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您好, 请登录
文章
  • [原创]一分实践田
  • 作者: 如沐春风1时间: 2019/9/8 7:32:40分类: 南腔北调
  • 一分实践田

    媳妇在家门口的瑞锦小学上班,学校东南角有一片空地没有进行硬化也没有作为学校绿化场地,据说这里将来准备建一个艺术馆,目前暂时作为空地存在着,由于是新建学校,当时这里也是建筑工场,里面好多建筑垃圾,学校里找人用机器把这块地进行了一番整理,大的水泥块、垃圾袋等被清理出去了,地块也平整了,规划成比较整齐的一块儿一块儿的实践田,实践田北边留出来一些让伙房师傅来耕种,还有一块学校党员教师劳动实践基地,剩下的大部分被分配到各个班级,当作每班的实践田,地头树立着统一制作的标志牌,标志牌上写着各班的班级名称和实践田的昵称。

    97号,周六正常休息,我和媳妇有事到她们学校去了一趟,顺便去看看操场上实践田那几棵花生咋样了。走到教学楼,看到原来那一大片种着各式各样瓜果蔬菜的田地上几乎空荡荡的,最南边围墙边上有几个上了年纪的人在忙着翻地,还有两个人正在收花生。我们走近去,看到已经薅下来一堆儿堆儿的花生,看上去白花花的,甚是喜人。交谈中知道这两位老人是某班一个学生的爷爷奶奶,受班主任老师的委托代为管理这个班的实践田,假期里,这块花生田里的草长得半人多高,如果不管理,草就把花生给“吃”掉了,而作为班主任老师的她假期里来往学校又不大方便,干脆托付给两个老人管理,老人说张老师带了他们家孩子四年,对孩子可好了,小学六年,人家带了四年,交待这点事情再不给老师办好,没法交待呀,假期里孩子二位老人忙了三四天才把花生从杂草中“解救”出来,前前后后浇水十多次,才算把花生伺候得像个样子。两们老人很实在,他们还让我们帮忙给张老师打电话来把花生带走,说是受老师的委托,这点小事总得有个圆满交待。

    实践田是春天的时候分下来的,媳妇她们原来是四年级一班,班级的实践田在实践田的西南角,靠近国旗台附近,有五六十平米的样子,虽说是让班主任带领学生们一块劳动,但是孩子们是不大会劳动的,除个别高年级老师带着学生进行了劳动之外,大多数老师干脆自己下手劳作了。春天的时候,学校配发了一些花生种子和玉米种子,图省事的班级只种下花生或者玉米,有些细心些的老师嫌这两样太简单,又自己买来南瓜种子、向日葵种子、葱籽。

    媳妇从学校里回来的时候,唉声叹气地说不会种,不知道种啥好,母亲种了一辈子的地,她建议说家里也有花生种,如果不想种花生,可以去买些红薯秧、辣椒苗、茄子苗、豆角籽,这样种下去,看上去花样也多些,媳妇听了觉得可以。豆角籽还好找,红薯秧、辣椒苗、茄子苗就不好弄了,打听了半天,从我们学校保洁大爷的口中知道,九龙镇集市上应该有卖的,不过去的时候要早一些,通常每天早上七点前卖红薯苗的都会在一个比较固定的地方,旁边也有人专门卖辣椒苗、茄子苗什么的。

    按照保洁大爷的指引,我提前出发去集市上转了一趟,果然找到了卖这些东西的地方,顺利地买了回来,趁中午时间送到家里,让媳妇带到学校进行栽种。

    我记得当我们去栽这些菜苗的时候,有些班级的花生都已经发芽儿了,拱破地面露出一个小尖尖儿,花生是最容易成活的。

    学生是指望不上了,母亲也来学校帮忙耕种,栽红薯的地方拢起了埂,说要把红薯苗栽在埂上,才能结大的红薯。红薯苗栽下了,辣椒苗和茄子苗也栽下了,边上一小格种下了豆角看样子也快发芽了,200棵红薯苗居然没栽多大一片地方,还有一块空着,干脆撒点葱籽儿算了。

    经过两个下午放学时间的忙碌,这一分实践田总算安顿住了,愁人的是这块地里基本上是后来学校整理地面的时候拉进来的黄沙,要经常浇水,浇水后要不了两天就又干了。

    都说要相信岁月,相信种子,一天天过去了,长势最好的是豆角,辣椒苗和茄子苗活过来有一半,红薯秧活了也一半多,最不景气的是葱籽,虽然看上去在面上也绿绿的一层,可半个月也没见它们有想要长高的样子,最后看着实在没指望了,就毁了葱苗,种上了花生种子,在稀疏的辣椒苗和茄子苗中间我们也补种上了一部分花生种子。








    田间管理,算是给班主任老师布置的课后作业,有些班主任也尝试着让学生去帮忙浇水,结果孩子们倒是挺高兴,一顿忙活后不但把自己地里弄得到处是深深浅浅的脚印,还殃及旁边班级的实践田,惹得别的班级老师怨声载道,说来也是,辛苦管理的责任田,不管成效如何,都浸透着自己的汗水,看到一棵小苗被踩了,心里都难受得要命,这样一来,这些试图让学生来管理实践田的老师也就打消了念头,也只好自己动手实践了。

    有时候放学早了,我也会散步一样带着妞妞到学校这里来看看,有时候会帮忙浇水,总会看到一些老师在放学后来自己班级的实践田里再忙活半天再离开学校。正常上班时候还好说,老师们不管多忙,总会利用下班后抽出一点点时间到自己的田边来看看,暑假里,实践田的管理就成了问题。

    在所有的老师中,最下功夫的是石海旺老师,石老师不光把自己班级的实践田管理的井井有条,还主要负责着学校的党员实践田,说是全体党员的实践田,因为每个党员老师还要抽空管理自己班级的那块责任田,也就很少有人支去光顾这块党员实践田了,浇水、除草、施肥,石老师是实践田里最活跃的身影,石老师管理实践田,舍得下身份,为了让花生苗长得好,学校曾经买过一些复合肥,有人是简单把肥料撒一下,浇点儿水就完了,而他则是买来一袋子干鸡粪,每次施肥的时候,把鸡粪放进一个桶里,弄上水搅拌成粪水,再用个小碗,一棵一棵给花生苗浇肥料水。

    一分汗水,一分收获。他们班级的责任田里花生长势是最喜人,里面也几乎没有杂草,而有些班级里因为缺乏管理,要么土地都干得裂了缝儿,玉米和花生看上去蔫儿了吧唧的,要么就是草比花生都深,完全看不到花生的样子了。不晓得前些天大家在这里“秋收”的时候,心情如何?

    两位老人边忙着摘手里花生,边跟我们说,昨天十多个孩子跑到我们这块地里拔花生,东一棵西一棵,老人劝说他们,把别人班级的花生拔了不合适,孩子们不管不顾,说这就是我们班的,想必也不会错,媳妇今年重新回头带一年级,那些孩子们升到五年级了,这些孩子们原来的时候多多少少也曾来这里劳动过,媳妇说他们吃点也是应该的。

    (两们老人接收管理前的花生田)

    十点钟的太阳,又变得焦躁起来,天热得让人直流汗,两位老人在紧张地摘着花生,花生颗粒饱满,个头儿匀实,因为是沙土地,最适合花生的生长,花生看上去白花花的,煞是喜人。

    看着眼前两个老人收获起来的花生,我不禁感叹着,土地从来不会哄人,你怎么对待它,它便怎么来回报你,不管是自己付出勤奋和努力的汗水,还是借助别人的力量,最终是要把功夫下到位的。我们也赶紧找袋子把剩下不多的一些花生拔了出来,摘到袋子里回家品尝劳动果实。

    一分实践田,检验着老师们的劳动能力和管理水平,汗水和收成总是成正比例的。

    种田如此,别的事情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阅读全文(66) | 回复(21) | 赞(11) | 编辑
  • 圈子:经开郑“能”量
回复加载中,请稍候...
各位博友您好,评论提交后在编辑审核后显示,请知悉。
发表回复
隐藏(仅管理员可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