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您好, 请登录
文章
  • [原创]《野有蔓草》:怎么会“掠过飓风”
  • 作者: 与点时间: 2019/2/10 12:05:19分类: 生活
  •  

    《野有蔓草》:怎么会“掠过飓风”

    野有蔓草,零露漙兮。有美一人,清扬婉兮。邂逅相遇,适我愿兮。

    野有蔓草,零露瀼瀼。有美一人,婉如清扬。邂逅相遇,与子偕臧。

    汪国真不是最伟大的诗人,但显然是一个捕捉言语般若的高手。在牵强的对于韵脚的追逐中,他总能捕捉到在脑际飞逝的——可能于他乃至于整个人类而言只飘过一次的弥足珍贵的佳句。

    他的《只要彼此爱过一次》就捕捉到了这样的神来之笔:“一个眼神,便足以让心海,掠过飓风。”

    怎么会掠过飓风呢?

    那是两朵彼此欣赏,有碰巧同时绚烂的绽放的花。

    美是灵感的伴侣。O·冈察尔的短篇小说《向日葵》中,讲了一位雕塑家创作的故事。他受众人委托,雕塑一尊少女——一位向日葵高产能手的半身像。

    遗憾的是,这个少女长得十分难看,连头脑中存贮了无数种面孔和身段的雕塑家也感到惊讶。在之前的采访、打稿过程中,雕塑家一点儿也找不到灵感。他是个对自己的创作和作品负责的艺术家,因此,他拒绝了这份工作。

    就在他放弃离开的路上,雕塑师经过一片正开着花的向日葵地,在那里,他有一次看到了自己的主人公——正在向日葵地里劳动的向日葵高产能手。此时,少女的容貌看上去与采访时截然不同。如鱼得水的劳动,对于向日葵田天然的热爱让她绽放了属于自己的独特的美。雕塑师连忙让车子停下,他大声惊呼少女的美——那种在外表上流露出的内在美,少女的美,在那一刻,美得光彩照人。

    雕塑师在那个瞬间,在头脑中已经塑造出了少女的面容。

    很显然,雕塑师完成了他一生中最为不朽的完美作品之一——向日葵少女。这一次创作,也让他意识到:外表上的美有其内在的根源——为人们所喜爱的创造可以使人变美,甚至改变人的容貌——使它变得清秀和富有恰到好处的表情。

    雕塑师在那个瞬间看到的,和两千多年前《野有蔓草》的创作者所看到的应该是同一种美。“清扬婉兮”、“婉如清扬”,这种美,怎能不在人的心湖里,掠起飓风呢!

    田野丛草蔓,露珠亮闪闪。伊人姗姗过,最美是眉眼。四目一邂逅,燃起我心愿。

    田野丛草间,露珠大又圆。伊人姗姗来,美好在顾盼。四目一相对,决意结永年。

    王菲的《传奇》中这样唱道:“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再也没能忘掉你容颜。”这种“一见钟情”当然算得上是传奇,这一传奇的基础是那“容颜”的倾国倾城、美轮美奂。

    一定还有比这个更为传奇的。那就是《向日葵》中雕塑家眼中的向日葵高产能手,是《野有蔓草》中诗人眼中的“清扬婉兮”。这是另一种的“一见钟情”,这种“一见钟情”有了更为独特的背景,在这样的背景里,独特的眼,发现了独特的美。

    泛泛的“一件钟情”不过是欲念一点,独特的“一见钟情”才是好合百年。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阅读全文(15) | 回复(1) | 赞(1) | 编辑
回复加载中,请稍候...
各位博友您好,评论提交后在编辑审核后显示,请知悉。
发表回复
隐藏(仅管理员可见)