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您好, 请登录
文章
  • [原创]“物方生方死“里的坦然
  • 作者: weijunlou时间: 2019/3/15 9:22:48分类: 无分类
  •      《庄子·天下》所列惠施“历物十事”之一:“日方中方睨,物方生方死。”太阳刚升到正中,我们习惯在表面察觉它正当时的光明,其实就在此时它已开始西斜了;一个物刚生下来,我们习惯在表面察觉它的生机勃勃,其实就在此时它已又走向死亡了。人与物的生与死就是如此不停变化。

        人类总渴望自己生的长久,也最忌讳谈死,显得很不吉利。

    鲁迅在《立论》一文中,讲到一件老实人太老实说了"人死"挨打的事。

    这件事的大概经过。一家人生了一个男孩,全家人都很高兴。满月的时候,主人抱刚生的男孩出来给客人看,自然是想得一点好兆头。一人说:"这孩子将来是要发财的。"他于是得到一番感谢。一个人说:"这孩子将来要做官的。"他于是收回几句恭维。一个人说:"这孩子将来是要死的。"他于是得到一顿大家合力的痛打。一学生听据此事后很不解:“说要死的必然,说富贵的许谎。但说谎的得好报,说必然的遭打。你……”老师最后给这位学生可以"愿意既不谎人,也不遭打"的方法:"你得说:‘啊呀!这孩子呵!您瞧!多么……。哈哈!Hehe!he,hehehehe!’”

        "物方生方死"。道理很清楚,但在中国人情世故里,老实人实实在在说"死",道显很不合时宜,反而"富贵的许谎"显得很真实可爱。

        有些人也许太沉醉于"旧迷信"的春天里。人很相信别人的吉言,也很相信自己今后的运道也会顺此"吉言"来行,或者很相信这"吉言"本身效用的真假无多重要,而大约出于面子才"宠爱"它。大多时,人很憎恨别人说不吉利的实话,也很相信自己今后的运道也会受此"不吉言"太多影响,或者很相信这"不吉言"本身效用的真假无多重要,而大约出于面子才"憎恨"它。生与死,对平常人来说,总是件不寻常,又变疑莫测的事。人一生只有一次短途旅行,不可预演。人一生受太多内在与外在因素影响,人生总呈现"命运多舛"的特点。有多时,我们太爱生命这一次的来,又无法预测"命运",无法真的改变人之"命运多舛"的状态。

        所以很多人就很谨慎谈"死"、很忌讳说"亡":一从迷信角度来说不吉利;二从人心理方面来讲不喜欢。所以人也总顺惯性不"坦然"面对生与死,从而也导致人生的不坦然与死的很恐怖。

        孔子:“未知生,焉知死?”对人之生,人要先学会勇敢面对生、悟清生:生就是为好好死去而丰富,死而大多是为生的丰富做一个简单的记号而已。

    文天祥:"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看淡死亡的方法就是看重生之意义。

    李清照:"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生有"人杰"可当,死时又有"鬼雄"可做。生死又有什么可怕。

       谈生死, 从现实文明意义来讲,注意些礼节、人情世故的分寸,不可乱讲,也是应该的,不至于像那位老实人“白白挨打”,但也不要学那位老师“打哈哈法“,太世故的面对生死。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阅读全文(5) | 回复(1) | 赞(1) | 编辑
访问脚印(最新55个)
点赞
回复加载中,请稍候...
各位博友您好,评论提交后在编辑审核后显示,请知悉。
发表回复
隐藏(仅管理员可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