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您好, 请登录
文章
  • [原创]中招那一年
  • 作者: 水自流时间: 2017/6/26 17:32:39分类: 美好回忆
  • 忙碌的中招工作又将落下帷幕,多少孩子的青春将随之转变,微信群中家长和老师很多都是对孩子们的祝福。是啊,又是一届学生,又是一个“赛季”结束。

    从我自身的感受可以明显感觉中招工作和高招是明显差着一个档次的,没有提前几天的封锁线,停止办公,也没有多次的相关工作会议,即使各相关部门的配合也没有高招时的高规格。有的只是中招考试的悄然而至,有的是家长期许的眼神,还有孩子们热情高涨的斗志。

    又是写在中招结束的时候,记得上一篇就是高招结束的时候,写作还是要坚持的,督促别人,自己更应该做到。

    好吧,回到标题的内容,中招的事情,每年都要写一点东西。

    中招,虽在眼前却又很遥远,近是正在进行中,远是我的中招已经过去很多年。但我的中招那一年的那些事还是清晰可见,如在昨天。

    记得刚升上初三那一年,暑假过后开学,乡里合学校,学校也来了一批新老师和新学生。作为学校的老生,看完分班情况,就找到自己的教室。

    看到讲台上站着一位身材魁梧,大背头,一身浅灰,上面短袖下面长裤,脚穿布鞋的陌生中年男子,正拿着粉笔在黑板上写着什么。好像有点印象,是有关说明文的一些常识和写作方法,但让人惊讶的是那粉笔字那叫一个好,标准的楷书,出于对字的折服也增添了对这位老师的敬佩。

    后来黑板上的落款清晰的写着:禹宝光。禹老师就成为了我们中招关键一年的班主任。那一年禹老师领着我们练字,一天临摹一张纸作为作业,自己的字迹得到了提升,那一年我也知道庞中华。

    那一年我还是班长,班里只有两个比我高的,所以 在班级管理方面还是有一定的威慑力。不过也不尽然,有一次本村赵姓同学把几何老师气的甩手离去,我让他去给老师道歉,随后变成两人讲台的扭打,虽然他低我半头,但我并没有获得胜利。

    那一年北京申奥,我们一起热情高涨的祈福,信心百倍,志在必得;但最终的奥委会上两票落败,举国失落,让我们经历了申奥失败的颓废迷茫,更加坚定中国当自强。

    那一年,《北京人在纽约》正在热播,我们课堂上多了一些内容,禹老师会和我们讨论阿春的故事,讨论电视剧情节,预料剧情的发展,那一年我认识了王姬。

    那一年,后桌的同学爱唱越调,让我这个戏盲,知道了河南戏,不光有豫剧,还有越调,申凤梅老师经典名曲《三支将令往下传》、《四千岁你莫要羞愧难当》等等也能跟着哼唱几句。

    那一年,学校的广播操比赛,县里电视台来人录了像,自己动作格外标准,对着教学楼前一排老平房上的摄像机昂首挺胸(颇有点思密达民族的神似),以致于自后多年一直渴望见到镜头里的画面。

    那一年,我们男生一起去陶老师家帮着掰玉米,虽骄阳似火,但十几个人干劲十足,地里掰完往家运,扛着就往楼上背,争先恐后,都怕自己干的少,尤其中午的炸酱面格外香。

    那一年,有个性的化学老师来上课,见到黑板上上一节课的板书没有擦,就直接在上面直接写化学课板书,全部人一脸迷茫,让僵持的小组轮流擦黑板问题暴露无疑,我这个班长真有点无地自容。

    那一年,几个同学到县中参加学科竞赛,中午吃饭不熟悉县城的我们居然下坡往西走,过东关桥走到老城坡才找到一个凉皮摊,吃了饭还是同学掏的钱,后来怎么给人家都不要。

    那一年,中招在即的前几天,几个要好的男生,放学相遇在学校土操场上打篮球,没有技术,没有准头,奔跑的大汗淋漓,灰头土脑,仿佛能缓解一下考试前的紧张情绪,然后是静下来的不语和对未来高中生活的猜测。

    那一年,我们过的平常,只是多了一些大人才有的焦虑,人生的第一道坎儿,考前失眠,中午午休整个屋里人都睡过站,出门打了一个“奔马三轮” 的士,穿越城市焦躁的奔向老城的考场,还好没有迟到的太多。

    中招那一年故事很多,也很有趣,十六岁的年龄就有这样的历练,绝对是影响着后来的自己,最后说一下中招那一年的结果,中招成绩非常不理想。

    有句话,知耻而后勇,后来的故事就是这样开始的。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阅读全文(127) | 回复(14) | 赞(14) | 编辑
回复加载中,请稍候...
各位博友您好,评论提交后在编辑审核后显示,请知悉。
发表回复
隐藏(仅管理员可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