奶奶的不讲理,忘了自己受的气,一天三顿为奶奶端吃端喝,直到她老人家去世。

    (二)倔脾气的父亲

    我的祖父在我父亲还是少年时就去世了,撇下了我的奶奶,我的大姑,我父亲,我二姑,我叔,我三姑。

    父亲少年时代就很不幸,所以才会那么倔吧。祖父有多个弟兄及叔伯弟兄,他们是个大家族,个个勤劳智慧,出了不少知识分子以及商人,生活富裕。没想到后来划成份,成了富农。因为这个身份,我的奶奶和那个排行老八的后来去西安的太姥,两个小脚老太太,负责每天给生产队挑水,挑不动,俩人抬。人们说,受了多少罪!

    作为长子的还是少年的我的父亲,他不服气。十五六的父亲,干着和壮劳力一样的活,不惜力,不偷懒,工分却不及人家的一半!十五六的父亲,和生产队的劳力一起,推着手推车,趟河到超化推煤。二姑在自己大哥灵前哭诉:你咋恁倔呀!你不会说句软话。

    生活给了父亲很多磨难,但父亲不服输。

    为了撑起失去父亲的家,还是少年的我的父亲,去大坡寨跟着一个姓刘的木匠当学徒。家里太穷,没有礼物孝敬师傅,父亲的二妹,我心灵手巧的二姑,给刘师傅做了多少双千层底布鞋!父亲从在我们面前提他的木匠师傅,从我记事起,每年八月十五以及过年,母亲都带着我们去看望父亲的师傅一家,刘师傅有五个女儿一个儿子,每个孩子办事母亲都早早赶去封礼。但我父亲一回也没去过。他的师傅也是个脾气很倔的人,每次去刘师傅家,总是师母,我们叫奶奶的,热情地招待我们,而父亲的师傅却几乎没和我们说过一句话。多年以后,刘师傅去世,父亲亲自去他师傅家了。

    (三)不改倔脾气的父亲

    父亲用他的木匠手艺养活了一家人,给自己娶妻,操持弟弟成家,妹妹出嫁。

    当木匠的父亲也有了自己的徒弟,他自己不承认。同村的炎宾叔下学后没活干,于是跟着我父亲打下手,父亲毫无保留把自己从刘师傅那里学到的手艺和自己多年摸索出来的门道都教给了炎宾叔。过年了,炎宾叔提着礼物上我家谢师,父亲却生气了:这是弄啥哩!啥师傅不师傅!你要这样就别再往俺家来!吓得我不敢抬头

    往后来,木匠活越来越少,八三年家里添了弟弟,三个孩子要养活,父亲想方设法找挣钱的门路。

    先是和同村的一个叔去外地翻腾木材,他是木匠,对木材熟悉。这样干了几年,经常在深更半夜半路上遇到拿着刀子截车的,罪没少受,钱没多挣,不干吧。至今,当年和我父亲一起翻腾木材的海圈叔还和我父亲像亲兄弟一样。

    村里的德金爷找到我父亲,俩人合伙做水泥袋子,这样干了几年。父亲对袋子的质量要求十分严格,绝对不允许超重,哪怕是0.5克也不行,每出一批货,他都要一个一个检查,人家厂里都是抽检呀,哪会挨个检查,那几个工人抱怨父亲。父亲不管,检查出一只袋子不符合他的要求,他就毫不留情地嗞啦一声把袋子撕掉!

    做生意难免会遇到欠账,每次父亲要回账,总是紧着把钱给合伙人,以至于到最后要不回来的账都成了父亲自己分给自己的钱,谁都不怨,谁让我的父亲这么倔!

    (四)父亲在纸厂打工二十二年

    我的父亲对待钱财大手大脚,总怕别人吃亏,虽然全心全意做过不少生意,但总落不到几个钱。1992年,我们姐弟几个都正上学,父亲决定进村里新开的纸厂打工。

    92年还不重视环保,新纸厂生产的是污染严重的麦秸纸,父亲开始进纸厂,干的是最苦最累,基本没啥人愿意干的料厂活,整天在太阳底下用桑扠挑麦秸。就这个苦活,父亲尽职尽责,干了好几年,干得一丝不苟,料厂被父亲整理得井井有条。几年后,纸厂的形式越来越好,厂里不断更新机器设备,国家开始治理水污染,大气污染,旧设备淘汰掉了,不再生产麦秸纸,父亲的工作面临重新选择。

    这次是厂长找到我的父亲,请他负责过磅。厂里人人都知道过磅这个活不是厂长信任的人,是不会让他负责的,若是爱捣筋的人过磅,一个月的外块比工资还多。但父亲拒绝了这个工作,他说自己干不了。那你想干什么呢?厂长问。最后,厂长让他的妹妹去负责过磅,让我父亲接替他妹妹的工作,仓库管理员。

    仓库管理员的工作父亲干了好些年,邻居有人到我家想寻个螺丝钉啥的用,没有。那谁谁在别的纸厂管仓库的,家里小东小西缺啥呀。哪像恁家这个人,直别头!我的父亲就是这样一个人。

    再后来,纸厂扩建,规模更大了。父亲和厂长的妹妹必须负责两个仓库,两台地磅,于是俩人按季度轮换着工作岗位。这样父亲一直工作到六十四岁,直到我弟弟家孩子出生,父亲才离开老家,到郑州生活。

    (五)父亲在郑州

    弟弟结婚生子后,父亲的任务算是圆满完成啦!现在的老父亲事事都满意。

    儿子是医生,儿媳是公务员,亲家虽说是领导干部,但出身农家,两亲家见面聊的还是庄稼活。侄儿出生了,父亲当爷爷了!高兴得!

    我的母亲06去世,当爷爷的父亲要做一个慈祥的爷爷。幸得弟弟和弟妹请了保姆,照顾他们的生活。父亲每天的工作是负责买菜,逗小孙子玩。

    到郑州没多久,父亲就把小区周边的情况摸透了,并且认识了很多新密老乡,曲梁的,白寨的。每天固定时间用婴儿车推着小孙子出来散步,晒太阳,乘凉,这是父亲最快乐的工作!

    勤劳俭省了一辈子的父亲,到郑州后热衷于商场超市搞活动。小区前的大商超,他每天不知要推着小孙子跑几趟!以至于我小侄自己会吃饭了,还要把饭带到那里去吃!有一次超市搞活动,排一次队领一瓶水,父亲和他那一群老伙计反复排队,最后用小侄子的车把他领到的五十多瓶水推回了家。也有排队发尼龙袜子的活动,父亲很自豪:我领的袜子穿不完!我的父亲对各个超市搞的这些活动十分欢迎,只要他有空,总是积极参与。老公说他:超市都得靠您这一群老头给他们捧场啊。弟妹说咱爸看见便宜东西要不买,他就觉得亏得慌。他上次不知从哪买回来一大袋苹果,说老便宜,都是抢着买呢,回来一尝,他自己都不吃,最后都扔了。还有大米,超市特价,咱爸买了一大袋子大米,冰箱都装不下啦,得吃到啥时候呀,再说那大米也不香啊!

    父亲掏50块钱买了三双鞋。他自己穿一双,给我弟一双,给小卫(我老公)一双。我问你买那鞋是无纺布做的吧,一次性的。哪儿呀,你看看,可结实!父亲像得着了大实惠!

    弟妹给父亲买了不知多少身衣服,多少双鞋,可他总是照着那几套穿。弟妹说他爸,你换着穿呗可父亲不听。我说要给他买衣裳,他大声说,还有好几身我还都没穿过,买啥买!

    去年有一次亲戚家办事,父亲自己从郑州回来,中午吃完饭,妹妹说咱的手机这段时间光自动关机,于是我们决定带父亲去买一个新的。父亲却说要等过年再买,为啥非等到过年?走吧走吧,咱现在买去。我催着,父亲随我们去开阳路。

    一进手机店,我和妹妹直奔卖老年机的柜台,询问店员:按键咋样?声音大不大?一边问一边招呼父亲快来看。喊了几声,父亲也不过来,我回头看时,见父亲在放智能手机的柜台前转悠呢。我问父亲:您相中哪款手机啦?叫服务员拿出来咱看看。妹妹提醒父亲:这些都是智能手机,老年人用的手机都在那边放着呢,老年机数字大,按键方便。可是父亲不接腔,很显然他并不想买老年机。我妹妹使眼色,他想买啥就买啥。父亲询问价格,一听一两千块就说他相不中。

    最后,我们又转了几个店,大概掏了一千五给父亲买到了让他满意的手机。

    回家的路上,我对父亲说:您用这个手机可以随便给您小孙子拍照录视频啦!父亲笑着说:我原先的手机只会存两张相片,还可模糊。说着掏出他的旧电话让我们看他给小侄子拍的照片。

    我的老父亲!他多爱他的小孙子!除了水果外,弟弟弟妹从不让 我小侄子吃零食。父亲买回一袋子零食放在自己卧室柜子里,家人都上班去了,他就拿出来给他孙子吃。父亲的这个行为终于被发现了:弟弟弟妹都在家,小侄子自己从他爷爷屋里拿出来一小袋零食。结果呢?我弟妹把父亲藏起来的零食带到她单位去了。

    (六)父亲说谎

    2018年农历11月初1,星期五。中午我接到父亲的电话:你放学了吗?

    我:快啦!咋了呀?您回来啦?

    父亲:没呢,开始准备起身,估计你下午放学我刚好会回去。

    我:那好吧,那您坐车快到西站了给小卫打电话,他去接您。

    父亲:接啥接!我坐10路车直接坐到金博大。

    下午4点多钟,我打电话问父亲到哪儿了,好去接他。他说他准备回去,不来我家了。我马上打电话问我弟:咱爸今儿回来有啥事啊?他中午说晚上住我家,刚才又说他回去了。弟说他根本不知道父亲回新密。

    我又立刻给父亲打电话:您现在在哪?等着马上接

    见到父亲,才知道父亲说了谎。

    他是吃过早饭,等儿子儿媳小孙子都去上班上幼儿园了,他就坐车回新密。他跑到县医院,找我弟在彩超室的同学给他看看,可是那个同学外出学习去了,医生也中午下班了,他又等到两点多医生上班,一问,说中午吃饭了,检查不成。只好回去啦。

    我着急地问父亲:您觉着哪儿不得劲呀?您孩儿就是医生为啥不给您孩儿说,自己跑回来?

    父亲轻描淡写地说:就是这些时吃饭不老得劲。

    弟在电话里说他在医院等着,让我们直接去他们医院。

    一路上,我埋怨父亲:您哪儿不舒服也不吭气儿自己孩儿就是医生,守着郑州的医院不去看,您自己偷偷跑回来真冷的天,您说您出来也不穿棉袄!父亲辩解着:不冷,冷啥冷?

    弟弟带着父亲进了CT室,很快就出来了。弟弟说结果一会儿就出来了,咱们先去吃饭吧。在饭店盛饭时,弟弟告诉我,父亲的病在食管,恶性。我一下子傻了。我们要了粥,清淡的菜,吃饭时,我竭装作没事,让坐在我对面的父亲慢慢吃。

    那天晚上,弟弟安排父亲住在了医院,我和老公回新密,一路上不住的哭,父亲为什么这么命苦。

    (七)瞒着父亲

    11月初5是父亲69岁生日,他在医院。

    弟弟请教了他上学时的导师,咨询了专家,都不建议手术,只能先让父亲进行一个疗程的化疗。咱咋给咱爸说呢?我们姐弟都在想给父亲说一个他住院输水的理由。弟弟告诉父亲:检查结果出来了,没啥。胃有炎症,输输液消消炎就好了。第一个疗程化疗效果很好,父亲感觉胃里也不怎么恶心,检查结果是肿瘤缩小了不少。我们都很高兴!马上要过年了,弟弟说年前再做一个疗程,等过完年看能不能手术。第二个疗程结束已经腊月二十几了,回到家父亲的状态一直不错,每天吃过饭出去散步。

    正月十一我们去弟弟那儿,中午包了饺子,父亲只吃了十几个。我问弟弟是不是该复查了,还不到时间,但弟弟第二天带父亲去医院复查,第二次化疗的效果不好。我问弟弟怎么办,放疗吧,弟弟说。

    接着,父亲又接受了一个月的放疗,这期间父亲的精神状态还不错,做完放疗就跑到公园看人家唱戏,打牌。

    五一前,父亲还有最后几天放疗就做完了,老公说带他到海南玩,父亲说海南有啥玩的,去别那儿。好,说定了。

    五一只放3天假,和儿子学校的假期还不一致,我们没有带父亲出去玩,弟弟带着父亲在附近玩了几天。

    五一过后,父亲吃饭反胃,有时不吃东西也反胃,弟弟说放疗的结果也不理想,我们心里都很难受,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让父亲的病好起来,至少不再继续发展。父亲一顿只吃半碗汤面条,没有劲头。我让父亲回新密,他不回来。

    五月十几号,老公办完事去自己去弟弟那儿看父亲。从小父亲对我们姐弟很严厉,到现在跟我们话也不多,但跟我老公他俩可谈得来。中午他俩下的汤面条,父亲跟他的女婿诉苦:现在吃的这点饭,连命都顾不住啊。老公让父亲和他一块回来,父亲不肯,他俩一直聊到下午四点多,父亲要做晚饭,老公说不吃饭要回新密了,父亲送他下楼,他俩蹲在小区的草地边又聊了一个多钟头!

    (八)接父亲回新密

    弟弟说父亲一个星期都没下楼散步了,吃过饭就歪在沙发上。我和老公决定说啥都要把父亲接回来。

    5月25日早上,老公去弟弟那儿接父亲,弟弟弟妹都去上班了。父亲说光犯恶心,弟弟让老公父亲到他们医院又做了检查,开了治恶心的药和促消化的药,父亲终于来我家了。

    老公开导鼓励父亲:您一辈子都是明白人,谁会不得一点病。您别想恁多,张孬他爷爷(我公爹)前些时老是头晕,浑身没劲,吃不下饭,他说自己得了和我四叔(已去世)一样的病,我叫他每天早上喝一碗羊肉汤,这再不听他说他有病。您这段时间光反胃恶心,还是输那些消炎药把胃伤着了。你就只想着每顿咋多吃点饭,赶紧把胃养好,每天锻炼,把身体养起来,等您能跑动了咱俩出国转一圈,这就是您的目标。您这几个孩子从小就怕您,啥不啥话不敢在您面前说,也不会给您说些好听话,可是您这几个孩子都是咱认识的人里最孝顺的,远的不说,就说咱村里,谁家孩子能比您这几个孩子孝顺?现在您啥都不想,光想咋吃好,睡好,锻炼好,身体养好咱想往哪儿去玩都行。

    父亲很听话。早上,父亲5点半起床了,到广场上步行道走路,第一天,他说一圈600米,他半个小时走了一圈半。第二天,父亲走了两圈。我上班走得早。老公陪父亲吃早饭:去嵩山大道喝羊肉汤,吃泡馍,去开阳路吃粉浆面条,去超化喝老式豆腐脑……

    中午只有我和父亲两个人在家吃饭,我给父亲下羊肉炝锅面,包小馄饨。

    周末,妹妹妹夫来我家,吃过午饭他们带父亲去伏羲山走了玻璃桥,中途休息了几次,父亲的精神一直很好。

    晚上,父亲爱喝玉米糁,爱吃崔记的卤煮和家世界的凉拌菜。

    回来一个星期,父亲午休起来出去转,就自己跑到民康路崔记买卤煮,到广场转一会儿顺便去家世界买凉菜,老公他们俩下午互相通电话,告诉对方已经买过菜啦,馍啦,等我晚上下班回家,父亲已经把玉米糁熬好啦!晚饭喝一碗玉米糁,吃两块煮得烂烂的猪蹄,夹几筷子凉拌菜:豆角,绿豆芽,腐竹,莲菜,花生米,银耳。父亲饭量慢慢大了点,也很少再犯恶心,他说晚上也不反胃,能睡囫囵觉了。我们全家人多么开心!

    (九)父亲走了

    六月五号中午,我儿子从学校回来。我包了饺子、小馄饨,沏了酸汤,父亲吃过饭又吃了一个小香瓜去午休。

    两点我去上班,下午五点接到电话:快来县医院急诊科!

    老公下午三点多回到家,父亲刚坐另一部电梯下楼,他俩没碰见。于是老公给父亲打电话说已经买了卤肉,父亲说他回来捎点凉菜。买好凉菜,父亲拐到我家附近的一个棋牌室看打牌,四点多天色阴沉沉的,开始落小雨星,妹妹给父亲打电话询问他是不是在外边,叫他赶紧回家,我儿子给他姥爷打电话,问他在哪要他送伞去,父亲说不用,离家可近,他就准备回去呢。

    父亲拎着他买的凉菜刚起身出来就倒在地上,是棋牌室里打了急救电话。我的父亲就这么急急地走了!

    在父亲的坟头,他的忘年交,从晋城匆匆赶回来的财叔对我们姐弟说:你们爸爸这一辈子啥都遇见过,啥都没怕过,他不管和谁打交道供事,总是把好处让给人家,叫自己吃亏。咱村老少爷们,没一个不服气你们爸爸。他以前给我说过,他这一辈子只有三个人他对不起,一个是你们二姑,因为家庭成分,你们二姑和你们妈妈换亲:二姑嫁给你们的大舅,她比你们大舅要小好多岁;第二个是你们的妈妈,他脾气老赖,你们妈妈受了很多气;第三个就是他的三妮,赶着计划生育,为了要小子孩儿,把老三闺女送人。

    我的黄土一样的父亲!

  • 下一篇 | 阅读全文(20) | 回复(3) | 赞(2) | 编辑
回复加载中,请稍候...
各位博友您好,评论提交后在编辑审核后显示,请知悉。
发表回复
隐藏(仅管理员可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