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您好, 请登录
文章
  • [原创]留名青史,我只差认识李白
  • 作者: 五月风时间: 2019/6/3 18:25:45分类: 五月读书
  • 留名青史,我只差认识李白

    ——戏论文字的力量

    历史长河,由古至今奔腾不息;千古人物,如河底沉沙留名者稀。王侯将相,生时显赫一时,身后只得史书寥寥数语;文人墨客,领风骚数年,后世仅余文章几笔。

    然而,在历史中总有一些幸运儿,无显赫身份,无千古文章,只因运气好,偏偏就名传后世,人人尽知其名。

    这第一幸运儿当然就是汪伦了,试问,会汉语的人,谁不会背《赠汪伦》呢?

    李白乘舟将欲行,忽闻岸上踏歌声。

    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

    从诗中看,大家一定认为这位汪伦是李白的至交好友,其实非也。汪伦只是唐朝泾县一位小小的县令,他是李白的“铁粉”,怀着对偶像的仰慕,写一封信邀李白到家中做客:“先生好游乎?此处有十里桃花。先生好饮乎?此处有万家酒店。”十里桃花,万家酒店,让李白为之心动,欣然应约而来。到时方知,所谓十里桃花,是十里外有个桃花潭,所谓万家酒店,是有个万姓人开的酒家。李白知后不以为被愚弄,而是大笑,与汪伦同游数日,临行写下《赠汪伦》,从此汪伦千古留名,妇嬬皆知。

    而酿酒翁的纪叟,只因卖过李白佳酿,在死后竟然得李白一首悼念诗,也可算大幸运了。

    纪叟黄泉里,还应酿老春。

    夜台无李白,沽酒与何人?

    想来纪叟酿酒一定有独特之处,甚合李白口味,诗人醉后,是否常与酿酒老翁聊一聊酿酒之技?纪叟是否也常常与诗人共饮几杯,谈谈饮酒之趣?总之,黄泉中的纪叟再酿酒,已无李白品尝,是否也孤寂难当呢?一位千年前的酿酒师,就这样穿越历史留下姓氏,何其幸也。

    我宿五松下,寂寥无所欢。

    田家秋作苦,邻女夜舂寒。

    跪进雕胡饭,月光明素盘。

    令人惭漂母,三谢不能餐。

    一位田家老妪,不顾一天劳作之苦,为诗人送上“雕胡饭”,一餐之恩,换李白佳作一首,苟媪之幸,更胜纪叟。

    同州隔秋浦,闻呤猛虎词。

    晨朝来借问,知是谢杨儿。

    这位谢杨儿,只因诗人听到他的呤诵,便获诗一首,留下姓名,也算是幸之又幸了。

    ……

    像你我这样的普通人,在世上短短数十年的生命,几代之后,连子孙恐怕也记不住我们的名字了,我们在这个世界上的故事,经历时自己感觉惊天动地,经历后,也只若云烟飘散,不留一丝痕迹。我等普通人,若想留名与后世,与以上幸运儿的区别,就在于:他们与李白同时同世,幸有一面之缘;而你我与李白相差千年,无缘相识,实在可叹。

    曹丕在《典论.论文》中说:“盖文章,经国之大业,不朽之盛事。年寿有时而尽,荣乐止乎其身,二者必至之常期,未若文章之无穷。”也就是说,荣耀快乐只是个人自身的事,人生在世再长久终要湮灭,只有文章可以永垂不朽。

    想想也是,所谓名山,皆因文人诗作而名;所谓名楼名阁,多因文章而传后世;所谓名人,也因作品而流芳百世……文字的力量是无穷的,能穿越古今,引发共思、共情、共问……我等虽然浅薄,留不下千古之名,也可多思、多写,以文字抒情,以文字交友,也算幸事吧!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阅读全文(199) | 回复(59) | 赞(32) | 编辑
  • 圈子:百合花名师工作站 走进多彩课堂文化
回复加载中,请稍候...
各位博友您好,评论提交后在编辑审核后显示,请知悉。
发表回复
隐藏(仅管理员可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