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您好, 请登录
文章
  • [原创]读《苏东坡传》有感
  • 作者: veryang时间: 2018/3/13 13:51:59分类: 读书有感
  • 读《苏东坡传》有感

     

    昨天刚合上这本书,本次跟随我们至善读书社阅读,收获超出预期。在我以前的认知里,苏轼是伟大的诗人是书法家是画家,如今跟随林语堂先生一层层的走近,让原本不可及的形象变得真实有血肉也更伟岸丰厚。读这本书期间陆续看到老师们写的悟思感想,真是全面深刻,下面我想从书画方面浅谈一下我的感想。

    本书第二十章《国画》,给我留下印象最深刻,感叹林语堂先生博学!自古中国书画同源,这一章可以直接作为中国书画新手入门指南。(写在前面:仅为个人班门弄斧的观点,在分析单字时借用了解读此贴的一些图文

    明确中国书画的态度:自然 (真实的节奏律动);有生命力(赋予生命与运动)

    以被称为中国第三行书的寒食帖来举例,



     

     

    初见寒食帖是在我大一时到苏轼故居旅游,驻足良久但并未认全帖中的字,二次是听到台湾美学家蒋勋先生聊苏轼,提到现存于台北故宫博物院的《寒食帖》,最近一次便是赵玉亭老师在办公室逐字赏析。此三次愈来愈深入的了解,加之“书法为中国书画提供其技巧与美的原理,诗则提供花的精神气韵情调的重要,以及对大自然的声色气味泛神性的喜悦。”便对林语堂先生说苏轼创造了中国文人画有了新识。以下为寒食帖局部



     

    自我来黄州,已过三寒食。

    年年欲惜春,春去不容惜。

     

    文中叠字“年”,苏轼也很随性,用一个点来表示。现今的印刷字是看不到这种韵律节奏的。

    自然的节奏永远是含有功能作用的,因为其线条轮廓都是生长或发展的结果,而且各有其用途,也正是有这些丰富的节奏,才磨练出我们欣赏的眼光。

     



     

    蒋勋曾说:这里的“花泥”他绝不是在讲花,是在讲他自己,细看‘花’跟‘泥’有牵丝缠绕,是“花”的美丽,又是“泥”的低卑,他正在体会生命从“花”转为“泥”的领悟。爱“花”的洁癖,爱“花”的固执,要看到“花”坠落“泥”中,或许才能有另一种豁达。

    另外一句“空庖煮寒菜,破灶烧湿苇。”一句话,四个冷冰冰的字:“空、寒、破、湿”真破啊 ,把一个得罪朝廷,流放诗人的心境完全点出。

     

    “破灶”二字,字型压扁变形,拙朴厚重,有种破败荒凉;



    哪知是寒食,但见乌衔纸。

    “纸”的最后一笔拉长,尖锐的笔锋就像是一把刀如长剑划破虚空,尖锐的笔锋直指下面一个小小的、萎缩的“君”字有苏书中不常见的悲愤凄厉,透漏了流放诗人豁达下隐忍的委屈。

    黄庭坚曾说这种字简直美得不得了,因为它是率性而为,自然而不做作,所以是最难的。如同王羲之,后来也没再写出那般的《兰亭序》,如果再让苏轼写一次,未必能再写的这么好。因为它难的不是技巧,而是难在心境上不再卖弄。可见不自夸、不卖弄、不矫情,对于一个创作者的艰难。
        苏东坡论自己书画时说:“吾书虽不甚佳,然出自新意,不践古人,是一快也。”观其诗、书、画自然便能了解他如何在自我调侃、自我嘲笑里完成一种毁誉之外的豁达。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阅读全文(23) | 回复(1) | 赞(1) | 编辑
点赞
回复加载中,请稍候...
各位博友您好,评论提交后在编辑审核后显示,请知悉。
发表回复
隐藏(仅管理员可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