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您好, 请登录
文章
  • [原创]朗读者:直击心灵的拷问
  • 作者: 五月风时间: 2018/12/27 16:19:32分类: 五月读书
  • 德国作家本哈德.施林克的中篇小说《朗读者》是一本很容易读下去的小说。小说的内容并不复杂,青春旺盛的米夏在十五岁遇到三十六的成熟妇人汉娜,是不是爱他并没有认真分辩,只是很享受这份快乐,小心地隐藏着这个秘密,在相处时,汉娜喜欢让米夏为她朗读,一本书又一本书。汉娜不辞而别,再相见时,已在法庭。米夏是法学院的学生,汉娜是纳粹集中营的看守,她要为在轰炸中被关入教堂的众多女囚之死负责,汉娜的羞耻是自己不识字,为了不暴露这个缺点,她选择承担下一切,被判终身监禁。米夏一直在自己的负罪感里挣扎,他继续为汉娜朗读,定期向狱中寄录音带。汉娜在狱中学会识字、写字,服刑十八年后获得特赦免,而就在她出狱的前一天,汉娜自杀,为本书划上句号。

    这部小说只有十三四万字,却抛出许多矛盾,拷问读者的心灵。什么是爱情?关于汉娜与米夏的恋爱应该是什么态度?用世俗的眼光,女子比男子大21岁绝对是不伦之恋,关于这一点汉娜与米夏也是知道的,所以他们选择了深深的隐藏与拒绝未来。如果抛开世俗,这两个人的恋爱关系没有给任何人带来伤害,甚至还促进了彼此的进步。米夏变的自信,本以为生病后赶不上功课要休学,没想到一科科学下来竟然获得好成绩。汉娜也散发着柔和的光芒,沉浸在米夏朗读的一个个名著之中。这样的恋爱应不应该指责呢?如果性别颠倒过来,大叔与萝莉,兴许还会传出一段佳话,那为什么我们会指责米夏与汉娜呢?我们到底该怎样评价自己与别人的恋情呢?

    战争后,如何看待为战争出过力的人呢?战后的德国有一代人都是被指责的。上过战场的,为什么要做战争的帮凶?没有上过战场的,为什么没有发出反对战争的声音?年轻一代全盘否定自己的父辈,而德国在二战中的斑斑劣迹也让参与过战争的人有口难辩。汉娜在二战时是女子集中营的看守,每个月要参与一件让人毛骨悚然的挑选,选60人送到奥辛维斯集中营,众所周知,送去的人只有一个结果——死亡。汉娜是否有罪?每一个听审者都会认为她是有罪的,直到汉娜问法官:“如果你遇到这种情况,会如何选择呢?”法官只能含糊地说:“当然是不能让自己陷入这种境地最好。”

    在形势明朗之后,指责在事件中处事不当的人,在中国被叫做“事后诸葛亮”,汉娜之问是问法官也是问所有的人:“如果你身在其中,会怎样选择呢?”这个问题,相信许多人都没有真正认真地思考过。在时代的大潮里,多少人能勇敢地逆势而为呢?

    汉娜承认所有的报告都是她写的,而这就意味着她被动地成为看守的负责人,比其他人担负更大的罪责。而米夏却知道,汉娜不识字,是文盲。她放弃在西门子的晋升而去入伍,放弃做司机的机会而只当一名售票员,都是因为这个秘密。该不该说出这个秘密而让汉娜减刑呢?米夏不知所措,最终他保持了沉默。汉娜有自己的选择,对她而言,承认是文盲的现实,比终身监禁更难以接受,她是个把自尊看的比一切都重要的女人。

    这是一部严肃文学,简单的故事推出几组引人深思的矛盾,引发读者深层次思考:在这个纷纷扰扰地世界上,我们到底应该怎样对待自己,又应该怎样对待别人呢?

     

    另外,我甚至还怀疑,我的快乐记忆是不是真实的。因为,我越是想它,就越想出一些尴尬场景和痛苦境况。再说,我虽然已经朝汉娜的记忆道声再见,但是,我却并没有将它克服。曾经汉娜难为水,我不再对人卑躬屈膝,我也不再自惭形秽;我不再自揽罪过,或者感到负罪;我也不再去爱人,以免一旦失去便又会悲痛万分。这一切我并没有故作什么明确的构思,只是在感觉上坚如磐石。

    ——本哈德·施林克 《朗读者》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阅读全文(48) | 回复(5) | 赞(3) | 编辑
  • 圈子:走进多彩课堂文化 二七教育
回复加载中,请稍候...
各位博友您好,评论提交后在编辑审核后显示,请知悉。
发表回复
隐藏(仅管理员可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