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志有志的博客 http://blog.zzedu.net.cn/youzhi FEEDCREATOR_VERSION zh-cn Fri, 19 Jul 2019 19:22:10 GMT 教在淮阳2 http://blog.zzedu.net.cn/youzhi/article_y82s5j3gfe50gt94.html 充满新鲜感的日子很快就过去了,繁忙的教学工作像洪水猛兽般席卷而来,大班额、长课时的教学模式让我们这些老师们有点招架不住。因为学生基础差,底子差的缘故,可能还要在课堂上随时调整教学环节,帮他们补齐原来没学好的内容。
除此之外,学生们参差不齐的学习水平和优劣明显的接受水平,对整个课堂的教学进展也产生了重大影响。就语文学科而言,因为缺少良好的阅读环境和阅读氛围,这里的学生无论是识字量、词汇量还是知识储备等都少之又少。相比起语文,他们更喜欢数学,因为不用背书,也不用反复的抄写生字和词语,更别说那让人绞尽脑汁也写不出来的作文了。
为了改善当前的状况,我决定先从课堂教学入手,从阅读入手。朗读课文是与读者交流的最好机会,也是感悟文章情绪的最佳途径。为了重新燃起学生的学习兴趣,我在课堂上反复引导学生,让他们明白课文也可以像故事一样有趣,每一篇课文都代表着不一样的心情,当你会读了这篇课文,就相当于你和作者一起经历了这个故事。慢慢地,他们终于大胆起来,敢于在一篇课文中加入自己的感情,并在同学们的面前,毫不羞涩的朗读出来。
因为课时多的缘故,课程一般都结束的很早,剩下的时间,除了帮他们 ……]]>
有志 http://blog.zzedu.net.cn/youzhi/article_y82s5j3gfe50gt94.html#cmt Fri, 19 Jul 2019 03:21:53 GMT http://blog.zzedu.net.cn/youzhi/article_y82s5j3gfe50gt94.html
教在淮阳1 http://blog.zzedu.net.cn/youzhi/article_f3yerl2qdgzvg7g9.html 8月,郑州,炎热的天,沉闷的风,带着行李,坐着大巴离开了自己熟悉的工作环境,和领导同事一同前往200多公里外的淮阳。车很快,路很长,眼里看的是路两边景色的残影,心里装得是对淮阳的五味杂陈。
3小时的路程在同事们的欢声笑语间,很快就过去了。下了车,开了短会,便由各自的校长接回受援学校,我分到的学校相对于其他学校来说,既大又远,幸运的是跟我一起的还有好几个年龄相仿的老师,大家看起来美好友善,一路没有多少话语,有的时候,沉默就是最好的默契。
我们要去的是贾庄学校,学校很大,热爱花草的校长将校园的角角落落都种上了花草树木,有些是从未见过的品种,五颜六色,甚是漂亮。学校里多余的空房间就是我们的宿舍,面积不大,陈设简单,铁架床,上下铺,一张桌子,几把椅子,像回到了校园时代的宿舍,感觉陌生又熟悉。

同屋里还有来自其他地方的支教老师,安置完衣物,互相寒暄一番,才发现这位老师是我的老乡,熟悉的家乡话使我倍感亲切。因为学生还没有开学,所以校园里显得格外情境,这才有机会认真的熟悉这座将要待上一年的学校。

校园整洁干净,几座教学楼坐落在四个方位,组成了一个四合院的 ……]]>
有志 http://blog.zzedu.net.cn/youzhi/article_f3yerl2qdgzvg7g9.html#cmt Fri, 19 Jul 2019 03:17:56 GMT http://blog.zzedu.net.cn/youzhi/article_f3yerl2qdgzvg7g9.html
《乌合之众》—群体心理探究 http://blog.zzedu.net.cn/youzhi/article_efqzyjykl4auhxtf.html 为了便于同个体进行区分,我们通常把聚集在一起的个体,叫做“群体”。在群体中,无论个体是什么性别、民族、性格都有了统一的称呼。远古时代,我们把他们成为部落,后来我们把它们称为氏族,再后来我们叫他们国家。
但是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说,简单的物种聚集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群体。群体必须拥有相通的群体心理,他们的感情、思想乃至行动都聚集在一个方向,从数量群体上升到了心理群体,受群体精神的统一支配。
个体在心理群体中地位是相当渺小的。当心理群体趋向形成时,个体独立的思想和感情,将会被群体性的思想和感情所取代。个体自觉性逐渐消失,群体性逐渐显现。如果把群体比作一片沙漠的话,个体就是众多沙粒中的一颗,可以被风吹到任何地方。这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了,为什么在一些个社会时间中有那么多不明真相的人参与其中。
群体对个体的精神改造,影响了个体的行为决策。可以说,如果不是形成了群体,一些想法和感情在个体身上根本就不会产生,或不可能变成行动。法国的大革命就是在群体的带动下逐渐蔓延至每一个参与者。
这也间接证明了另一件事情,并不是所有的群体都需要聚集到同一处地方。只要心里揣着相通的感情或者动机,那 ……]]>
有志 http://blog.zzedu.net.cn/youzhi/article_efqzyjykl4auhxtf.html#cmt Thu, 13 Dec 2018 11:32:17 GMT http://blog.zzedu.net.cn/youzhi/article_efqzyjykl4auhxtf.html
《论佛骨表》—韩愈的“反佛”之路 http://blog.zzedu.net.cn/youzhi/article_rw0zdqcfvhl53g8g.html 韩愈前半辈子磕磕绊绊好不容易进京当了官,勤勤恳恳的干到了刑部侍郎。适逢唐宪宗派使者前往凤翔迎释迦牟尼的佛骨回京供奉,一时间长安信佛之风风行,上到王公贵族,下至贩夫走卒,无不合十焚香,顶礼膜拜。看到此情此景,韩愈忧国之心顿然而生,佛教教义在他眼里同儒家学说互相违背,恭迎佛教是误国害民的举措。于是乎,韩愈写了《论佛骨表》上书劝谏,试图让唐宪宗明白佛既不可奉,也不可兴。
深受儒家浸染的韩愈在文章的第一句就对佛教的来源充满了怀疑。他说,佛教是后汉时期才传来的,就不是中国本地产的,它无非就是外国的一种道法。
耿直的韩愈觉得这样还不过瘾,于是接着写:三皇五帝都活了一百多岁,天下太平,百姓安居乐业,这个时候佛教在哪呢?博学的韩愈又举了周文王,周武王年过百岁,国家兴旺的例子,继续对佛教安国的想法进行抨击。
此时,攻击模式开启的韩愈已经停不下了。他用汉明帝,梁武帝大力兴佛,却不得善终的故事告诫唐宪宗“事佛求福,乃更得祸”“佛不足事”。韩愈认为不仅不能事佛,还应该反佛,要不这佛骨扔到火里去,永绝根本。
唐宪宗览奏后勃然大怒,要处死韩愈。因为韩愈在文章里,暗指唐宪宗奉佛敬佛,“运 ……]]>
有志 http://blog.zzedu.net.cn/youzhi/article_rw0zdqcfvhl53g8g.html#cmt Mon, 03 Dec 2018 05:51:22 GMT http://blog.zzedu.net.cn/youzhi/article_rw0zdqcfvhl53g8g.html
读《原性》知性情 http://blog.zzedu.net.cn/youzhi/article_6w2mapbz2vmv0ugb.html 近两天读了韩愈的《原性》,对于其中关于人性和品格的讨论,多有感悟。因为教学的关系,常常会在班级里看到性格迥异的孩子,他们有的善良守序,有的暴躁易怒,有的冲动武断,有的心思重重,还有的大大咧咧……再没有比教师这个工作能见识到这么多性格各异,却又毫不隐藏的职业了。
教学之余,常常会去思考,为什么个体之间的性格差异如此巨大,即便是难以分辨的双胞胎,性格上也是迥然不同。古代的圣贤们关于人性的探讨早已有之,最出名的要数孟子和荀子的观点。孟子说,人性本善。荀子说,人性本恶。两者虽然各执一词,但起码都说明了一个问题,无论是善还是恶。人性是天生的。
巧合的是,韩愈也认同了这个观点。他认为“性也者,与生俱生也”。不仅如此,他还把人性分为了上、中、下三个品级。为此,韩愈还特地提出了一个判断标准。他把人性分为了仁义礼智信,五个依据。上品的人“主一而行于四”;中品的人“一不少有,则少反,其于四也混”;下品的人“反于一而悖于四”。简单来说,就是上品至善,下品至恶,中品善恶交杂。
只有这一个理论还难以支撑韩愈的“性情论”。因此,韩愈又紧接着提出了另外一个观点,这个观点有点“外因论”的意思。 ……]]>
有志 http://blog.zzedu.net.cn/youzhi/article_6w2mapbz2vmv0ugb.html#cmt Sat, 01 Dec 2018 11:59:14 GMT http://blog.zzedu.net.cn/youzhi/article_6w2mapbz2vmv0ugb.html
《雍正王朝》 http://blog.zzedu.net.cn/youzhi/article_npz1k2252xa3hu2f.html 随着一系列宫廷影视的风靡,雍正成了戏剧影视里话题最多的人物,无论是他与甄嬛的爱恨情仇,还是“九子夺嫡”的机谋权变,都成了人们争相谈论的话题,就连许多本来不怎么关注历史政治的男女老少,也都变成了雍正的迷妹,谈起来这段清宫秘史真是个头头是道。
雍正,全名爱新觉罗·胤禛,是康熙的第四个孩子,也就是电视里几个皇子口中的“四哥”,下人们口中的“四爷”。他的母亲因为地位较轻,所以雍正出生后由当时的贵妃佟佳氏抚养。佟佳氏贤良淑德,性情善良温和,颇有风度,深受康熙的喜爱。从雍正即位后给她的追封的谥号和诏文来看,雍正对这位养母是极为恭敬的,多次在诏书中提到她“慈抚朕躬,恩勤笃挚”。由此可见,两个人之间的感情是相当深厚的。
雍正十一岁的时候,佟佳氏因病去世。雍正重新回到了生母乌雅氏的怀抱。生母不及养恩大,母子两人之间的感情明显不够亲热,再加上当时乌雅氏已经有了自己贴身抚养长大的十四阿哥胤禵,对雍正这个半道回家的儿子自然不能一视同仁。
雍正师从顾八代、张英,两人都是当时的名人,品行端正,学识渊博,再加上聪明睿智的康熙指导,雍正的才学日以精进。
]]>
有志 http://blog.zzedu.net.cn/youzhi/article_npz1k2252xa3hu2f.html#cmt Thu, 01 Nov 2018 06:06:26 GMT http://blog.zzedu.net.cn/youzhi/article_npz1k2252xa3hu2f.html
《游褒禅山记》——王安石一生的野望 http://blog.zzedu.net.cn/youzhi/article_n09syl9alb4kr8ky.html 看完《苏东坡传》对王安石的描写(林语堂对王安石的描写还是有所偏见的,还好有很多后人正确的看待了这个问题,还原了一个真实的王安石),又碰巧读到了《游褒禅山记》,前后对照,竟能找到许多契合之处,便有感而发。——题记
《游褒禅山记》是王安石在至和元年时写下的,当时他三十四岁,刚刚从舒州通判的任上辞官回家,途中他随友人一同游览了褒禅山,不久之后,以追忆的形式写下了这篇游记。游记并没有着墨记录褒禅山的奇崛瑰丽,反而大力描写了他自己的所思所想,心得体会。

他们一行人在褒禅山的后洞,越走越深,越深越奇,真是人迹罕至。正当他们对前面的探险兴致勃发之时,一个人说,再不出去,火把就要灭了。众人遗憾的走到洞外,却发现火把所剩尚多,自己也尚有余力,于是纷纷责怪起这个劝说的人。王安石也颇为后悔,埋怨自己没有坚持己见,不该附和众意,扫了冒险的乐趣。于是他颇有感触的写下“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而人之所罕至焉,故非有志者,不能至也。”他认为,一个人只有秉着尽心竭力,百折不挠的精神态度才能完成别人所不能完成的事业。王安石随后也真真成了这句话不折不扣的践行者。
经过长期的实践 ……]]>
有志 http://blog.zzedu.net.cn/youzhi/article_n09syl9alb4kr8ky.html#cmt Fri, 12 Oct 2018 14:55:08 GMT http://blog.zzedu.net.cn/youzhi/article_n09syl9alb4kr8ky.html
《龙说》——云从龙 http://blog.zzedu.net.cn/youzhi/article_5hufe4en0eq4363v.html 《龙说》与《马说》差不多是韩愈在同一时期创作的作品。当时的韩愈初登仕途,很不得志,多次上书宰相以求提拔,却一直未被采纳。心怀天下而郁郁不得,在京城上下奔走相告,呆了十年之久,却大志未酬,因此做了这两篇文章。《马说》中,韩愈抒发了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的愤懑之情。但在《龙说》中,这种怀才不遇的激愤,就相对委婉一些。
他以龙比喻圣君,以云比喻贤臣,借着“龙嘘气成云”的古老传说,阐明自己“贤臣离不开圣君任用,而圣君也离不开贤臣辅佐”的观点。韩愈写道,龙吐出来的气变成了云,云的灵气自然是比不上龙的。可是龙翱翔天际,震动雷电,显示神威的时候,也需要云来衬托啊,由此可见云对龙来说是很重要的。
龙赋予了云灵气,但是龙的灵力却不是云所能赋予的。虽然如此,龙却必须依靠云来展示自己的威能。这里就出现了一种辩证思维,龙虽然创造了云,但又必须时刻依赖自己所创造的东西,如果失去了它,自己的存在也就失去了依靠。
再由此推之,世间很多东西都依赖于这样关系的维持。女娲创造了人,倘若没有人便显示不出女娲与众不同的地方。皇帝统治着百姓,倘若没有百姓,皇帝也就不是皇帝了。所以,对于我们周围的事物,一 ……]]>
有志 http://blog.zzedu.net.cn/youzhi/article_5hufe4en0eq4363v.html#cmt Thu, 11 Oct 2018 03:35:36 GMT http://blog.zzedu.net.cn/youzhi/article_5hufe4en0eq4363v.html
《三十六计》谋攻篇 http://blog.zzedu.net.cn/youzhi/article_1kfi08sx1v50iwna.html 在第二篇《作战篇》中,孙子作为战略思想家指出了“贵胜,不贵久”的“速胜论”,意在告诫世人尽量避免没有价值的消耗战,减少战争损失。在这个大前提下,孙子紧接着就在《谋攻篇》中,提出了战争计谋的总方针——“全”(必以全争于天下,故兵不顿而利可全也)。也就是说,所有的谋略设制都要围绕着“保全”这个中心思想,要全国,全军,全旅,全卒,全伍,并以此提出了那个广为人知的最高境界“不战而屈人之兵”。当别的将领还在想怎么打赢战争的时候,孙子已经到了,怎么把仗赢得最漂亮的境界了。
其实,不论是孙子说的“速胜论”,还是“全胜论”,其中都包含着他对战乱之祸的深刻认识。也许正是他看到了战争所带来的种种痛苦与灾难,才会在书中反复提到要尽量减少战争所带来的损失,才会提出“屈人之兵而非战也,拔人之城而非攻也,毁人之国而非久也。”不过,这也只是我一厢情愿的想法,毕竟孙子在书中还是提出了,攻城略地,因粮于敌的一些攻伐手段。
在谋篇中,孙子还提出了另外两个著名的观点“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和“知己知彼,百战不殆”。除此之外,还对将领和国君提出了一些特别的要求。他认为,将领就是国家的辅助,辅助的好了,国家就会强 ……]]>
有志 http://blog.zzedu.net.cn/youzhi/article_1kfi08sx1v50iwna.html#cmt Sat, 22 Sep 2018 12:09:05 GMT http://blog.zzedu.net.cn/youzhi/article_1kfi08sx1v50iwna.html
《三十六计》作战篇 http://blog.zzedu.net.cn/youzhi/article_6a6vo0h37am8lik3.html 作战篇,是三十六计的第二篇章,讲述的仍然是战争前期的筹谋准备。孙子仍然在开篇就强调了,行军打仗,攻敌灭国不是过家家的儿戏。一场战争消耗的往往是举国之财力。日费千金,千里馈粮然后十万人的军队才能举兵出发。
这还仅仅是军队出兵的花费,一旦双方开战,所产生的花费则更加惊人。这不单单是家里有没有矿的问题了,而是要涉及到家里有几座矿的问题了。国力越强,粮草就越多,武器就完备,消耗力就越强,所以拼的不光是将领,更多是拼钱。钱多的国家才有资格打仗,钱少的国家只能被动挨打。所以,古代帝王要想开拓不世功业,做的第一件事不是征兵,而是富国,富国才能强兵,兵强才能打仗。
即使有了强大的国力,孙子仍然认为作战时的第一原则是“贵胜,不贵久”。进攻方要追求迅速获胜,将利益尽快变现。否则,钝兵挫锐,屈力殚货,再多的钱也有被画完的一天。曹刿论战中,也提出了“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看来,不光天下武功唯快不破,打仗行军也是唯快不破。
但这只是针对进攻方来说,对于防守方来说,面对进攻方的滔滔攻势,一定要想方设法抵挡下来,再拖延下去,让敌军仿佛陷入泥沼,进不得,退不得。孙子说,不能认识到战争之害的 ……]]>
有志 http://blog.zzedu.net.cn/youzhi/article_6a6vo0h37am8lik3.html#cmt Thu, 20 Sep 2018 05:20:14 GMT http://blog.zzedu.net.cn/youzhi/article_6a6vo0h37am8lik3.html
《三十六计》计篇 http://blog.zzedu.net.cn/youzhi/article_bvjerqa9kk3xkz63.html 兵者,国之大器,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
开篇第一句就提出了要重视军事战争的重要作用,作为一个君主或将领对于战争要做到熟悉了解。计,是计算,算计。孙子认为,打战之前一定要先进行推演谋划,看看这一仗的胜算有多少。至于算什么,孙子提出了“五事”、“七计”的判断标准。
道、天、地、将、法是谓“五事”。道,就是看君主与百姓是否同心同德,百姓是否原以为自己的君主赴汤蹈火。天地,就是常说的天时地利。将,指将领的才能。法,就是军队的一切管理和军需调度。经过这五件事的比较衡量,大体上就能解决一场战争该不该打,谁去打,什么时候打,在哪儿打,怎么打的基本问题。这是庙堂之算的总体方向。
具体如何比较,孙子又据此提出了“七计”:哪边的君主更得民心;哪边的将领更有才能;哪边占据了天时地利;哪边法令畅行;哪边的士兵更加强大,哪边的士卒更加老练,哪边的制度赏罚分明。通过这七条的对比,就能判断一场战争的胜负了。
如果,战争只变成了两方纸面实力的对比,那战争对君王来说不免有些儿戏。交战双方只要派人,互相通报一下军事实力,打都不用打就能决定输赢了。所以,战争最有悬念的地方就在于,战场上 ……]]>
有志 http://blog.zzedu.net.cn/youzhi/article_bvjerqa9kk3xkz63.html#cmt Wed, 19 Sep 2018 03:09:08 GMT http://blog.zzedu.net.cn/youzhi/article_bvjerqa9kk3xkz63.html
《苏轼传》—少年苏轼 http://blog.zzedu.net.cn/youzhi/article_76cku3poh81us6y0.html 苏轼出生在四川眉山,一个山清水秀,人杰地灵的好地方。眉山并非一个很大的城市,但作为居住地却颇为合适。苏家是当地的小康之家,自己有田产,有下人,生活无忧无虑。
苏轼的祖父高大英俊,身体健壮,为人慷慨大方,时长携着酒樽,与亲友席地而坐,饮酒谈笑,以遣时光。而苏轼父亲苏洵天性沉默寡言,天资聪颖却性格古怪。苏老爷子的深藏在自己身上的精神气质,没有在自己的儿子身上得到彰显,反而在自己的孙子苏轼身上光荣灿烂的盛放了。由此可见,苏轼精力过人的身心,胸襟开阔的气度,悠然自得的酒趣都源自于自己祖父的遗赠。
苏轼的父亲苏洵二十七岁才发愤读书,虽然在仕途上郁郁终生,但终究在文坛上打出了自己的一片天地。苏轼出生之时,正赶上父亲求学上进的时候。家庭里,图书满架,祖父豁达机敏,父亲治学严谨,母亲贤良淑惠,就连自己的叔父也行将做官,如此书香门第,苏轼的童年必然是相当惬意且舒适的。
苏轼六岁入学,绝顶聪明的脑袋让苏轼在一百多名学生里脱颖而出。八九岁时,因为父亲进京赶考,所以母亲就亲自指导小苏轼的学习,为苏轼读《后汉书》,于是才有了“轼若为滂”这个有趣的故事。良好的家庭教育不仅没有抹杀小苏轼的智慧 ……]]>
有志 http://blog.zzedu.net.cn/youzhi/article_76cku3poh81us6y0.html#cmt Sun, 16 Sep 2018 09:29:00 GMT http://blog.zzedu.net.cn/youzhi/article_76cku3poh81us6y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